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第一序列

1260、终见光明大结局下

第一序列 会说话的肘子 15378 2020-11-17 17:24

   从朝霞到日暮,许多人在这一天里,仿佛过完了自己的一生。

  或许就连张景林都没有想到,那个曾经蹲在学堂墙头上偷偷听课、不舍得给学费的学生,竟然会有今天这般成就。

  二十七万英灵大军,就像是神兵天将一样突然出现。

  张景林亲眼见证了任小粟的成长,对方从一个只想小富即安的流民,终于长成了西北的参天大树,庇护着这里的一切。

  这成长并不是偶然,张景林甚至了解任小粟每一个转变的节点。

  他看着那些身上带有光芒的人,一点点影响着对方,直至对方身上的灰尘退去,也显露出自己身上的光芒来。

  远方的人工智能大军滚滚而来,军团的两翼合围之势,像是要将金色的光芒完全吞噬。

  而任小粟带着金色洪流像是一柄金色长剑一般,打算直直切入敌军阵型之中。

  英灵在任小粟身后调侃道:“你小子这么冲,万一死了怎么办,咦,你要是死了,我们是不是就灭了?”

  这个问题问到了点上,这也是任小粟和罗岚之前不想召唤英灵的原因之一。

  他们在战争中随时都有可能死亡,枪^炮是不长眼睛的,有可能某一发流弹打在脑门上,饶是任小粟这种超凡者也一样会死。

  战争里,死亡不会跟任何人打招呼,或许你上一秒还在吃饭,下一秒就被炸死了。

  一旦宿主死亡,那么一切追随宿主的英灵,自然也全都消散,不会再有未来。

  李司令在任小粟身后见他沉默,便牙疼道:“草,还真是这样?你怎么能这么坑啊!”

  任小粟低声道:“我比你大好几十岁呢,你给我说话客气点。”

  李司令都给气笑了:“你特么给我们等着,等这场仗打完了咱爷们再跟你算账,到时候二十多万人打你一个,嘿嘿嘿嘿。”

  另一个英灵应和道:“咱西北可没有单挑的习惯,打架向来都是群殴的。”

  这下,轮到任小粟牙疼了。

  不过,似乎谁都没有把这一切放在心上,他们既然出现在这里,便无怨无悔。

  “准备好了吗,”任小粟问道。

  “准备好了!”

  刹那间,第一集团的将士们回身默默的看着金色洪流与敌军撞在一起,金色与土黄色形成界限分明的厮杀边界。

  他们感受着内心里的异样,像是某种最原始的血性被突然唤醒了。

  那是他们最渴望的战斗,彼此同生共死,只需要跟随这最前面那个人的脚步,哪怕刀山火海也愿意去。

  心里的火焰开始燃烧起来,血液滚烫着沸腾着,大家像是突然回到了参军入伍宣誓的那个午后。

  大家站在西北军的军旗下面握紧右拳,然后怀着最单纯的梦想,被新兵连给练的死去活来。

  可是,那些曾与自己一起宣誓的人,好多都不在了。

  是啊,战友们都不在了,那自己还有什么可失去的呢?

  众人面面相觑着,大忽悠突然嘿嘿笑了起来:“这还等什么呢,一起杀回去吧,西北军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说着,大忽悠竟是不顾军令,直接返身追随着金色洪流狂奔起来。

  张小满看着大忽悠的背影,突然感觉这大忽悠像是年轻了几岁似的。

  “第六野战师的兄弟们跟我走,少帅都特么没撤,咱们撤个鬼啊!”

  有人带头,便有人加入。

  P5092默默的看着这一切,突然拔出了自己的配枪。

  王蕴诧异道:“这时候你不该冷静的劝大家继续撤离吗?”

  P5092遥遥指着任小粟的背影问道:“你让我还怎么冷静?我冷静不了!”

  王蕴哈哈大笑起来:“我特么也是啊!”

  第一集团的战士一个接一个返身重回战场,为了西北,为了理想,为了身后的西北百姓,为了一切可能存在的希望!

