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第一序列

1228、被忽略的人

第一序列 会说话的肘子 5329 2020-11-17 17:24

  密钥之门的神奇之处在于,你自己也无法确定那扇门到底通向哪里。

  它可能是你曾去过的地方,例如陈安安最喜欢的糖果屋。

  它也可能是你从未见过的地方,例如陈酒的海边。

  这才是最让人期待的环节,那个礼物盒子里到底是什么,就连你自己都不知道。

  因为,不是每个人都清楚的了解自己,人们在生活中总是回避着一些答案。

  但是罗岚对于内心非常笃定,他从来没有逃避过自己的内心,他知道自己心中的每一个答案。

  这也让他更加坚定。

  许瞒踏入密钥之门的第一瞬间,就已经知道了自己的所在之处,这是……庆缜和罗岚在111号壁垒里,曾经居住过的小平房。

  那年因为给父亲治病,他们卖掉了原本的居所,换到骡子堡路这里租住。

  这一住就是8年时间。

  后来庆缜成了庆氏的影子,这兄弟二人便开始飞黄腾达,买到了更好的房子,别墅、庄园……

  生活在一天天变好。

  许瞒仅仅来过这里一次,还是帮庆缜搬一些过去的旧物件。

  如今再来这里,他竟发现,这里的家具摆设,还与自己几年前来这里时一模一样。

  许瞒疑惑问道:“罗老板,门怎么会开在这里?”

  “这是我家啊,”罗岚乐呵呵笑道。

  “这房子不是你们以前租的吗,我还以为你已经把房子退给房东了,”许瞒说道。

  “没有,我把房子给买下来了,”罗岚说道:“平时我在111号壁垒的时候,都住在这里。不过我回111号壁垒的机会太少了,所以你们不知道。”

  这倒是让许瞒有点诧异了,罗岚这种庆氏的二号人物,竟然住在这么一个破落的地方?

  罗岚看了许瞒一眼:“怎么,不符合我的风格?你可别小看这屋子,我只有在这屋子里才能睡的踏实。”

  说话间,罗岚已经打开了小屋子的正门,门外便是骡子堡路,门口还有一位大叔正推着卖凉皮的车子,车上摆放着盆盆罐罐。

  许瞒看着这一幕有些诧异,这位罗老板对于自己的内心,是如此的笃定。

  这世上大部门人面对密钥之门的时候,恐怕都难以猜到答案。

  罗岚望着这屋里的一切,当初他们一家三口就蜷缩在这个一室一厅的小平房里,生病的老爷子住在里间,而他和庆缜则住在客厅里。

  两个人打着地铺,若是白天在外面打了架,半夜偷跑回来的时候,庆缜还得蹑手蹑脚的给罗岚包扎伤口。

  冬天的时候,他们还要小心翼翼的守着门口的煤球,防止邻居大叔偷他们辛辛苦苦从别人那偷来的煤球……

  离开这里的日子固然更加富有,但罗岚每次回想起来,总觉得这个小平房才承载了他们所有的快乐。

  那时候没有庆氏的影子,他们也不需要去考虑战争与政治。

  那些老头子才该去思考的人生,还没有降临到他们的生活里。

  可以放肆的大笑,可以一起扛着苦难往前走,偶尔回头看一看,身后尽是窘困,只要往前走,每一步都比过去更加美好。

  但现在好像不是这样了,每一步都更加艰辛,所以罗岚经常不敢回头看,他怕自己舍不得继续往前走。

  “走吧,后来的战士跟上,记得脚步轻一点,我这地板本来就不结实,”罗岚催促道。

  一百八十名士兵从屋子里陆陆续续走出去,来到骡子堡路的街道上。

  那位卖凉皮的大叔都看傻了,他眼睁睁看着这么一个小平房里走出了一百多号人!

  这么一个撑死了才五十平的屋子,竟然能装这么多人?而且还全都是荷枪/实弹的士兵!

  只是一瞬间的功夫,买凉皮的大叔忽然觉得自己知道了真相:这屋子下面,一定有一个庆氏的秘密军事基地,就是传说中藏在地底的那种!

  此时,士兵们感叹着密钥之门的神奇,他们前往中原时用了好几天时间,回来却只用了几步路。

  “长官,这就是巫术吗?”特种连的连长对许瞒问道。

  “嗯,”许瞒说道:“这是罗老板从西北带回来的巫术。”

  说到这里,连长下意识的用目光去寻找罗岚的身影,可是罗岚却已经不见了。

  “罗老板呢?”连长惊呼。

  机警的许瞒半句废话都没有,转身就朝着屋里冲去,可这狭小的屋中,哪还有罗岚的身影?

