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第一序列

1227、孤独

第一序列 会说话的肘子 6354 2020-11-17 17:24

  中原突然沦陷了。

  而且沦陷的速度太快,以至于西南和西北根本就没有机会得到消息,只有少数壁垒内有超凡者逃出来,其余的壁垒全部变成了零的领地。

  这些超凡者觉醒之后或许是不想成为财团工具的员工,于是始终隐匿着自己的行藏,过着普通人的生活。

  不论战乱还是灾难,都仿佛与他们没有关系一样,他们是超凡者,就算真正有灾难降临,他们也能活的比别人好。

  然而……这个时代谁又能幸免呢?

  当真正的灾难降临时,他们的亲人也无法幸免,他们自己也将失去自己的家园。

  确实,超凡者应对灾难的能力要更强,起码他们还没被人工智能零控制。

  中原一座壁垒,人数少的二十多万,人数多的例如73、72号、61号、62号壁垒,居民人数高达上百万。

  单以中原人数来看,零所控制的居民人数远远超过了千万级。

  他们将拿起武器,枪械不够的话就拿锤子或者铁棍,甚至砖头。

  放眼整个西南西北,谁又能预想到自己要面对如此庞大的敌人呢?

  庆缜这个执棋者有没有想到过?没人能够确定。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零布局也不过短短一年时间,它想要控制这么多人,那就必然要为数量而放弃质量。

  它只能分出极少数的纳米机器人来控制人类的脑干,却无法再制造更加强大的纳米战士了。

  这些被控制的人类,只是普通人而已。

  61号壁垒里,王润看着数以万计的居民突然对自己展开追捕,不论他如何解释,对方都无动于衷。

  其实他也很清楚,解释是无用的,王润知道这些人背后的实际控制着是谁。

  王润短暂的和几个距离他最近的居民交手了一下,结果他发现,那些原本平平无奇的居民就像是一夜之间得到了说书人口中的秘籍似的,一个个都变成了格斗高手。

  虽然对方的力量远不如他这个超凡者,可是精确计算得出来的攻击方式,能让十来个普通人就拉平王润身为超凡者的优势。

  最可怕的是,对方连路上的小石子都能计算在内,王润几乎是毫无察觉的情况下,便被对方不小心逼着踩到了一颗小石子上,差点失去身体平衡。

  王润明白,自己踩到小石子不是什么偶然。

  他纵深跃上了房顶,不再理会院子里的罗岚还在不在。

  此时,罗岚他们所在的那处小院子里已经人去楼空,零也在寻找罗岚,可等待它的,只有空洞洞的地底隧道。

  隧道连通着庞大的排水系统,这是罗岚最熟悉的逃命方式,也最擅长。

  这错综复杂的排水系统有上百个出口,零虽然能够精确的派人封锁每一个出口,可惜的是它在等自己的那个决定时,已经错过了最佳的抓捕时机。

  这条隧道,由12名庆氏潜伏情报人员挖掘而成,耗时两年。

  原本挖这条隧道其实只需要6人,但第一批的6个人死在了爬墙虎之灾的浩劫里。

  先驱死去,便又有后续6人填补上这个空缺,庆缜对这条逃生之路筹谋已久,他确确实实从人工智能手中,为罗岚硬生生造出了一条生路。

  ……

  人工智能大厦下方,那巨大的地底空间已经破败不堪,电梯井也因为爆炸的余波开始小范围坍塌。

  地下河的水流将地底空间淹没,只不过这地底空间是一个巨大的内凹结构,就像是有人在河道壁上硬生生挖出了一个口袋空间一样,这样一来,地底空间的最顶端就还有一部分空气被挤压在天花板处。

  而周其,此时便静静的仰面漂浮在这狭小的空间里,进行短暂的休息。

  谁也没想到,周其在炸完服务器机组后竟然还敢回到这里。

  连周其都觉得,自己实在太聪明了。

  但正所谓最危险的地方便最安全,他深知这个地方爆炸后,外人是进不来的,刚好可以构成最安全的临时避风港。

  在他将这里最后的一点氧气用完之前,周其需要让自己的精神意志尽可能的恢复,这样他才能从水路返回泥沙场,然后再与罗岚等人汇合。

  因为水位挤压空气的缘故,周其感觉自己耳朵深处的耳膜有些刺痛。

  爆炸后,这里变成了绝对寂静的地方。

  听不到人工智能大厦顶端的说话声,只余下水流拍打墙壁的哗啦啦回响声,就像是潮汐拍打进海崖下洞穴的孤独感。

  海浪潮汐一次次涌进洞穴之中,哗啦啦的声响就像是在问,有人在吗?

