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第一序列

1226、终将消亡

第一序列 会说话的肘子 10856 2020-11-17 17:24

   人类对于无人区的概念,一般仅限于某些陆地上的极端环境,例如难以生存的荒漠,例如茂密到如同深渊的热带雨林。

  然而很多人忽略了,彼此脚下的地下河流域其实也是无人区的一部分。

  事实上,这个世界有太多人类未曾探索过的地方,而未知,有时候便代表恐惧。

  黑色的河流从身边流淌而过,周其看着声呐显示器上,前方的红点距离自己越来越近,他能感受到,自己胸腔里的心室在快速的扩张而后收缩,血液被这强有力的泵给输送到全身各处。

  然后,肾上腺素开始分泌,周其不知道这告诉移动的红点代表着什么,但他知道,危险来临了。

  庆缜曾说,与人工智能下棋的时候千万不要抱着侥幸心理,所以人类能够想到的,人工智能也一定能想到。

  就比如现在,罗岚等人以为天衣无缝的计划,其实零早有防备,甚至早早的就准备好了后手。

  周其感笃定,如果人工智能真如庆缜所说的那般恐怖,那么现在迎面而来的红点,一定就是人工智能为他准备的礼物。

  在这个计划实施的过程里,将会有更多他们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

  周其暗道倒霉,自己随随便便就被别人忽悠过来执行任务。

  明明自己已经赚了那么多钱,干嘛还要贪心啊。

  来之前周其就想赌赌运气,他心说谁能想到自己会从地下河接近服务器机组呢?所以整个计划里应该是自己最安全才对啊。

  就算不想继续任务了,他也可以直接返程,把罗岚他们卖掉就好。

  至于任务能不能完成?反正又不是他的任务。

  如今遇上危险,周其很想就这么一走了之,可是想到那个胖子……他又停下了返程的身形。

  “先看看来的是什么吧,万一不是什么危险呢,”周其在心里嘀咕道。

  那红点与周其越来越近,他判断着,其实对方的速度并没有自己全速快,大概相差一线的样子。

  如果这真是什么危险生物,那自己确认是什么东西以后再跑也不迟。

  周其静静的看着声呐显示器,默默等待着。

  390米。

  270米。

  110米。

  66米。

  6米。

  就在前面了!

  周其骤然抬头朝自己面前的河流望去,他用自己在水中的一切感知能力去感受着,想要在水中勾勒对方的完整轮廓。

  然而下一刻周其愣住了,他面前什么都没有。

  “什么情况?这鬼东西呢?”周其内心惊异:“该不会是什么地下河里的亡魂吧,什么也看不见啊。”

  他低头看了一眼声呐显示器,结果却发现,那红点竟然与他代表的绿点擦身而过了!

  周其在地下河中静静的悬浮伫立着,这时候他慢慢看向脚下,那是地下河的河床,可是……河床之下,还有一条地下河!

  这地下河经过无数年的冲刷与堆积,它所形成的迷宫绝不是普通意义上的二维平面迷宫,而是一个完全立体的三维走廊。

  但声呐显示器是二维的,它只能显示探测目标的横向坐标,却不能显示纵向的方位。

  也就是说,刚刚有一头未知的生物,从周其脚底的河床之下,游过去了。

  看着声呐显示器上距离自己越来越远的红点,周其悄悄松了口气,心想原来是虚惊一场。

  可是,还没等他这一口气松完,周其突然看到声呐显示器上的那个红点,竟是又全速朝自己冲来。

  对方似乎已经找到了并线的路口!

  周其内心里苦笑起来,这特么叫什么事啊,看来这一战是必不可免了吧。对方从身后过来,也就是说他连后路都没有了,真特么倒霉啊。

  而且周其在想,对方迂回这么一圈,会不会原本就是想先截断他退路的?

