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第一序列

732、情报回馈

第一序列 会说话的肘子 3304 2020-11-17 17:24

   在境山里的时候,整队人都因为队友尸体的失踪而提心吊胆,任小粟直到今天也没想明白那鱼肉鱼骨为什么消失。

  尸体还可以解释为,可能是实验体拖走了。

  但实验体应该不会没出息到去偷鱼肉鱼骨吧……

  现在,这谜题的答案终于出现在任小粟的面前,他莫名心悸的看着脚下,没法确定这下面到底藏着什么。

  任小粟操控老许直接徒手挖开地面,想要寻找那诡异植物的踪迹。

  这一幕把旁边的程羽等人给看的目瞪口呆,他们心说这白色面具也太生猛了吧,不怕那植物袭击吗?

  所有人都默默的看着老许,可老许都挖下去半米深了,也没见到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存在,那灰色的丝瓤,好像吸食了尸体之后便退回到了更深的地底。

  “它是不是只吞噬尸体啊?”程羽的助手疑惑道:“咱们这里伤员这么多,血也没少滴到地面上,但早先也没见它出现过,直到那人断气后,它才出现。”

  “不能这么断定,”任小粟摇摇头:“也可能睡觉也会被它攻击。”

  这都是说不准的事情,如果按照在境山里的情况来看,那程羽助手推断的确实没错,可当时对方绝对不会当着别人的面吞噬尸体。

  任小粟怀疑,这里的诡异植物,要比境山里遭遇的那个,强大的多。

  当然这个推断也很合理,毕竟圣山比境山出现变化的时间更早,而且现在距离境山之行也过去一年多了。

  “那咱们晚上怎么睡觉啊?”罗岚关心的第一件事就是这个:“我看很多人只带了帐篷,连防潮垫都没带吧,根本防不住这玩意啊。”

  任小粟抬头看向树上,他指了指树杈:“那就只能睡在树上了。”

  罗岚为难的看了看头顶,他尝试着爬上去,可刚刚躺到一根树枝上,那树枝竟然被他壮硕的身躯压断了……

  扑通一声,罗岚摔的龇牙咧嘴:“还有其他办法吗?”

  “想活命的话就找一根粗点的树枝吧,”任小粟叹息道:“虽然可能是多虑了,但小心一点总归没错。”

  罗岚想了想便默默去找更粗的树枝了,任小粟混迹荒野能好好的活着,精髓就在这句话上啊,小心一点总归没错。

  到了晚上,所有人坐在篝火前面都有些沉默,好在王蕴这边已经完成了情报的交换,伤员都得到了救治。

  虽然还是很惨的样子,但起码伤口不疼了,也知道自己起码不会因为伤口感染而死。

  这些人,有些是用情报交换了黑药,也有些人是干脆花了一百二十万从王蕴手里购买了黑药,王蕴这边没把事情做绝,他也想进入圣山的路上同行者更多一些。

  王蕴信守承诺的找到任小粟说道:“这里面比较重要的情报也就五条,我一一给你说。”

  “第一条是那个年轻女人给我的,就9点方向的那位,她是超凡者,之前出峡谷的时候她是第6个清醒过来的人,”王蕴说道:“据我观察她在这里有六名同伴,具体势力归属还待定,如果我有线索也会与你共享。”

  任小粟诧异的看了王蕴一眼,这情报回馈可比他想象的要更加丰厚,他还以为王蕴会糊弄他呢。

  于是,任小粟认真问道:“你想要什么?”

  “跟聪明人聊天就是如此轻松啊,”王蕴笑着说道:“我要的不多,只希望如果你真的能够进入圣山核心区域找到001号实验体,可以给我一份他的基因样本,我不需要带走他。”

  王蕴之所以给任小粟提供了那么多“超值服务”,就是因为他想借力。

  既然自己不够强大,那么借助其他人的力量,这本就是情报工作人员的基本原则。

  现在他既然有八成把握确定任小粟就是那个壁垒毁灭者,那他再不抱大腿,就显得有点愚蠢了。

  所以,王蕴想用他最擅长的能力,从任小粟这里换取一些利益。

  可任小粟却摇摇头:“抱歉,这个我不能答应你。”

  “为什么?”王蕴有点意外。

  “这个我没法提供,你还有其他诉求吗?”任小粟说道。

  如果001号实验体真是颜六元,那他怎么可能用颜六元的基因样本跟别人换情报?

  王蕴沉默中心念电转,提取一份001号实验体的基因样本并不费事,人体那么多血液与细胞组织,一份基因样本而已,面前这少年为什么不愿意给?

  除非对方认识001号实验体,或者是知道更多的事情,有不能给自己的理由,起码在王蕴看来,他想不到对方的理由是什么。

  不过王蕴并没有特别执着,而是展颜笑道:“不能给也没关系,那就换一个,在你力所能及的情况下保我不死。如果你的朋友与我同时遇到危险,你可以先救他们。”

  任小粟打量着王蕴,对方这个条件其实并不过分,力所能及这四个字也完全在于任小粟自己如何判断,与其说是交易,倒不如说这只是个口头约定。

  任小粟好奇道:“你不怕我有余力也不救你?”

  “我可以赌一下,”王蕴笑着说道。

  “好,就这么决定了,”任小粟说道:“继续说其他的情报吧。”

  “这个女人提供的情报说的是孔氏,也就是我归属的势力,”王蕴笑道:“我的身份也不用隐瞒了,想必你也知道,我是孔氏情报二处的处长,王蕴。她说,孔氏情报系统的负责人孔尔东之死,是安京寺香草制造的意外,这个是我早就知道的,但她还说了我不知道的事情,那就是安京寺与王氏已经达成协议,未来还会有针对孔氏高层的暗杀计划。在我看来,王氏这么做,恐怕是想发动战争了。”

  任小粟心中暗道果然,安京寺和王氏已经绑在了一起。

  王蕴说道:“只是我不明白,其实政治家们并不喜欢暗杀这种手段,因为上不了台面,而且王圣知作为成熟的政治家更应该如此,可他现在显得有些不择手段了,好像……很急迫。”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