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第一序列

1195、1步之遥

第一序列 会说话的肘子 7171 2020-11-17 17:24

  任小粟拄着一扇硕大的铁门站在高高的巫师塔上,背后是汹涌的海,面前是奔腾如浪的海风。

  许安卿站在这风里,身上的袍子,以及袍子下面被遮盖着的棕色皮甲都被这海风吹的不停翻动。

  他有些疑惑与茫然的站在这巫师塔顶端,发出了来自灵魂深处的困惑:“这门哪来的?”

  许久之前,很多巫师都被密钥之门的缺点困扰过。

  比如一个人一生只能开启一次,所以很多巫师在年少时是不被允许开启密钥之门的,因为这次机会很有可能就浪费了。

  在圣堂组织内,例如安安这样的孩子就没有开启密钥之门的资格,必须到了24岁才行。

  其实安安9岁的时候,她的精神力就足以施展这个巫术了,可没人愿意这时候传授她密钥之门的咒语。

  万一她开启的密钥之门只是通往糖果店的,那就太可惜了。

  安安曾与父亲交流过,小姑娘说:“开启密钥之门是为了什么?”

  那时候已经开启了自己的密钥之门的陈酒说:“有些人为了给自己寻找一个安全的港湾,也有人为了给自己寻找一片净土。”

  其实陈酒的密钥之门便是两者兼顾的,这伫立在海边的巫师塔由他亲手建立,然后这里成了许多地底人的港湾。

  任小粟在巫师塔外看到了农田与牧羊人,这不知道是世界哪个角落的地方,已经成了新的聚居地。

  当时安安问:“那如果我把门开到根特城最有名的糖果屋,我会很快乐。”

  陈酒的回答是:“人这一生不能只有快乐,而且一个合格的圣堂绝对不能把偷糖果当做快乐……”

  当然,这只是密钥之门困扰大家的缺点之一,更重要的是:密钥之门挪不走。

  很多巫师尝试过,他们想要修改密钥之门的咒语,然后让密钥之门变成不依靠外物的可移动门,这样大家的保命手段就大大增加了。

  但不管巫师们怎么尝试,实验全都以失败告终。

  然而,现在任小粟给巫师们提供了另外一个选择:既然你没法挪走密钥之门,那就带着密钥之门的载体一起走……

  任小粟心想,这大概就是夺门而逃的真谛。

  而许安卿心里想的是,密钥之门这可就通过硬核物理手段,变成任意门了啊!

  许安卿再次重复自己的问题:“这门从哪来的?”

  任小粟看向许安卿:“巫师能开启密钥之门,中土当然也有自己的手段,门从哪来重要么?”

  这里任小粟确实说谎了,时至今日整个中土能有收纳空间的也就他一人而已。

  只不过说起谎来一点压力都没,毕竟巫师国度的人又无法验证。

  这门还是当初他在孔氏救王蕴的时候,在普通监狱顺走的,本身留着也不是有什么大用,就是为了有时候能够拿来挡挡子弹。

  一般情况下任小粟挡子弹会选择纳米机器人,但小家伙们耗电太快,在身体里依靠生物能充电,有时候充24小时也才能支撑5到10分钟高强度战斗,所以任小粟总得给自己留点朴素的后手……不耗电的那种。

  任小粟看向许安卿:“密钥之门的咒语是什么?不如你先教教我如何开启密钥之门?我也很想知道我内心里最想去的地方是哪里。”

  许安卿摇摇头:“你先别学密钥之门了,先教我这掏门的本事吧……”

  “这玩意你可学不会,”任小粟笑眯眯的说道:“赶紧的吧,告诉我密钥之门咒语的念法。”

  “事实上,密钥之门是整个巫师体系里,唯一不需要咒语和冥想图的巫术,”许安卿笑着说道:“小安安当初缠了她父亲那么久也不知道如何开启密钥之门,但偏偏这个方法无比简单,以后她知道了实情一定会气坏的,就像我当初知道真相的时候一样。”

  “哦?”任小粟疑惑道:“连咒语都不需要吗?”

  “只需要一枚红色级别以上的真视之眼,将你的血液滴在上面,然后贴着你手上的这扇门转动3600度,密钥之门自然就会打开,”许安卿说道。

  “这么简单?”任小粟愣了一下,3600度也就是十圈,他有点好奇,当初发明密钥之门的人是怎么发现这个规律的。

  是闲着无聊吗?