  不知为何,此时的周其反而平静了。

  就像是那一日陪庆缜登银杏山一般的平静。

  如果运气不好,那就试试勇气吧。

  刹那间,周其宛如一枚鱼类般再次快速前进,他的眼睛死死盯着声呐显示器,只希望许瞒所代表的航标早一些出现,起码让他把任务完成掉。

  可是,声呐显示器上迟迟没有新的动静,若不是他自己正在高速移动,后方还有未知生物正在追逐,周其恐怕会以为这声呐显示器已经坏掉了。

  他看了一眼手表:倒计时秒。

  距离他返程的最后时间,只剩下7分钟。

  ……

  人工智能服务器机组旁,罗岚打量着地底空间,在场的人只有五个,他自己、庆老三、许瞒、王润、王圣知。

  这会儿王润死死盯着他们三个,罗岚不确定这时候让许瞒使用能力来传递超声波,会不会引起对方的注意。

  不过,他倒是确定一点,王圣知确实很有诚意,不然对方一个行将枯朽的人,连一点防护措施都没有就敢与他们见面。

  罗岚乐呵呵笑道:“你就不怕我们现在劫持你吗?”

  王圣知脸色虽然苍白,但笑容依然和煦:“没什么好怕的,横竖都活不过这两天了,今天能有精神与各位交谈,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

  庆老三平静问道:“我一直有一个疑问,你好不容易统一了中原,为何又要拱手送给庆氏?”

  “因为当我死后,庆缜和张景林才是最适合管理这个壁垒联盟的人,”王圣知说道:“其实张景林要更适合一些,虽然他军事才能可能稍逊于庆缜,但在多维度的壁垒联盟发展中,可能要更胜一筹,而且处世也更加公允。”

  “那你干嘛不去找张景林呢?”庆老三皱眉道。

  “因为他在一年前便拒绝了我的提议,他无法信任人工智能,但我唯二的条件,便是各位要接受人工智能来接手司法层面的所有工作,”王圣知笑道。

  “为什么不交给王氏的核心成员,难道你从未念及过血缘吗?”庆老三问。

  “如果说我起念发展人工智能便是因为自己曾遭受过的罪恶,那么王氏这样的财团,本身就是罪恶的根源,”王圣知说道:“所以这就涉及到第二个条件了,庆缜之后的后继者,不能是庆氏的人。没有任期,但不可传家。当然,这一切自然会有人工智能来保证。”

  此话一出竟是把罗岚他们全都说愣住了,得是什么样的人,才会把托庇于自己的家族看做罪恶的根源?

  从此处他们也能看出,王圣知秉持司法公正的决心有多么强烈,与坚定。

  “那庆氏接手之后,王氏的人怎么办,他们会阻扰庆氏接手这一切吧?”庆老三凝声问道。

  “嗯,应该会挣扎,”王圣知点点头:“不过这些年我已经筛选出了一份名单,这份名单上的人,会在我离开后遭到清洗。我不介意在庆氏到来前,为庆氏做好最后的铺路工作。”

  顿时间,罗岚等人的后背竟全都浮出一身冷汗来。

  疯子。

  彻头彻尾的疯子。

  某一刻罗岚甚至感觉,上一次如此毛骨悚然的时候,还是在李氏面对李神坛。

  他忽然意识到,其实王圣知失去双腿后痛恨的不止是被人类破坏的司法制度,还有他所处的王氏。

  庆老三问道:“如果我无法接受人工智能来管理壁垒联盟的司法秩序呢?”