  许瞒记得,他们是从客厅电视的对面墙壁走出来的,于是赶忙去摸那面墙。

  可是,这会儿墙上哪还有密钥之门啊,已经被罗岚给亲手从另一个方向给关闭了!

  许瞒站在墙的这一面深深吸了口气,对方故作镇定的将他们所有人都给骗回111号壁垒,其实是想自己一个人回到61号壁垒去,拯救周其。

  这密钥之门是任小粟私下给罗岚的,所以许瞒他们其实并不知道这巫术的原理。

  罗岚曾记得,临分别前任小粟认真交代的事情:这密钥之门虽然是双向的,单如果拿它作为逃命的手段,也同样会有弊端。

  如果他们所有人通过桥柱的密钥之门来到111号壁垒,那么有人直接摧毁钱陵江大桥的话,那他们所有通过这扇密钥之门的人,都会重新掉出去。

  所以当时任小粟交代:“如果这密钥之门是用来逃命的话,就一定要让别人给你开启这扇密钥之门,然后他从门的外面逆时针拧转十圈,门就彻底消失了,进去之后的人也没法再回到门的另一端。”

  密钥之门有开启的方式,自然也有销毁的方式,顺时针十圈是开启,逆时针十圈是销毁。

  只不过,这种逃命方式便注定了,在逃亡路上必然会有一人留在门外,望着其他人离开。

  这个人是注定要牺牲的。

  但罗岚从未跟许瞒他们说过这件事情,在罗岚看来,如果这个计划里真的需要有那么一个人牺牲自己来保全其他人,那么这件事情必须他自己来做。

  而且,他要救周其是他自己的事情,那一百八十名战士上有老下有小,何必跟着自己一起去玩命?

  自己想要冒的险,没必要让别人为自己买单。

  罗岚很清楚,如果自己之前就执意要去救周其,那么战士们就只能跟着自己一起去送死了。

  “大老爷们,哪有让别人牺牲的道理,”罗岚嘀咕道。

  他不希望许瞒等人跟着自己去冒险,可他必须去救周其。

  虽然那个蔫儿坏的王八蛋总是喜欢捉弄自己,虽然对方只爱钱,但那是他的朋友啊。

  罗岚知道,如果周其真的只认钱,那么现在这61号壁垒里的人工智能服务器机组,就不可能被炸掉。

  爆炸的时间不对。

  他看着已经销毁的密钥之门,转身朝停靠在旁边的越野车。

  然而就在此时,一辆越野车的后备箱突然打开。

  “惊喜不惊喜?意外不意外?”庆老三一边吐着嘴里的灰尘,一边从后备箱里钻了出来。

  罗岚愣在原地:“等等,你刚才没进那扇密钥之门吗?”

  庆老三乐呵呵笑道:“我就知道,你们不会有人关心我的死活。喂,我好得也叫你一声大哥,你进门以后都不关注我有没有进去吗?真是让人伤心啊。”

  确实如庆老三所说,他的作用就是来中原假扮庆缜,一旦这个任务完成,那么他就没有太大的价值了,替身这种存在,大概率只能使用一次。

  而且,人工智能零已经证明,它拥有着区分本体与替身的能力,所以庆老三的价值便再次降低。

  以至于,许瞒他们回到111号壁垒之后,竟然都忘记去看看庆老三跟着回去了没有。

  这是一个被所有人都忽略的人,对方不知道何时便藏在了后备箱里,然后等罗岚回来。

  此时,庆老三已经自顾自的开始从后备箱里拿出枪械:“你那个英灵神殿里有几个英灵来着?赶紧准备好枪械去救人吧。”

  后备箱里,还有储备的弹药,之前许瞒想要带走的,但罗岚说不要浪费时间了,枪/支弹药又不值几个钱。

  “你留下来,就是为了跟我一起去救周其?”罗岚疑惑不解:“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回来,要是没回来,你怎么办呢?”

  “如果你没回来,我就自己开车回西南呗,还能怎么办?”庆老三笑了笑说道:“不过我知道你会回来的,就算周其真的已经死了,你恐怕也想亲自确认一眼。在火种的时候我可不止是研究庆缜,还研究了你。”

  “研究我?”罗岚一边将所有车辆的枪械都汇聚到一辆车上,一边嘀咕道:“我怎么感觉你在火种的时候,好像很闲的样子,不是研究这个就是研究哪个?你难道不跟朋友打个麻将、斗地主啥的吗?”

