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第一序列

760、3件事之约

第一序列 会说话的肘子 2390 2020-11-17 17:24

  王蕴站在原地面色阴晴不定,变故来的太快了以至于他没法分辨对方的意图到底是什么。

  不过王蕴看向手上的硬盘,别的且不说,这玩意是他实打实从王闻燕那里夺下来的东西。

  王闻燕是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他费尽心思混进来想要弄的资料,必定价值极高!

  想到这里,王蕴叹息一声,自己都快记不得自己来这圣山的初衷了。

  他虽然脑子好使,但武力值跟任小粟他们这一批人相差甚远,这让王蕴有点不知道未来该何去何从。

  现在,他看看手中的硬盘,好歹也算是回去了能有个交代吧,至于能不能夺到情报系统负责人的中将职位,那就看着硬盘里的东西是否重要了。

  不过王蕴心中还有一层阴霾,王闻燕和那位安京寺之主放弃这硬盘太快了,这让他心中有些忐忑。

  因为,他怀疑这硬盘有问题!

  可是就像火种公司配合杨安京演戏那样,杨安京此时也丝毫不担心王蕴会扔了这块硬盘,即便它真的有问题。

  杨安京早就明白了王蕴的处境,如果他空手出圣山,不仅当不成情报系统负责人,还要面对另外两位竞争者的追杀,到时候生死便是两难了。

  就像复刻体庆慎总结的那样,纵观安京寺行事,它想与你一起演戏的时候,从来不会担心你不配合。

  偶尔复刻体庆慎都会想,这安京寺之主,真的是女人吗。

  王蕴看着手里的硬盘,不知道为何,在这进退维谷之际他突然想起大忽悠对他说的四个字……大兴西北!

  沉默许久。

  王蕴看向远处山峦叠起叹息,他不可能只是听大忽悠说一番话就背叛孔氏。

  他去找到下属说道:“现在随我离开圣山,回家!”

  说完,头也不回的往山脉之外走去,这圣山里再发生任何事情都与他没有关系了。

  几名下属相视一眼,忽然觉得自家长官心里像是有了什么决断。

  此时,任小粟杀死陈六耳之后并没有进入大楼,只因为陈六耳死亡的那一刻,一只小小的千纸鹤飘到了他的面前。

  任小粟本想捉住着千纸鹤来着,只是他突然想起这千纸鹤是杨小槿姑姑的超凡能力,便讪讪的住手了,甚至还有点心虚的在想,也不知道她姑姑杨安京有没有发现,自己以前还抓了好几只千纸鹤……

  那千纸鹤往一栋建筑后面飞去,任小粟若有所思的跟了上去,拐过一个弯,任小粟忽然看到一个带着黑色鸭舌帽、身穿黑色作战服的年轻女人站在阴影里。

  任小粟顿时愣住了,原来自己早就见过杨小槿的姑姑了,当初自己在61号壁垒外面抓住千纸鹤之后,对方就突然出现在61号集镇。

  这下任小粟就更心虚了……合着对方那个时候就是去抓自己的吧,只是说书先生替他打了掩护,所以对方没有抓到自己。

  杨安京站在建筑的阴影里打量着任小粟,开口便问道:“61号集镇里的千纸鹤,是你抓走的吧,我千纸鹤呢?”

  任小粟尴尬的笑道:“哈哈哈,千纸鹤?什么千纸鹤……”

  “你知道我是谁了,”杨安京用陈述的语气说道:“如果不知道的话,可能现在已经准备战斗了吧,毕竟你现在也算是超凡世界里声名最显赫的人之一了。”

  “没有没有,”任小粟赶紧腼腆的谦虚起来。

  “你应该知道我并不喜欢你,”杨安京说道:“我把小槿安排到青禾大学,然后故意向她隐瞒了你的消息,其实你也不必向我装出一副很尊敬我的样子,我知道你心里肯定会有所不满。”

  任小粟慢慢站直了身子,收敛了笑容:“我确实认为你做的不对,她如何选择那是她的事情,就算你是她姑姑,也不能干涉。”

  杨安京笑着鼓掌:“这才是壁垒毁灭者该有的气势。”

  任小粟心里嘀咕了一声,自己怎么就被传成壁垒毁灭者了?他想了想说道:“这次,姑姑您找我什么事情?”

  “你这不要脸直接喊我姑姑的样子,倒是让我觉得你稍微有那么一点可爱了,”杨安京说道。

  “有事您尽管吩咐,您毕竟是杨小槿的姑姑,您能同意我俩的事情当然最好了,我也不想她为难,”任小粟说道。

  “行了,我也得离开了,圣山之行结束后来61号壁垒,你俩帮我做三件事情,我不再阻拦你们,”杨安京说道:“没有任何威胁的意思,就算不来也没什么。”

  说完,杨安京干脆利落的转身离开,而任小粟站在原地皱起眉头,不知道这杨安京到底打的什么算盘。

  此时,任小粟对杨安京的印象,已经不再把对方当做一个纯粹的长辈、女人,而是一名权谋者,对方在如今中原的权力旋涡内,已然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

  去?还是不去?任小粟觉得这事还是要跟杨小槿商量一下。

  这会儿,整个火种公司的实验基地像是成了一座宝库似的,人们不厌其烦的着各个建筑,想要从里面挖掘出来具有价值的资料。

  就在这个时候,李神坛他们与外面的任小粟汇合后,复刻体庆慎带着大家走上一条小路,迅速的向圣山外面走去。

  任小粟没见到颜六元便急切问道:“001号实验体呢?”

  结果罗岚一解释任小粟才知道,原来这圣山之行不过是安京寺和火种联手演戏罢了。

  这让任小粟一时间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好,自己浪费了这么长时间,冒着危险进来,却发现不过是一场乌龙。

  可他是来找颜六元的啊,你们闹乌龙就闹乌龙,怎么能耽误他找颜六元呢?

  只是一瞬间,任小粟心里就有种想要毁灭这圣山的冲动……

  任小粟看向杨小槿,低声把遇到杨安京的事情说了一下:“你觉得咱俩该不该去?”

  杨小槿想了想说道:“去与不去都看你如何决定,不用因为我的存在就做了违心的决定,没有人可以拿我来威胁你,因为我不会因为别人对你的态度,改变我自己对你的态度。”

  任小粟稍微有些感慨,杨小槿越为他着想,他就越不希望杨小槿为难。

  ……

  高铁快到站了,我回家再写第三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