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第一序列

1255、深渊与沟壑

第一序列 会说话的肘子 6678 2020-11-17 17:24

   倒计时第四天。

  周其一战封神,漫天的璀璨剑雨将无法计数的候鸟群纷纷击落,那磅礴壮阔的一幕,当得起半神称谓。

  甚至有很多西北军的士兵说,这周其在雨天里,应该是半神中没人可以匹敌的。

  碎落的候鸟群,羽毛与尸体将山野都覆盖了。

  不过,在这一战之后周其也和季子昂一样陷入力竭的状态,庆缜、许瞒、周其、罗岚四人,已经趁着短暂的休战时期撤离了141阵地,而且并未在黎明防线上停留,直接乘车前往后方的178要塞。

  用庆缜的话说就是,在这条防线上他们该做的事情已经全部做完了,剩下,便是在178要塞耐心等待。

  一场秋雨漂泊而至,141阵地开始变的有些泥泞,士兵们走在战壕里都会时不时脚下打滑。

  大家搬来军械的箱子垫在战壕的坑道中,以此作为道路。

  难得修整的士兵们浑不在意的靠在战壕墙壁上,有人抽烟,有人小口咀嚼着压缩饼干,然后一起亢奋的聊着昨天发生的一切。

  在候鸟群即将抵达的时候,所有人都陷入绝望了,结果周其的出手,让所有人又重新看到了希望。

  这种跌落谷底又重见光明的感觉,太过振奋人心。

  有些战士聊着聊着就在战壕里睡着了,哪怕他们身旁还有人在高声聊天。

  当总指挥营帐接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所有人都在欢呼,大家看着P5092的眼神就像是看着偶像。

  不得不说,周其确实厉害,而P5092提前将周其放在141阵地上,而且确定将要下雨,这种能力仿佛未卜先知。

  P5092与王蕴的战场组合,就像是为战争而生似的。

  当初所有人都忧心忡忡的时候,P5092好像都没有为这候鸟群担心过似的。

  这种气定神闲的态度,也让大家为之折服。

  不过,此时所有人都在欢呼,P5092反而又愁眉紧锁起来。

  王蕴问道:“打了一场大捷,为何反而忧心忡忡?是不是因为,这候鸟群来的太诡异。”

  王蕴所说的是,连他们都能判断出近期有雨,那人工智能也应该知道才对,所以这候鸟群突然送到周其脸上给他们杀,很像是一个陷阱。

  P5092说道:“按照历史惯例,这场雨最少也要下三天,若是人工智能将它的杀手锏留到三天以后,那我们也已经赢定了。周其自己说过,在泥沙场的时候人工智能应该也很清楚他达到了半神境界,因为他是从那里杀出来的,所以对人工智能而言,不论如何都要挨这一刀,它避不开周其的。”

  P5092继续说道:“候鸟群确实是它的杀手锏没错,但现在看来,更像是替它的人类部队来挡刀的,似乎人类对它来说要更加重要一些。”

  就在此时,营帐里一直闭着眼睛当雷达的荀夜羽,突然睁开眼睛起身喊道:“东北方向又出现敌军,规模和我们防线现在面对的敌人一样多,距离我们还有九十公里!”

  P5092内心叹息,战场上就是怕什么来什么:“黑狐他们之前牵制住的那支敌军部队,马上就要抵达我们这里了,按照他们的行军速度,最迟今夜就会抵达。”

  指挥营帐里刚刚还在欢呼的作战参谋们又感到一阵窒息,黎明防线只面对一支部队便如此吃力了,要是再来一支,还不得分分钟崩溃?

