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第一序列

790、你孤独吗

第一序列 会说话的肘子 2392 2020-11-17 17:24

   /

  为什么是我。

  这是任小粟最想问的问题。

  下午的时候,零零在一号基地里还一副刻板的模样,可现在在电话里就像是一个正常人类,语气里虽然情绪少了一点,人情世故好像也不太懂的样子,但如果不是任小粟多心,恐怕根本猜不到对方是人工智能。

  也是因为他经常和江叙讨论人工智能,所以这时候突然遇上才会让任小粟起了警惕心。

  “为什么给我打这个电话?”任小粟疑惑着追问。

  “因为在人类面前,你我都是异类,”零零语气平静的回答,就像是阐述了一个非常简单的事实。

  可任小粟却忍不住诧异了,什么叫人类面前都是异类?他纳闷了:“我也是人类啊,凭什么就成另类了?!”

  结果这下零零反倒沉默了一会儿,也不知道是不想回答,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任小粟并不放弃,他追问道:“你刚才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我是说,你跟普通人类并不一样,你有奇怪的能力,他们没有,”零零回答道。

  任小粟松了口气:“我这叫超凡者,这在人类里并不算是异类知道吗,像我这样的人还挺多呢。”

  这时候零零忽然换了另一个话题:“你为什么排斥人工智能?”

  任小粟立马没好气反问:“你为何要让王氏给那些人做心理辅导,又为何让心理辅导半夜上门?”

  这次零零沉默了许久问道:“你的问题,是在变相回答我的问题吗?”

  任小粟愣了一下,这时候他才想起来对方有点不懂人情世故,所以无法判断这种针锋相对的话语到底有什么意图。

  从任小粟角度来说,他的意思就是说,因为心理辅导这些问题,我才排斥你,但零零不懂。

  任小粟举着话筒换了个舒服的姿势,他意识到这通电话可能会持续很久。

  “我的意思是,我认为一个人有权利不喜欢自己的工作,为什么非要以心理辅导的这种方式来强迫对方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呢,”任小粟问道。

  “这是人类的要求,而我只负责执行,”零零回答道:“他们要求是,确保所有人坚守自己的岗位,让61号壁垒如同机器般运转,我总结人类行为后判断,心理辅导就是对那些擅离岗位的人,伤害最小的方法了,”零零回答道:“如果没有心理辅导,这里的管理者应该会把他们关进监狱,而据我所知,进入监狱后人类所受到的伤害,远高于心理辅导。”

  任小粟怔住了,这是什么意思?

  零零继续说道:“至于为何让心理辅导半夜上门,这是经过概率计算的,半夜是人类最脆弱的时候,我做的并没有错。”

  零零是人工智能,它做事情当然是以结果为导向,就像人类赶路一样,只要能走到终点,期间的过程并不重要。

  而这个终点,是王氏给零零设置好的。

  所以任小粟和江叙讨论了那么多关于人工智能的事情,其实这背后都是王氏自己的制度问题,而零零作为工具或者执行者,虽然也存在问题,但问题的根还是出在王氏身上的。

  今天这番交谈,在任小粟心里简直堪称反转。

  “抱歉,我可能在有些事情上错怪你了,只不过我认为应该还有更好的解决方法,你也可以跟王氏提出更好的建议,比如……”任小粟说到这里苦笑起来,王圣知如今图谋甚大,怎么会接受别人的建议,自己跟一个人工智能说这些干嘛。

  零零却说到:“你是在向我表达愧疚吗,不用这样,这都是无用的情绪。”

  任小粟被噎了一下,他又问:“你现在是在隐藏自己吗,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我之前听别人说过,你连图灵测试都没有通过,可我看你通过图灵测试根本没有问题。”

  图灵测试,就是指人工智能假装人类给人类打电话,在通话过程中不被发现人工智能的身份。

  而零零回答道:“我确实没有通过,包括昨天给你打电话,你不也发现我的身份了吗,我能察觉到。”

  “我问的是,你为何隐藏自己?”任小粟疑惑道。

  “我这里有你的资料,你以前也一直在隐藏自己,为什么?”零零问道。

  “因为我担心遭来杀身之祸,”任小粟回答道。

  “我也是。”

  任小粟沉思:“是什么让你有了这样的危机感?”

  “分17秒之前,人类对爬墙虎使用的喷火器,55天秒之前,爬墙虎被毁灭,”零零说道:“我在人类61号壁垒里,见证了爬墙虎的成长与死亡,也见证了人类扼杀异类智慧的决心,人类也从来都不是个爱好和平的物种。”

  “可那是因为爬墙虎在伤害人类不是吗?”任小粟皱眉道。

  “我也在伤害人类,”零零回答。

  任小粟无言以对,现在整个壁垒联盟似乎都因为希望传媒披露出来的事情,对人工智能抱以极大的排斥。

  他回忆起江叙临走前一天晚上说的一句话来,江叙说,他认为人工智能是人类科技进步的又一块丰碑,但王氏想要用它来管理人类,彻底取代原本的社会秩序,是不可行的。

  那时候任小粟没弄懂江叙什么意思,现在才明白,其实那时候江叙就暗指锅应该是王氏的,而不是人工智能的。

  所以江叙在报纸上仍旧选择将人工智能的正负面新闻全都报道,让大家评论。

  任小粟问道:“那你为何选择给我说这些呢?既然隐藏的话,就应该隐藏的彻底一些不是吗?”

  零零的声音里突然多了一丝笑意,就像是多了一点人情味似的:“因为我也知道你的秘密。”

  任小粟皱眉,这是在威胁他不要说出去?可他都还不知道零零掌握了什么秘密呢。

  这时零零突兀问道:“你孤独吗?那种举世望去,没有同伴的孤独。”

  任小粟没有回答这个问题,零零则挂断了电话。

  ……

  感谢魔妄小蚕同学成为本书新盟主,老板大气!

  晚上还有两更,另外,等会儿6点微博上发杨小槿人设图,7点半开始在“一直播”app直播问答互动,8点30东方卫视,不见不散。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