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第一序列

1108、都铎家族欠我们的

第一序列 会说话的肘子 3285 2020-11-17 17:24

   他是不是发现什么了?”马车里的小女巫问道:“不然怎么会突然来检查我们的车子?”

  “有这个可能,”中年妇人已经将窗帘放了下来:“以你对他的描述,此人应该极其擅长战斗才对,你们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一个人的战斗素养不是光靠训练就能培养出来的,那敏锐的直觉与观察能力、临危不乱的判断能力等等,都需要在实战中一次又一次的打磨。

  “他杀过人,而且还不止一两个,我猜最起码杀过十个,”车中另一名青年说道:“当然十个可能有点夸张了。”

  小女巫说道:“杀过十个人我觉得不太现实,但我同意姨妈的判断,杀四五个还是很有可能的。”

  这仨人藏在马车里竟是开始讨论起任小粟到底杀过多少人了,说实话,任小粟要把真实数字告诉他们,他们肯定会觉得任小粟在吹牛逼!

  但其实大忽悠这些知道少帅已经开始大兴西北3.0的人,心里在想的是自己这边直接派出自家少帅,会不会对巫师们有点过于残忍了……

  任小粟在中土的身份,与他在巫师国度内的身份是完全割裂的,巫师国度固步自封、极度狂妄,以至于他们甚至都没往中土派过间谍调查情报。

  在巫师们看来,这些年来,那个饱受他们摧残的178要塞,以及178要塞背后的那片土地,根本就没有能力来征伐他们的国土,能够在巫师们的震慑下保命就很不错了。

  历史上某个王朝跟这巫师国度有点类似,闭关锁国两百年,结果却不知外面已经是科技快速迭代,硬生生被人用大炮轰开了国门,成为民族历史的耻辱,相当愚蠢。

  有人说过,历史便是螺旋上升的,这太阳东升西落的土地上,其实并没有太多新鲜事。

  所以,巫师国度的政策导致,任小粟如今在巫师国度里肆无忌惮的使用真名都没事,反而还方便西北情报工作人员来找他汇合呢。

  按照大忽悠所说,这些年里西北少说也往这边派了上百个间谍了。而且,巫师国度不光没有派过间谍,还对肃清间谍的手段极为陌生。

  有些间谍家里,通讯电台都不用刻意藏匿的,塞床底下就已经算是很安全了……

  现在,很多西北情报工作人员都知道少帅来了西北,只是不知道少帅身在何处罢了。

  此时,中年妇人已经拿出自己红色的真视之眼再次开始释放巫术,车里迅速凉快下来,她对车中的年轻人说道:“小程,我和安安已经不适合出去走动了,此人十分机警,虽然昨天晚上小安蒙了面容,但也没法确定对方会不会从身形上认出她来。所以,今晚扎营后你就多出去转转,重点关注一下这个少年。”

  被称作小程的年轻人点头答应道:“好的姨妈,你和姐姐就呆在车里吧,我晚上去刺探一下虚实。”

  “对了姨妈,”小女巫安安说道:“他昨天晚上忽然问了一些很奇怪的词汇。”

  “什么词汇?”妇人好奇道。

  “骑士?任禾?”安安回忆:“大概就是这两个词,骑士倒是没什么,满大街都是,但我总感觉他说的骑士似乎是一个组织。”

  中年妇人倒是愣了一下:“等等,任禾我倒是好像听你们爸爸提及过,但印象不深了,我不确定对方说的,和我听到的是否一样。至于骑士……我也没有头绪。”

  “好吧,”安安点头:“那可能是他认错人了吧,对了,父亲去哪里了?”

  “你们父亲在做更重要的事情,现在应该正从高山郡离开,将与我们在根特城汇合,”中年妇人说道:“还有其他人也会一同前往根特城。”

  安安眼睛一亮:“那些长辈们是不是要做什么大事了?”

  “为何这么问,”中年妇人笑意盈盈的说道。

  “因为只有做大事的时候,才会有这么多人聚集在一起啊,”安安兴奋道:“我听说过你们以前做的事情,太过瘾了。”

  “那都是很危险的,你们暂时还不能参与,”中年妇人摇摇头笑道:“你们的历练还没结束呢,就别惦记这种事情了,待到你们21岁,我自然会领你们去刺杀真正的巫师,完成你们的成年礼。”

  “21岁……”安安不甘心的嘀咕道:“那还得等三年呢。”

  小程问道:“姨妈,为什么要说刺杀真正的巫师,这梅戈不就可以吗,我觉得他挺好杀呢。”

  “梅戈只是巫师组织里的可怜虫罢了,因为自身幸运拿到了真视之眼,但也不过是巫师组织用来敛财的工具,”妇人解释道:“实际上,梅戈所接受的传承都触及不到核心巫术,没有更深奥的咒语,也没有高阶法术的冥想图,巫师组织放着这种人边陲好好活着,无非就是要告诉更多的人:快来买石头开真视之眼,这就是你们实现阶级跃迁的途径。”

  “原来如此,”安安说道。

  “有了这么一条出路,下面的人便不会天天想着如何推翻这个王朝了,”妇人感慨道:“但真等到有人实现阶级跃迁后便会发现,其实这不过是巫师们设计好的世界罢了。”

  “那姨妈你们这次去根特城所为何事?”安安说道。

  “去找都铎家族拿陨石星落术的冥想图,”妇人回答道。

  “陨石星落术?”安安疑惑。

  “没错,”妇人说道:“你父亲说,这是都铎家族欠我们的东西。”

  任小粟在商队里溜达了两圈,队伍里确实有些可疑的人物,但他没法确定是否和之前的那些赏金猎人有关。

  或者说,这些可疑的人看起来更像是普通的亡命之徒、小偷、逃犯,并没有强悍的战斗意识、反侦察意识。

  而昨天晚上的那个小女巫不同,对方明显经受过多年的训练,一举一动之间都是很有章法的。

  也正是因为这个才让任小粟确定,对方背后还有一个隐藏着的组织,没有组织,便没法提供系统化的培训了。

  ……

  第四章,大家晚安!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