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第一序列

1206、告别

第一序列 会说话的肘子 5799 2020-11-17 17:24

  ();

   就在144号壁垒一片欢腾的时候,巫师国度通往中土的戈壁上,庞大的守宫蜥蜴凌晨正在以极快的速度爬行着。

  看似荒凉的戈壁其实有着极其丰富的生态系统,也有着丰富的物种。

  例如野马、野驴、北山羊、盘羊、岩羊、密点麻蜥、石鸡、狼、猞猁、狐狸,而且还有大量的啮(nie)齿类动物。

  很多人以为戈壁荒漠中,可能几十公里都没有一只动物,但其实这些生物的密度比想象中要大。

  这些生物原本平静的生活在戈壁里,然而凌晨的到来就像是一场沙尘暴似的,把这些躲藏在暗处的生物吓得四处乱窜。

  就像是地震之前动物纷纷避难似的。

  当凌晨爬行着经过戈壁的时候,它身后被巨大脚掌掀起的尘土,就跟沙尘暴一样恐怖。

  然而更恐怖的是,当一头野驴被它惊吓的想要跑走时,却被凌晨轻而易举的追了上去,然后伸出舌头一口舔进了嘴里。

  就在凌晨的背上,罗岚和周其、任小粟、杨小槿四人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

  罗岚咽了一口唾沫说道:“我就见过蜥蜴舔蚊子,还特么头一次见蜥蜴舔驴的。”

  周其喃喃道:“我也第一次见。”

  不得不说,这一幕实在太震撼了。

  罗岚都忍不住去想,之前伯克利家族面对这么一头恐怖生物时,有多么的绝望……

  凌晨这种生物,不管是攻击性和体型,都足以让任何一个看见它的人感到震惊了。

  不过,任小粟观察的侧重点要更加实际一些。

  刚刚凌晨舔驴的瞬间,就连任小粟如今的动态视觉都无法捕捉到舌头的运动轨迹,也就是说,凌晨的攻击已经超出了任小粟的反应范围。

  如果是任小粟面对凌晨,别管老许的身体素质有多么强横,也别管任小粟还有什么底牌,一旦被这种东西靠近,那也只能是死路一条。

  凌晨只需要将任小粟卷在舌头上,那强壮舌头便能立刻把任小粟挤压的浑身血管爆裂。

  这种东西,真就必须用热追踪导弹来打了,任小粟十分怀疑,连重机枪~都未必能瞬间突破凌晨皮肤的防御。

  固定打一片地方当然能把皮肤打穿,可问题是这玩意不会站在那让你打啊。

  凌晨还在快速爬行着,时不时就在路上舔走一头羊或者一头驴来补充体力。

  不过,先不提别的,这蜥蜴爬行时宛如行云流水般丝滑,四个人坐在它的背上,竟是一点都不觉得颠簸。

  罗岚感慨道:“我心说我锻炼之后已经很强了,但现在看来还是差点意思。”

  罗岚这能力,说到底最有用的地方还是能让人“伪复活”,就算罗岚自己再厉害,能加持给英灵的增幅也很有限。

  比如说英灵们生前的身体素质是3,那罗岚作为施术者经过持之以恒的锻炼,大概能给英灵们加持到4。

  所以说英灵如果没有数量优势,其实也并没有太大意义,热武器能弥补一些缺憾,但弹药总有用尽的时候。

  任小粟忽然问道:“邀请你去西北做客你也拒绝了,到底是什么事情让你如此急迫的想要回到庆氏?”

  罗岚回答道:“这倒是也不用瞒你,在我去巫师国度之前,王氏就已经向庆氏传递邀请,想要让我弟弟庆缜去一趟中原。”

  “去中原?为什么?”任小粟愣了一下。

  “应该是王圣知想跟我弟弟聊聊吧,”罗岚大大咧咧的说道:“可能是想联合庆氏围攻西北?说实话,如果庆氏和王氏真联手了,那西北绝对不是对手。不过,王圣知的想法谁能猜得准啊,那是个充满了理想主义的疯子,你要不是跟他一样的疯子,就根本不可能猜到他想干嘛。”

  “然后呢?”任小粟皱眉道:“庆缜决定去还是不去?”

