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第一序列

1249、倒计时开始了

第一序列 会说话的肘子 6797 2020-11-17 17:24

  张小满这一辈子当兵当了十多年,但实质上最高职务也不过是一个连长,虽然后来火箭式的提拔成了第六野战旅的旅长,但其实他自己心里一直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不过是给任小粟安排一个熟悉的人而已。

  他仔细算了算自己当营长、当团长的时间,加起来好像都不到半年,然后就又成了旅长。

  西北军扩充编制的速度太快了,掌控的壁垒翻了几十倍,以至于所有人都赶鸭子上架,连原先的前锋营营长,都已经成了第三师的师长。

  周应龙好几次去跟张景林说,自己当师长实在有点吃力。

  但按照张景林的话讲就是,谁也不是生下来就学会当师长的,你只有到那个位置上,才学得会。

  这种火箭提拔当然会留下一些隐患,相比火种部队、庆氏部队、王氏部队来说,西北军缺乏一些底蕴,所以逢大战的时候必然会出现一些问题。

  可是,张景林倒是想稳扎稳打,但这个时代并不会等待他们。

  以前张小满在尖刀连是什么样?

  大家吃在一起住在一起,总共也就180个人,每个人都是兄弟。

  尖刀连打仗的时候,大家的口号都是不抛弃不放弃,一个都不能少。

  虽然大家知道战争会死人,可谁都抱着一个都不死的初衷。

  不仅尖刀连如此,连前锋营也是如此,第三师更是如此。

  西北以前打仗靠的是什么才会被人称为杀坯?

  是因为178要塞装备精良吗?发展军工也不过是近20年的事情,更早的时候大家穷的叮当响,天天怕巫师们来入侵。

  是因为178要塞的指挥官们特别优秀吗?张景林出身不过是个医务兵,那一届一届的司令员里甚至还特么有炊事班的出身。

  似乎在西北服众,从来都不需要自己有多强,任小粟才是历届司令候选者里的另类。

  张景林不少次承认,他的指挥才能从来都不是最优秀的那一个,大家愿意让他当司令,也是因为他出事公允、宅心仁厚。

  当初张景林一个医务兵硬是在战场上救回了一百多名战友,但凡有一口气的战友,他都给救回来了。

  那场战争里,张景林双手磨的全是血泡,脚下磨的都是水泡。

  当其他医务人员来检查他的伤势时,都震惊了。

  这是张景林的人格魅力,而不是能力。

  那时候178要塞的日子很苦,也只守着一座要塞,每一名士兵都格外珍贵。

  如果有人杀了178要塞的人,他们会发了疯一样的报复,在战场里,大家要么一起生,要么一起死。

  这么多年都是这么过来的,不抛弃不放弃六个字像是成了大家骨子里的东西。

  只有紧紧抱成一团,大家才能在这乱世中生存下去。

  张小满并未真正的成为一个指挥官,第六野战师也轮不到他来指挥,所以当P5092如此冷静的决定战友生死的时候,他有点接受不了。

  就连任小粟也曾对P5092说起过,西北军和火种部队其实是不一样的。

  但也正因此,西北军所在的地方,才会更有人情味,西北军也不是冷冰冰的战争机器。

  这是一支以守护为信念的部队。

  所以,就算张小满知道P5092这是为了战争的胜利,他从情感上也很难接受。

  不过,很难接受,他也必须要服从。

  而且当他看到P5092的泪水时便明白,原来这个看似冷酷的战争机器,其实也有着正常人的情感。

  难怪任小粟会对P5092说,不要一个人背负太多。

  这每一次冷酷的决定,对P5092本身来说就是一次内心深处的折磨。

  张小满看着P5092说道:“之前质疑你的那些话,是我说错了,如果这场战争有一天也需要我去死,你可以直接告诉我。”

  P5092沉默了一下说道:“你没有送死的价值,不然我可能早就送你去死了。”

  张小满:“……”

  ……

  144号壁垒以西五百公里的地方,已经构建起庞大的防线。

  防线绵延上百公里,数十个防御支撑点绵密的形成了一张大网,等待着敌人的靠近。

  这里有数十万人正在忙碌着,不仅仅是西北军士兵,还有支援参与防线建设的青壮年男性。

  他们在这里做着最起初的工作,可能是搬砖,可能是挖泥,可能是扛沙袋。

  防线南方一处防御阵地外,正有一架蒸汽列车快速靠近。

  西北军的守军将士远远看到蒸汽列车时便欢呼起来:“少帅啊,那是少帅的蒸汽列车!”

  待到蒸汽列车靠近后,好多从未见过这庞然大物的士兵都好奇打量着。

  这条防线后方便是西北军的总指挥部,所以这里的哨卡要相对严格一些,所有进入人员都必须接受电击来确保身上没有携带纳米机器人。

  当然,还有数十个防御阵地也在进行此类工作,以防动静太大、太特殊,导致人工智能发现总指挥部的所在。

  进入防御阵地时,负责电击检查纳米机器人的士兵有些为难,因为许瞒、庆缜、罗岚、周其四人身份有些特殊,所以大家不知道该不该电他们。

  结果还是庆缜主动要求的:“给我们电一下吧,我就是个普通人,自己也没法确定是否携带了纳米机器人。他们三个虽然是超凡者,但现在没有证据表明,超凡者不会中招。”

  说完,庆缜便走进检查帐篷里脱掉了上衣,任由护士将导电糊涂在自己的胸口上,然后接受电击。

  罗岚等人一看连庆缜都主动接受检查了,只好一并跟上。

  周其嘀咕道:“咱们这身份来了西北以后就应该摆摆谱啊,结果现在弄的先被电击一下,等会儿谈判的时候说话声音都小了。”

  庆缜接受电击后短暂的恢复了一下,他对周其说道:“我们来这里并不是为了谈判,谈判是双方有利益基础的前提下,讨论如何瓜分利益,但我们现在不是要瓜分什么,而是要保证人类文明能够得以生存。”

  周其忽然问道:“可打完这场仗以后,就算赢了庆氏也没了。”

  “那刚好在西北种种花、养养草不好么,”庆缜笑了笑。

  许瞒他们都愣了一下,或许这才是庆缜追求的结局?

