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第一序列

297、家

第一序列 会说话的肘子 3223 2020-11-17 17:24

  操控纳米机器人有延迟是一件很让人头疼的事情,有时候明明脑子和眼都到位了,结果纳米机器人还得反应一会儿。

  就好像手不听使唤一样,让王宇驰他们感觉自己像个弱智……

  而且如果他们能更加得心应手控制纳米机器人,说不定现在能给队伍帮上大忙了,可现实是他们无能为力。

  所以当任小粟告诉他们,锻炼可以让同步协调率增高的时候,没受伤的几个学生甚至开始主动干活,受伤的也在想办法锻炼,例如腿受伤的就练上肢力量,胳膊受伤的就练腹部力量,人要想成功,就会有一万种办法。

  原本颜六元干活的压力特别大,即便有王富贵和李清正帮忙,但其他人都是普通人,想分担也有个极限。

  而现在,所有人听了任小粟的话之后都在想办法突破自己的极限,并希望自己以后能给团队提供一些帮助。

  他们这个队伍也算是经历过大风大浪了,大浪淘沙之后剩下的全是金子,每个人都知道在这废土上生活是多么不易的事情。

  只是在外人看来,他们这些人就跟打了鸡血似的。

  任小粟原本一直在等待一个离开的机会,第一个机会是他期望狼群可以到来,结果这都过了好几天了,眼瞅着难民营都快建成了,狼群也没来。

  这时任小粟忽然恍然想起,狼群怕是已经到了集体生产的日子了吧?

  当初在哨所的时候,可是有好多母狼都怀孕了的,狼的孕期是63天,算算日子也就是最近了。

  所以,对于整个狼群来说,它们最应该做的是躲起来,等待族群的壮大,然后将小狼崽子们全都抚养成为狼群新的主力。

  这种时候,狼群是不可能随意活动的,狼王甚至会提前为它们储备好食物,以免狩猎时出现意外。

  可惜了,如果是狼群在这里,两支杨氏的加强连根本就不够看。

  那么,就只能等着任小粟痊愈了。

  难民营附近的栅栏已经建好了,足有两米高,营地的四周还用木头扎起了瞭望高楼,甚至还有探照灯。

  杨氏加强连的人就在营地四周巡逻,工地附近也有人轮流警戒,全都是荷枪|实弹的,以免他们逃跑,也起到监工的作用,他们负责指导难民如何用木板搭建营房。

  加强连是轮班来值守的,没事的人会去自己的营帐里面打牌,但当班值守的人绝对不会马虎,根本不给任何人逃离的机会。

  如果任小粟他们要走,首先就要考虑如何突破这两支加强连的封锁。

  期间,王富贵趁着晚上休息的功夫,又跑去跟加强连套近乎,送东西。

  送的东西也多,就是手表首饰之类的,符合他的难民形象。

  当加强连在打牌聊天的时候,他就在一旁端茶倒水。

  然而即便如此有诚意,加强连的士兵也是对他呼来喝去,甚至还会大声辱骂,老王也不生气,依然是笑脸相迎。

  开饭的时候,杨氏士兵甚至都不去打饭了,全让王富贵跑腿,吃完饭之后王富贵还得负责给他们刷碗,卑微到了尘土里。

  晚上加强连士兵打牌的时候,王富贵端着几杯热水就送了过去,结果一名士兵没意识到水很烫,直接端着送到嘴边,烫了一下嘴皮。

  他当场大怒着把王富贵给踹倒了:“都不知道提醒一下水太烫了吗?”

  王富贵任由几杯开水洒在自己的身上,他赶紧爬起来笑道:“我的错我的错,我再去给您倒温一点的水。”

  渐渐的,王富贵忽然就变成了加强连在难民里的代言人,加强连交代什么有关难民营的事情,都会让他去跑腿。

  第一座难民营房建成的时候,王富贵便当先安排任小粟他们住了进去,加强连的士兵看到了也没说什么,这就是王富贵争取来的结果。

  虽然这房子造得歪歪扭扭,可这大冬天能有个挡风的地方就已经很不容易了,他们这里还这么多伤员,肯定要想办法住进来才行。

  等加强连的士兵走了以后,有难民在营房门外骂骂咧咧的:“给杨氏当孙子爽吗?凭什么你们先住进屋子里,这屋子可是我们大家一起建好的!”

  然而就在此时,屋里的颜六元忽然冲出来,他一脚踹向说话之人,硬是将那人给踹成了虾米,只能在地上捂着肚子哀嚎。

  有纳米机器人的颜六元,哪是普通人可以抵抗的,只见颜六元手中藏着一把匕首,冷冷的看向周围,似乎随时都准备杀人。

  小玉姐就站在营房门口指着一群人鼻子大骂:“再让我听见谁背后编排老王,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有一个算一个都得死!”

  直到这时候,难民才想起来,这群人是杀人不眨眼的!

  晚上休息的时候,任小粟叫来王富贵说道:“老王,你不用这么做的,我们就算睡在野地里也没事,你不用这样牺牲自己。”

  关于这事,任小粟这几天都已经跟王富贵说了好几次了,可是谁也拦不住王富贵。

  晚上的时候王富贵嘴上答应了,但白天还是去杨氏那边装孙子,端茶倒水。

  任小粟明明感受到王富贵内心里也很痛苦,可王富贵却始终都没说什么。

  此时王富贵乐呵呵笑道:“没事的,我擅长这个啊。”

  任小粟叹息道:“不是擅长不擅长的问题,我们虽然一起共渡难关,却并不需要谁来牺牲自己的尊严。”

  王富贵平静道:“为了逃难,你们都伤成这样了。当初逃离的时候,连学生都愿意站出来拿一颗手雷去跟实验体搏命,可我惜命,我还得照顾大龙所以我不能死。所以我能干什么呢?这个队伍里只有我适合去干这种事情,所以小粟你也不用觉得过意不去,这就是我应该做的事情。你们能为队伍做的事情,我做不了。那么你们做不了的,就让我去做。”

  屋子里寂静无声,一个集体的概念忽然在所有人心里油然而生,大家忽然觉得,这是一个家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