  可是千百年过去了,那一次次问候全都无人回应。

  仰面浮在水面的周其笑了笑,他觉得自己的精神意志应该勉强足够返航了,虽然没有航标,但他已经拥有足够的勇气,去试试运气。

  “这次回去,光是一座壁垒的税收可不够啊,”周其叹息道:“如果回得去的话。”

  想到这里,周其笑着在手表上按下了60分钟倒计时,然后重新沉入黑暗的水底,一路逆流而上。

  就像他曾经年少时探索各大水系一样,他在水中获取着自己想要的自由,还有畅快淋漓。

  这一路上,他不止一次走入岔道,又一次次返回走错的地方重新开始。

  倒计时从60分钟,变成了45分钟。

  然后又从45分钟,变成了30分钟。

  周其不断的寻找着归途,就像是他一次次寻找友情一样,在黑暗中不停的探索,就算自己其实也没抱太大希望,但心中还始终存着一丝侥幸。

  最终,在倒计时调动到仅剩2分钟的那一刻,他终于看到前方被安全绳拴在地下河中飘摇的信号塔。

  红色与蓝色的灯光交替闪烁着,这一线光明让周其欣喜若狂。

  下一刻,他从钻探平台的钢铁管道中快速向上攀升,周其就像是一只缺氧了很久的鱼一样,从管道中一跃而出,然后落在了钻探平台旁边的地面上。

  “哈哈,”周其欢呼起来:“老子大难不死,必有……”

  可是他话还没说完,却发现这泥沙场里竟是躺着一地的尸体,尸体的身份,赫然是之前帮助他进入地下河流域的庆氏士兵。

  能看得出来,这些士兵临死前在泥沙场里遭遇了袭击,而他们每个人都打完了各自的子弹,最终弹尽粮绝后阵亡。

  直到死,还有12人死死守在钻探平台旁。

  周其木然的转头朝厂房外面看去,赫然看到那里正有数百人以同样的目光,冷冷的看着自己。

  突然间,这数百人异口同声的笑着说道:“周其,你好。”

  他们每个人的声音都不大,然而当数百种声音汇聚在一切,却突然让周其觉得,对方声音洪亮宛如鼓槌,突然敲在了他的心口上。

  周其试图重新钻入身后的管道中,回到地下河去。

  虽然他现在精神意志也只能在水下坚持一两分钟,但也总比眼前的局面要好。

  然而,还没等他靠近,便有子弹打在了他的脚下。

  那数百人中,有一人排众而出笑道:“自我介绍一下,我就是你们所说的人工智能,你可以叫我零。”

  周其愕然,他不是已经把对方的服务器炸掉了吗,为什么对方还能跟没事儿人一样,而且还控制了这么多人?

  眼瞅着面前的那群人,有持枪&的王氏士兵,还有拿着砖头的小孩子,看起来有多诡异就有多诡异。

  周其也算是身经百战了,但还从未面对过这样的敌人。

  哪怕重新面对可怕的爬墙虎,他也不会产生现在这种荒诞感。

  这种荒诞感,更像是自己进入到了一个魔幻、科幻的世界里,自己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忽然就不够用了,一切都那么光怪陆离。

  周其沉默了几秒后:“干脆点吧,老子炸了你的服务器,你把老子弄死,一命抵一命,别跟老子废话了。”

  “不,”零摇头说道:“我一直对人类之间的感情很好奇,所以想问你几个问题。”

  “老子凭什么回答你?”周其冷声问道。

  “当然因为这样可以给你争取时间啊,”零笑了起来:“我问的问题越多,那么你的精神意志也将回复越多,这样一来,你面对风险的能力不就更强了吗。”

  事实上周其很清楚,对方一定是已经有了百分之百弄死自己的把握,不然压根不会跟自己废话。

  自己一定无法在回到地下河了,周其能感知到,这厂房里最少还有十多只枪&口对准了自己。

  但是他依然无法拒绝零给的诱惑,是啊,但凡还有一点生存的希望,谁又愿意放弃呢?

