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第一序列

1248、信念

第一序列 会说话的肘子 8066 2020-11-17 17:24

   西北的大地,就像是有神明在用土黄色的油彩颜料在随意涂抹了几下似的。

  那些粘稠的颜料在大地上凝固,形成一块块土黄的山脉与丘陵沟壑。

  第六野战师长长的车队穿行其中,看起来就像是一队正要去搬运食物的蚂蚁,一辆挨着一辆,连绵很远。

  然而就在他们将要穿过秀水岭的时候,忽然有上千名敌军从荒野上包围过来。

  敌人是徒步前进,可他们的速度却远超常人,而且每个人脸上都亮起了银色的血管纹路。

  任小粟带着庆缜他们撤退时,罗岚就敏锐的发现纳米战士的数量少了一千。

  而这失踪的一千,连同王氏的特种部队早早便渗透到了这里。

  王蕴和P5092是根据最佳作战地点选择战场,既然是最佳,那么人工智能自然而然也能计算到他们会选择这里。

  人工智能筹谋太久了,以至于它不光保留了庆氏的纳米战士编制,还又将王氏的特种部队也都转化成了纳米战士。

  并且将王氏军队里的40口径榴弹炮也都调配给这些特种部队使用。

  这支全部由纳米战士组成的部队,具备着极强的机动性,还拥有着强悍的正面作战能力。

  一个个披着黄色伪装披风的纳米战士快速朝着车队的去路包围过去,他们之间没有交流,始终沉默。

  此时,这片山区头顶的所有卫星都正在渐渐远离。

  按道理说,当卫星的交互信号减弱时,零对它们的控制也将减弱。

  可事实上,这支部队仍然目标及其明确,并没有因为卫星远离而丧失控制。

  P5092对此曾有个猜测。

  他的猜测是,当信号衰弱时,这支部队成为了一个孤立的编制,纳米机器人控制着他们的神经中枢,在潜意识中根植着零的既定计划。

  某种程度上,他们就像是被催眠了一样,虽然没了零的直接操控,但心里仍然有着某个执念。

  这个执念促使他们去完成目标。

  然后当卫星重新回到头顶之后,这些人的执行数据将会重新上传,回归人工智能的控制。

  当然,这一切都只是P5092的猜测而已,有一点其实庆缜说的很对,人工智能如今的手段,可能已经是他们难以猜测的了。

  这支精锐的纳米部队在靠近车队后,并没有选择正面冲突,而是干脆果断的使用了悬挂式榴弹炮,直接轰击那数百辆卡车组成的车队。

  榴弹炮没有子弹那样精准,因为它没有子弹经过膛线时形成的强大旋转力。

  所以,一般部队是尽量避免400米极限射程使用榴弹炮的。

  但是这支精锐部队却不同,他们哪怕在380米的距离,也能精确击中行驶中的车辆。

  一切弹道,都好像是计算好了似的,精准到让人害怕。

  这将近1500名纳米战士游走于荒野之上,就像是一个个机器人一样分工明确,只是短短的2分钟时间,便摧毁了第六野战师过半的车辆。

  一辆辆开车化作火球,山脉里仿佛一下子变成了修罗战场,轰击声、爆炸声不绝于耳。

  山路是狭窄的,仅容一辆卡车通过而已。

  这些纳米战士出手的位置也很有讲究,他们分散在山路的前方与后方,分别摧毁了车队的头部和尾部,这个时候夹在中间的车辆根本动弹不得,只能停车挨打。

  而且,山路处于低凹的地势,两侧丘陵山脊上纳米战士可以随心所欲的居高临下火力压制。

  然而就在此时,纳米部队似乎发现不对劲了,那一辆辆车上竟是只有司机,车斗里却空无一人。

  纳米部队当即想要借助地形撤退,可当他们转身时,却发现身后是不知道何时包围过来的第六野战师!