  不过,这巫术竟然还需要红色级别以上的真视之眼才行,这就增加了许多限制,比如梅戈就没法开启真视之眼……

  白色、橙色、红色、金色、黑色,以这个级别来看,能开密钥之门的人其实并不多。

  任小粟记得,当初在瓦杜兹大教堂的时候,那位主持仪式的大巫师好像也就拿了个红色真视之眼而已。

  不得不说,巫师体系与中土超凡者最大的不同就在于,那些咒语是巫师祖祖辈辈探索出来的,而且可以一直传承下去。

  “你要现在试试吗?”许安卿说道:“不过你首先需要一枚真视之眼,这个就不太好弄了,而且还得是红色级别以上,这就更不好弄了。或许陈安安的父亲回来了,可以帮你……嗝!”

  许安卿呆呆的望着任小粟手里,那一枚枚真视之眼躺着就像是糖果屋里不值钱的糖果似的。

  就跟当初钱卫宁等人没见过世面的模样一般,别看许安卿是圣堂的核心成员,但他这辈子也从来没见过这么多真视之眼摆在一起的场面。

  陈静姝知道任小粟在温斯顿城所作所为,也都是见过张皓云之后的事情了,所以她没机会把消息传递出来。

  这时候许安卿等人,大概猜到任小粟做了什么,但还不清楚细节。

  “奥,”任小粟淡定说道:“真视之眼就不用你们帮忙了,这玩意我还挺多的呢。对了,开密钥之门的话,更高品质的真视之眼会对施术有影响吗?比如说能开更远的地方?”

  “额,”许安卿被难住了:“这我还真不知道。”

  任小粟好奇道:“怎么,你没试过其他真视之眼吗?”

  此时许安卿内心已经开始狂骂了,他这辈子也就碰过一枚真视之眼而已,怎么能知道那么多?

  也就是别人教他怎么做,他就直接怎么做了,因为各自开启的密钥之门都不相同的关系,大家也没能总结出什么规律来。

  这时候任小粟又问:“那一枚真视之眼能允许巫师一辈子开启一扇密钥之门,那如果我有几十枚真视之眼,有没有可能开启几十面密钥之门?”

  许安卿:“不行!”

  “这怎么就不行呢,你自己试过没有?”任小粟似乎有些不满。

  许安卿:“……没有试过。”

  “那你就是道听途说的啊,”任小粟说道:“你怎么不试试呢。”

  许安卿内心已经开始哭泣了:“因为我没拿过这么多真视之眼……”

  任小粟想了想安慰道:“节哀啊。”

  许安卿差点就咆哮了,节什么哀啊,大家不都是一人一枚真视之眼吗,也就你手上真视之眼会这么多吧。

  任小粟嘀咕道:“等会儿我试试就知道了。”

  说着,许安卿便看到任小粟拿出一枚黑色真视之眼来,在此之前任小粟可没给梅戈以外的人提过黑色真视之眼。

  许安卿整个人都开始结巴了:“黑……黑色真视之眼?!”

  “万一真就只有一次机会,还是直接拿自己手里最好的真视之眼试验比较好,”任小粟笑眯眯说道:“干嘛一副如此震惊的样子,小夏应该给你们说过啊,罗素手里的一枚真视之眼被那位骑士夺走了,出现在我手里不是很正常吗?”

  这枚黑色真视之眼,就像是最后一个印证任小粟身份的证据一样。

  他抽出黑刀割破了自己的拇指,将血液滴在石头上,然后又将石头按在钢铁之门上旋转起来。

  一瞬间,黑色真视之眼吸收了任小粟的血液之后。

  那黑色的小石头仿佛带有炽热的温度一般,紫色的眼睛也突然变成了红色。

  紧接着,黑色石头与铁门接触的地方,竟是慢慢被融化出一个完全契合的孔洞来。

  红色的铁汁流淌出来,甚至还有火星偶尔溅落,但任小粟完全感受不到真视之眼的温度,只觉得有一些温暖而已。

  “造物之神奇,让人叹为观止,”任小粟感叹道。

  当他将真视之眼转完十圈之后,任小粟取下黑色真视之眼,又拿出一枚金色的将血液滴在上面。

  这时候任小粟愕然的发现,金色的真视之眼竟不再吸收他的血液了。

  “果然不行,”任小粟有些惋惜:“要是能多开几个密钥之门就好了。”

  一个人一生只能开一扇门,这是密钥之门的规则。

  许安卿看着任小粟问道:“你这门后是哪里?”

