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第一序列

1186、山路

第一序列 会说话的肘子 2516 2020-11-17 17:24

  在任小粟突袭了温斯顿城之后,王闻燕便消失了。

   他没有等任小粟离开后再出现,而是干脆彻底的藏匿了行踪。

   王闻燕并没有对任小粟说实话,他说自己是一个人来的,但他一个人也没法将数十辆卡车开到巫师国度来啊。

   所以,那支跟他一起来到巫师国度的王氏部队还在,他们将担任伯克利家族的教官,指导燃烧骑士团完成现代化建设……

   温斯顿城的城墙再次坍塌了一段,可这次伯克利家族的反应很反常,他们没有通缉敌人,反而是开始新的内部整顿。

   伯克利家主下令,从今天开始,所有家族巫师必须天候穿上盔甲,与燃烧骑士团进行协同作战。

   每六名巫师一组,部进入燃烧骑士团。

   这个举措其实并不是为了增加燃烧骑士团的战斗力,主要目的还是将巫师都隐藏到骑士团之中,避免有人执行斩首计划。

   任小粟的出现给伯克利家主敲响了警钟,并且让他明白了一个道理:原来这世上竟真的有人能够如此轻易的对付巫师。

   整个巫师的战斗体系在对方面前,简直不堪一击。

   伯克利家主此时也已经明白,那个叫做任小粟的少年就是想利用巫师国度的内战来削弱所有巫师的力量。

   这让他感觉有些屈辱,自己主动打仗是一回事,被人逼着打仗就又是另一回事了。

   可最让他感到无奈的是,他竟然还真的不能停。

   伯克利家主倒是可以派人去找诺曼、都铎家族的人说:别打了,现在巫师国度里来了非常可怕的敌人,咱们继续打下去只能便宜外人,你们看,我伯克利家族差点一夜直接被人灭了。

   但那两家会信吗?信你个鬼啊。

   就像伯克利家主一样,他如果没有亲眼看到任小粟有多么生猛,他也不会相信王闻燕的话啊。

   而且,这时候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都铎骑士团与光明骑士团已经开拔,谁知道你伯克利家族说的事情是不是什么阴谋?

   你伯克利家族先挑起战争,连都铎家族的凯尔大巫师都给弄死了,现在你说不打就不打了?做梦!

   所以,伯克利家主现在能做的就是抓紧时间准备战斗,然后内心中祈祷,但愿事情真能像王闻燕期待的那样:由任小粟来制裁都铎与诺曼家族。

   天亮时分,任小粟回到了小梅他们所在的营地处。

   大家都早早醒来了,见到任小粟后便急促问道:“怎么现在才回来,没事吧?”

   任小粟笑着摇摇头:“放心,伯克利家族没事的,我下手有轻重。”

   一旁的钱卫宁等人听到他这么说,顿时震惊了,这是什么逻辑?

   小梅在一旁吐槽道:“我是问你有没有事啊。”

   “那就更没事了,”任小粟转头看向钱卫宁:“按照计划,我们是不是要去找诺曼家族?”

   “是的大人,”钱卫宁恭敬道:“按照情报,光明骑士团与都铎骑士团是分两路出发的,此时都铎从东路南下,而诺曼家族则是从西路南下,咱们要去诺曼家族,还是绕路?”

   “咦,”任小粟似笑非笑的看向钱卫宁:“看样子昨天晚上了解到一些信息啊,知道我不是诺曼家族的人了?”

   钱卫宁赶忙把头垂的更低了:“嗯,不过我已宣誓效忠,对于骑士而言,只要您不背弃我们,那我们便一生都会忠诚于您。”

   任小粟来自中土的事情并不是什么秘密,再加上李成果和刘庭这两个大嘴巴绵羊人在队伍里,钱卫宁甚至都不需要刻意套话。

   所以,任小粟既然来自中土,那肯定就跟诺曼家族没什么关系了。

   起初钱卫宁得知这事的时候感觉自己受到了欺骗,但梅戈昨晚跟他说一句话:不要想那么多,也许追随任小粟,会比追随诺曼家族更加惊喜。

   此时此刻的小梅,已经踏踏实实的大兴西北了,甚至还帮任小粟安慰其他人来着。

   任小粟看着钱卫宁说道:“你知道我想做什么吗?”

   “大人当然是想坐山观虎斗了,这样才最符合大人您的立场,”钱卫宁恭敬道:“这场内战之后,巫师国度应该能有20年无法进犯178要塞。”

   “不够,”任小粟摇摇头说道:“20年不符合我的诉求。”

   “那大人希望是多久?”钱卫宁愣了一下,他觉得能够争取到20年时间就已经很长远了啊。

   任小粟回答道:“我希望是永远。”

   这个目标或许有点不现实,但他得先朝着这个目标前进,才有可能接近那个终点。

   “不过,我现在还有另一件事情要做,”任小粟想了想说道:“所以暂时不能急于介入这场战争。”

   “那大人您是怎么打算的?”钱卫宁问道。

   “我们避开诺曼与都铎家族南下的骑士团,”任小粟说道:“先让他们在南方战场上厮杀一会儿,而我们直奔根特城!”

   罗素后人的线索已经出现了,任小粟急于寻找自己的身世,按照宫殿给出的线索进度,或许这个任务在根特城中就能有个结果了。

   “有没有路能够绕过他们的主力部队北上?”任小粟问钱卫宁。

   “有的,”钱卫宁想了想说道:“有一条山路是伯克利家族早些年发现的,虽然偏僻了些,但这山路胜在能够容许马匹通过。”

   “这路是怎么发现的?”任小粟好奇道。

   “以前抓住过一些走私贩子,从他们口中得知,”钱卫宁说道:“这些走私贩子为了躲避收税的关卡,便牵着骡子从这条小路驼运货物,后来伯克利家族对走私贩子围剿之后,那条下路就荒凉下来了。”

   “行,就走这条路了,”任小粟笑眯眯的说道:“小钱啊,这些事情以后都会给你算在功劳簿上的,到时候我们论功行赏。”

   钱卫宁赶忙低头称谢,不过他现在压根没有心情去想什么论功行赏的事情,他只希望自己能在这乱局中活下来就好……

   所以,任小粟这话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吸引力。

   结果这时任小粟从宫殿里取出五枚真视之眼来,那一枚枚真视之眼静静的躺在任小粟手中,把钱卫宁眼睛都给看直了。

   任小粟笑眯眯说道:“这就是各位的未来,现在有动力了吗?”

   ……

   抱歉,今天只有一更。

   病来如山倒,这个月作息都不太正常,近三天时间每天只睡3小时左右,今天中午一觉醒来突然就39度3了。

   我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脑子有点乱,抱歉。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