  “当然不能去了,”罗岚说道:“在这种节骨眼上谁敢去中原啊,万一不让你回来了怎么办?虽然人人都说王圣知论起私德来,算是这废土时代里最后一个君子,但你看看他做的那些事,堪称冷血无情,为了他的理想好像什么都能牺牲一样。面对这种对手,谁敢把身家性命压在对方的品德上啊?”

  任小粟松了口气:“拒绝了就好。”

  这时候任小粟忽然在想,其实他已经遇到过不少理想主义者了,王圣知是这样,杨安京是这样,就连P5092和江叙在严格意义上讲,也都是理想主义者。

  只不过,大家的道路从来都不相同,王圣知和杨安京之所以容易让人心生排斥,而江叙和P5092之所以被身边人喜爱,正是因为前者总在牺牲别人来完成自己的理想,而后者不会这么做。

  但真要说起王圣知有没有错的时候,任小粟又总是内心有些复杂,难以给出非常明确的回答。

  任小粟对罗岚说道:“那你这次回去,有什么打算?”

  “还能有什么打算,”罗岚凝重道:“王氏邀请庆缜过去,虽然庆缜拒绝了,但对方肯定不会放弃。所以我先回到我弟弟身边,以防王氏再闹什么幺蛾子。你也知道,王圣知并不是一个会轻易放弃的人。”

  “总觉得你还有什么隐忧,”任小粟说道。

  “当然有了,”罗岚说道:“庆氏纳米机器人全部丢失的事情你也知道吧,当初一起去左云山支援战争的两千个纳米战士也都失踪了,应该是被人控制了。”

  “这个你提起过,”任小粟点点头。

  “我们现在担心的并不是纳米机器人,而是,我们不知道自己的军用系统还有多少被那个人工智能给入侵了,”罗岚说道:“虽然在此之前我们已经做了许多防备,甚至庆缜可能早就预料到会有这么一天,所以很多军用系统都是独立存在的,但是人工智能的强大,可能要比我们想象中还要恐怖。”

  任小粟愣住了:“你是担心庆氏的军用系统被人工智能操控?”

  “理论上是的,”罗岚说道:“虽然我们都做了物理隔离,但庆缜说还是不够保险。其实我也不太懂这些,但千万不要小瞧人工智能。”

  此时,已经恢复所有记忆的任小粟想起一件灾变前的新闻来:一个名为NitroZeus的计划,实施者将动用数千名军事情报人员参与其中,然后向敌对国发起基础设施、核设施的网络攻击。

  任小粟并不太了解网络,但是他父亲任禾了解,毕竟青禾集团的前身就是一个庞大的互联网帝国。

  那时候任小粟曾问过任禾:核设施应该是物理层面上独立的系统,对方怎么才能入侵这种独立的网络?

  当时任禾的回答是:方法其实有很多,但NitroZeus计划要用的,是一种名为“摆渡人”的方法:一个军事基地再怎么封闭也会需要外部的资料或设备,例如携带电脑等设备进入,甚至是打印机之类的东西。

  携带设备进入军事基地的人并不知道自己携带的东西有问题,而这个人就叫做摆渡人。

  这些设备进入之前肯定会经过严密的检查,但能不能查出来,就看彼此之间谁手段更高明了。

  至于如何让一个人成为摆渡人,那又是另一个复杂的工程了,当时任禾并没有展开和任小粟多聊。

  任禾只说,这世上从来就没有绝对安全的系统。

  然后任小粟问任禾:爸,你怎么知道他们打算用的这种方法?