  “我也正想知道,”任小粟笑道:“麻烦把我的人喊来,进去之前我得防备着有人做什么手脚。”

  许安卿无奈:“你就算不信任我,也可以说的委婉一些。”

  此时梅戈也从地下甬道进入巫师塔,任小粟让他、小夏、钱卫宁等人一同守住密钥之门。

  任小粟对小梅交代道:“我也不知道我通过这扇门之后会出现在哪里,据说是我最想去的地方,但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最想去的地方是哪。”

  密钥之门最吸引任小粟的地方似乎就在这里了,每个人都很难剖析自己的内心,但密钥之门会直接给你一个答案。

  说完,任小粟一脚踏进密钥之门。

  下一秒,任小粟默默打量着眼前的环境笑了起来,原来……他最想去的地方,是144号壁垒里安宁东路上的小宅子。

  任小粟走出来的位置是客厅沙发旁边的墙壁,而眼前一切都是那么的亲切,让人安心。

  他和杨小槿一起买下了这里,然后又结识了胡晓白与王越息夫妻二人。

  他们在这里摆摊、看书,杨小槿会像普通人一样为他买菜、做饭。

  他们在这后院里种下了土豆射手,还有一颗杏树。

  他们在楼上隔着薄薄的木墙板说睡觉前的悄悄话。

  任小粟曾在这世界上流浪过,他遇见了很多人,有人成了朋友,有人成了敌人,有人成了过客。

  最终,能让他驻足的不是什么辉煌的官邸,而是这间小小的屋子。

  原来这就是他最想去的地方,以后好了,不管他在哪里,都可以通过任意门随时随地的回家了。

  “有人吗?”任小粟开心大喊。

  屋里没人回应,看样子屋子里很久都没人住了。

  不过任小粟也并不失望,在回到这里以前他就猜到,杨小槿一定在前去寻找他的路上了,所以不在144号壁垒也很正常。

  此时已是傍晚,任小粟来到后院中查看土豆射手,结果隔壁院子里的胡晓白看到任小粟从屋中走出,已是惊讶的下巴都快掉在地上了:“小粟!”

  今天应该是个周末,胡晓白在家休息了一天,她趁着阳光正好的天气,早早就把被子、褥子搭在院中晾晒,现在到了傍晚,正是收被子的时候。

  夕阳的余晖洒在被子上、胡姐的脸上,一切都看起来格外柔和。

  这让任小粟觉得,似乎他从未真正离开过这里,就像是他本该属于这里一样。

  “胡姐下午好啊,”任小粟笑道:“怎么好像很惊讶的样子?”

  结果胡姐理都没理他,竟是抱着被子跑进屋里大喊:“老王!老王!你看谁回来了!”

  王越息的声音从屋里传来:“我正写文件呢,你不要大吵大叫好不好……疼疼疼疼疼,你给我松手!”

  说话间,王越息竟是被胡姐拧着耳朵揪出了宅子。

  王越息看到任小粟的刹那,几乎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少帅?你怎么突然回来了?他们说你去巫师国度那边了啊!”

  任小粟笑道:“先不闲聊,帮我喊黑狐和张小满过来。”

  黑狐,P5092的副官。

  火种与王氏一战之后,火种所剩无几的主力部队向北方草原撤退,最终被P5092全部带来了西北,如今第六作战旅里面,应该就是黑狐与张小满说了算的。

  任小粟之所以没说叫P5092过来,或者叫大忽悠、王蕴过来,是因为他知道,这些人肯定也在前往巫师国度的路上了。

  甚至,可能已经到了。

  任小粟可不是瞎猜的,这是彼此之间的默契。

  王越息赶忙答应道:“好!我这就去喊他们!”

  说着王越息跌跌撞撞的往屋里跑去打电话,而胡姐对任小粟招呼道:“小粟你来我们家啊,姐给你做点晚饭,突然回来肯定还没吃晚饭呢吧?晚上想吃什么?”

  “下碗面条就行,”任小粟笑道。

  当夕阳沉落,144号壁垒外十多辆军车驶过闸门。

  那惊天动地的架势引得居民们一阵猜测,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是要捉拿什么间谍头子了。

  十多辆军车全都来自第六作战旅,有路人疑惑:“奇怪了,少帅不在城里的时候,那群当兵的基本不往城里跑啊,不是说正在新兵拉练吗,怎么如此兴师动众的来壁垒里了?”

  与此同时,不光是第六作战旅来安宁东路报道,连带着王富贵、姜无也一起过来了。

  安宁东路不再安宁,街坊邻居们一个个好奇打量着这些贵客,只见街道巷口停满了车,热闹极了。

  有大婶一边坐家门口择菜一边笑道:“安宁东路上一次有这么大动静,还是少帅被抓住的时候呢。”

  “你会不会说话,那是找到少帅,怎么能是抓到少帅?”另一大婶鄙夷道。

  “那时候少帅还不想当少帅呢,可不就是被抓过来当少帅的嘛,”择菜的大婶反击。

  然而就在此时,旁边正下象棋的两个老头听到她们聊天,忽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会不会是少帅真的回来了啊?”