  而且,按照胡说的情报,西南的两支敌军是直接绕过黎明防线直抵178要塞的,那里现在几乎是一座毫无防备的城池。

  结果,还没等大家消化这个消息呢,P5092又说道:“西南的敌军部队,应该也快要到了。”

  西南的两支敌军,也不比大家现在面对的数量少。

  P5092就像是故意给大家泼冷水一样,将一个又一个不好的判断抛了出来。

  王蕴低声说道:“如果那些敌军全部抵达,我们根本挡不住的,恐怕连一天都撑不住。”

  P5092想了想说道:“传达我的命令,黎明防线上第三梯队的所有部队明天开始向178要塞撤离。这样,撤退的西北军才有机会在西南敌军赶到178要塞之前,做最后的抵抗。”

  “第二梯队阵地上的西北军怎么办?”王蕴问道。

  “为第三梯队的作战部队争取撤离时间,”P5092回答。

  P5092如今的任务只有一个,那就是争取时间、时间、时间。

  其他的,全都不在他考虑范围。

  “可如果东北方向的敌军今夜就抵达,第二梯队的防线恐怕争取不到足够的时间了,”王蕴说道:“可能还来不及明天撤退,第二梯队就崩溃了。”

  “所以我说,我们还需要一点运气,”P5092说道。

  事实上,每个人的成功都与运气有着或多或少的关系。

  而P5092知道,有一个任小粟非常亲近的人,就掌管着运气。

  ……

  北方牧民经由神木河南下,直奔178要塞方向。

  那时候,颜六元派哈桑带领狼群驱赶着牛马去驰援144号壁垒,待到狼群护送着最后一批难民抵达黎明防线后,便又折返回去与颜六元汇合,只留下哈桑一人在黎明防线上协助西北军进行防守。

  当下,颜六元正坐在狼王宽阔的脊背上抚摸它的毛发:“辛苦你们了。”

  狼王甩了甩脑袋,似乎挺享受被颜六元抚摸的感觉。

  “仆兰齐,”颜六元对身旁骑着战马的仆兰齐问道:“你觉得,现在西北军需要什么?”

  “主人,咱们的斥候在南方发现了敌军,数量及其庞大,好在斥候们骑的都是最好的战马,才没有被他们追上,”仆兰齐想了想说道:“我想,这么庞大的敌人数量,恐怕是西北军没法抵挡的吧,所以我们有没有办法将他们拦下来?”

  “你觉得什么时候拦下他们比较合适?”颜六元问道。

  仆兰齐挠挠头:“主人,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合适啊,要不就现在?”

  颜六元点点头:“你们继续按照原先路线前进,我先行一步了。”

  仆兰齐急了:“主人,我就随口一说,你不要信我啊。”

  颜六元笑道:“我倒不是信你,而是信我自己。”

  颜六元虽然看不见苍穹之上的卫星,但他知道,现在这片土地之上的卫星,应该正在沿着轨道慢慢远离。

  现在就是最好的时机。

  运气对于很多人来说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东西,但是对于颜六元来说,那不过是一种真正可控的能力。

  只不过,他没法许愿让幸运加持自己,倒是可以加持任小粟。

  此时他每一个关于任小粟的问题,得到的回答,应该都是对任小粟最有帮助的。

  不远处小玉姐坐在另一头银色的狼背上,她见颜六元似乎要脱离队伍,便驱使银狼赶了过来:“六元,我和你一起去。”

  颜六元见小玉姐态度坚决,便笑了笑说道:“好的,我们一起。”

  两人骑狼向南方奔袭而去,待到他们靠近敌军的时候,人工智能控制的军队竟停了下来,所有人面朝颜六元方向做出戒备姿态。

  然而就在下一刻,颜六元跳下狼王的背脊朝着敌军遥遥张开手掌,做出了一个劈砍的动作,地面忽然开始震颤起来。

  苍茫的荒野大地上,黄土地上竟是突兀的出现了一条南北方向的深渊沟壑,横贯在了敌军前锋部队的必经之路上。

  深渊并不宽阔,想要毁灭一整支敌军是不可能的,但想要拦住敌军的前进之路绰绰有余。

  颜六元的身体开始虚幻起来,他的头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化为星辰粉末,仿佛整个人都要飘散在空气中似的。

  无数的敌军坠落深渊,那深渊底部一眼望不到尽头,只能听到哗啦啦的水声传出,像是直接一刀劈开了地下黄泉。

  这条裂缝,竟是横贯了数十公里,直接将敌军吞没了两成!