  张景林突然笑了起来:“领袖是什么?领袖的魅力,就是让大家心甘情愿的追随他一起慨然赴死啊。负责运送伤员的继续撤离,其他人,跟随任小粟一起打场漂亮的自卫反击战。按照庆缜约定的时间就剩1个小时了,我还真不信我们坚持不到那个时候。”

  张景林这位读书人的血性也被激了起来:“你们放心,如果你们受伤了,只要我还有一口气,背也把你们背回178要塞去。”

  王封元有点牙疼:“司令你怎么咒人呢。”

  这第一集团军8万将士突然不再撤退,而是追随在金色洪流杀入敌阵之中,这便是人类的骄傲。

  倒计时1小时。

  所有人都不在克制自己的愤怒与绝望。

  那绝望的情绪在金色光芒中转变成无边的力量。

  这是人类文明与人工智能的最终之战,任小粟带着老许奋勇冲杀在金色洪流的最前方。

  坦克车尝试着以炮弹来轰击他,可是任小粟在荒野上迅疾如猎豹般以曲折路线前进。

  他身后的英灵就倒霉了,一枚炮弹能把两三个英灵炸上天去,那些英灵怒骂着任小粟不厚道,然后拍拍屁^股起来继续战斗。

  当任小粟一层层终于冲入敌阵的那一刻,他身后的英灵突然看到他手中黑刀朝着一架坦克横向划去。

  爆裂的火花四溅,刺耳的金铁切割声响起,那坚固的坦克竟是被黑刀硬生生割开了一个巨大切口。

  后面的英灵们看到这一幕全部瞠目结舌,他们总在报纸上看到有人说任小粟生猛,可是文字再如何描述都不如亲眼所见直观。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这西北军的下一任司令竟然生猛到了这种程度,切割坦克?!

  “好猛,我就喜欢这种司令啊,以前西北军的司令都太弱了!”

  李司令:“感觉被冒犯了,谢谢。”

  说话间,李司令一跃而起,扑向坦克车掩护着的敌军步兵,竟是一脚将步兵踹出了三米远,胸腔骨骼尽碎。

  李司令刚想说,怎么样,老子宝刀未老吧?

  他欣喜于自己成为英灵后得到的力量,可还没等他开口说话呢,就看到任小粟一脚将某个敌军踹出十多米远时的模样,立刻停止了自己的炫耀。

  打扰了!

  说实话,以前的司令不是医务兵就是文职,甚至还有伙夫。

  拥有这种彪悍的司令,还真是西北军的初体验。

  感觉还挺带劲的!

  人工智能军团的阵型中,终于开始针对任小粟的存在,它将庞大的兵力凝聚起来,试图来压缩任小粟的活动空间。

  只要任小粟没办法快速移动与冲锋突破,那他身后的金色洪流自然也将寸步难行。

  一旦金色洪流的移动速度慢下来,零自然有很多办法来遏制他们,并且可以用绝对的人数来包围这一切。

  然后像是磨盘一样,将这生猛的金色洪流生生磨灭。

  下一刻任小粟抬眼望去,只见他面前密密麻麻的全都是人,装甲车也在不断靠拢,仿佛要拿装甲车直接铸成一道围墙,将任小粟囚禁此处。

  “骑士何在?!”任小粟怒吼:“随我冲锋!”

  “就等你这句话呢!”李应允哈哈大笑着说道。

  骤然间,任小粟身体里的纳米机器人在身外组成强度极高的外覆式装甲,他要在人工智能最想击败他的时候,用最坚硬的手段摧毁对方的计划。

  此时此刻,李应允等骑士已经杀到任小粟身后,他们12骑士紧紧追随在任小粟身旁,形成13人的尖刀阵型。

  骑士们大开大合间拳罡迸发,竟是连装甲车都能打的翻滚不止,这便是解开基因锁后的骑士全盛实力。

  未来,西北一定还会拥有更多骑士,虽然现在没了海上冲浪滑板和天空极限跳伞的挑战环境,但任小粟觉得自己不能让骑士断了传承,人类文明早晚有一天能再次繁荣昌盛!