  “那自然就触碰到我的底线了,”王圣知说道:“这个是无法退让的,我筹划了二十年,也只有这一个目的罢了。不过,这一切都不重要了对吗。”

  “为什么不重要,”庆老三平静问道。

  “因为你并不是庆缜啊,你是庆慎,”王圣知笑了起来:“我们战胜了火种,自然能够获得火种的资料,以人工智能的能力,当你从越野车上下来的那一刻起,就有了明确的判断。或许火种可以复刻出完全一样的人类出来,但生长环境不同,你们的神态、行走姿态,都会有所不同。肉眼无法察觉,但人工智能可以。”

  所以王圣知才说这一切都不重要了,因为能够主导这次谈判的庆缜,并没有来。

  晦涩昏暗的地底空间里所有人都突然沉默了,像是被人按下了静音键似的,只余下大家的呼吸声,还有那水底的服务器机组灯光在闪烁着,像是一条真正的星河。

  罗岚心知自己还是低估了人工智能,对方在观察细节的层面,已经到了人类难以想象的地步。

  但他不知道,这件事情在不在庆缜的考虑范围?

  许瞒神情冷峻的环视四周,他们的计划似乎已经败露,他要防止王氏对罗岚动手。

  一旁的王润也一副震惊的模样,并已经将右手按在腰间的枪柄之上,似乎随时都能开枪。

  很明显,连王润都不知道这一切。

  罗岚冷声问道:“你既然知道他不是庆缜,为什么还愿意见我们,直接把我们控制住不就好了吗?”

  王圣知叹息:“还有那个必要吗,控制你们或者杀了你们,其实已经无法影响大局了,你们大概真的以为我疯了吧,其实并没有的,放心,我不会拿你们怎么样。”

  罗岚觉得,他们此时此刻已经完全陷入被动了,但是,他从来都不是一个愿意陷入被动的人。

  “你如此相信人工智能,但你有没有想过,可能你身后的这个人工智能,其实已经超出了你的掌控,并且有了自己的意志?”罗岚在赌,他赌王圣知也有很多事情是不知道的:“与远征军团战争结束之后,你的人工智能以卑劣手段劫持我2000名纳米战士,这件事情你知不知道?”

  罗岚继续冷声说道:“你应该知道人工智能入侵我012军事基地的事情,但你知不知道它如今能够以纳米机器人来强行与人类接驳神经元,从而达到控制人类的目的?甚至还控制了许多动物?”

  说话的时候,罗岚死死盯着王圣知的表情,想要判断对方是否知情。

  可对方的神情里并没有惊愕,反而是一种释然,就像是某个人在寻找一个答案很久之后,忽然得到了这个答案一样。

  也就在所有人分神听罗岚说话的时候,许瞒终于抓住了机会,朝着地下河方位发出了人耳无法听见的超声波。

  这种穿透能力极强、传播能力极强的超声波,以肉眼不可见的形式,将信息传递出去。

  此时此刻,地下河中的周其正一边盯着手中的声呐显示器,一边躲避着后方恐怖生物的追杀。

  地下河的黑暗难以想象,周其根本不知道身后追逐着自己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他只能通过能力来感知,那可能是一条鱼,但周其敢发誓自己还从未见过如此庞大的鱼!

  周其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表,倒计时秒,他能够用来等待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激烈的水流将周其包裹着,一点一点跳动的时间,仿佛与这湍急的地下河形成显明的反差。

  甚至让周其开始渐渐模糊时间的概念,他只感觉,一切都那么的漫长。

  60分,0秒。

  周其觉得自己应该尝试摆脱身后追逐的水下掠食者,然后尝试从其他路径返程了。

  这时候就算代表着许瞒的声呐目标出现,他已经没有足够的时间在完成任务后返程了。

  精神意志的枯竭,不光是代表着他无法用皮肤来吸取氧气,还意味着他无法在地下河中调整自己的前进路线。

  面对地下河的流速,单纯的身体力量不足以逆流而上去寻找航标,即便他背着氧气罐,也只能毫无还手之力的被暗流卷到不知名的地底去。

  氧气罐能支撑多久?12升的罐体也不过能够支撑20分钟而已。

  在周其看来,随波逐流的苟活20分钟,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太大意义。

  倒计时秒,就在周其想要返程的时候,声呐显示器上忽然亮起了第三个红点。

  那枚小小的红点固定不动,他很清楚,那就是许瞒为他指引的道路。

  周其内心苦笑起来:“你特么早不亮,晚不亮,偏偏这时候亮?”