  颜六元没有去看敌军,他默默的看着头顶苍穹,整个精神意志都前所未有的旺盛。

  某一刻,他甚至感觉自己已经触摸到了这个世界的真谛,又或者他自己本身就是真谛之一。

  他即真理。

  “六元!”小玉姐惊呼起来。

  她看到颜六元的身体在不断虚化,刹那间李小玉的心里难以克制的疼痛起来,就像是要失去了最重要的亲人一样。

  小玉姐一声声的呼喊着颜六元的名字,甚至跌跌撞撞的跳下狼狈,奔向颜六元身边将对方抱在怀里。

  “我没事的小玉姐,”颜六元低头看向小玉姐笑道:“多亏有你在身边,不然这一次危险了。”

  小玉姐抬头看向颜六元的面庞,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她已经需要仰头去打量这个少年了。

  那个曾经笑嘻嘻的集镇妇女之友颜六元,已经长成大人了啊。

  “六元,你的头发,”小玉姐低声说道。

  颜六元到草原之后便没有再剪过头发,一直积蓄到及腰长度。

  可现在,颜六元的头发已经成了极短的短寸,就像是那些传说中的苦行僧一般。

  颜六元说道:“小玉姐你能将我呼唤回来就已经是很幸运的事情了,至于头发,并不重要。”

  小玉姐忽然问道:“可是你的头发都快没了,下次再使用能力的话,恐怕就真的要消散了,你答应我,以后不要再使用自己的能力好不好?”

  “也没有那么严重,”颜六元笑眯眯的说道:“只是不能再用这种天灾级别的能力而已,普通的幸运加持还是可以的。”

  “那也不行,”小玉姐说道:“我怕你真的某一天消散掉。”

  “不会的,”颜六元说道:“有你在,我就不会冒那种风险。事实上这次的敌人要比想象中更加强大,我并不具备与它抗衡的实力,就算拼掉自己的性命也只能让他损失惨重而已,因为不管是我还是那传说中的李神坛,都不具备成为世界意志的资格。”

  所以,除任小粟以外的其他人就算跨过70%的神明临界线,也没法完全抵达100%的神国彼岸。

  最终的结果,也只能是消散在人世间而已。

  ……

  与此同时,黎明防线指挥营帐里,荀夜羽忽然高声说道:“东北方向敌军的北方,再次出现生命迹象,只有两个人。一个是普通人,一个是超凡者,但那个超凡者的生命火焰像恒星一样璀璨。这种生命迹象太少见了,比周其与周迎雪的还要强大。”

  “半神级别以上的超凡者吗,”P5092问道:“他们的行动轨迹是什么?”

  “他们正朝着东北方向敌军靠拢过去……等等,”荀夜羽面带震惊的说道:“敌军一瞬间有数万生命迹象突然消失了!”

  其实荀夜羽也不清楚那是数万还是数十万,他只感觉自己脑海中的雷达画面里,突然有密集的生命迹象开始消逝,空白了一大片。

  像是一块长方形的蛋糕,突然被人硬生生割下来了一块似的。

  荀夜羽绞尽脑汁也无法依靠自己的想象力去猜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P5092说道:“现在,双方的行动轨迹是什么?”

  荀夜羽说道:“那个半神正在朝黎明防线赶来,可原先东北方向的敌军竟然在往南走,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这就是我说的运气了,”P5092感慨道:“应该是草原上的那位赶到了。”

  不管到底发生了什么,这支敌军总归是无法在今夜抵达黎明防线了。

  倒计时越来越少,人类文明里的一颗颗璀璨明珠,正在向同一处汇聚。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