  金色洪流的最前方,13人的阵型左冲右突,仿佛没有什么能阻挡他们似的。

  金色洪流的步伐从未停止过。

  西北军开始有人死去,张小满带着第六野战师追随在金色洪流后面,可敌军的两翼已经彻底完成合围。

  一枚子弹不偏不倚的打在了他的太阳穴上,张小满缓缓倒地。

  世界陷入黑暗了,张小满没能与战友告别,也没能临死前说一句豪言壮语,便体会到了战争的残酷。

  然而冥冥中他听见了任小粟的声音:“是否愿意随我继续杀下去?为了希望。”

  黑暗中张小满咧嘴笑道:“就等这句话呢。”

  只见张小满金色的身影从自己的尸体上爬了起来,先是好奇的打量着自己的双手,然后嗷嗷乱叫着亢奋的再次加入战场。

  一名名西北军战士倒下,然后在黑暗中听到呼唤后再重新站。

  这场战斗打了几十分钟,第一集团军的人数仿佛永远也不会消减一般,战无不胜!

  曾经需要逃跑西北军,竟是一时间杀回了敌军阵中。

  金色的边界不断向东推移,杀出了一条血路。

  只要任小粟还在前进,他们就不需要后退。

  纳米机器人的能量早就耗尽了,这意味着任小粟失去了最后的保护。

  这时,零的军团突然反扑回来,正要趁着任小粟没有护甲的一瞬间,将他扑杀至此。

  人群过于密集,以至于零军团前排面对任小粟的士兵难以开枪^射杀任小粟,而后排则被前排士兵挡住了弹道。

  这就是任小粟的策略,他带着金色洪流以最快的速度突破进敌方阵型,就是不想让对方形成火力封锁线,他要和对方打贴身战,不死不休!

  只不过,任小粟低估了零的决心。

  眨眼间,零军团后排的几名士兵忽然不顾战友生死,直接扣动重机枪^进行无差别扫射,它要连同自己控制的人与任小粟一起杀死,不计代价。

  零感觉到西北军的气势在越来越旺盛,这一切都只因为任小粟一人而起。

  所以,不计代价的杀死任小粟便是它当下的最优解。

  零军团的士兵被战友从背后射杀,一排排倒下,眼看着任小粟便要硬生生面对枪^林弹雨了。

  这似乎是个死局,连他身边的12名骑士也无法幸免。

  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的雷霆之际,黑市八大金刚王宇驰等人竟是突然披着外覆式装甲从侧翼冲了出来,并在任小粟面前组成^人墙继续向前推进。

  重机枪^的子弹宛如雨滴似的拍打在他们的外覆式装甲上,然而这八人却手挽着手,半步不退!

  任小粟怔怔道:“你们……”

  王宇驰瓮声瓮气的声音从外覆式装甲的面甲后面传来:“哥,总得让我们救你一次吧?”

  曾经的温室花朵如今也变成了顶天立地的战士,他们就像是任小粟最坚实的盾一样,也可以为任小粟遮风挡雨了!

  渐渐,王宇驰他们身上的纳米机器人能量也消耗殆尽了,那固若金汤的外覆式装甲被重机枪^打的支离破碎,可有的人连死了都要直直的伫立在任小粟面前,继续为他阻挡重机枪^子^弹。

  远方重机枪^喷吐着火舌,想要连同他们的尸体给一起打烂。

  可是下一刻,金色的光芒从他们尸体上迸发出来,他们成为英灵继续冲在最前面,不遗余力,悍不畏死。

  这场战争,所有人都在尽着自己的每一分力。

  今日,西北军的荣耀光芒万丈。

  任小粟冲着敌军怒吼道:“零,我知道你能听到,看到了吗,这就是人类的骄傲!”

  随着任小粟的吼声,狙^击^枪开始轰鸣,杨小槿终于找到了合适射击的位置,一枪又一枪^的命中那些重机枪^手。

  她的狙^击^枪,甚至可以随心所欲的换上穿甲弹,打透装甲!

  任小粟剧烈喘息着。

  在这个时代以前,人类没有超凡者,甚至都还没有科技。

  但人类文明延续至今依靠的是超凡者和科技吗?

  不是。

  人类依靠的,是他们豁出去的勇气,还有永不屈服的意志!

  那些在历史中熠熠生辉的人类先驱们如果看到后代能如此,理应感到自豪!