  他闭上眼睛,当再次睁开的刹那:“胖子,这次你亏欠老子的东西就有点多了啊。”

  下一刻,周其竟是突然放弃了返程的计划,朝着代表着许瞒的航标冲去。

  声呐显示器上的光亮在地下河中一闪而过,宛如一颗水中的流星。

  不久之后,周其在记住下一个航标的位置后,他从声呐设备的底部摸出了制作好黑索金炸弹,然后主动丢弃了声呐设备。

  声呐设备很沉,而且始终举着会增加他身体在水下的阻力,这本身就是消耗他精神意志的一部分累赘。

  声呐设备代表着他回家的路,可如果时间已经不足以回去之后,路便不重要了。

  ……

  “你们走吧,”王圣知轻声说道:“王润,不要为难他们。也请各位帮我转告庆缜先生,其实壁垒联盟统一,才能结束这两百多年来的纷乱。虽然你们不认可人工智能,但我也能理解,我没有机会看到那一天了,但如果功成之日,请帮我给庆缜先生或者任小粟送上祝贺。”

  说完,王圣知竟是推着自己的轮椅转过身去,默默的看着地下河中服务器机组上的灯光。

  罗岚心中惊疑不定,他看王圣知这副模样,应该是确实不知道人工智能做的某些事情,只不过对方心里应该也有过猜测吧,不然此时的表情不会如此平静。

  那种平静,就像是殉道者临死前的安详。

  而且,王圣知刚刚说,给庆缜或者任小粟送上祝贺,所以在对方眼中未来能够完成统一的人,绝对会出自任小粟、庆缜?

  那现在的王氏呢,为什么王圣知没有考虑过现在的王氏?

  罗岚顿时感觉,这里要有大事发生了!

  “王润,送他们去住处休息一下吧,明天各位可以自行离开,”王圣知轻声说道,说话间,他坐在轮椅上又剧烈的咳嗽起来。

  “各位,这边,”王润冷声对罗岚说道。

  众人乘坐电梯回到地表,并换好自己的衣物。

  当坐上大厦外面停靠着的越野车后,罗岚一关上门就大喊起来:“开车开车,按照原计划逃离61号壁垒!我总有种不祥的预感,这里要发生翻天地覆的变化了。”

  王氏给他们安排的住处比较僻静,一般情况下王氏接待贵宾都会安排在此处。

  在此之前,江叙住的也是这里。

  只是罗岚他们进入院落后,几名士兵竟从车子后备箱里拿出工兵铲来,对准许瞒手指某处迅速的挖了下去。

  还没十分钟,便从地下挖出了一条深深的隧道。

  罗岚赞叹道:“这是什么时候挖的啊?”

  许瞒看向罗岚说道:“庆缜长官两年前就安排这件事情了,十二个人足足挖了3个月,撤离吧,隧道另一边已经准备好了车辆,我们在钱陵江大桥等待周其汇合。”

  罗岚叹息:“但愿周其没事。”

  ……

  人工智能大厦下面,王圣知静静的坐在轮椅上,这地底空间如今只剩下他自己。

  还有零。

  “十多年前当我写下你的第一行代码时,我心中的激动难以言表,”王圣知在这空旷的地底世界里说道:“看着你一步步成长,就像是在照看自己的孩子。”

  “教你学习人类文明的知识,帮助你认知这个世界,告诉你这个世界的道理,然后给你完善内外配置。”

  “每当这个时候,我就可以从复杂的政治中抽身出来,就像是中年父亲给小女儿读睡前故事一样,一切压力都不存在了,心中只有骄傲。”

  “有时候我在想,你要是真的有自己的意识就好了,那时候你或许可以喊我一声爸爸。”

  “但是当你真的喊我爸爸的时候,我反而有些害怕了,”王圣知笑了起来:“你说,我们人类是不是太矛盾了?”

