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第一序列

1224、深渊之下

第一序列 会说话的肘子 11019 2020-11-17 17:24

  “准备好了吗?”

  饭后,罗岚站起身来深吸一口气问道。

  他环视四周,周其、庆老三、许瞒等人也全都默默的站了起来:“准备好了。”

  连同180个特种连士兵在内,合计184人来到中原,现在就要进入61号壁垒了,成败在此一举。

  钱陵江的桥在湍急的河流上伫立着,桥的这一端,和桥的另一端,就像是连接着两个不同的世界。

  生与死。

  他们知道,罗岚问准备好了吗,不是在问他们有没有吃饱。

  而是在问,过了这座桥之后,一切将要承担的后果,他们想好了吗。

  周其问道:“我只想知道,这次计划完成后,是不是就算搞定王氏了?你们让我去冒这个险,总得告诉我值不值得吧?”

  在周其他们拿到文件里,只有这么一个孤零零的行动计划,没有后续的一切东西。

  就仿佛你是一个舞台剧的演员,但你只拿到了属于自己的剧本一样,上面只有你自己的剧情和台词,当你演完,那么属于你的戏份就到此为止了。

  别人会做什么,后续会发生什么,你根本就不知情。

  罗岚看着周其认真说道:“不告诉各位其他的计划,是为了防止各位被人工智能控制,然后被王氏得知全盘计划的详情。放心,不光是你不知道,许瞒也不知道、庆老三也不知道,包括我也同样如此,一切有可能导致计划泄露的人员,都无权得知全盘计划。”

  也就是说,其实在计划制定时,庆缜就已经假设这次行动的人员都会被俘虏,或者死亡。

  周其挑挑眉毛:“行吧,连你也不知道,那我就心理平衡了。我给你说,罗胖子你可别骗我,这个计划最好值得我们这么多人冒险。”

  “但我最后还是说一句,”罗岚面色凝重的交代道:“我们其中不管谁有被俘危险,都不要做强行抵抗,自杀是我们最好的选择。不能让人工智能控制我们去面对庆缜,懂了吗?”

  罗岚很难想象,如果庆缜要与被控制的自己为敌时,内心会多么痛苦。

  所以如果真出现那种情况,这种痛苦就自己来背负好了。

  许瞒说道:“我已经做了详尽的撤退计划,不会出现那种情况。”

  “最好是这样,”周其撇撇嘴。

  然而就在此时,罗岚他们所在的营地不远处,竟有一扇黑色的暗影之门突然打开。

  罗岚看到这一幕便是眼睛一亮,因为他在任小粟旁边见过暗影之门太多次了!

  只不过,这扇暗影之门,好像比任小粟的大一些啊。

  下一刻,身材纤细的骆馨雨从门内走出,满脸尽是疲惫。

  “咦,你怎么来了?”罗岚好奇道。

  早先庆氏的秘密核武器军事基地被摧毁的时候,骆馨雨就被庆氏生擒了。

  原本罗岚以为对方应该被庆缜囚禁在某处,却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对方。

  只见骆馨雨的腰上箍着一条奇怪的金属圈,上面显示着倒计时,还有一个电子密码锁。

  骆馨雨脸色苍白的说道:“给我把这定时炸弹解开,我告诉你庆缜要我带来的消息。”

  罗岚乐了,原来这货是被庆缜逼来送信的。

  看对方这神色,一路上应该没少透支自己的能力,眼看着就要油尽灯枯了。

  但罗岚一点怜香惜玉的想法都没有,他乐呵呵看了一眼金属圈上的倒计时,还剩1个小时31分钟。

  罗岚笑着说道:“你先告诉我消息,我就给你解开。我罗岚的信誉应该有保证,不至于骗你。”

  骆馨雨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从自己兜里掏出一张小纸条来递给罗岚。

  罗岚展开纸条后便是一喜,纸条上写着:任小粟已经出发前往中原,路上应该会遭遇人工智能伏击与阻拦,所以预计三天时间才能抵达。

  在纸条下方,还有一小串数字。

  他把纸条递给许瞒:“检查笔迹和数字。”

  那数字并不是要传递什么信息,而是传递信息的加密手段,以此来保证骆馨雨没有将纸条掉包。

  在人类经历过无数次战争后,情报传递已经成了一种系统的学科门类。

  每一个数字,每一个笔画,都可能成为鉴别真伪的记号。

  两分钟之后,许瞒对罗岚点点头:“没有问题,情报真实。”

  周其笑了起来:“总算是有一条好消息了,任小粟一来,我们的生命安全就有很大保证了。”

  结果,周其忽然发现罗岚好像并没有多么开心:“你这什么表情?你不是老盼着任小粟来保护你吗,这次怎么看起来有点不高兴啊。”