  这期间,没有人要求任小粟也接受一下电击什么的,周其对检测人员问道:“你怎么不电你们少帅一下子,他也可能被纳米机器人控制了啊,你们就这么放心他吗?这些仪器还是我们庆氏送到西北的呢。”

  周其这话说的没错,庆氏是最先发现克制体内纳米机器人的方法,这方法虽然没法大规模使用,但在重要防守地点使用确实效率很高,起码可以保证基地内没有人工智能的眼线。

  当时庆氏一连给西北赠送了上百套设备,导电糊都是论吨算的。

  不得不说,庆缜确实把准备工作做到了前面。

  负责涂导电糊的护士撇了周其一眼怼了回去:“司令说了,要是连少帅都能被控制,那就等着毁灭好了,不用反抗了。怎么,你对我们少帅有意见?”

  周其赶紧闭嘴了,哪怕他成了半神,也不敢对任小粟有啥意见啊。

  毕竟周迎雪早就成半神了,不也老老实实的当着丫鬟呢吗。

  在很多人眼里,周迎雪就像是一个衡量的标准,你只要没周迎雪厉害,就得在任小粟面前老老实实的……

  不过,任小粟也主动脱下了上衣说道:“给我也来一下吧,不用搞特殊。”

  护士眼睛一下就直了:“额……我这里导电糊不够了,少帅你稍等一下啊,我去拿。”

  说着,护士快速的跑了出去,2分钟之后才抱着新的导电糊回来,只是她身后竟然还跟着十多个护士。

  说什么拿导电糊都是假的,其实去喊小伙伴一起围观少帅的身材才是真的。

  电击结束,王封元已经在帐篷外面等候了:“各位随我一起去指挥营帐吧,西北军的高级将领都在那里等着开会了。”

  进了指挥营帐,只见张景林坐在长桌的尽头,而桌子上摆放着一台台电话,已经处在通话状态了。

  张景林起身对庆缜笑道:“抱歉,各位西北军的高级将领不能亲自来参会,只能进行简陋的电话会议,这是以防人工智能知悉总指挥部的位置,把我们给一锅端掉。这些电话线路都由专人看护着,全都是铺了电话专线的,人工智能应该没办法窃听。”

  庆缜点点头:“能够理解,现在这情况,多小心都不算错。”

  张景林见庆缜不介意,便对任小粟指着自己左边的位置说道:“小粟,你来坐我旁边吧。”

  这时,电话里面的那些分散在各个阵地上的高级将领一听任小粟也来了,赶忙一个个发声:“少帅好!”

  “少帅,我是老周啊,周应龙,你还对我有印象嘛?”

  “少帅身体可健朗?”

  “少帅你吃饭了吗……”

  罗岚和周其等人一阵无语,这简直就是大型彩虹屁现场啊,他们没想到,任小粟在西北的声望竟然已经高到这种程度了。

  张景林还在呢,大家就毫不掩饰的开始拍少帅马屁。

  一般在财团里,就算已经确定下一任家主的继承人,大家在现任家主面前也会稍微克制一点,提前站队的通常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继承人,是有可能会被换掉的。

  不过西北好像并不存在这种情况,氛围似乎完全不同。

  张景林咳嗽了两声:“行了,拍马屁这种事情你们等他接手了我的职位再拍也不迟,现在说正事。”

  话音一落,电话里有人忽然捏着嗓子说道:“呀,司令吃醋了。”

  桌子上电话太多了,大家竟一时间分辨不出刚才那话到底是谁说的……

  紧接着,所有人轰然大笑起来。

  庆缜忽然对罗岚笑道:“我倒是挺喜欢这里的。”

  “我也觉得挺不错,”罗岚笑道。

  张景林也不生气:“好了好了,开始说正事。”

  总指挥部中安静下来,所有作战参谋都自觉的走出了指挥营帐,这种会议不是他们能参加的。

  张景林对任小粟说道:“小粟你心里一定有很多疑惑,各位将领的心中也一定有很多疑惑,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取得这场战争的胜利,敌人好像已经强大到难以抗衡了,上千万的数量,在对方吸纳了西南的人口之后,将会更加的庞大。我西北军不过才扩编到三十多万,这三十多万将士如何去打上数千万的精锐敌军?我想,所有人都会疑惑吧。”

  任小粟点头:“是的。”

  “但现在依然不能说最后的计划,”庆缜平静说道:“这个计划从一年之前开始,情况虽然出现了特别大的变化,但那时候我与张司令制定的计划依然是能够派上用场的。”

  任小粟看了庆缜一眼,难怪张景林要求他去接庆缜回来,原来这两人一年前便有了一个机密的计划。

  庆缜说道:“请各位不要介意我隐瞒,这一年时间里我深居简行,每天都要克制与外界对话的**,都只是为了隐藏这个计划,它之所以能够有用,也正是因为它不为人知。接下来,我们每天都会面对海量的伤亡,每天都会面对巨大的悲痛,但这次,唯有置之死地而后生才能获得胜利。在这里我恳请诸位再给我争取9天时间,我需要9天之后,178要塞依然屹立着。”

  庆缜依然没说他们的计划到底是什么,但他已经明确告知西北军该怎么做了。

  最后的9天。

  倒计时开始了。

  ……

  本书,也将在8月17号完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