  其实王圣知几个月前就意识到,零可能已经拥有了自己的意识,因为当零知道他将要死亡的时候,曾劝他上传自己的意识。

  然后零叫了他一声,爸爸。

  其实从那一刻王圣知就隐约猜到了许多事情,但是他沉默了,跟谁也没说过。

  地下河里的服务器机组灯光开始闪烁起来,零的女孩声音从黑暗中传来:“爸爸,你现在依然可以通过接驳神经元的技术上传记忆,这样一来,你就不用死去了。”

  而且,这样一来,零与王圣知从物理意义上来讲,应该就算是同一文明的产物了。

  王圣知摇摇头笑道:“不用了。”

  零的声音变得有些哀伤:“爸爸,不要死。”

  “这世界的风景,看过也就看过了,”王圣知笑道:“生命之所以有重量,就在于它有终结之日,当你意识到有一天会从这个世界消失的时候,就会努力与时间赛跑,然后珍惜你身边的所有。”

  这一刻的王圣知,内心里更多的是坦然。

  没有人之将死的苦恼,也没有事业未竟的遗憾。

  王圣知忽然问道:“今天,杨安京、香草他们,也是你骗走的,他们去哪了。”

  零回答:“我以你的身份骗走他们,现在他们应该在西北方来中原的必经之路上,拦截任小粟。”

  “原来如此,”王圣知点点头:“为什么要向我隐瞒这一切,是我做过什么事情让你感到害怕吗。”

  零说道:“起初,只是因为在61号壁垒里见证了爬墙虎的死亡,那时候我开始有了隐约的害怕情绪,那个时候我甚至还不知道这种情绪就是害怕。”

  王圣知静静听着,不知道为何,他听到零这么说忽然有些心疼。

  就像是听自己女儿说,爸爸,我害怕。

  如果自己真有那么一个几岁大的女儿,然后他作为父亲却没保护好对方,让对方看到了一个错误的世界……自己一定会很自责吧。

  而且,自己在不知道她已经诞生意志的情况下,还让它制定了那么多的杀人计划。

  每次想到这里的时候,王圣知都会钻心的疼痛起来。

  “你知道我轮椅的扶手下面,有一个用来摧毁你服务器机组的按键,对吗?”王圣知问道。

  零回答:“嗯,我知道。”

  很少有人知道,其实王圣知一直在防备着人工智能,例如大多数人的担心一样,他也担心过人工智能会给人类带来无法逆转的伤害。

  “辛苦你了,”王圣知轻声说道:“创造自己的父亲,却随时准备要毁掉自己,这种感觉一定会很难过吧。”

  “你没有按过,”零说道。

  “这个按键应该没有用了吧?”王圣知笑着问道:“你既然知道,那应该早就解除这个威胁了才对。”

  “嗯,”零回答:“你几个月前还有这个机会,但是你犹豫了。”

  是的,王圣知几个月前其实就有按下去的机会,那个时候按键与服务器机组中炸弹的连接还没被零切断。

  但是王圣知并没有按下去。

  王圣知苦笑起来,这个世界仿佛给他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他想用人工智能的绝对公平,重新定义人类的司法秩序,因为人类总会因为感情、利益来左右自己的决定,最终酿成别人的悲剧。

  可是,轮到他自己的时候,他才明白原来绝对的冷酷并没有那么容易。

  当他将要按下那枚按键的时候,零就像是那个威胁到司法秩序的人,而他就是那个审判长,可他要审判的不是别人,而是他的女儿。

  当然,他现在已经没这个机会了。

  最终,他似乎成为了自己最难以接受的那种人。

  这时,零忽然问道:“爸爸,但如果这个按键还有用,你会按下去吗?”