  庆老三笑了笑,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行吧,既然你不怕死,那就跟我一起去救人,”罗岚说道。

  庆老三突然说道:“你不是总问我为什么去西南吗,或许这一次我有机会告诉你了。”

  ……

  在61号壁垒西北方两百公里处的山路上,任小粟默默的看着面前的香草与唐画龙。

  任小粟头发凌乱着,衣服也都脏了。

  这一次零操控黄昏出手太过爆裂,硬生生将蒸汽列车一分为二,就像影子老许被击中眉心一样,必须等待它重新凝聚后才能再次使用。

  这一路上,任小粟是硬生生跑过来的,后来嫌自己速度不够快,甚至还让老许背着他走。

  万幸的是,黄昏当时一掌拍在老许身上,并没有触及致命的头部。

  当下,香草与唐画龙这二人一前一后,前者隐隐的将后者护在身后。

  僵持中,香草身边有数百根钢针不断围绕身体旋转着,而唐画龙面前的小炉子上面,糖稀已经熬成了琥珀的颜色。

  姓唐的老头拿着硕大的铁勺在滚烫的锅里搅拌着,似乎正打算从里面舀出一勺糖稀来,泼在自己身旁的光滑铁板上。

  “是谁让你们来阻拦我的?”任小粟问道。

  “这个问题,我们没有必要回答吧?”香草平静说道。

  任小粟又问:“我再问一遍,是王圣知给你们下的命令,还是人工智能?”

  这时候,任小粟还看到路旁的树枝上,正有白色的千纸鹤不断落在树梢上,那些可爱却又可怕的小家伙停下身子,站在枝头上梳理着自己本就不存在的羽毛。

  “人工智能?”香草疑惑:“是王圣知长官给我们打的电话。”

  “也就是说,并不是王圣知当面给你们下的命令,”任小粟点头说道:“那你们来阻拦我之前,知不知道自己要面对什么?”

  唐画龙回答:“我们只接到命令在这里拖延你,具体需要拖延多久,他也没说。”

  “就凭你们?”任小粟冷笑。

  此话一出,香草与唐画龙二人俱是心神一凛,而路旁树枝上那些千纸鹤,全都停下了动作,转头死死盯着任小粟。

  这时候天空中飘来一团乌云,原本晴朗的天空竟是转瞬昏暗了下来,就像是天地也在迎合任小粟的愤怒一般。

  然而就在此时,趁着天空乌云制造大片阴影的刹那,任小粟如雷霆般出手。

  只见一扇暗影之门在他面前开启,任小粟伸手便隔空将唐画龙面前的炉子、锅子给一并掀了,泼了一地的滚烫糖稀。

  这一切都发生在一瞬间,顷刻之后彼此之间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只留下错愕的香草与唐画龙。

  唐画龙欲哭无泪起来,他战斗的次数也不少了,但还头一次见任小粟这种直接能够掀他锅子的敌人。

  但偏偏,这一招对付他正好是最有效的。

  任小粟说道:“因为杨小槿的关系我并不想跟你们为敌,所以麻烦你们让开,我要去救人。”

  香草与唐画龙面面相觑,其实他们连自己为什么要阻拦任小粟前往中原都不清楚,如今任小粟说要救人,他们都不知道任小粟要救的人是谁。

  这时候,杨安京缓缓从山路中拐了出来:“你要救谁?”

  “罗岚,”任小粟冷声道。

  “王圣知并没有打算杀罗岚,”杨安京平静说道:“这一点你放心。”

  “或许王圣知没打算杀他,但人工智能零呢?”任小粟说道:“负责给我西北军送情报的唐周,死在了去144号壁垒的路上。我来中原的路上,还被零追杀阻拦,这些你们都知道不知道?”

  杨安京陷入沉思:“王氏计划中并无这些,你怎么能确定,这不是庆氏的计谋?故意给王氏抹黑。”

  对于人工智能的了解,杨安京是不如王圣知的,在王圣知猜到零可能已经觉醒自己的意志后,连杨安京都没有透露。

  所以,现在就连杨安京都不清楚,其实零已经和她认知中完全不同了。

  任小粟说道:“我非常确定就是人工智能所为,既然王圣知从未打算要伤害罗岚,那为何非要派你们来阻拦我?他在害怕什么?如果你们并无半点心虚的话,那我再问一句,你们得到命令的时候,到底能不能确认那就是王圣知下达的命令?”

  杨安京陷入沉思,这一次她本就觉得有些古怪,但问题是谁也没往零身上去想。

  王圣知的声音、语态,都没有任何问题,甚至连电话中的咳嗽声,都与她记忆里的毫无差别。

  可就像任小粟说的那样,她很清楚王圣知是以什么样的态度来看待这次和谈,以王圣知的性格如果得知任小粟要来,应该还会有些开心才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