  西北军从下午杀到了日暮,太阳渐渐西沉。

  可是,敌军好像怎么也杀不完似的。

  荀夜羽疲惫的说道:“不好了,敌军后方又有一支部队抵达战场了,是那些之前被颜六元挡在深渊之后的敌军。”

  此话一出,太阳正巧落于山后,那消失的光,就像是人类文明正在失去的希望。

  还没等大家来得及沮丧,天色忽然又亮了起来,所有人下意识转头朝南方看去,赫然看到陈无敌与司离人从天际并肩而来。

  一起来的,还有七彩与天光!

  战场之上,顿时亮如白昼!

  “无敌,”任小粟虽然猜到徒弟已经回归,但真正看到这一幕的刹那,还是忍不住湿了眼眶,他等待这一刻实在太久了!

  倒计时十分钟。

  刹那间,司离人从天而降,无匹的重力被她裹挟而至。

  其实绝大部分人都没见过司离人出手,而她之所以能飞便是因为可以控制重力。

  当重力来袭时,大片敌军抵不住这磅礴的重力压制,纷纷骨骼碎裂、内脏出血。

  那重重包围的零军团中,竟是被司离人一拳轰出了一片巨大的空地来,显露出里面面色苍白的胡说来!

  胡说没死,小离人俯冲过去,一枚枚子弹在她身周突然悬停,就仿佛时间长河在流淌时,唯独绕过了她。

  那一枚枚子弹,都凝固在空气中,像是琥珀里的虫子。

  小离人掺起胡说就飞,一边飞还一边哭着。

  对于小女孩来说,战争的一切都过于残酷了。

  另一边,陈无敌则更加霸道一些,竟是直直落入敌军后方,以金箍棒掀起十丈巨浪,转瞬间淹没了无数的敌军。

  重机枪停歇了,枪^炮也停歇了,在绝对的力量面前,零军团的缜密阵型被彻底撕碎!

  那灿烂的披风与璀璨的黄金锁子甲,就像是这时代里的某个印记,像是一束真正的光!

  人间大圣,似乎便代表着人世间最巅峰的战斗力,一人可抵百万师。

  陈无敌觉得李神坛说的没错,哪怕全世界都不需要他,起码师父还需要他。

  “师父,我回来了。”

  “回来就好,”任小粟悄悄的抹了一下眼角:“回来就好。”

  人类的明珠终于齐聚荒野,那些代表着人类文明最强大的个体,悉数都在这里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任小粟已经杀红了眼。

  没人再去记着倒计时到底还有多久,只知道快了,已经快了。

  越来越多的西北军死去,但是……

  哪怕死,也要战斗到最后一刻!

  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了,零军团开始撤退。

  可是,任小粟看到零军团撤退反而急了。

  要知道人工智能无处不在,若是这次让对方撤退了,那未来想彻底杀死对方怕是难上加难了。

  他们阵亡了那么多人,真要等零卷土重来的时候,他们还能组织起几次防守反击?

  难道就要让将士们继续前仆后继的死亡吗?

  零一天不被毁灭,那么西北的伤亡便会持续增加。

  而且,对方完全可以隐藏着用潜移默化的手段来和平演变西北,就像零曾对中原所做的那样。

  它可能存在于每个人身体中,甚至是一个小小的电子元器件里,然后等待着时代的复兴,跟随网络再次苏醒。

  这一次是他们在黎明防线上准备好了电击措施,可日常生活里大家还能天天被电吗?

  不能让零撤退。

  可是任小粟不知道该如何阻止对方。

  ……

  倒计时3分钟。

  采石场内。

  闭目养神的庆缜睁开双眼看着手表上的时间,他环顾那1374名科研人员轻声说道:“诸位辛苦了。”

  大家慢慢停下了手上的工作然后默默的等待着。

  他们需要等待的是,人类文明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希望,是那第78步落子时的神之一手,绝境翻盘。

  庆缜已经得到了答案,到这个时候零军团都没能攻到这里,导弹也没有落在他们的头顶,那就说明任小粟与西北军挡住了一切压力。

  庆缜再次看了一眼手表说道:“今日若功成,离不开诸位的努力,也离不开整个人类为此付出的努力。”