  此时的第六野战师分成四支作战序列,一支由骑士带领突破,一支由22名T5战士带领突破,他们就像是两柄尖刀似的,直直刺向纳米部队。

  纳米战士的身体素质很强大,但他们就算在五分钟纳米机器人全盛时期,也不过是T3水平。

  而第六野战师最不缺的,就是强大的个体。

  原火种部队的士兵,也同样是一台台训练多年的战争机器。

  仅仅十分钟时间,这两支尖刀便将纳米部队的阵型撕裂,逼的纳米战士只能小范围抱团作战,整场战争快速进入一面倒的局势。

  另外两支,一支由季子昂、王蕴、张小满带队包围侧翼,最后一支拱卫着P5092进行全局指挥。

  只见季子昂掀起土浪来掩护部队前进,这种移动式防御掩体在游击战中,简直像是开了挂一样。

  以往的战争里,步兵向来是以坦克作为移动防御工事的,现代战争中,步兵作战体系都是围绕着装甲车、坦克车来展开。

  现在,这个山区的地形谁也没法把装甲部队开进来,于是季子昂这推进防御掩体的手段,就成了敌人的噩梦。

  这是P5092为这支纳米部队准备的绝境,他不打算放任何一个纳米战士离开这里。

  有这么一支人工智能的精锐在西北后方,万一他们自杀式的摧毁西北生命补给线,那将是非常严重的事情,P5092不可能放任他们对西北造成威胁。

  P5092很确定后方已经有一支部队趁着他们组织撤退的功夫,渗透到了后方。

  这一次游击战的第一个目标,也正是这支渗透部队。

  事实上连任小粟接应庆缜时的机警,都是他提醒所致,P5092自己怎么可能如此大意的让别人埋伏自己。

  那些车辆,不过是诱饵而已。

  不过,这次使用诱饵的代价有些巨大,P5092已经做了很多的准备,但人工智能的微操能力实在太精准了,那些纳米战士配备的榴弹发射器轻而易举的远程摧毁了大半车辆。

  P5092意识到,与这种部队作战,需要……不,是必须抛弃自己过往的战争经验。

  因为这次的敌人,比自己以前遇到过的都要强大。

  此时,荀夜羽始终站在P5092的身边,将所有纳米战士的动向汇报给P5092。

  不得不说,人形自走雷达荀夜羽的作用,比想象中还要大一些。

  第六野战师就是依靠他,才找到了这支纳米部队,并且在最合适的地理位置引诱对方进入战斗,从而一举歼灭。

  纳米部队没了天上的眼睛,可第六野战师却像是未卜先知似的,恐怕零都没想到,自己会被迫打一场信息不对称的战役,而弱势的一方竟是它。

  一个多小时候,第六野战师以最小的伤亡代价,取得了这场小范围战争的胜利。

  张小满等人喜气洋洋的说道:“人工智能也不过如此嘛,没什么好怕的!”

  只是这时候,张小满忽然发现P5092依旧愁眉紧锁的。

  他好奇问道:“我说咱们这不是刚打了胜仗吗,你干嘛皱着眉头,好像大家欠你钱似的。”

  P5092摇了摇头:“虽然我们赢了,但这人工智能或许也没输。”

  “有一方赢,就有一方输,”张小满说道:“怎么在你嘴里就神神叨叨的。”

  P5092解释道:“下棋便有换子一说,输赢是一件很长远的事情,只谋当下是不行的。王蕴,如果是你,你能不能远距离看出卡车上有没有人的痕迹。”

  王蕴点头道:“如果留心观察的话,应该是可以的,车子上满载士兵的时候,汽车悬挂和底盘高度都有很大的不同,我记得空车是什么样,满载是什么样,自然能分别……你是说,人工智能其实知道车上没人?”

  “嗯,”P5092点头。

  “万一它没注意到呢?”王蕴问道。

  “不要心存侥幸,”P5092摇头说道:“人工智能不会犯如此低级的错误,所以它一开始就知道车上没人。”

  “那它为什么还会中这个陷阱?”王蕴问道。

  “它从一开始便是为了摧毁我们的车辆,”P5092叹息道。

  游击战里,机动性便是一切。

  如果你想打游击战,才刚打了一枪,结果就被敌人给追上来,那这就不叫游击战,叫送死。

  所以,P5092不允许西北后方有一支精锐部队来进行干扰,人工智能也同样不允许第六野战师在它的后方游弋。

  于是,它以纳米部队为代价,直接摧毁了第六野战师大部分车辆。

  一开始P5092也没想到这一点,当张小满汇报说,敌人真傻,都死到临头的还要炸咱们的空车。

  直到这一刻,P5092才明白这场战争其实只是双方互换筹码而已,不存在大获全胜的说法。

  P5092说道:“对方处心积虑的毁掉车辆,说明只要我们没了车,继续打游击就跟送死没有太大区别了,对方一定有后手等着我们。”

  “那就撤退到后方吧,”张小满说道:“反正这已经算是初战告捷了。”

  “不行,”P5092笃定说道:“我们追求的是最终的胜利,怎么能因为一时的胜利而沾沾自喜,游击战必须继续打,两天时间,就算第六野战师全军覆没也要给后方拖住!”

  张小满、王蕴等人都愣住了,难道P5092是要带大家去送死吗?

