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第一序列

1163、惨案

第一序列 会说话的肘子 2413 2020-11-17 17:24

  

  白色面具实在是勾起了梅戈太多的回忆,自打他从178要塞那边回来开始,老许就成了梅戈的一块心病。

  毕竟谁被人追杀一路,甚至还追杀到家里,都会有那么一些心理阴影啊。

  当时真正想要暗杀梅戈的两个巫师全被任小粟弄死了,梅戈连那俩赏金猎人的面都没见到,只看见老许了。

  所以在梅戈心里,其实一直都是那个诡异的白色面具在追杀自己。

  当初在路上的时候,大半夜忽然有人释放巫术差点把他和绵羊人一起坑杀掉,回到约克郡以后对方还大肆纵火。

  面对如此凶徒,梅戈是真的很怕啊。

  他又不是什么大巫师,被人追杀了感到害怕也很正常。

  现在,梅戈忽然发现这真相好像跟自己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啊,所谓的杀手竟然是任小粟的同伙,那任小粟到底怀着什么目的啊?

  是任小粟要杀他吗?不是,一定不是。

  倒不是说傻白甜过于相信任小粟,而是他现在已经明白,任小粟杀他其实并不用那么麻烦……

  眼瞅着这温斯顿城都快被任小粟给拆掉了,对方真要想弄死自己,那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吗?

  另外,梅戈相信自己的判断,他与任小粟之间的友谊还是很真诚的!

  想到这里,梅戈首先排除了任小粟想要杀他的可能,那么,其中就一定有其他的误会了。

  但是梅戈觉得还是有好多事情说不通啊,他们发现白色面具的时候被人用巫术埋到了坑里,可任小粟与白色面具刚从中土过来,连真视之眼都没有,怎么使用巫术的啊?

  梅戈非常确定的是,当初差点坑杀自己的就是陷地术!

  等等,梅戈慢慢停下了脚步……谁说中土就一定没有真视之眼了?自己之前拐任小粟的目的之一,不就是询问一些与黑色真视之眼有关的线索吗?

  他感受到了黑色真视之眼易主的能量波动,而后任小粟突然出现在了哨所,还故意被自己拐到了巫师国度。

  最早的时候他给任小粟说:有些人终其一生都未必能得到真视之眼,所以你最好不要抱着不切实际的巫师梦。

  那个时候任小粟是什么反应,似乎是非常不以为然的表情,仿佛分分钟就能弄到真视之眼一样。

  这一刻,梅戈简直想明白了太多事情!

  黑色真视之眼就在任小粟手里?梅戈觉得自己很有可能猜到了真相!

  但他就算想明白了,也还是有点难以相信,那可是黑色真视之眼啊!

  可是这件事情里还有很多说不通的地方,比如任小粟那时候并没有掌握巫师语,当天晚上他释放过的巫术就一个火球术“FIRE”,所以任小粟是学不到陷地术的。

  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太乱了太乱了,”梅戈晃了晃脑袋再次动身朝记忆中驿站的方向赶去,他决定先回到驿站再说。

  梅戈打定主意了,他回到驿站之后就先把所有东西收拾好,再命人将马车的草料备齐,随时准备跑路!

  ……

  此时温斯顿家族内部已经有上千人明火执仗的聚集在这里。

  大家要么举着火把,要么提着煤油灯,其中大部分是圣歌骑士团过来护卫庄园的骑士,小部分是温斯顿家族内的巫师成员。

  在场所有人全都沉默着看向面前的三位大巫师,等待他们商量出对策。

  不过,这段时间内庄园也不安宁,城内时不时便会有圣歌骑士团派来的骑士传递消息:“家主,您的儿子死了!”

  隔一会儿,再有人来传递消息:“家主,您另外一个儿子也死了。”

  “家主,您又死了个儿子。”

  “家主,您儿子……”

  说实话,儿子太多就这点不好,敌人都还没见到呢先死了五六个儿子,这种故事听起来实在太悲伤了,感觉像是被人灭门了似的……

  这事要放在中土,不论哪个财团的掌舵人听到这种消息恐怕都会心脏病发作了,但放在巫师国度里,温斯顿家主脸上表情十分平静,压根看不出什么情绪。

  温斯顿家主今年刚过五十岁,这在所有巫师家族的家主中算是比较年轻了。

  在巫师国度的权力阶层中,年轻便代表着野心,还有生育能力……

  不就死了五六个儿子吗,以他这个五十岁的年纪,吃点炼金术士的药物然后再努努力,半个月也就补上了!

  此时,温斯顿家主对面前的圣歌骑士团以及家族成员说道:“如今各位已经集结完毕,对方只有两个人而已,是不敢与我们正面对抗的,我们现在要注意的是如何包围他们。所以,我决定将各位分成三队,由我、埃布尔大巫师、奥斯顿大巫师分别带领,对这两名狂徒进行围剿。”

  今天晚上,城内的圣歌骑士团已经全员出动了,可王从阳不愧是逃命好手,他连圣歌骑士团在遇到突发事件之后会如何行动都已经掌握的一清二楚。

  所以,当圣歌骑士团开始追捕王从阳、任小粟二人之后,却发现自己除了跟在后面被遛的团团转以外,好像一点办法都没有。

  在巫师国度里骑兵便代表着机动能力,巫师历史中一提到骑士团便用“发动闪电战”“快速奔袭”这样的语句来描绘。

  听起来很厉害,但实际上就那50公里的时速在任小粟和王从阳眼里,简直就跟开玩笑一样。

  圣歌骑士团倒也尝试过设置路障、分兵围堵,可就以任小粟与王从阳的实力,能害怕这群手持长矛的选手才有鬼了。

  每次王从阳看到路障和骑兵的时候,蒸汽列车都不带减速的,直接顶着黑锅就碾过去了……

  这种情况下如果还没有大巫师出手,谁都拿这俩人没办法。

  温斯顿家主这边将人员都分配好之后,一脸严肃的看向众人:“记住,他们一定会想办法避开我们,但是你们的责任就是……”

  话没说完呢,温斯顿家主便已经听到庄园外传来蒸汽列车的汽笛嗡鸣声传来。。

  “污污污污污!”

  一名巫师犹豫了一下说道:“他们可能并没有想要避开我们?”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