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第一序列

1233、为了明天

第一序列 会说话的肘子 3994 2020-11-17 17:24

  就在人潮缓慢突破西南森林的时候,庆氏的主力部队也开始在这片森林的边缘构筑防线。

  宣恩山、来凤山、永顺山一线,已经被构筑成铁板一块。

  战线后方,上百个前进基地连接成巨大的后勤补给网络。

  西南统一后,庆氏对所有部队进行整编,并将所有部队重新编为两支甲类集团军和一支乙类集团军,总人数23万。

  所谓甲类集团军,就是指人员满编,弹药充足,随时可以开赴战场准备战斗。

  而乙类集团军,则是人员并未满编,需要补充。

  但现在,不管是甲类还是乙类,不管你是否满编,都要开始最残酷的战斗了。

  整个西南有四十六座壁垒,总人数经过第一次人口普查统计,加上流民合计九百六十万。

  其实,原本西南人数要更多一些的,但西南与中原情况相似,也经历过浓重的战火。

  112号壁垒和113号壁垒倒塌时遭遇实验体袭击,死亡率超过80%。

  如今壁垒虽然重建,但这两座重建起来的新壁垒中,总人数也不过十多万人。

  当初李氏、杨氏、庆氏一战,死伤人数便难以统计,还有大量平民流民逃往中原、西北,造成了大量的人口流失。

  所以这就导致,原先李氏的有些壁垒里,甚至只有几万人了。

  庆毅此时已经回到了前线,他作为最高军事指挥,三支集团军的司令员都需要直接向他汇报。

  或许下面的那些士兵与军官还不清楚自己要面对什么,但庆毅是很清楚的。

  值得庆幸的是,还好当初庆缜交代过他,导弹部队要做到弹、车分离,不然人工智能入侵导弹部队军事基地后,恐怕庆氏的导弹早就落在自己头上了。

  这些天,庆氏部队尝试着派遣了十多支侦查班组前往森林更深处,想要尽量统计敌人数量,以及行进速度。

  然而所有侦查部队全都石沉大海。

  庆毅在后方指挥部确认所有侦查班组全部失联后,便停止了这一毫无意义的举动。

  就像当初012号军事基地被入侵一样,他们面对的敌人不止是人,还有可能是天上的麻雀。

  寻常的侦查计划,已经无法奏效了,不管派遣多少人进去侦查,可能都是毫无意义的牺牲。

  后方总指挥部里,所有将领与作战参谋的交谈声都放低了一些,像是有一股低气压突然笼罩了这里一样。

  庆毅站在巨大的沙盘模型前面,默默的看着。

  庆缜把他放在这个位置上,并不只是因为与他关系亲近,亦或是感谢他舅舅当年救济之恩。

  而是庆毅本身就拥有一名优秀指挥官的素养,他或许没法像庆缜一样看的那么长远,但在临场指挥时,对于细节的把控是很少有人能够企及的。

  忽然间,庆毅说道:“以连队为单位,纵深45公里,在防线以外建立应激式前哨基地,传达命令吧。”

  指挥部内的参谋长听到这句话,便知道这些前哨基地的作用。

  在所有侦查手段都无法起作用之后,这些临时的、简陋的前哨基地就像是钉子一样,扎在防线以外的山脉里。

  他们的作用,就是当敌人真正到来时,用携带的无线电台为后方主力防线起到预警作用。

  一场战争里,如果能提前一个小时或者两个小时得知敌人情报,那将是完全不一样的结果。

  即便防御阵地里是一级战备,也一样会有大部分士兵处于轮休状态,如果让所有人都时刻紧绷着,那敌人还没到,士兵就先垮了。

  所以,这一两个小时的时间,就是最大的缓冲区了。

  但是,这也同样意味着,那些前哨基地的士兵将成为战争里的第一批牺牲品,没人能够生还。

  这一两个小时,是用前哨基地里所有士兵生命换来的。

  战争总会有牺牲,庆毅要做的就是确保每一次牺牲,都有意义。

  参谋长低声问道:“长官,这次战争我们能赢吗?”

  庆毅看了一眼参谋长说道:“这现在不是我们要考虑的事情。”

  参谋长明显愣了一下,其实这句话本身就是在说明,庆毅对这一仗并没有什么把握:“长官,那我们要考虑什么?”

  “要考虑,我们能为后方争取多少时间,”庆毅说道。

  此时,后方的庆氏各个枢纽部门除了忙着配合军队调度以外,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焚烧机密文件。

  一切都在保密中进行,所有涉密单位,都由许瞒麾下的秘密部队进行监管封锁。

  很多嗅觉敏感的人察觉到,这就像是撤退的前兆。

  有些人想方设法的要把信息传递出去,可许瞒麾下的秘密部队要比他们想象中的更加精锐,也更加擅长做这种涉密任务。

  ……

  西北与中原的交界处,218哨所的战士们正站在哨所门口的山坡上,排成一长排尿尿,准备比谁尿的更远。

  最远的是赢家,最近的则是输家。

  班组长看了看身边的战士们,不由的感慨自己确实有点老了……

  旁边一名尿得最远的士兵贼头贼脑问道:“班长,你这可要输了啊,愿赌服输,你可得认。”

  班组长道了一声晦气:“说吧你想要啥,我的配枪^可不能给你。”

  “我要你那枚勋章,”士兵贼笑道:“听说那是你和宗氏打仗时拿到的?”