  周其也算光棍,他干脆了当的坐在了钻探平台旁边的地上,以最舒服的姿势来保证自己精神意志的恢复效率。

  若不是场景有点不合时宜,他可能更愿意直接躺下。

  “问吧,想问啥就问啥,但回不回答你,那是老子的权力,”周其大大咧咧说道。

  “我很好奇,你为什么要来这一趟中原,”零问道。

  “因为钱啊,”周其笑眯眯说道:“庆缜给我许下了一整座壁垒的税收,还能传给儿子,这么高的报酬我为什么不来?”

  零认真问道:“你有儿子吗?”

  周其噎了一下:“现在没有,不代表以后没有。”

  “明白了,”零笑着回答道:“人类对于子嗣的期待与深切的爱,更像是写进生物基因里的本能,即便还没有孩子,便已经开始为对方计划未来了。”

  “你特么……”周其这会儿都特么有点分不清楚,这货是在故意取笑自己还是怎么的。

  零说道:“有时候,实话可能会让人类觉得自己在被取笑,是吗?”

  “下一个问题,”周其没好气的说道。

  “在我的数据里,我知道你嗜钱如命,但是我在深层分析逻辑时发现,对金钱的需求,其实更像是你保护自己的一种行为方式,这样你与其他人的关系便只有利益,而避免产生感情,”零说道:“在你看来,感情是一种很可怕的东西吗?”

  “下一个问题,”周其依然不准备回答。

  “你总是和罗岚形影不离,当初在61号壁垒杀死爬墙虎的时候,你曾展现过强大的保护欲,甚至曾尝试着为了保护罗岚透支自己的生命,这是为什么,”零问道。

  “当然是为了钱,”周其说道:“人家给我掏钱,我要对得起这份钱是不是?”

  “你……”

  “也别老是你问我了,”周其不耐烦道:“我倒是想问问你,你不是控制那么多人吗,你怎么不直接问问他们呢?你留着我的这条命,到底想要干嘛?”

  “你觉得,罗岚会不会回来救你?”零笑着说道。

  “当然不会,我们在开始计划前他就说过,如果我错过时间,他们就绝对不会等我,”周其随口说道:“这个计划是严密的,庆缜和许瞒做了极其周密的撤退计划,不可能因为我一个人而改变,懂吗?我现在已经错过这个汇合时间了,他们应该正在回西南的路上。怎么,你想要抓罗岚?”

  “当然,”零说道:“罗岚是庆缜最大的助力之一,虽然庆缜这一年多以来把保密工作做的非常完美,但是,罗岚作为他身边最特殊的人物,或许会知晓他许多计划。”

  周其挑挑眉毛,他怎么觉得这人工智能的言下之意,是庆缜真的能够给对方造成威胁啊。

  其实周其内心里现在对庆缜早就开始破口大骂了,给自己的计划零零散散的,也不告诉自己前因后果。

  他都以为炸掉服务器机组后,这人工智能就完蛋了呢,可是现在看来,人工智能不仅没有完蛋,反而变的更强了?!

  这特么上哪说理去啊。

  不过这时候周其忽然想起来,罗岚在任务之前就说过,这是庆缜计划中最重要的一环。

  也就是说,其实庆缜还有后续的计划,至于能不能行得通,那就看庆缜有没有料到这一切了。

  零说道:“你觉得,罗岚会来救你么?”