  任禾回答:当然是入侵他们的军事系统看到的啊……

  所以,从这件事情来看,罗岚他们的担忧并非空穴来风。

  零在技术层面,一定是远超世上所有信息技术专家了,它的计算能力与学习能力,是人类无法比拟的。

  如果零真的控制了庆氏的军事系统,那就意味着庆氏的军事体系将全面崩~盘。

  任小粟问道:“你觉得有大多概率发生这种事情?”

  罗岚摊摊手:“五成?八成?谁也不知道……关键是,从人类的角度你很难真的揣测一个人工智能到底有多强悍,就像你没法揣测真正的外星人是什么文明等级一样。”

  在罗岚的世界里,他是直接把人工智能划分到外星人那个层面去了。

  任小粟深吸口气:“既然知道有这种可能,那就要小心一些了。”

  “嗯,”罗岚说道:“会的,也就是因为这种推测,我才更需要赶紧回到庆缜身边去,万一有什么需要冲锋陷阵的事情,我也可以赶紧顶上去。”

  任小粟愣了一下,他发现庆氏那些最危险的事情,一直都是罗岚在出面啊。

  去李氏夺取纳米机器人接驳神经元技术是这样,去杨氏当人质是这样,去中原合纵连横也是这样。

  似乎所有危险的事情都是罗岚来做,这好像对罗岚有些不公平。

  罗岚看了任小粟一眼突然说道:“别误会,我不是傻乎乎的被人推出去冲锋陷阵的,就像你和颜六元一样,哥哥总要替弟弟冲在前面的,对不对?”

  这时候罗岚乐呵呵笑道:“当然,你比我强多了,小六元虽然已经成长为一方雄主,但终究还是比不上你。我就不行了,安安心心的给庆缜做陪衬就好,他这个弟弟,比我这个做哥哥的强多了。”

  一时间,任小粟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这一次,任小粟坚持送罗岚回到庆氏地盘,也是有另外的考虑。

  凌晨这种庞然大物是肯定没法带回西北的,就瞅它那个饭量,没几个月就能把西北的羊给舔完吧?关键那些羊都是集体财产啊,不能随便吃的。

  离开巫师国度之前任小粟还专门回头跟梅戈交代:“以后没事就别用召唤术,少吃点我们178要塞的羊,不然的话以后丢羊都给你记到账上,等下次我来巫师国度,让你连本带利吐出来。”

  小梅当时整个人都懵了,原本他看到任小粟回过头来找他,他还挺开心呢。

  结果谁能想到这位178要塞的少帅,竟然一天天惦记的就是那几头羊!

  现在,任小粟要先给凌晨送到适合它居住的地方,然后才能回144号壁垒。

  以后再想见凌晨,直接一个召唤术也就喊到身边了,并不会多么麻烦。

  任小粟认真思考过,凌晨与黄昏在境山火山口里住了两百多年,也没见它们把境山给吃秃了。

  所以他就在想,凌晨与黄昏应该吸收热量就能维持自身的需求,而西南那边的连断山脉里,刚好有适合的地方,周其曾去过那边。

  四个人坐在凌晨背上,仅仅几个小时便一路横穿隔壁来到庆氏93号壁垒附近。

  到这里时,任小粟忽然发现杨小槿安静了许多。

  这曾经是杨氏的掌控区域,杨小槿也是来过多次的,如今故地重游,总归会勾起一些往日回忆。

  凌晨来到一处工厂仓库前静静伫立着,那工厂里的守备部队与工人看到这庞然大物都快吓尿了。

  工人们纷纷往凌晨的反方向,有人躲回车间,有人躲到地下掩体里,还有人则朝荒野上跑去。

  凌晨好奇的打量着这些人,不过它记起主人不让它吃人,所以就没有伸出舌头去舔。

  任小粟对罗岚问道:“你的人呢?给你直接送去93号壁垒不好吗,怎么非要来这个工厂?”