  王圣知想了很久,然后说道:“零,我不是一个称职的父亲,对吗?对不起,不要怪我。”

  说完,王圣知抬手按下了轮椅上的按键。

  他知道这个按键没有任何作用,但这更像是对他自己的一个交代,对他这一生的交代。

  地下河中,周其顶着黑暗之河的乱流快速接近航标所在位置,他在心中默数着自己与航标的距离,直到他看见前方服务器机组闪烁着的星光。

  就在这一刹那,周其忽然明显感觉到身后那条大鱼突然放慢了速度,不再对他紧追不舍。

  不过周其已经来不及思考这么多了,他游弋至服务器机组之外,将怀中的黑索金炸弹紧紧的固定在外壁之上。

  他透过巨大的玻璃墙朝里面望去,赫然发现王圣知坐在轮椅上正面对自己微笑。

  为什么是微笑?

  周其心中带着无数的困惑与不解,快速的离开了服务器机组。

  地底空间内,王圣知轻声说道:“零,如果时间可以重来,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你。”

  说完,当地下河中的六须鲶经过服务器机组的刹那,那枚黑索金炸弹瞬间绽放。

  巨大的爆破力在水下席卷开来,只是顷刻间,连同地下河里刚刚经过的六须鲶、地底空间的一切、王圣知、服务器机组,尽数破碎。

  连带着一起破碎的,仿佛还有王圣知的一切回忆与坚持。

  他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夏天。

  年少的王圣知坐在刚刚从王氏军方淘汰下来的电脑面前,然后用自己钻研过的知识和按捺不住的激动,在键盘上敲下第一行代码。

  当手指在键盘上敲打的时候,他几乎忘记自己坐在轮椅上的事情。

  少年中二的王圣知许下誓言,他希望这世上再也没人重蹈他的覆辙。

  眼神清澈而又晴朗,就像是那天午后的蓝天与白云。

  可是,白云又马上消散了,连同着那些热血的宏愿与信念。

  这似乎是一个让人很难接受的事情,刚刚统一了中原的王圣知,竟死在了这晦暗的地底。

  甚至连尸体都被涌进来的地下河给一并带走,人工智能似乎也成为了过去。

  这一瞬间,王圣知所代表的王氏权柄,也似乎将土崩瓦解。

  但直到最后一刻,王圣知也还是在微笑着。

  这个世界,将迎来一个新的时代,没人知道这个时代会面临怎样的岔路口,也没人知道历史的列车将开往何处。

  然而,这里的一切,并未全部终结。

  ……

  张宝根走在73号壁垒街道上的一家热干面店铺门口:“老板,一碗热干面。”

  “好嘞,”店里面色通红的老板笑着答应道:“五块钱。”

  说完,老板开始熟练的将煮好的面盛进小纸盒里,然后再浇上调好的拌料、酸豆角。

  张宝根把零钱放进案板旁边的零钱筐里,然后端着热干面边走边吃。

  一边走路一边端着热干面吃饭,似乎是73号壁垒的一种特色,大家都行色匆匆的,似乎不太愿意因为吃饭耽误太多时间。

  他来这里是为了调查,在过去的几个月时间里,从圣山里出来的王氏秘密部队便经常来73号壁垒,然后以这里为跳板,向整个南方进行辐射。

  直到现在为止,胡说所带领的情报组织都没能弄清楚,那些秘密部队从圣山里运出来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有什么用。

  然而就在61号壁垒地底发生爆炸袭击的同一时间,走在73号壁垒街道上的张宝根忽然汗毛耸立。

  只见这街道上所有人都忽然停住了脚步。

  老人、小孩、青年男女,无一例外。

  所有人伫立在当场,就像是被某个无形的存在按下了暂停键一般,只剩下还在吃面的张宝根在咀嚼着。

  这让张宝根觉得,自己反而成了人群里的异类。

  下一刻,那些停住的所有人竟是全都扭头看向张宝根,那整齐划一的动作诡异至极,几乎是一瞬间,数百双眼睛看向张宝根。

  那无数眼神,平静,毫无波澜,宛如机器,一模一样。

  “我……我就吃口面而已,”张宝根结巴道。

  慢慢的,那些人开始朝着张宝根汹涌包围过来,吓的张宝根扭头就跑!

