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第一序列

966、路虽不同但从未走远

第一序列 会说话的肘子 3223 2020-11-17 17:24

  左云山战场的战斗即将结束。

   其实从狼群到来的那一刻开始,远征军团的失败就是可以预见的,剩下的便是收割战场罢了。

   罗岚所带领的庆氏纳米战士从南方一路杀到了北方,本身就已经溃败的蛮子,怎么可能是这支精锐部队的对手,何况他们还配备了两千只0毫米口径的枪挂式榴弹炮。

   如果是庆氏正面战场作战肯定不会如此集中的使用枪挂式榴弹炮,但现在,这支部队就跟开了挂一样,把那些溃败的远征军团打得连还手的勇气都没有。

   而第六作战旅和狼群那边,双方配合下不断的挤压着远征军团的活动空间,直至战场中再也没有活着的蛮子为止。

   哈桑等人骑着壮硕的马匹巡视战场,他们看到蛮子的巨斧时便眼睛一亮“这玩意好啊!”

   说着,他们便立刻组织人手归拢所有的斧子,作为草原人的战利品。

   虽然庆氏给草原人提供了枪械,但数量还是终究太少了,草原人自己又没有什么生产军火的能力,所以看到斧子自然会开心不已。

   这时候p0等人见左云山战争已经结束,便一个个从临时掩体后面钻了出来,朝草原人走去。

   哈桑看到他们后,便带着草原人热情的迎了上去。

   哈桑很清楚一件事情,这是自家主人的哥哥所带领的部队,那就一家人啊。

   然而双方靠近后,草原人倒是愣住了,他们从哈桑口中得知,北方的蛮子围困这里已经十多天时间,在他们想来这应该是中原人和蛮子展开了一场势均力敌的战斗吧?

   所以,他们觉得这里的中原人部队,应该也是非常精锐的存在。

   结果当他们看到第六作战旅士兵后,只见那一个个士兵灰头土脸的,有些人还得拄着枪械才能站稳。

   第六作战旅的人数要比想象中少了一些,衣服是破旧且脏的,神情狼狈。

   仆兰齐在一旁问道“就你们这些人吗?”

   p0笑了笑“怎么,太少了?”

   仆兰齐望着第六作战旅数千士兵,他们在盐池也跟远征军团打过照面,后来侦查的时候也见识过蛮子的战斗力,所以他很难想象,就是眼前这么点人,将远征军团的七万蛮子拖在这里十多天之久。

   仆兰齐走上前去拍拍了p0的胸口“你们是值得敬重的汉子,有机会去草原,我们一定用最好的马奶酒招待你们。”

   p0也不介意,他笑着说道“感谢你们过来支援,如果不是你们的话,我们也撑不了多久了。不过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我们还得赶去北方。”

   “正好,我家主人也去了北方,正好同行,”仆兰齐说着转身对身后的草原汉子喊道“牵马过来!”

   为了长途奔袭,这些草原汉子每个人都是赶着两匹马过来的,以免一匹马承受不了这么远的路途。

   如今,他们愿意将自己的马匹让出来给第六作战旅的士兵骑,也算是表达自己敬重之意的方式了。

   ……

   此时,左云山战场北方,颜六元怔怔的看着任小粟,他没想到自己担心那么久的事情在任小粟眼中好像根本不算什么似的。

   任小粟说道“在宗氏那场战争里面,我杀的人少说都数千了吧,后来去了号壁垒,那里一整个作战旅都差不多打没了。当时号壁垒破灭,肯定也会有平民受伤。”

   “再说周氏号壁垒东湖陷落的事,虽然壁垒没塌吧,但动静也不小了。”

   “然后就是孔氏的壁垒也杀了几百人,洛城也杀上千人……”任小粟回忆道“现在想想,我自己都感觉自己像灾星一样,好像走到哪,壁垒就毁到哪……”

   颜六元半晌没说话,他忽然发现任小粟杀的人,可比自己多多了啊!

   任小粟忽然说道“我告诉你那句话只是不希望你误入歧途,但你记不记得我还说过什么,做人就要问心无愧,如果有愧,就说服自己不要有。其实咱们都不是做英雄的料,所以不用给自己身上背那么重的枷锁,保护自己身边的人好好活着才最重要。”

   颜六元想了想点点头“嗯。”

   “对了,讲讲你在草原上的事情吧,”任小粟说道“那里的生活艰苦吗?”

