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第一序列

523、夜晚敲门声

第一序列 会说话的肘子 3420 2020-11-17 17:24

  任小粟和周迎雪面面相觑,这中年男助理虽然说话客气,但话里的内容可一点都不客气。

  按照对方的意思,这女明星花了400万的价钱,其实就是为了请一个超凡者来充门面的,为了脸上有光。

  你想,能让超凡者都来当保镖,这是什么派头?

  周迎雪说道:“这明星的圈子,还真是爱搞这种华而不实的东西啊,也就是说,其实路上我只需要在出席活动的时候站在她身边就好了,并不需要真的保护她?”

  中年男助理点头笑道:“周小姐果然聪明,一点就透,而且中原地区也没那么乱嘛,财团之间虽然有摩擦,但从来不会拿明星怎么样,所以行程方面就按我们的来吧,还请两位不要干预。”

  周迎雪看了任小粟一眼,任小粟面无表情的什么都没说,周迎雪便当场答应下来:“可以!”

  说完,双方签了保密合同,并且还有专门的20万保密费用。

  保密协议的甲方是必须付给乙方补偿的,不然这份保密协议就不会生效。

  签这份协议的时候,任小粟才知道,女明星原名叫做李然,艺名染染。

  周迎雪笑眯眯的把钱手下,她心里感慨,这明星的钱还真是好赚啊。

  “不过,咱们什么时候出发呢?”周迎雪问道。

  “那得看我们老板的心情了,”助理笑道:“两位可以去房间里休息了,我叫方治,两位有事的话可以在酒店前台给我留言,期间,两位在酒店的开销都由我们来承担,当然,限额是每天3600元。”

  “待遇还不错呢,”周迎雪挑挑眉毛。

  原本周迎雪以为,这女歌手来了以后他们会立刻出发,毕竟说是有演出嘛。

  但让她意外的是,对方在这黑市上,一住就又是7天时间。

  对方每天哪里都不去,就是精心打扮后去赌场豪赌,仿佛对方来到黑市之后,就是专门来赌博的一样。

  周迎雪在房间里面嘀咕道:“这也太不拿我们当回事了,老爷,她看不起我也就算了,她怎么能看不起你呢!”

  任小粟一边看书一边好笑道:“你别想激将我,没用。”

  不过让任小粟无语的是,这七天里对方还真的没来过自己房间,如果对方真是暴徒的人,那么不管杨小槿在中原哪里,七天也足以赶过来了。

  这让任小粟非常失望,他接这个任务本来就是为了找杨小槿,结果还让周迎雪看了笑话……

  所以现在任小粟意识到对方不是暴徒成员之后,立马开始对这个任务表现的兴致缺缺,甚至对周迎雪问道:“现在还能取消这个任务吗?”

  周迎雪无奈道:“之前还能取消的时候老爷你不让取消,现在取消的话,可就算是没完成任务了。”

  “会对你有什么影响吗,大不了把钱退给她?”任小粟说道。

  “那不行的,”周迎雪解释道:“老爷你是不知道安京寺的规则吧,A级任务需要在一年里完成五个A级任务,而且期间没有出现失败记录,这样才能参加次年的安京寺选拔。”

  “一次都不能失败?”任小粟皱眉:“那安京寺选拔一般是在什么时候啊。”

  “都是开春的时候通知吧,”周迎雪说道:“现在是秋天,我们还得在开春之前再完成两个任务才行了。我之前完成两个,现在保镖任务是第三个,所以还需要两个。”

  “可是这个保镖任务需要的时间可不短啊,”任小粟感慨道,之前是周迎雪不想接任务,现在反过来了,任小粟非常想把这个任务给推掉。

  毕竟,如果不是为了找杨小槿的话,他压根就不想陪这么做作的女明星作秀啊。

  只是到了第七天晚上,任小粟正在独自一人在房间呢,外面忽然传来了敲门声。

  他拿起手枪|走到门口问道:“谁?”

  结果外面传来那女明星醉醺醺的声音:“不是你给我的房间号吗?”

  任小粟一下子把门打开惊喜道:“杨小槿呢?”

  只是那女明星进门之后就把门给反锁上了,只见对方脸上带着酒后的红晕,然后一副饶有兴致的样子撩开了任小粟上衣的下摆,轻轻的摸着任小粟的腹肌:“哟,看不出来嘛,竟然还挺有料的。”

  任小粟穿衣虽然看起来挺瘦的,但那时因为他力量与敏捷都达到了平衡,身形内敛,表面看起来并不是很壮。

  所以这上衣下摆一撩起来,就能看到他结实的肌肉,且极富美感,犹如雕塑一般。

  只是,任小粟忽然觉得自己有种被调戏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女明星李然说着就要把任小粟往屋里推:“你既然敢给我房间号,为什么还这么害羞呢。”

  任小粟黑着脸说道:“你没把我在这里的事情告诉杨小槿吗?你到底是不是暴徒的人。”

  “杨小槿?是你女朋友吗?”李然妖娆笑道:“我都付给你们那么多钱了,陪好我,我还可以加钱,知道吗,我今天一晚上输的钱,都能让你们一辈子吃喝不愁……”

  结果眼瞅着李然竟然开始脱他衣服了,任小粟干脆果断的把对方给打晕了。

  神特么给房间号,自己怎么会做这么蠢的事情?!他朝窗外看看发现也没人拿着狙|击|枪瞄准自己,看来这也不是杨小槿的恶作剧。

  要知道,那位姑娘可是非常喜欢恶作剧的。

  不过现在窗外没有狙击手,任小粟已经基本肯定了,这李然绝对不是暴徒的人!

  门外传来周迎雪吃吃的笑声,任小粟没好气的打开门:“把她扶到你屋里去,别在这给我碍眼。”

  周迎雪乖巧道:“好的老爷。”

  结果刚说完,她就又笑出声了:“老爷好险啊,你差点就失身了。”

  “滚!”

  “好嘞!”

  第二天清晨,李然的助理方治就带了20万现金过来找任小粟,说要跟他重签一份保密协议,昨天晚上的事情打死也不能说出去……

  任小粟可笑不得,说实话他是挺想赚钱的,但可不是这种钱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