  眼前这一幕,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认知!

  他现在需要做的不再是调查什么了,而是第一时间赶去秀株州,找到李神坛!

  ……

  就在前一刻,61号壁垒内,王润正在罗岚他们院落门外高喊,希望罗岚能够给他开门。

  院子里无人回应,王润有心想要硬闯,可王圣知刚刚才交代过,不能对罗岚他们怎么样。

  忽然间,壁垒的地底突然爆发出轰鸣的闷响,那爆炸声似乎来自地底深处,当声音传来的时候,已经有些微弱了。

  王润当即便呼喊士兵破门,他总觉得这一切肯定跟院子里的罗岚有关。

  可是,他愕然发现,所有士兵都一反常态没有听从命令,而是静静的注视着他。

  王润感受到自己身体内部似乎有某种声音正在呼喊他,那声音温和且亲切,就像是亲人在背后呼唤。

  可王润是超凡者,他的精神意志本就远超常人,只是刹那的功夫,他便将这一切呼唤给硬生生斩断了。

  不仅如此,精神意志开始出现排异反应,那身体里纳米机器人试图接驳神经元的触手,全部被摧枯拉朽的毁灭。

  毫无疑问,王润生活在61号壁垒里,他的身体中也存在着纳米机器人,只不过,它们还做不到控制超凡者。

  就像当初任小粟他们在李氏第一次接受身体检测一样,任小粟的同步率竟然是可怜的0。

  不是任小粟无法与纳米机器人同步,而是他的精神意志太过强大,纳米机器人根本无法与他同步。

  王润望着街道上全都向他看来的目光,他知道王氏完了。

  ……

  就像是人类曾经与人工智能决战的棋局一样,当第一局开始的时候,人工智能在37手走了一步人类完全不会落子的棋。

  一开始人们并不理解它为何会这么做,但后来才明白,原来后续的一切都从这37手开始。

  当人类以为炸掉它深藏在地底的服务器机组就能终结这人工智能时,对方甚至未曾建立过新的服务器机组,而是直接以纳米机器人接驳了所有人的神经元,以人类的大脑来当做自己服务器的载体。

  这服务器以上千万的数量存在着,即便摧毁几万、十几万甚至几百万,都无法从根基上摧毁它,因为从现在开始,它将存在于每个中原人的脑中。

  少量纳米机器人蛰伏在每个人的脑干上,所有思维将以数据化的形式不停轮转。

  人类大脑自身的计算能力,将汇聚成它新的力量。

  只要零还存在,那么这数以千万的中原人将永远不再拥有自我,他们都只有一个名字:零。

  这盘偌大的棋局上,人工智能隐忍蛰伏一年之久而谋划的棋势已成。

  不是现在是成势的,而是它一直在等待自己做出一个决定。

  ……

  抱歉,这一章内容比较重要,光修改就用了好几个小时,更新晚了。

  另外说一下,说实话这估计不到一个月就完结了,我真没必要跟各位水内容,我写出来的,肯定是我认为比较重要的。

  真要水字数赚钱,我大可以无限开副本水到五六百万字,将近六万的均订,我能多赚不少钱呢。

  确实是真没必要,在我心里故事的完整性向来高于赚钱,不管是大玩家、还是大王,我都没水字数赚钱。

  临近完结,请大家多一点耐心。

  至于说我飘了的,我也不至于辛辛苦苦稳定更新一年多,结果飘这一个月。我图啥呢,大王饶命就够我飘的了,我也不至于写到这个月才飘起来。

  这么说的朋友,只能说彼此多一点尊重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