   “那里很漂亮,”颜六元说道“我去的时候一场暴风雪将整个草原都变成了白皑皑的一片,看起来异常壮阔,待到冬去春来,雪水融化后汇成溪流,草原上的河流清澈而弯曲,在草原上就像是一条天蓝色的围巾,牛羊在草原上散落着吃草,牧民则骑在马上甩着鞭子,一阵风吹来,草原如同海浪般汹涌翻滚。”

   “到了下雨天,大家会聚集在各自的帐篷里升起火塘,外面是雨声,而火塘暖烘烘的把衣服都给暖的干燥舒适。”颜六元继续说着“不过那里没有什么蔬菜吃,我还专门让哈桑去了一趟西北,找到一个叫做苏雷的马匪进行交易。”

   任小粟愣了一下,苏雷这个名字怎么听起来非常熟悉,他好像也遇到过这么一个马匪啊。

   不过,在颜六元的话里,任小粟更在意的是对方的神情与语气,他清楚的明白,颜六元很喜欢那里。

   在此之前,颜六元也走过了很多地方,但是任小粟还从未见过颜六元如此发自内心的喜欢过一个地方。

   颜六元轻声说道“以前我最喜欢的地方,就是号壁垒外的集镇,虽然日子过的很苦,但每次想起那里都会感觉亲切,但是哥,我们回不去了对不对。”

   号壁垒都没了,号集镇也就不复存在,颜六元的话语里意有所指。

   任小粟看向颜六元问道“跟我去西北吧,那里也有牧场。”

   其实,任小粟已经知道答案了,可他还是忍不住想再问一下。

   然而就在此时,南方有马蹄声响起,地平线上出现的人群犹如一个个小黑点,快速的接近着。

   颜六元站起身来,那些赶过来的人看到自家主人和狼王,便快马加鞭,一个个发出震天的欢呼声。

   待到草原的汉子们、第六作战旅来到俩人面前,草原人和第六作战旅的阵型泾渭分明,所有人都分别看着自己的领袖,彼此相处虽然亲切,但却始终有一条看不见的线将双方隔离开来,哪怕这条线只有一米。

   颜六元看向任小粟“哥,我之前一直不敢来见你,是因为我有些担心你会对我很失望,这次来,是因为以前都是你在保护我,而我也期待着有一天可以反过来保护你一次,我做到了。不光这次做到了,以后还会这么做,但是,我已经属于草原。”

   任小粟默默的看着颜六元,是啊,小六元终于长大了。

   在此之前颜六元成为草原的新王,有了自己独立的身份和力量,他不再是那个只会跟在任小粟背后的小男孩,而是一个真正的男人,一位草原上的王。

   可那个时候,他的人格仍旧不算完整,因为他心存畏惧,不敢见任小粟,心中总归有一片阴影存在。为了逃避那片阴影,他甚至想要割舍过去的感情。

   而现在,他正视了这一切,在没有丝毫畏惧、逃避的因素下做出了自己的决定,这一刻,他才算是真正的完整了。

   任小粟很清楚,一位草原上的王已经是天上的雄鹰,雄鹰怎么可能再躲在别人羽翼下生存?

   草原人是一个完整的族群,这样的族群到了西北势必会和要塞产生各种各样的矛盾,颜六元也不会愿意自己的族人去寄人篱下。

   所以,任小粟理解颜六元的选择。

   此刻,草原人与西北第六作战旅并肩伫立,辽阔的荒野上,人群向远方蔓延,天地高远。

   两人最终都有了各自的生活和道路,人生不是非要捆绑在一起才算完美,目送亲人好友去往远方,也是大多数成年人必须经历的生活。

   两个少年的成长,从一起经历苦难到如今都拥有了完整而独立的人格,不再回避过往的一切不堪,坦然走上各自的路途。

   任小粟笑道“那以后你会来西北做客吗?”

   “当然会,”颜六元笑着说道“哥,以后你镇守西北,那我就替人类镇守北方好了,给我三年时间,三年之后我保证再也不可能有北方的蛮子越过草原。而草原和西北,永远都是最好的朋友。”

   路虽不同,但从未走远。

   ……

   晚上还有两章,感谢yiyang__同学成为本书新盟,老板大气!

   zhongshengzhierzishisisui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