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第一序列

371、恒星般璀璨

第一序列 会说话的肘子 4225 2020-11-17 17:24

  ();似乎是宗丞察觉到了什么,于是早早的将扑克牌放在了别人的身上,但炮火阵地偷袭任小粟之后,那副扑克将像是一个诱饵,将任小粟引入咆哮撕咬的乱军之中。

  这是超凡者的时代,谁也不知道自己面对的超凡者到底是什么能力。

  宗丞也不知道那扑克到底有没有问题,他只是出于谨慎与小心的避免掉进陷阱,防止任何超凡者在这个诡异的时代里暗算到他,但任小粟真的来了。

  任小粟站在战场的中央,而外面则是将他层层包围的士兵。他必须来,因为不来破阵的话,这个炮火阵地将会持续用迫击炮轰炸土匪和流民,直到那边死伤殆尽。

  而此时,迫击炮已经停了。

  任小粟身上的纳米机器人能量还在不断下降,已经有纳米机器人因为完全耗尽能量而簌簌的犹如灰尘般从他身上掉落,仿佛这特殊的生命体正在一个个消亡。

  影子围绕着任小粟不停厮杀,它手里的黑刀犹如磨盘。

  可任小粟就这么静静的站着。

  他忽然觉得自己有些理解庆缜了,那废土之上的人类就像是丑陋的飞蛾一般,而权力与野望就是烛火与热。

  人类扑上去一次又一次的追求那壁垒之上的权柄,自私而又贪婪。

  我不杀你,你就会杀我,所以这世界的规则本就该不死不休。

  因为那世界的尽头,也同样没有光明。

  ……

  任小粟望向周围,岿然而立的装甲身影正在溃败,化作永恒的尘埃。

  这是个准备已久的陷阱,对方心思狡猾如鬣狗,要将自己坑杀在这里。

  可既然你想让我过来,那我已经过来了,你又在哪里。

  任小粟再次怒吼:“来杀我啊!”

  这一刻,宗氏士兵看着那人群中的装甲少年,犹如宇宙中团团神秘星云之中的那颗恒星。

  炙热,耀眼,孤独。

  只是,他们也感觉到这恐怕是任小粟最后的璀璨了。

  接着,那耀眼的恒星就会像是落日余晖。

  沉入海洋,沉入地底。

  枪|林弹雨打在任小粟与影子的身上,重重包围之中,孤岛将在海啸中湮没,小丑将在海浪上发出欣喜的嘲笑。

  神明将殒。

  可是就在这时,任小粟回头望向来处。

  宗氏的士兵们心中一惊,他为何会看向身后。

  有人下意识的顺着任小粟目光望去,那灰色薄雾中忽然冲出一辆宛如长龙般的蒸汽列车来,竟是硬生生将包围任小粟的阵型全都撞碎了!

  那蒸汽列车要撞碎的还有那翻滚不休的绝望。

  “不好,他要走!”有人惊呼!

  “杀了他!”

  “用RPG!”

  士兵们想要用武器将那蒸汽列车击穿,可是就连RPG径直打在列车身上,也没有丝毫破坏蒸汽列车的躯体。

  蒸汽列车高速行驶中,竟是将整个阵地杀的人仰马翻。

  没人想到竟然还有这样的转折,他们都以为这身陷重围的装甲少年已经必死无疑!

  任小粟平静道:“我已经来了,为何不出来杀我?”

  “为何不出来杀我?”

  “等着,等我去杀你。”

  说着,那仿佛上古时代的列车已驶向人间,那车轮转动的咔嚓咔嚓声响,还有铁轨铺路的金铁交鸣声,让人胆寒。

  那蒸汽列车车头烟囱忽然喷出一股黑色的浓雾,长长的呜咽声犹如战争的号角。

  就在这战场之中,黑铁似的蒸汽列车长驱直入,奔向静静站立的任小粟。

  宗氏士兵心中升起了浓重的无力感,仿佛无论你如何挣扎,命运都将到来。

  当蒸汽列车与任小粟擦肩而过的时候,任小粟抓住列车旁边杨小槿为他伸出来的手,然后整个人被列车带着冲向荒野远方。

  可是,任小粟心中忽然生疼起来,那远方本是希望与光明。

  后方的士兵集中火力攻击正在离去的列车,可是热武器好像对这蒸汽列车一点作用都没有。

  蒸汽列车向北方行驶着,任小粟从窗户钻进车里便是又一口鲜血吐了出来,紧接着覆盖在他身上的纳米机器人纷纷掉落。

  任小粟颓唐的坐在车厢里,他的身体靠在厢壁上剧烈喘息着,那些凶狠的子弹打在外覆式装甲上,就算没有外伤,也会产生内伤。

  而且蒸汽列车受损以及影子承受的伤害,都将直接反馈在他身上,那是常人一辈子都难以体会到的痛苦,仿佛身处地狱的深渊之中。

  此时的他,甚至只想这样一动不动坐着,直到世界的尽头。

  一半以上的纳米机器人能量彻底耗尽了,它们连重新回到任小粟身体的力量都没有。

  任小粟身上的纳米机器人竟是有一半都在这场战斗中,彻底“死亡”了。

  就算是他,也无法与整建制的热武器人类部队抗衡,或者说,他确实可以抗衡,但时间太短暂,而且是依赖纳米机器人这样的外物。

  如今纳米机器人损失过半,外覆式装甲便已经无法覆盖全身了,如果中弹会非常危险。

  王宇驰带着其他几个男学生来到任小粟面前伸出手来:“用我们的。”

  任小粟看了他们一眼,摇摇头说道:“你们身上的太少了。”

  颜六元坚定道:“还有我的。”

  任小粟平静否定道:“留着保命。”

  杨小槿蹲下身子来帮他擦汗,擦血:“没帮到你。”

  任小粟摇摇头:“死伤了多少兄弟?”

  金岚红着眼眶说道:“六十多个,我们要带走那个女流民,结果她拿许金元的枪|自|杀了。”

  任小粟顿了半分钟,他忽然转开话题说道:“谁熟悉这里的地形,苦水山不能去了,我们中间有内鬼。”

  大家面面相觑,内鬼?原来是因为内鬼才会暴露行踪,导致他们身陷埋伏?

  金岚对着人群怒吼道:“谁是内鬼,给我站出来!”

  任小粟冷声道:“搜身,这内鬼身上肯定有用来和宗氏联系的通讯器材。”

  结果话音刚落,一个土匪忽然慌了,他纵身一跃朝窗外跳去,试图跳车逃离这蒸汽列车。

  只是他人还在空中,杨小槿便已经掏出手枪击中他的太阳穴。

  任小粟冷声道:“继续搜,说不定还有!”

  不过这次,再也没有找出什么线索来。

  但任小粟仍旧难以放心,没找到通讯器材,却未必就代表着间谍已尽。

  那些间谍,就像是在任小粟心中刻上了一道难以信任别人的裂痕。

  那是许金元他们用生命留下的裂痕。

  如今他们似乎已经暂时安全了,但任小粟没能杀掉宗丞这件事情,就像是一个阴影一样笼罩着他。

  对手是凶狠狡猾残忍的鬣狗,这种恶心感充斥着任小粟的胸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