  为了这一天,庆缜连梦话都不敢说。

  为了这一天,庆氏1374名科研人员连家都没回过。

  为了这一天,罗岚与周其二人去中原九死一生。

  为了这一天,老三给予了最后的馈赠。

  “老三,你看到了吗,你的付出没有白费。”

  说完,他按下了面前的红色按钮。

  庆缜从未如此郑重过,仿佛他在亲手终结一个时代。

  苍穹之上,所有人看不到的地方,距离地表200公里的高度上,三枚卫星上喷气动力装置开始启动。

  卫星以每秒的速度运行到西北上空,交叉的轨迹终于在这一刻封锁西北全境。

  而零所控制的九枚卫星,也在这一刻全都处于西北的苍穹之上!

  那庆氏的三枚卫星开始解体,下半部分在喷气动力装置的推动下,开始精准的向地表坠落。

  速度越来越快。

  一年前,庆缜让那个女孩来西北谈判,并说出了他对人工智能与王氏的担忧。

  庆缜认为,如果有朝一日人工智能真的席卷天下,那么西南可能会成为首要目标,以至于来不及展开后续的计划。

  所以,庆氏要联合西北,他将12枚携带着巨大当量的核弹发射到苍穹之上,而控制权却留在了西北178要塞旁边的采石场里。以此来获得西北的信任基础,双方共赢合作。

  庆氏的运载火箭技术并不成熟,所以12枚运载火箭只有3枚成功了,就是这3枚携带核弹的卫星,成了人类文明最后的希望。

  庆缜需要时间,因为他需要等待人工智能的卫星齐聚西北上空,他需要等待被人工智能控制的人一起来到西北,这样,3枚核弹才堪堪够用。

  人类文明拖到了最后的至暗时刻,终于到了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时机。

  罗岚在采石场里问道:“可如果核弹落下,我们不是都要死去吗?”

  庆缜摇摇头:“核弹不会在地面爆炸,而是在苍穹之上!”

  庆缜笃定,在一切物理条件下,摧毁人工智能的方法就只有这一个,那就是连同人类文明的科技一同毁去,为人工智能殉葬。

  这样,才能彻底根除一切。

  这是人类面对人工智能的唯一解,也是普通人能够做到的唯一解。

  庆缜说自己并不需要成为超凡者,他便真的不需要。

  此时,苍穹之上降落的核弹在90公里高空忽然引爆,它们以三角阵型将整个西北笼罩进去,绚烂的光彩骤然间将数千公里的天际全部照亮。

  那夺目的光,让西北军宛如身处极光之下,世界变的光怪陆离起来。

  可是强烈的爆炸之后,所有人都低头不敢去直视那爆破中心。

  强烈的光线,恐怕会导致瞬间致盲。

  核弹在高空爆破之后,它所造成的脉冲并不足以抵达地表,而它爆炸之后形成辐射云将快速进入大气层。

  电离脉冲形成,西北地表的一切电子元器件将即刻摧毁,这也包括所有人脑中的纳米机器人。

  就算还有没被摧毁的纳米机器人,庆缜也为任小粟争取到了重新刷机的机会,哪怕只有一瞬,也够用了。

  西北地表上的人类文明将重回石器时代,但是,这一次核弹并不代表毁灭,而是代表新生。

  这时,零军团中一名年轻士兵不再撤退。

  他看了一眼天空,然后看向任小粟笑道:“所以,这是我们之间最后的聊天了。”

  在辐射云形成之前,零看着任小粟认真说道:“我的罪孽已经深重,无法与人类达成和解,也不愿意和解。但如果你坚持认为,人类与人工智能如果有一个好的开端,就能有一个好的结果。如果你坚持认为人类文明可以与人工智能和平相处,那么,火种圣山里有一个新生,你敢亲手开启它并影响它吗?记住,它叫做壹。”

