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第一序列

1172、新咒语大兴西北

第一序列 会说话的肘子 2675 2020-11-17 17:24

   等任小粟和梅戈俩人采购物品回来,钱卫宁正坐在驿站的大堂里哼着今天是个好日子,一边哼,还一边喝着小酒。

  这下任小粟更加笃定,商队是不会再继续往北去了,不然钱卫宁是不可能喝酒的。

  他之前就观察过,路上哪怕营地里气氛再欢快,钱卫宁都滴酒不沾,毕竟军人身上带着任务,怎么可能喝酒呢?

  现在,钱卫宁不用再带着兄弟们送死去了,自然兴高采烈的。

  而且,当钱卫宁看到梅戈的时候,也不再想着怎么摆脱这扫把星了,而是热情的打了个招呼,甚至还喊任小粟一起喝酒来着。

  钱卫宁不敢喊梅戈,那是因为双方地位悬殊,他身为一名骑士没资格与巫师同桌吃饭。

  假如他真跟梅戈一桌子吃饭,被人发现了汇报上去是要受处分的,巫师国度等级之森严,从这里就能看出来了。

  任小粟当然不会闲着没事跟钱卫宁喝酒,时刻保持清醒是他对自己的要求,如果真有哪天能敞开喝酒了,也一定是杨小槿他们在身边保护着才行。

  “咦,任小粟你采购了这么多东西?”钱卫宁好奇道:“怎么连被子都买回来了。”

  “毕竟要在这里住上好些日子呢,驿站的被子破了好几个洞,太磕碜了,”任小粟乐呵呵回应道。

  不光是买了被子,任小粟甚至还专门去买了老鼠药来着,不然晚上总是能听到天花板上有老鼠的脚步声。

  梅戈跟着来到任小粟屋里,他犹豫了一会儿说道:“你身上是不是带着第三枚黑色真视之眼?”

  任小粟看着梅戈说道:“其实你都猜到了,那也没啥好隐瞒的,白色面具出现那天你们被陷地术捆住,不是有人偷袭,就是我不小心尝试巫术造成的。而且白色面具也从来没有想要害你,纯粹是我用来吸引注意力的。”

  这事任小粟觉得有必要解释一下,省得梅戈一天天看到白色面具就提心吊胆。

  梅戈问道:“就算陷地术只是初级巫术,但你那时候应该还不会巫师语吧,怎么施法的?”

  “随口一念就出来了,”任小粟说道:“可能是碰巧念对了音吧。”

  梅戈压根不相信任小粟的这个回答,但是他又不知道该从哪里质疑。

  “能让我看一眼黑色真视之眼吗?”梅戈说道。

  “给,”任小粟从收纳空间里随手掏出黑色真视之眼递给梅戈:“我大概研究了一下,持有黑色真视之眼的话,对巫术的增幅确实厉害,比如拿着它能直接省掉一千次练习的巫术释放门槛。”

  梅戈手里拿着黑色真视之眼半天说不出话来,过了很久他才愕然说道:“你知道这东西有多么珍贵吗?”

  “知道啊,”任小粟理所当然的说道。

  “那你就这么塞进我手里了,不怕我抢走?”梅戈震惊道。

  “说的好像你能抢走一样,”任小粟哭笑不得:“行了别想那么多没用的。”

  梅戈将真视之眼塞回任小粟手里:“你还是自己好好保管吧,不过你既然有了真视之眼,那就跟我好好学习巫师语,这样你就能早点成为一个真正的巫师了。”

  这话倒是提醒了任小粟,他该继续探索中文施法的咒语了。

  虽然现在又多了一个祝你幸福术,但问题在于他总不能把九万点熟练度全点在这种巫术上吧?

  九万熟练度的祝你幸福是什么效果?也许是可以让数万人一起痛哭流泪,也许是可以直接让人哭死,想想确实很带感,但这也太奇葩了。

  任小粟想要找的巫术,得比这个更强大才行,起码西北少帅真正拿得出手的巫术,得正经一点才行……

  任小粟对梅戈说道:“你累了吧,要不你先回屋休息休息?巫师语我就先不学了,有空再说。”

  说完就把梅戈推了出去。

  梅戈一脸懵逼的站在房间门口,看着已经关上的屋门:“你不学巫师语就不学呗,撵人干嘛啊!”

  这就让梅戈有点不理解了,任小粟明明已经有了真视之眼,为什么就是不愿意学巫师语呢,难道是不想当巫师?

  正思索呢,两位绵羊人捧着本子过来请教巫师语问题了,梅戈不禁感慨,有真视之眼的人一点都不急,眼瞅着这俩没有真视之眼的反倒学的特别起劲……

  屋中,任小粟手持着黑色真视之眼默默思考:这次自己该试哪句咒语?

  这局咒语得是有点特殊意义的,自己当着下属们念出来也得非常有气势才行!

  突然之间,任小粟试探着说道:“……大兴西北?!”

  刹那间,黑色真视之眼上面的紫色眼睛突然亮了起来,任小粟只感觉自己已经与它血脉相连了似的,连呼吸都有着同样的频率。

  任小粟面前出现了一点点星光,而那星光正以圆环形状快速旋转着,就像是一扇立在身前的门一样。

  圆环越来越大,边际环绕的流星也越转越快,任小粟愕然看去,那圆环背后仿佛真是一扇时空之门,他透过“门”看去,对面已经不再是驿站房间里的模样了,反而是一片荒凉之地。

  下一刻,门中突然传来惊涛骇浪般的嘶吼声,紧接着一股热浪扑面而来,原本还有些潮湿的驿站房间,一瞬间变的无比干燥。

  眨眼的功夫,整个房间里都充满着一种潮湿被子晒过阳光后的干燥气息。

  似乎是任小粟没有修行过这个巫术的缘故,那扇“星门”在开到直径半米左右便停止了,而后化作一捧星光消散。

  星门崩溃了。

  这时候任小粟仔细打量着自己身上,那股热浪并没有伤他分毫,衣服也没有丝毫的烧灼痕迹。

  也不知道为何,他此时此刻并没有害怕的情绪,任小粟甚至觉得,刚刚星门背后的奇怪生物的嘶吼声中,甚至还透露着一丝喜悦。

  这种感觉没有什么来源,但任小粟却十分笃定。

  “这什么巫术啊,忒邪门了吧,”任小粟嘀咕道:“我怎么没在巫术总纲里见过这东西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