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第一序列

1008、8大金刚

第一序列 会说话的肘子 3360 2020-11-17 17:24

   马有金见任小粟若有所思,以为他已经镇住任小粟了,便乐呵呵笑道:“所以小兄弟以后有什么生意,尽管可以与我们合作,这144号壁垒里只要是不违法的生意,咱都能做。”

  任小粟好奇道:“违法的不做吗?”

  “当然,”马有金立马认真了起来:“我们这公司利润或许可以低一些,但绝对不能做败坏名声的事情,谁这么做谁滚蛋。”

  “为什么?”任小粟好奇道。

  “你不知道吧,之前我的上司不知道从哪弄了一批假冒伪劣的口红,说这种口红利润高,结果被富贵叔发现之后直接就开除了,”马有金说道:“富贵叔说了,我们做人做事不光是代表我们自己,还代表着上头那位的脸面。”

  任小粟愣了一下:“上头那位?哪位啊?”

  “看来你是真的不知道,”马有金压低了声音说道:“你看我们的公司名字里是不是有个粟字?”

  “对,有,”任小粟恍然。

  “那你看我们西北少帅是不是叫任小粟?”马有金神秘兮兮说道:“其实啊,当初少帅还未成为少帅的时候,富贵叔就跟着他打拼了,所以他们是非常亲近的人,这些生意啊其实也是少帅自家的生意。”

  任小粟面色古怪:“整个西北都知道这事吗?”

  “当然知道了,”马有金说道:“所以啊富贵叔就说了,哪怕不赚钱也不能给少帅丢脸,耽误他在西北的前程。谁要是给少帅抹黑,那就趁早自己滚蛋,云粟不留这种人!”

  如今王富贵生意做那么大,一方面是他自己经营能力确实扎实,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整个西北都知道王富贵与任小粟的关系,干啥都有人开绿灯。

  而王富贵自己也本分,从来不做让大家担心的事情,外人根本挑不出毛病来。

  马有金低声说道:“据说少帅马上就要回西北了,到时候我们云粟只会做大做强,永创辉煌!”

  任小粟内心有些哭笑不得,他虽然喜欢听别人说自己好话,但这马有金当着自己的面如此认真的说了一通,搞得他还有点别扭。

  马有金说道:“对了,还没问小兄弟叫什么名字呢?”

  “奥,”任小粟回答道:“我叫吕小米。”

  “听起来跟我家少帅还挺有缘的,”马有金乐呵呵笑道:“不知道小兄弟做什么生意,要不要我替你引荐一下富贵叔聊聊?”

  “不用不用,”任小粟笑着连连摆手,他现在就是陪杨小槿一起享清静呢,王富贵那边又没什么急事倒也不急着见。

  而且,他就算真要见王富贵也不需要别人引荐啊,自己去见不就完事了。

  “怎么?”马有金疑惑道:“难道小兄弟来西北不是要做生意的?”

  “我做的生意你们云粟做不了,”任小粟挤眉弄眼的说道:“我这见不得光。”

  马有金恍然大悟:“你早说啊,虽然我云粟不做这种生意,但是我们兄弟公司是做的。”

  任小粟愣了一下:“兄弟公司?谁开的?”

  “说起来是公司,其实就是144号壁垒外的黑市,”马有金这时候声音压的更低了:“虽然大家都知道这个黑市,但其实都不想放到台面上来说,那里什么都卖,军火、抗生素药品、皮毛、古董,草原那边来的商队,都是直接在那里进行交易的。”

  “那这黑市跟你们云粟又有什么关系?”任小粟问道,说着,他拿起水杯喝了口水。

  马有金给他解释道:“你不知道吧,那黑市的掌管者叫周迎雪,她手下还有八大金刚……”

  “噗,”任小粟一口水直接吐了出来。

  马有金继续说道:“你没看最近那个小册子吗,很出名的,这周迎雪是我家少帅的丫鬟,而她手下有八个穿外覆式装甲的年轻人,一个个悍勇异常无人敢惹。不过你也别怕,黑市里的秩序非常好,没人敢在那里惹事。”

  任小粟擦了擦嘴:“这周迎雪的风评怎么样?”

  “还挺不错的啊,处事公允,就是黑市里收的手续费有点高,大家都说她太贪财了,”马有金解释道:“但这是西北唯一的一个黑市,有些买卖也只能在那里进行。不过你想啊,她是少帅的丫鬟,这就等于有了官方的背景,出了事也不用怕,只要你老老实实的交手续费就会有人帮你平事。”

  任小粟心说难怪胡说的小册子上直接写了周迎雪和八大金刚,听起来就像是地下世界的诨名。

  结果人家现在还真是西北地下世界的话事人……

  之前自己还问周迎雪,有没有在西北打着自己旗号作威作福。

  现在看来大丫鬟当时的回答,是有那么一点心虚的。

  任小粟对马有金笑着说道:“谢谢兄弟介绍了,我有空就去走一趟黑市。”

  “好的,”马有金说道:“到了黑市拿我们云粟的名片就管用,放心,他们知道你是云粟推荐过去的一定好好招待。”

  其实马有金没说的是,如果任小粟拿着他的名片过去,一旦有成交生意,那么手续费里就会有马有金的提成。

  别的不说,周迎雪弄这个黑市还是挺下功夫的。

  待到房东与中介全都离开后,任小粟往后院走去,这时候杨小槿正靠在一颗桃树上说道:“刚才老人家给我交代说,想要桃子好吃,那就得勤修剪枝叶才行。她摸着桃树恋恋不舍的样子,看起来对桃树也有感情了。”

  “他们在这里住了多少年?”任小粟问道。

  “23年,”杨小槿笑了笑:“她说以前宗氏还在的时候,老百姓都要担惊受怕的,现在西北军接管,一切都好起来了。”

  杨小槿自言自语的继续说道:“自从父母走了以后,我在杨氏也没有了家的感觉,那时候姑姑带着我出去训练,有时候住在壁垒里,有时候住在荒野上,但走到哪里都没有回家的感觉。如今到了西北也不知道怎么的,就像是回家了一样。”

  ……

  补更,顺手求个月票,大家晚安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