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第一序列

1199、挺突然的

第一序列 会说话的肘子 4795 2020-11-17 17:24

  当守宫蜥蜴从星空之门踏出的时候,根特城南城门的巫师国度属民终于忍不住了。

  都铎骑士团、诺曼骑士团进城的时候,他们并没有跑。

  只因为大家觉得,这战争应该不会波及到自己吧,只要老老实实躲在家里,那就不会有什么问题。

  在此期间,甚至还有不少人偷偷的从窗子观望,想要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还有人则更加夸张,竟是还有种莫名的情绪,仿佛在参与历史。

  然而当那出现的那一刻,一切都变了。

  因为这是来自未知的恐惧。

  守宫蜥蜴在他们眼中,更像是从地狱里钻出来的恶龙。

  都铎骑士团或许不会随意殃及无辜,但这不知来历的蜥蜴会不会呢?大部分人心里的答案是:蜥蜴才不管你是都铎家的属民还是诺曼家的属民。

  百姓尖叫着从自己住所里逃了出来,那花里胡哨的穿着,与黑色的骑士盔甲形成鲜明对比。

  有人逃亡的时候回头看去,赫然看到城门处那个神秘的少年正轻轻抚摸守宫蜥蜴的鼻翼。

  那守宫蜥蜴可能是少年的数百倍大小,然而此时对方却乖巧亲昵的伏下了身子与头颅。

  一时间,那少年的“渺小”与守宫蜥蜴的“庞大”也形成鲜明对比。

  但不管是少年还是蜥蜴,似乎都没太把巫师们放在眼里。

  嘈杂喧嚣的世界里,一人一蜥蜴显得如此安宁和谐。

  在百姓逃出房子之前,所有人都以为任小粟和蜥蜴是从地狱里逃出来的使者,奉命来摧毁神国。

  但是这一刻,很多人心里忽然觉得,这恐怕才是真正的神明,而巫师才是假传神意的恶魔。

  “你是‘凌晨’,”任小粟亲切的抚摸着守宫蜥蜴的鼻翼说道。

  对方的温热鼻息就在身旁,那鼻翼左上方还有一个小小的黑色月牙胎记,这是任小粟曾经区分‘凌晨’和‘黄昏’的方法。

  以前他总觉得凌晨和黄昏憨憨的,如今对方在熔岩之中生长成这样,让他还有点不适应。

  不过,老友重逢,总归都是好事。

  不怪召唤术会灭绝,换了其他任何一位大巫师从星空之门背后拉出这么个怪物来,恐怕都凉透了。

  就像梅戈,召唤出几头羊,还得被山羊攻击。

  若是有大巫师修习召唤术到了任小粟这90000熟练度的水平,召唤出凌晨来也就是给凌晨塞个牙的事情。

  所以其实这世上适合召唤术的人只有任小粟一个,因为他如今有了这世上最凶狠的宠物。

  此时此刻,凌晨的出现让整个都铎骑士团、光明骑士团都慌了。

  就连都铎家主都怔怔的站在行辇上,哑口无言。

  战马开始不由自主的后退,那是发自内心的恐惧,也是肉食动物对杂食动物天生凶性压制。

  不光是战马,连战马上的骑士们都害怕了!

  嘈杂的惊呼声在人群中传播,连骑士长想要约束部队的怒吼声也被压了下去。

  那汹涌而来的潮水,开始退潮了,纷纷退到了数百米以外。

  不是骑士团的精锐心理素质不好,而是他们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战胜面前的怪物。

  就在这潮水的更后方,陈酒站在高高的巫术望台上长大了嘴巴,他还能说什么?

  圣堂们原本还为救不救任小粟争论了一会儿,结果现在他却愕然发现,对方根本就不用自己救!

  天空中的夜幕就像是低垂的乌云,星辰也黯然失色,陈酒伫立在高空就像是一场精彩舞台剧的看客。

  今晚,不管故事将走向何方,这场表演都已经与圣堂无关了。

  这是几个人对数万人发起的战争。

  任小粟背后的人数寥寥无几,看起来就像是海啸面前无助的生命,然而一切都在今晚翻转了。

  这世上从来都没有什么以弱胜强,只是人外有人,山外有山,天外有天。

  “这就是那位骑士的后人吗,”陈酒喃喃道。

  ……

  战场之中,任小粟旁若无人在万众目光中与凌晨叙旧,然后他亲昵的拍了拍凌晨的鼻翼笑道:“去吧,身后的敌人交给你了。只准杀人,不准吃人。”