  “稍等,”罗岚对着工厂的仓库吹了一声口哨,只见工厂的仓库大门忽然被打开了,里面竟是驶出十多辆越野车来,像是早就等在那里了。

  罗岚笑着解释道:“这时候当然是小心为主了,谁知道93号壁垒里有没有间谍呢。我在这里与他们汇合之后,直奔111壁垒了,这才是最安全的路线。”

  大家顺着凌晨的后背爬了下来,那越野车队里立刻有人冲出来,拿着仪器对罗岚便是一阵检测,只为了确保罗岚现在是健康的。

  任小粟看到这一幕都震惊了,罗岚也有点无奈道:“这是庆缜安排的。”

  任小粟说道:“既然你已经安全抵达,那我就离开了。”

  罗岚听到这话便推开身边的医护人员,他与任小粟轻轻拥抱了一下说道:“兄弟保重,再相见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了。”

  “肯定还会再见的,”任小粟笑道:“你不来西北找我,我也会去庆氏找你的。”

  罗岚想了想笑道:“一言为定。”

  “希望那时候,所有事情都解决了,大家再也不用打打杀杀,”任小粟认真说道。

  这时候,罗岚忽然郑重起来:“我想拜托你一件事情。”

  “什么事?”任小粟好奇。

  “如果有一天庆缜遇到危险,请你帮他一次,”罗岚说道:“虽然我弟弟这人脑子很好使,但每个人的算计都会有失误的时候,哪有真正算无遗策的人嘛。”

  任小粟看着罗岚,这货直到临别的这一刻,都还在想着怎么给弟弟再上一层保险。

  “好,我答应你,”任小粟说道。

  说着,他从收纳空间里拿出一枚红色真视之眼递给罗岚:“这玩意你也见过,真视之眼,送给你保命用。”

  “保命?”罗岚怔了一下:“我不会巫术啊,不是说巫术得练习很久才有用吗。”

  “开启密钥之门并不需要练习,”任小粟给罗岚讲了一下如何开启密钥之门,罗岚顿时眼睛一亮。

  “你是说,只要滴血后拧十圈,就能开启一扇空间之门,去自己最想去的地方?”罗岚欣喜道。

  之前罗岚看到第六野战师通过那扇铁门便特别羡慕,感觉十分神奇。

  但他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竟然也能掌握这种方法。

  罗岚不是傻子,他很清楚这真视之眼与密钥之门能派上多大的用场。

  “是的,一个人一辈子只能开启一次,所以一定要珍惜,这东西,关键的时候能保你一命,”任小粟认真说道。

  “谢谢,小粟,”罗岚突然感慨道:“每次欠你人情之后都想要赶紧还给你,但这人情好像怎么也还不完似的。”

  “咱们之间还用说这个吗?”任小粟笑道。

  “对了,小槿姑娘有真视之眼了吗?”罗岚客气道:“要不你把这颗红色的送给她吧?”

  “你就不用操心这个了,她有更好的,”任小粟说道。

  “奥……”

  说到这里,任小粟忽然想到杨小槿开启密钥之门还缺点材料。

  不是缺真视之眼,而是缺一扇门。

  紧接着罗岚和周其等人便眼睁睁的看着任小粟走到仓库门口,然后硬生生把仓库的大铁门给削下来半扇儿,装进了自己的收纳空间。

  在场所有人看着这一幕都凌乱了,原本那些来接应罗岚的人觉得,凌晨才是最可怕的存在,现在他们觉得,自己可能想错了,眼前这个一言不合就砍掉你半扇大铁门的人才是真的可怕好吗?

  任小粟也有点不好意思,他对罗岚说道:“这个我拿来给小槿开密钥之门用,抱歉抱歉。”

  说完,他便拉着杨小槿重新爬到凌晨背上,然后驱使着凌晨朝庆氏西南方的连断山脉跑去。

  周其怔了半晌:“这就是传说中的夺门而逃吧,古人诚不欺我。”

  ……

  5000字(本章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