  话音刚落,街坊邻居便看到第六作战旅的旅长张小满跳下越野车,然后扯开嗓门喊道:“少帅,你可回来了啊,大忽悠那群杀千刀的去巫师国度了,竟然把我一个人丢在家里!”

  跟在张小满身后的是黑狐,这位P5092身边的副官明显要比张小满稳重的多。

  街坊邻居们听到这一嗓子顿时震惊了:“姓刘的,你这嘴是开过光吧,少帅还真回来了?”

  此时任小粟把张小满等人迎进王越息他们家,他看向黑狐说道:“你们来的时候我就已经去178要塞那边了,所以没欢迎你。”

  黑狐客气道:“少帅您不用多礼,咱们也都很熟悉了。”

  当初任小粟在火种前线做过什么,黑狐可是一清二楚。

  黑狐觉得,但凡知道这位少帅有多么生猛的人,都会在对方面前暂时放下傲气……

  “少帅你是怎么回来的,大忽悠他们呢?”张小满疑惑道。

  任小粟解释道:“我是通过巫术回来的,还没与大忽悠他们汇合。”

  “巫术?!”张小满顿时来了兴趣:“少帅你竟然学会了巫术?能教教我吗?”

  要知道,现在张小满感觉身边随便拽出来一个人都是超凡者,这搞的他这个旅长非常没有面子。

  而且最最关键的是,他不是超凡者,大家去做很刺#激的事情都不带他玩了啊!

  任小粟掏出两枚红色真视之眼丢给张小满与黑狐:“算是从巫师国度带回来的土特产吧,有了他,你们就可以成为巫师了,这是巫师的武器。”

  张小满感慨:“少帅带的土特产,都如此的别致。”

  “行了少拍马屁,”任小粟把冥想与练习的方法告知二人,然后便问道:“都有谁追去巫师国度那边了?”

  张小满忿忿不平的说道:“少帅夫人,还有您的那位丫鬟,大忽悠、季子昂、王蕴、P5092,连荀夜羽那个白净胖子都被带去巫师国度了,结果就是不让我跟着去。”

  任小粟听完这话便心中有数了,以这个大兴西北的阵容,巫师国度那群人不想大兴西北都不行了!

  “黑狐,火种部队与第六作战旅磨合的怎么样?”任小粟问道。

  黑狐说道:“这个还得跟少帅汇报一下,P5092长官带我们过来后,我们原本还担心西北不欢迎呢,结果张司令直接给了编制。如今第六作战旅,已经是第六野战师了,火种部队与第六作战旅磨合的很好,我已经根据兵种不同来重新制定了第六野战师的训练方向。”

  “有没有不适应的地方?”任小粟问道。

  “没有的,”黑狐笑道:“如今战斗序列在编人数是21317人,其中有3021人是刚征召入伍的新兵,除了这些新兵还没法上战场以外,其他人全都在战斗状态!”

  “很好,”任小粟满意的点点头,看来他让P5092去把这些火种部队拐来大兴西北,确实做对了:“我需要你们除新兵以外,全体快速进入战备状态,然后在144号壁垒内部驻扎。安宁东路附近,要进入军事戒#严状态,不过你记住,千万不要惊扰附近居民。”

  “明白!”黑狐先接收了作战指令,然后才问出自己的疑惑:“少帅,这是何意啊?在城内发动战争吗?”

  “并不是,”任小粟摇摇头笑道:“是向巫师国度发动战争。”

  “带几个基数的物资?”黑狐问道。

  任小粟摇摇头说道:“我不懂行军打仗,所以我把情况告诉你,你来判断:这场战斗应该不需要太多的后勤物资,需要面对的敌人是十万以上的骑兵单位,可能会出现巷战,或者是依托城墙进行防守反击战之类的……”

  黑狐默默记下这些:“我心里大概有数了,不过还有点疑惑,少帅你为何会让我们来144壁垒里驻扎?这前往巫师国度的路上,难道不需要后勤物资吗?”

  任小粟笑着摇摇头:“不需要,物资不够了再回来搬运就好,我们距离巫师国度只有一步之遥。”

  当任小粟发现自己密钥之门开在144号壁垒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自己该用什么来打这场仗了。

  自己家里的那道密钥之门,就像是开在巫师脸上一样,原本西北想要发兵去巫师国度要跨越上千公里的距离,整个补给线都成问题。

  但现在不一样了,整个144号壁垒就是他们的前进基地,而第六野战师的枪#炮距离巫师们,真的只有一步之遥。

  ……

  6000字章节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