  凌晨仰天^怒吼,天空中骤然有一片乌云被破了个洞似的,绽放出一片星空来。

  那硕大的红色守宫蜥蜴转身朝南方城墙冲去,当那宏伟的根特城城墙挡住它去路的时候,凌晨竟是一头就将一段城墙生生撞碎了。

  巫师国度曾人人以根特城之巍峨为豪,这高耸的城墙象征着巫师的统治,也象征着都铎与诺曼家族的权柄。

  有人曾吹牛说,天上苍鹰再雄壮,也无法飞跃根特城箭垛里射出的弩箭。

  可现在,突然有生物硬生生将他们最自豪的东西撞塌了。

  而后,凌晨头也不回的朝南方荒野去了。

  城墙之上周其心有余悸:“还好没在任小粟正后方,不然这一头可就撞到我们了!”

  罗岚憋了半天说道:“牛逼!”

  之前罗岚等人就分散在城墙上,这头叫做凌晨的守宫蜥蜴可不认识他们,若是他们真挡住了去路,说不好真就莫名惨死了。

  大忽悠赞叹道:“少帅是壁垒破灭者,这养的宠物也是随了主人的性子啊。”

  王蕴吐槽道:“语气里怎么这么自豪?”

  “那当然,”大忽悠笑眯眯的说道:“自家少帅当然要狠狠的吹了,我还指望少帅给我涨工资呢。”

  “只是,这蜥蜴是奔哪去的?”季子昂疑惑道。

  P5092平静解释:“都铎骑士团与光明骑士团突然回援,南方可还有伯克利家族虎视眈眈,三方一定达成协议了,所以燃烧骑士团应该正在来根特城的路上。少帅派守宫蜥蜴往南去,应该是为了拦截他们的。”

  事实上,P5092精准的猜到了任小粟的想法,如今不管是大忽悠还是王蕴,他们虽然都有各自的特长,但都不具备纵观整个战场全局的能力。

  任小粟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他很清楚凌晨虽然体格惊人,但也并不是永生不死的。

  真要战况加剧,都铎家主和诺曼家主这样拥有黑色真视之眼的大巫师,很有可能对凌晨造成威胁,而且都铎家主最擅长的巫术偏偏与凌晨相生相克。

  但如果让凌晨去面对伯克利家族,那将截然不同。

  伯克利家族的九成独占巫术都是与火有关,不管是伯克利家主还是那些大巫师,几乎所有手段都离不开火焰。

  而凌晨这种能在熔岩之中洗澡的生物,凭什么怕火?

  ……

  南方骑士团正向北方突进,为了这场围杀战争,燃烧骑士团脱离了辎重部队,直接率军轻装简行奔赴战场。

  行军中,盔甲碰撞在一起的铁片摩擦声如雷雨倾盆。

  只是正万马奔腾之际,前方忽然有更大的轰鸣声渐渐将燃烧军团的声音给压制了下去。

  燃烧骑士团当中旌旗摇动传令,这精锐的数万军士立刻勒马伫立。

  圣伯克利骑士长驱马排众而出,他拉开自己的钢铁面甲细细聆听着遥远的声音。

  那声音越来越近,仿佛以大地为鼓皮,狠狠擂动。

  “脚步声?”骑士长皱眉道。

  可他又马上觉得不对,这世上哪有这么大的生物,竟能脚步声如捶鼓?

  然而下一刻,地平线上一个红色的身影犹如闪电般奔袭而来。

  骑士长面色渐渐起了变化,他骤然抽出腰间的骑士剑,声嘶力竭的怒吼道:“敌袭!列阵!”

  骑士团阵中,骤然飞出数十头金色鹰面人身的迦楼罗,它们扇动着火焰翼翅,掀动起炽热的浪。

  迦楼罗从燃烧骑士团头顶飞过,凶狠的扑向迎面而来的凌晨。

  只是,当燃烧骑士们以为那恐怖的蜥蜴生物会被烧死的时候,他们却发现对方在高温面前根本毫无顾忌,反而更加兴奋了!