  罗岚平静说道:“你也知道咱们来这里是干嘛的,我临出发前没有让人去告知任小粟,就是不想让他来陪我们冒险。”

  “以前也没见你这么想过啊,”周其纳闷。

  “这次不一样,”罗岚说道:“这次比以往都危险。”

  “你倒是挺重情义,”周其不屑道。

  “给我解锁,”骆馨雨冷声道。

  “可我也不知道密码是啥啊,要不我给你试试?”罗岚笑了起来。

  骆馨雨脸色立马变了:“你也不知道密码?你们庆氏就是这么做事的,别人的性命就可以随便戏弄?庆缜说这密码锁只有三次试错的机会,你到底知不知道密码?”

  罗岚走到骆馨雨面前说道:“别慌别慌,虽然庆缜没给我说过密码,但他既然让你来找我,肯定是觉得我能试对,我弟弟可不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

  骆馨雨抿着嘴不说话,就这么静静的看着罗岚在金属炸弹腰带上输入了123456,咔哒一声,腰带的卡扣解开。

  “你看,密码就是这么简单,一次就成功了,”罗岚笑着说道。

  此时她内心有点崩溃,竟然是这么简单的密码?

  罗岚嘿嘿笑道:“其实这密码锁没有失败次数的限制,你自己多试几次也能解开,庆缜吓唬你的。不过我想提醒你一下,解除身上炸弹之后不要去王氏了,想去哪就去哪,不要再卷入这些是是非非里。杨小槿在144号壁垒,你可以去找她。”

  骆馨雨翻了个白眼:“这就不用你来操心了。”

  说着,她转身进了暗影之门消失不见,似乎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多呆。

  “现在怎么说?我们在这里等任小粟汇合?”周其问道。

  “这当然是最优解了,”罗岚望向大桥对面说道:“但王氏不会等我们。”

  话音刚落,所有人便看到桥对岸的61号壁垒城门处,有一支车队从里面驶出,看样子是来迎接罗岚他们的。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走吧,”罗岚哈哈大笑着上了车。

  长长的越野车队一路驶过钱陵江大桥。

  待到他们全都过桥后,罗岚忽然让车队停了下来,他想了想,然后从兜里掏出任小粟送给他的那枚红色真视之眼。

  许瞒等人默默的看着,只见罗岚趁着王氏车队没来之前找了一条宽阔的桥柱,将红色真视之眼按在上面拧了十圈。

  然后他转头对许瞒说道:“这是任小粟给我的保命符,据说这扇门后是我最想去的地方。到时候如果你的撤退方案没有奏效,我们就从这里离开。周其,记住,到时候我们在这里汇合。如果时间到了,你却没到,我们是不等你的。”

  按照罗岚所说,周其接下来似乎是要跟他们分别行动的。

  周其撇撇嘴:“放心吧,没指望你们能舍命等我。不过,你不进去看看门后是哪吗,你不好奇?”

  罗岚笑了笑:“不看了,我怕自己看了,就舍不得去61号壁垒了。”

  其实罗岚大概能猜到这扇门背后是哪里,可他不能去看。

  人要向前看,因为总是回头去看那些美好过往,可能就不舍得往前走了。

  过去的,就全都留在过去吧。

  说完,罗岚头也不回的重新上车,然后迎着王氏的车队驶去。

  当两支车队汇合后,王氏的车队忽然分成两股,一股在车队前方开路,而另一股则直接缀在庆氏车队末尾,就像是押送罗岚等人一样。

  这一套操作行云流水,宛如精密的机械。

  周其透过车窗看去:“这是拿我们当犯人来对待了吧?!”

  “到了人家地盘上就别说那么多了,”罗岚笑了笑:“这不都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吗?

  此时,双方的车载对讲机已经对上了各自的频道,对讲机里传来王氏接待人员的声音:“罗老板别来无恙,我是王氏的王润,这次由我接待各位。”

  周其拿起车载对讲机讽刺了一句:“王氏的接待规格还挺高啊。”

  王润回答道:“毕竟是庆氏之主第一次来王氏做客,我们这也是以防心怀不轨的人破坏了王氏与庆氏的友谊。”

  周其挂了对讲机,然后小声嘀咕道:“怕我们跑了还差不多,各位,咱们现在怎么办?”

  此时,周其、许瞒、庆老三、罗岚四人坐在同一辆车上,许瞒则充当司机的角色。

  然而还没等他们说话,对讲机里忽然又出来王润的声音:“各位,我们现在将直接前往王氏人工智能大厦参观,王圣知长官已经在那里等候各位了,会议今天便开始了。”

  罗岚等人全都愣住了,怎么是直接去见王圣知?这并不符合程序啊。

  一般情况,王氏应该让他们先到安排好的住所稍作安顿才是,毕竟这么高规格的会晤,从西南来这里路途又遥远、劳顿,怎么会不让人休息就谈正事?

