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第一序列

1114、别问问就是命运

第一序列 会说话的肘子 2665 2020-11-17 17:24

  马车围墙外的土匪已经没了动静,但围墙里面的人终究还是有些放心不下,想看看外面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这种时候,你一直守在围墙里面是没用的,总不能就在这里守上十多天吧?

  钱卫宁考虑了一会儿,他先是让商队的护卫将营地之中散落的箭矢都收集起来,那些都是土匪射进来的箭矢。

  其中,完好无损的可以作为备用,有损坏的则直接拆掉箭头,箭杆丢入篝火里当柴烧。

  “钱会长,这羽箭有点不对劲啊,”有护卫小声嘀咕道。

  “怎么了,”钱卫宁转头看去。

  “您看,羽箭末尾非常规整,咱们都在皇家军队里呆过,羽箭刚出库的时候也就是这种模样了吧?”护卫低声说道。

  所谓刚出库的时候,便是刚从军需处领来的新羽箭,箭尾羽毛通体洁白,箭杆修直,箭头崭新。

  一般情况下,土匪能用自制的土箭就不错了,能用铁箭头的都不多。

  而今晚袭击他们的这些土匪呢,不光用了精良的羽箭,竟然还是刚出库的样子,这让护卫察觉到了一丝不寻常的气息。

  钱卫宁接过羽箭打量了一番低声说道:“不要外传,以免引起恐慌。”

  “是,”护卫说道。

  他们都是出身皇家军队,自然懂得令行禁止的道理。

  当然,皇家军队是巫师国度军队的统称,并不是真去拱卫京畿都城的意思,整个巫师国度内九支主力军队,都叫皇家军队。

  在这巫师国度内,只有少数部队才有特殊的名称,例如巫师家族的光明骑士团、燃烧骑士团等等,每个巫师家族都有自己的军队,例如都铎家族的骑士团干脆就叫都铎骑士团。

  在很久以前,皇家军队是巫师国度内强大武力的代名词,不过到如今已经变了,所有人都知道巫师家族的骑士团才是最精锐的部队。

  “钱会长,”护卫小声说道:“这附近并无皇家军队驻地,会不会是哪一家的骑士团突然扮做土匪?”

  “不会,”钱卫宁说道。

  这时钱卫宁心中思忖,刚刚那些土匪的射箭力度其实并没有多大,他可是见过军中好手的,一支铁箭射穿马车都有可能,所以箭虽然有问题,但人应该确实是土匪。

  看样子是有人想借土匪的手,阻拦他们北上之路啊。

  钱卫宁下意识看了梅戈一眼,难道是冲着这位巫师大人来的?

  “去取皮甲来,”钱卫宁对护卫说道:“都穿上皮甲,跟我出去走一趟。”

  说着,所有商队护卫全都穿上了棕色的皮甲,还在腿上绑了匕首,待到这一切准备妥当后才慢慢的朝马车围墙外面摸去。

  忽然间一名少年说道:“有力气的跟着钱会长一起走,咱们不能让钱会长他们就这么出去冒险,万一中了土匪的埋伏,大家也好彼此掩护一下。”

  说着,这名少年竟带头跟在了商队护卫身后,还有好几名青壮汉子也跟了上来。

  任小粟看了那少年一眼,对方穿的是普通棉麻衬衣,已经洗的有些泛黄了,身上还有两条背带,这属于平民的正常穿着。

  倒是对方脚上穿着的高帮皮靴引起了任小粟注意,那靴子看起来就很结实,不像是一般人穿的东西。

  而且,任小粟确认自己之前并没有见过对方。

  要知道他白天的时候可是绕着商队溜达了两圈的,这少年长相出众,剑眉星目,若是自己见到了不可能会一点印象都没有,就算他记忆力不如王蕴,也不至于忘掉这种人。

  所以,对方白天一定躲在马车里,而唯一一个始终封闭的马车,就是那可疑妇人的马车了。

  任小粟心里大概有数了,于是也跟在了商队护卫的身后往马车围墙外面走去。

  一群人慢慢朝着黑暗摸索过去,护卫打头,所有人的手掌都握住了跨在腰间的长刀,随时准备战斗。

  任小粟到是没有特别紧张,因为他知道外面已经没有土匪了,倒是在他慢悠悠跟着的时候,那一开始带头跟来的少年竟忽然与他说话了:“你好,我叫陈程,你呢?”

  任小粟笑眯眯的回应道:“我叫任小粟。”

  “嗯,很高兴认识你,”陈程笑容阳光而又灿烂,若是寻常人与他打交道,恐怕会当即心生好感。

  然而任小粟不同,在对方开口的一瞬间便立刻明白,哦,合着这人还带着接近自己的目的。

  谁会闲着没事接近自己呢,任小粟已经大概猜到那马车里藏着什么人了……

  陈程与那中年妇人、小女巫安安说起来都不是一般人,以往他们变换身份、掩藏行踪连巫师组织的围剿都能躲过,所以他们觉得应付任小粟这样的小人物应该也没什么问题。

  但论起战斗经验来,整个巫师国度也不一定有人比任小粟多。

  任小粟没跟陈程多说什么,他确定,对方一定还会想办法与自己搭话的。

  渐渐的,众人已经摸到了土匪的尸体旁边,当那些所有人看到那些土匪惨状的时候都倒吸一口冷气。

  只见那些土匪除了少数胸口中箭的以外,其余土匪竟全都是眉心中箭!

  一时间,所有人都默默的看向钱卫宁,愣是把钱卫宁给看的有些不自在了:“看我%干什么?”

  护卫们笑道:“钱会长,我们自己几斤几两心里有数,这黑灯瞎火的能射到人就不错了,所以这些土匪大多数都不是我们杀的。”

  “对啊,既然不是我们,那肯定是你了!”

  任小粟鼓掌赞叹:“钱会长真的好箭法,箭箭直中眉心,这箭法称之为百步穿杨一点都不过分了吧。”

  钱卫宁脑子懵懵的,他心说这应该不是自己射的啊,可是四下里也没其他人了,而且这些箭矢确确实实是约克郡商会的箭,光看箭羽就能分辨出来。

  钱卫宁犹豫了半天最终尴尬笑道:“咳咳,侥幸侥幸。”

  “这怎么会是侥幸呢,”任小粟认真纠正道:“你再这么谦虚就不对了啊,过分的谦虚就是骄傲!”

  就在这平凡的一天了,约克郡第一神射手的称号诞生了。

  任小粟记得在书上看到过,很多年前有一位古代的大官爱好钓鱼,可钓术却不怎么样。

  一次同僚之间约好了比试钓术,于是他就安排自己水性极好的下属潜入水下,偷偷的将鱼一尾一尾挂到他的钩子上,一天时间里,他一个人钓到的鱼竟是比所有同僚钓到的都多,一时间名声大噪,还被同僚们尊称为神钓手。

  这神钓手与神射手,差不多是一个性质的。唯独有点不同的地方在于,神钓手知道自己这称呼是怎么来的,神射手钱卫宁则认为,这可能是命运的安排……

  别问,问就是命运。

  ……

  晚上还有两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