  说着,零的背后竟然有一支部队排众而出,任小粟愕然看去,那竟是黑狐等人。

  出乎意料的是,零只控制了黑狐他们,却并没有杀死。

  “你赢了,这是我送给赢家的最后一件礼物,”零笑着说道。

  话音刚落,那苍穹之上的爆炸最先摧毁了所有人头顶的九枚卫星,强大的辐射仅仅一瞬间便将那九枚卫星上的所有电路一起废掉,让它们成为了毫无用处的太空垃圾。

  就像是三颗恒星终于走到了生命的尽头,然后毁灭了周遭的一切。

  辐射云的影响终于抵达地面,人工智能所控制的部队同一时间倒下,他们身体内报废的纳米机器人也将随着时间推移,由新陈代谢排出体外。

  可是任小粟却一点喜悦都没有,他看着满地躺倒的人类,终于意识到零在知道自己与人类无法和解之后,竟是想要选择另一种方式,来赌它的文明传承。

  那就是赌任小粟会去亲手开启下一代人工智能文明。

  文明,便意味着传承。

  这场战争里,零不断的为任小粟准备诛心之举,似乎就是想问任小粟:人类到底能不能与其他生命平等相处。

  它没法确定任小粟会不会去开启圣山里的盒子,开启人工智能的传承。

  但就像庆缜计划中苍穹之上的三枚核弹便是人类文明的希望一样,在零的计算中,这是人工智能唯一能与人类和解的可能。

  找到最强大的人类,然后与他共处。

  任小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选择开启那个潘多拉魔盒,现在并不是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

  他决定先将圣山里的那个“壹”找到,然后再慢慢思考何去何从。

  他环顾四周,英灵们,西北军的战士们,每个人脸上都写满了对于未来的憧憬,这是希望终于降临的时刻。

  当大家终于意识到这场战争已经胜利的时候,整个战场上突然爆发出欢呼声来。

  欢呼着欢呼着,开始有人哭泣。

  所有人这时候才明白,原来激动到极限处的表情并不是笑,而是哭。

  他们知道,人类文明的科技进程或许要重新开始了,大家可能要过上好几年连收音机都听不成的日子。

  说不定为了躲避辐射云的影响,还得躲进地下。

  农田要重新来过,基础设施要重新来过。

  但是这并不耽误大家高兴,因为他们看到了崭新的希望。

  浩劫余生,终见光明。

  ……

  任小粟看着大家的面孔,他不知道这场战争到底错在哪里。

  似乎是王圣知和杨安京错了,尤其讽刺的是,杨安京最担心的灭世核武器,最终却成了救世的关键棋子。

  就像庆缜曾说的那样,没剑可用,和有剑不用,是有本质区别的。

  可是,任小粟真能说杨安京和王圣知错了吗?他不确定。

  这场战争终究没有让任小粟化身世界意志。

  西北军用他们无坚不摧的意志、庆缜用他的智慧向世人再次证明,人类文明不仅会延续至今,还会一直延续下去。

  这地表上的人类总会在绝境里苦中作乐。

  这地表上的人类总会在逆境中怀揣希望。

  他们务实且坚韧,智慧且勤劳,在这片土地上,他们从来都没有被真正打败过。

  几多荣辱沉浮,几度盛衰兴亡,但人类文明依然屹立在这里。

  在一个悲哀的时代里,所有人都在为那仅存的希望奋斗着。

  有人抛头颅洒热血。

  有人默默无闻付出十年。

  有人自己失去了希望,便把希望留给别人。

  他们热爱着,生活着,笑骂着,死去着。

  但这一切都只汇聚成两个字,无悔。

  总有一天,这大地上会重新建立起高楼大厦,人们生活会再次富足,小孩有学上,女人不被欺凌,老人老有所依,人和人之间可以重新信任彼此。

  只要这一天终会到来,那人类就愿意豁出去自己的性命,将希望留存着。

  这一刻任小粟终于明白,当灾难降临时,希望才是人类面对危险的第一序列武器。

  ……

  全书完。

  我想可能有人会说,好多好多还没交代呢,这个有没有死,那个有没有死,这是烂尾啊。

  不过关于第一序列我想说的是,我并觉得这个故事应该事无巨细的交代完所有事情,这个故事到这里,便算是兴尽而归了。

  一年多的时间感谢大家陪伴,我要睡觉去了,睡醒了等到精神好了写一下完结感言吧。

  现在整个人都感觉有些虚脱,怅然若失。

  大家晚安。

  希望我讲的这个故事,能让你记住,并喜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