  不管从哪个角度讲,这都不符合礼仪啊。

  周其确认对讲机的话筒是关闭的,然后压低了声音对罗岚说道:“这和我们计划的完全不同!我们应该等任小粟来了以后再进入人工智能大厦!”

  许瞒也说道:“不行,我们不能现在就进入人工智能大厦,要等任小粟抵达王氏。”

  进入人工智能所在的大厦,就是他们计划中的第一步,按理说他们应该开心才是。

  但时间不对!

  罗岚点点头,他拿起对讲机说道:“王润,这就是你们王氏的待客之道吗?我们庆氏之主来到你们地界上,竟然连个澡都不让洗?而且,我们已经给出足够的诚意了,现在该看看你们的诚意了。”

  王润在对讲机内回答道:“各位,抱歉了,我很难答应你们的诉求,因为长官的时间不多了。这不是秘密,长官也说了不用向各位隐瞒,他已经不能再等了。今天他神智难得恢复清醒,所以要谈的话,就必须是现在了。”

  此话一出,罗岚等人在车内面面相觑,他们怎么也没想到会得到这么一个答案。

  王圣知的时间不多了?!

  这偌大的中原才刚刚统一,而统一它的人竟然已经行将枯朽。而且,如果王润所说是事实的话,王圣知如今连清醒的时间都很少了。

  现在,原本应该是对方享受权力的时候啊!

  “你们觉得这个消息是真是假?”罗岚问道。

  “应该是真的,”庆老三平静说道:“不然我们都已经在王氏掌控之中了,他没必要如此心急,也没必要骗我们。”

  周其说道:“那我们干脆把他熬死多好啊,王圣知一死,王氏立马大乱,到时候都不需要庆氏出手对付王氏了,它自己就会瓦解。”

  罗岚看了周其一眼:“我们这次要对付的,并不是王氏。”

  而是人工智能零。

  很久以前庆缜就给许瞒说过,大多数人将王氏与人工智能看做一个完整的整体,然而在庆缜眼里,人工智能和王氏是剥离的。

  在庆缜看来,人工智能远要比王氏危险的多。

  这次,他们便是来摧毁那地下河里的服务器的,想要完成这一步,就首先要进入人工智能大厦。

  可一旦进入那座大厦,就没有回头路可走了。

  周其说道:“我建议再等等,起码等任小粟抵达。”

  罗岚分析道:“不能再等了,如果王圣知突然死亡,我们还有没有机会进入人工智能大厦?恐怕没有了。”

  “没有机会就没有机会呗,”周其说道:“我们可以以后再找机会啊。”

  “不行,”罗岚坚决说道:“这是庆缜计划上最重要的一环,必须成功。庆缜已经不止一次说过,我们要与时间赛跑。”

  庆老三在一旁突然问道:“哪怕你会在这场赛跑里死去?”

  罗岚死死盯着庆老三说道:“你现在怕死也晚了。”

  “我倒是不怕,”庆老三耸耸肩膀:“你都敢去,我有什么不敢的。”

  罗岚转头看向其他人:“许瞒、周其,我们的计划是有什么疏漏吗?并没有,只是因为突然得到任小粟要来的消息,我们就要放弃已经筹划许久的计划?我们不能等任小粟了。”

  “你是不是担心会把任小粟卷进这件事情里,让他遭遇危险?”庆老三轻声说道:“其实我们现在做的这些事情,也是在帮西北。”

  罗岚笑了笑:“没有的事,我现在哪还顾得上想这么多。而且,我们也不差,没道理天天指望别人来当救世主,对不对?”

  真正内心强大的人,从来就不需要别人来当自己的救世主。

  他们已经准备好了一切,甚至准备好了面对死亡。

  周其轻声问道:“你想好了吗?也许我们的计划成功了,庆缜后续的计划也可能会失败。如果我们死在这里,就白死了。”

  当周其问这句话的时候,他仿佛又回到那天风雪夜,陪庆缜一起登上银杏山。

  “想好了,”罗岚看着窗外说道:“庆氏1374位涉密工作人员,五年与世隔绝,他们连家人都没有回去见过,就为了成功的那一刻。庆缜精心准备的计划不能白费,这些涉密人员的辛苦也不能白费,这好不容易争取到的机会不能白费。”

  罗岚忽然笑了起来:“背负着这么多东西,老子忽然觉得自己也算是个英雄了。”