  然而就在此时,P5092忽然说道:“黑狐出列!”

  黑狐向前一步立定:“到。”

  P5092下达命令:“我命令你半小时之内将原火种部队作战序列整编完毕,剩下的游击战,将由你为最高指挥官,进行敌方侧翼骚扰。记住,你要给后方争取两天时间!”

  黑狐高声道:“是,保证完成任务,一定为后方争取两天时间!”

  没了车子,但是第六野战师还有人,而且是强大的个体。

  原火种作战序列的基因战士,一个个都拥有常人两倍以上的体质,这还是最差的士兵。

  所以,就算了没车辆,火种作战序列的战士们,依然可以打游击战。

  只不过,第六野战师其他的普通士兵就不行了,带着他们打游击战反而是拖累,大家的身体素质无法承受长途奔袭与撤离。

  “等等,”张小满震惊道:“你这不是送他们去死吗,你怎么自己不去啊,偏让他们去?”

  P5092看了张小满一眼:“我是第六野战师的最高指挥官,我所说的每句话,各位都只需要服从,不需要质疑。”

  张小满闭嘴不说话了,他知道,自己在军中必须给予对方最高的尊重。

  P5092解释道:“原火种作战序列的士兵,已经没什么家人了,就算死去也不会有太多家庭承受苦难。而且最关键的问题在于,火种士兵接受了基因改造后,寿命或多或少的受到了一些影响,你们听说过吧,T5的最长寿命就是40岁。所以相比生命的质量而言,他们去也更符合价值。”

  所有人都沉默了,他们没想到P5092竟然是从生命的长短来衡量价值的。

  然而似乎没有察觉到大家心情的异样,P5092继续说道:“而且,接受过基因改造的战士,生育能力也受到了影响。这场浩劫之后人类需要苟延残喘的时间,也需要休养生息,如果死的人太多,最后活下来的偏偏是基因战士,那人类跟灭绝也没太大区别了,所以,牺牲本就该由他们来做,他们这一生,都只是为人类火种存续而战斗。”

  张小满哑口无言,他面对P5092此时的绝对理智与冷静,竟是不知道该如何反驳,他只觉得自己心里堵得慌。

  难道P5092做这种决定的时候就不会心痛吗,难道如此干脆利落的让下属做出牺牲,就不会心中有愧吗?大家是兄弟啊,明明就该要死一起死,要活一起活才对。

  不光是张小满这样想,几乎所有人都是如此,除了黑狐。

  黑狐身穿黑色的西北军军装,他坦诚笑道:“P5长官说的没有问题,我们这一生的信念便是如此,为此牺牲并不会觉得遗憾。我们是军人,军人就该以战争胜利为目标,而不是意气用事。”

  张小满呆呆的看着黑狐,那可是死亡啊。

  要知道这一次黑狐身边没有王蕴、没有荀夜羽、没有季子昂了。

  就算火种作战序列的身体素质再强大,也要面对可怕的人工智能,那数百万的敌军,不是你身体素质强大就一定能跑掉的。

  其实所有人都知道,这个时候去侧翼骚扰零掌控的人潮,是必死无疑的结局。

  生还几率恐怕比中一张彩票的概率还小。

  这时候P5092看着黑狐认真问道:“你还记得我面试你时,问你的问题吗?”

  黑狐愣了一下,转而笑的灿烂起来:“记得。”

  那天下午,P5092坐在黑暗的155办公室里,阳光只能从厚重窗帘的极小缝隙中透出微弱的光芒。

  P5092问:如果让你回到那次演习去面对881阵地,你还会冲上去送死吗?

  黑狐的回答是:会。

  P5092说道:记住你今天的选择。

  所以,从那天开始黑狐便做好了所有准备,他从155办公室出来以后去了军校的操场、食堂,还回了一趟壁垒,将他曾经生活过的一切都记在心里,然后等待着。

  P5092说,这就是火种的宿命,哪怕火种内部曾出现过分歧,但宿命就是宿命。

  黑狐整编好火种作战序列之后便离开了,而P5092则带着第六野战师剩余的士兵向后方徒步转移。

  P5092始终走在队伍的最前方,一言不发。

  张小满在后面看着P5092的背影终于忍不住了,他冲上前去低声质问道:“难道火种教给你的,就是如此冷血的对待自己的士兵吗?”

  然而下一秒张小满愣住了。

  P5092回头看他时,张小满只看到对方满脸的泪水。

  P5092问道:“不然你以为战争是什么?”

  这是P5092第二次问张小满这个问题了,就像是在问他自己。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