  那天上一个个宛若实质的金翅火焰迦楼罗,竟是被凌晨一个个用舌头舔进了嘴中。

  “箭!”骑士长怒吼,他身旁的举着旌旗的士兵立刻摇动旌旗。

  刹那间,如山海的燃烧骑士取下自己长弓,搭箭拉弦。

  “怒!”骑士长下令。

  只见那战马上的旌旗向凌晨遥遥一指,上万枚箭矢竟是一同飚射而出,黑色的点遮蔽了天。

  可是,就在所有人以为凌晨会被万箭穿心的时候,那一支支箭矢落在凌晨身上,竟像是火柴棍掉在了石头上。

  凌晨似是被惹得有些不耐烦了,原本还在舔食迦楼罗的它低头看向燃烧骑士团……

  骑士长:“……保护家主撤退!”

  但是晚了。

  ……

  根特城中,原本慌乱的骑士与巫师渐渐镇定下来。

  倒不是他们自己调整心态的能力强,主要是因为凌晨已经破城离开了。

  所有人望着根特城那巨大的缺口,心中有着说不出的震撼感。

  许多人在内心中说:恐怕诸神之劫时的场景也不过于此了。

  在巫师国度的神话传说中,两百多年前那场灾变就是诸神之劫。

  天神因为恼怒属民所犯下的罪行,于是启动了毁天灭地的威能。

  在此浩劫中,都铎与诺曼家主接受了神的旨意,然后带领那些没有犯下罪恶的属民活下去。

  这些神话可不是坊间传说,而是巫师组织专门修订成册的文献。

  既然有神,当然要有一整套的东西。

  此时,都铎家族和诺曼家族的人很清楚,那庞然大物应该是去南方截杀伯克利家族了,想到这里,他们反而轻轻松了口气。

  若是伯克利家族能够围杀那怪物当然是好事,若是围杀不成,起码也可以帮根特城分担一些压力。

  那怪物与伯克利家主战斗后,应该也是精疲力竭的状态了吧?毕竟伯克利家主也是巫师国度中少有的天才了,都铎家主很清楚,那伯克利家主敢开启北伐内战,自然还有藏着的底牌。

  当然,都铎家主不可能知道,凌晨其实是从火山口里爬出来的,天生就不怎么害怕火系的巫术。

  “你还要藏到什么时候?”都铎家主藏身于盔甲之中高声说道,他说话的声音通过巫术传出很远,这不是给都铎家族说的,而是在问诺曼家主!

  就在战场另一侧,一个宏大悠远的声音在空气中爆开:“联手,用你都铎家的血继巫术。”

  说罢,都铎家主覆着钢铁盔甲的手掌握住真视之眼。

  只见之前那位被杨小槿从天空狙下来的大巫师身上血液已经流淌出来。

  周遭的都铎骑士听到血继巫术时眼睛一亮,要知道这刚刚死去的大巫师可是家主亲儿子,对方作为二号人物,以此为媒介来施展血继巫术一定强到极致!

  当初凯尔大巫师在南方太阳城陨落之后,他们便听说家主曾降临过去毁灭了一小半城池。

  所以,都铎家族在战场上一直令人生畏的一点便是,他们能让死人都发挥自己最后的价值!

  只不过,大家期待了半天,忽然发现了一个问题:那位贝克大巫师尸体下面的血液,并没有组成血继巫术那熟悉的法阵,一点反应都没有!

  都铎骑士们面面相觑,都铎家族的许多巫师也面面相觑,谁都不知道这是怎么了,家主为何还不出手?

  都铎家主愤怒且颤抖的声音从面甲之后传来:“不是亲生的?!”

  此话一出,旁边所有人直接就懵了。

  要知道这贝克大巫师可是被都铎家主当做下一任家主来培养的,可见此人在都铎家主心里的地位。

  刚刚贝克大巫师死亡的时候,都铎家主尚且还能控制情绪,可现在得知自己寄予厚望的儿子竟然并不是亲生血缘,他终于有点绷不住了。

  不得不说这血继巫术确实厉害,还能在战场上直接做亲子鉴定!

  虽然是一次性的亲子鉴定,但起码绝对不会错!

  只见都铎家主仰面向后倒去,他身旁骑士长眼疾手快的扶住他,然后帮他掀开面甲呼吸新鲜空气。

  可这刚揭开面甲,骑士长便发现97岁高龄的家主,竟是被这事给活活气晕过去了!

  “向后撤退,调整阵型,保护家主!”骑士长怒吼起来。

  这下,连远处还在全神戒备的任小粟等人也懵了。

  任小粟愣了半晌:“额……就挺突然的。”

  ……

  今天只有这4000字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