  ……

  车队进入壁垒后,许瞒忽然说道:“总感觉这61号壁垒有点不太对劲,我们这车队足有数十辆车,结果通过的时候,路上行人都很少有人驻足观看。”

  这其实非常不合常理,正常情况下大家都会停下脚步,看看车队到底怎么回事。

  “有点古怪,但现在顾不上这么多了,”罗岚说道:“准备开始吧。”

  十分钟后,当车队经过61号壁垒内的泾川河大桥时,罗岚他们的车队竟突然停了下来,这一举动逼的王氏车辆也全都紧急刹车。

  罗岚大摇大摆的跳下车来,特种连士兵也全都下车,在车子周围进行戒|严。

  王润冷着面孔看向迎面走来的罗岚:“罗老板这是要干什么?”

  罗岚笑眯眯的趴在王润他们车窗上笑道:“我来找你聊聊天不行吗?最近过的怎么样,王圣知给你发多少工资,结婚了吗,有小孩了吗,孩子多大了,男孩女孩……”

  王润愣了一下,他心想你在这跟我扯什么犊子呢。

  与此同时,周其趁着特种连士兵遮挡,纵身一跃跳进了平静的泾川河中。

  一百五十斤的人从三米多高的桥上跳进河流中,竟然就像是一滴水珠落了进去一样,没有发出任何能够惊动王润等人的声响。

  也没有水花被溅起。

  王润这时候看着罗岚笑眯眯的表情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他赶忙下车往车队后方看去,又看了看河面,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青绿色的水下,周其如同一尾鱼雷似的,藏匿在水底深处朝着西方游弋而去。

  周其没有在壁垒内停留,而是一路游出了壁垒,最终在王氏附近的一座泥沙厂爬上岸来。

  这座泥沙场从外面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异常,然而当周其上岸后,所有挖掘泥沙的机械全都停止。

  厂房内走出数名荷枪|实弹的士兵朝他迎去:“长官。”

  这里,竟是在罗岚抵达之前,就被庆氏牢牢控制住了。

  或者说庆缜掌控这座泥沙场的时间要更早一些,早到那个时候人工智能都还没有掌握纳米机器人这种武器。

  “准备好了吗,”周其凝声道。

  “准备好了。”

  “工厂里的人都控制起来了?”周其说道:“一定要确保万无一失,不要让人走脱。”

  “明白,”一名士兵说道:“要不要全都灭口?”

  “不用,”周其嘀咕道:“被罗岚知道了又要唠叨半天,行了,把他们控制好就行。”

  一行人默默的走到厂房里面,在厂房之中,一块油布遮盖着巨大的机械怪物。

  周其将覆盖着的油布一把扯开,漏出里面那台钢铁怪物的真容。

  人类站在它面前,都显得有些无力且渺小。

  士兵介绍道:“这是曾经孔氏用于钻探地底的设备,虽然是退役的,但也足以应付挖掘地下河任务了。”

  DP-01钻探平台,搭载着EST-01-29取芯钻头,这怪物仿佛拥有可以直接刺穿地心一般的威力。

  二十多名荷枪|实弹的庆氏士兵在中原潜伏已久,他们此时每个人都有着难以言喻的使命感。

  这座不起眼的泥沙场,便是一切计划的起点。

  轰隆隆的声响传来,周其面色平静的看着钢铁机械发动起来,无坚不摧的钻头与地面接触的一瞬间,所有人都能感觉到一种来自现代科学文明的力量感。

  只需要一个小时的时间,这台庞然大物就能帮他们找到地下河的位置。

  想要距离人工智能零的服务器机组更近,那就得先进入地下河。

  那是黑暗的世界,但周其并不畏惧。

  他畏惧的东西,从来都没对别人说过。

  周其伫立在钻探设备前方默默无言,隔了半晌他忽然对身旁的士兵问道:“你相信有人会舍命救你吗?”

  士兵愣了一下:“长官,我相信。”

  “嗯,”周其再次沉默。

  轰鸣的钻头,就像是一根刺似的扎入地底,当刻度显示钻头达到27米的时候,地底忽然有水流顺着取芯钻头外的钢管溢了出来。

  “长官,打通了,”士兵说道。

  巨大的钻井设备开始向上提拉钻头,这样一来,周其便可以直接顺着管道进入地下河。

  周其开始脱下自己身上西装,一旁的士兵则为他取来专业的潜水服和脚蹼。

  “脚蹼和氧气瓶就不用了,”周其笑着指了指脚下的地底:“那里是我的主场。”

  管道之下,犹如深渊,仿佛直通地心深处的炼狱。

  ……

  抱歉,修改稿子花费了一些时间,更新晚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