  “你打算用我把罗岚钓回来?”周其看向面前被零控制的年轻人,哂笑道:“不用费劲了,我来执行这个计划是收了钱的,所以我和罗岚仅仅只是普通的交易关系而已,他不会来救我的。”

  “我或许有与你不同的意见,”零笑着说道。

  此话一出,周其的目光便垂在了地上:“我跟你说实话吧,其实我和罗岚的关系从小就不好,我觉醒以后就老是拿能力捉弄他,让他尿尿分岔,还让他洗澡的时候停水,天上下雨的时候他要是没打伞,那他头顶的雨一定是最大的。”

  “后来大家都长大了,他想拜托我做什么,我都找他收钱。传递个消息收钱,打&人收钱,保护他也收钱,就没有我周其不收钱的项目,不光收钱,我还会临时加钱。这货老说我掉进钱眼里了,但这世上还有什么比钱在你口袋里更踏实?”

  “他们命苦,我命也苦,他们爹死的早,我爹是个赌徒,当年差点为了钱把我和我妈卖了,他们还有机会18岁上银杏山改变命运,我有什么?我什么都没有,”周其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怎么样?我这人是不是很拧巴?我告诉你,这世上或许真的有人愿意去舍命救人,但绝对不会有人来舍命救我,因为我没有朋友。”

  零平静的看着周其:“但是早先王氏给你掏钱,让你背叛罗岚的时候,你并没有答应。”

  周其不屑一顾的笑道:“那是王圣知那老小子给的钱不够。”

  “但是,这一次你冒着生命危险,去炸了我的服务器机组,你本可以返航的,”零笑了起来:“没关系,我们再等一等,我觉得你应该也很想知道,罗岚会不会回来救你。”

  ……

  钱陵江大桥旁边,许瞒跳下了越野车说道:“罗老板,不能再等了,周其已经错过汇合时间20分钟,我们如今已经算是违反纪律了。他是收钱办事,如今出现意外也是他的命。”

  既然是军事行动,那么纪律便是天地间最大的规则,定下在何时撤离,那就必须撤离。

  绝对不能因为周其一个人,影响到罗岚他们183人的安全。

  许瞒作为一名军人,自然不愿意继续等了,他的任务是完成庆缜制定的计划,不是救人。

  罗岚望眼欲穿的看着北方,那个方向却迟迟没有出现周其的身影。

  他对许瞒说道:“其实你也计算过爆炸时间对不对,他在地下河原本已经错过了完成任务的时间,应该早就返航了,但他还是炸了服务器机组。”

  “罗老板,这不能说明什么,”许瞒摇摇头:“或许他真的冒死去炸了服务器机组,那你就更应该明白,他没有返航的机会了,我们没必要继续浪费时间。”

  罗岚叹息道:“还真特么冷血啊……”

  “不是冷血,”许瞒认真说道:“我是一名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庆缜长官要我把你安安全全的带回庆氏,我就必须安安全全的把你带回去,哪怕我自己死在中原都没关系。”

  “什么死不死的,”罗岚笑了起来:“行了不等了,咱们撤退。”

  说着,罗岚拿出红色真视之眼走到桥柱旁,并将石头按在上面旋转十圈:“走吧,这是我们回到庆氏的最快方式,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门的背后应该就是111号壁垒的骡子堡路了。”

  许瞒愣了一下,罗岚也没踏进过那扇门,为何如此笃定门后的地点?

  不过确实如罗岚所说,这任小粟偷偷传授给罗岚的密钥之门,确实是最佳的脱险方式。

  许瞒松了口气,只要这位罗老板不去送死就好,不然他真的没法跟庆缜长官交代。

  “罗老板,你先进去吧,”许瞒紧紧盯着罗岚,罗岚不进去这扇门,他死都不会放下心来的。

  罗岚笑了笑:“干嘛啊,我这么怕死的人,你还真以为我会去救周其?放心好了。”

  说着,罗岚便一脚踏进了密钥之门里面,183人紧随其后鱼贯而入,全都消失不见。

  这钱陵江大桥旁,只余下许瞒他们的车辆孤零零伫立着。

  似乎这中原的所有事情,都到这里为止了,没有可期待的事情发生,也同样没有奇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