  “不行!”班组长一口否定:“你也真敢开口,那是老子拿命换回来的,当初有人出五万块钱,老子都没有卖,你换一个!”

  “那把你妹妹照片给我,”士兵说道。

  班组长顿时就来气了:“你也配!”

  一旁的战士们哈哈大笑着各自把裤子提起来:“你小子肯定又想拿班长妹妹照片……”

  班组长没好气道:“都给我滚去练体能!”

  “对了班长,你是不是见过少帅啊?我听说宗氏那一战,少帅也参加了的,”战士问道。

  虽然哨所距离144号壁垒并不是特别远,他们有时候轮休的时候也会去144号壁垒,但他们并不属于第六野战师,而是归属在周应龙的部队番号之下,所以跟任小粟并没有交集。

  原本任小粟作为西北少帅,名望就已经很高了,在第六野战师打赢了巫师国度后,任小粟的声望更是达到了顶峰。

  所以,一切可能跟任小粟产生过交集的人,都会被其他人围着追问关于任小粟的八卦。

  哨所里的班组长一听这话,便立刻来了精神:“打宗氏的时候,我和少帅可都是在周师长手下的前锋营里了,他在尖刀连,我在二连。当时少帅刚来前锋营的第一天,就把前锋营给闹的鸡飞狗跳……”

  一名士兵好奇道:“班长,你说少帅那么强,他尿尿能尿多远?你跟他比过吗?”

  班组长没好气的看着手下的战士:“我哪敢跟他比这个,那不是自取其辱吗。”

  “也是……”

  “咱们离144号壁垒那么近,也不知道以后有没有机会见到少帅。”

  “想什么呢,咱们这里是边防,哪有机会见到少帅那种大人物。”

  这面向中原的哨所,与面向巫师国度的哨所不同之处在于,这里的环境没有那么恶劣,哨所附近还可以自己种下大白菜、大葱等蔬菜。

  一个哨所通常有30人,里面有完整的基础设施:体能训练器械、小型食堂、书报区、宿舍营房、厕所、粪便焚烧池。

  就在这个时候,一名士兵忽然看到山下有一人正快速狂奔上山:“有人来,没有穿军装,只有一个人。”

  “战备,”班组长说道:“小心是超凡者袭击!”

  然而刚说完,班组长便觉得有些不对劲了,因为他越看那个身影,便越觉得熟悉:“等等,是少帅啊!”

  任小粟一路登山来到哨所,从哨兵发现他,到他登上来也不过几分钟的时间。

  哨所门前,所有士兵都一脸激动的看着他。

  然而任小粟没有管这些,而是对班组长说道:“哪支部队的?”

  “第三野战师173团前锋营赵帅!”班组长站直了回答道。

  任小粟点点头:“我是第六野战师任小粟,你们哨所通讯保持畅通吗?”

  “畅通,”班组长疯狂点头:“边防哨所接的都是电话线,不会受到影响。”

  “给我接通178要塞司令部,”任小粟说道。

  班组长赶忙跑回哨所里面拨通电话,然后由接线员将线路转接去178要塞那边。

  待到接通后,任小粟便进屋拿起电话,其他人则全部退出房间,自觉在门外守候。

  这种直接打给司令部的电话是有涉密等级的,普通士兵自然无权旁听。

  任小粟听着电话里张景林那熟悉的声音,便简短的说道:“中原已经沦陷了,我初步判断整个中原都已经落在了王氏人工智能手中,他们的部队正在缓缓向西北推进,我相信西南应该也是如此。”

  电话里张景林沉默了一下说道:“知道了。”

  “我会在这个哨所里再等待一天时间,观察敌军动向,如果有事可以把电话打到这里,”任小粟说道。

  “嗯,”张景林说道:“8小时后再次通话,你先休息一下吧。”

  说完,张景林挂了电话。

  彼此之间没有过多的交流,张景林没有猜疑任小粟的判断是否准确,任小粟也没问张景林准备作何反应。

  这些年来,双方已经知根知底了,任小粟相信这个消息只要传递回去,张景林一定会做出最正确的决定。

  任小粟从哨所里面走了出来,这会儿他才有空闲打量班组长:“咦,咱们是不是见过?”

  班组长立刻亢奋起来,一旁的士兵这才确定,班长之前没有跟他们吹牛啊。

  班组长立正道:“以前少帅您在尖刀连的时候,我是二连的三等兵。”

  “原来如此,”任小粟笑了笑:“宿舍在哪,我需要休息一下。”

  从他驰援罗岚到现在,任小粟已经接近48个小时没有闭眼了,他需要好好睡一觉,然后面对这更加危险的世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