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第一序列

1231、离开

第一序列 会说话的肘子 6676 2020-11-17 17:24

  所谓瘴气,便是树林里多年沉积下来的树叶、动物尸体产生的腐败气体。

  吸入瘴气后会出现头疼、晕厥休克、皮肤瘙痒等症状,好在张宝根是超凡者,自身心肺功能与代谢功能本就远超常人,所以李神坛刚给他煮好的药材,呼吸便立刻平稳了。

  小离人坐在一旁,背靠着大大的金属箱子,吃着零食。

  这几个月里,李神坛和司离人还专门在这里建起了自己的家,一栋二层楼结构的木屋。

  依据涟族的习俗,司离人作为女孩子地位更高一些住楼上,而李神坛则住在一楼……这也算是入乡随俗了。

  以往,每天都是涟漪往这栋小楼跑的多一些,现在,则是涟花大姐一天往这里跑五六趟,送干净衣服,送做好的食物。

  热心的涟花大姐,就差直说要为张宝根检查身子了。

  这事,惹得寨子里其他男性好一阵羡慕。

  此时,司离人一边吃着涟花大姐送来的果脯,一边问道:“神坛哥哥,咱们是不是要走了。”

  李神坛回头笑着说道:“为什么这么说?”

  “我看你心思已经不在这里了啊,”司离人嘀咕道:“一个小时里,你已经嘀咕两次‘也不知道任小粟那边怎么样了’,所以你肯定是要离开秀株州的。但我好奇,你走了,涟漪姐姐怎么办?带他们一起走吗?他们很能打的,应该能帮到我们。”

  “不能带他们一起走的,”李神坛笑眯眯的说道:“外面的世界越来越危险了,他们还是呆在秀株州好一些,有金尸银尸保护,我觉得就算有人想要跋山涉水入侵这里也很难。”

  秀株州附近有天然的瘴气屏障,而且自然环境相对恶劣,本就不适合大规模行军。连张宝根这样的超凡者都会中招,更何况是普通人?

  所以,但凡有点脑子的人,都不会往这里派部队送死。

  就算真的有人派了,那涟族也比敌人更加熟悉这里,能够躲藏、撤退的地方太多了,谁也找不到他们。

  李神坛肯定不能为了给自己增加助力,就拐骗涟族人跟他一起离开。

  司离人看着李神坛说道:“那咱们什么时候走?”

  “等宝根醒来就走,”李神坛说道。

  “哇,”司离人瞪大了眼睛:“李神坛,你为什么不让我也留下来,你就不怕我出去了遇到危险吗?”

  李神坛笑眯眯的说道:“小离人那么厉害,怎么会遇到危险呢。”

  “也是哦,”司离人美滋滋的笑了起来。

  当天夜里,张宝根终于悠悠醒转过来,刚一睁眼,他便立刻机警的跳了起来环顾四周。

  李神坛坐在一旁拨弄着火塘笑道:“姥爷真是没有白锻炼你,如今倒是有几分乱世里生存的模样了。”

  “神坛哥,”张宝根眼睛一亮:“我记得我误入了一片云雾树林,然后就昏迷过去了,你怎么找到我的?”

  “你晕倒的地方距离涟族的寨子已经不远了,有人控制着银尸去采药,结果把你给采回来了,”李神坛笑意盈盈的说道:“而且,对方好像还想一直采下去,采阴补阳、采阳补阴的那个采。”

  张宝根顿时打了一个哆嗦:“怎么,这秀株州里还有女鬼吗?”

  “女鬼倒是没有,大姐倒是有很多,”李神坛乐呵呵笑道:“先说说怎么回事吧,为什么弃用卫星电话来秀株州?”

  “中原似乎已经被人工智能控制了,我在73号壁垒调查王氏的时候,那里一整个壁垒的居民竟然同时都成了机器人般的模样,眼神完全没有焦点,空洞的像是深渊一样,”张宝根心有余悸的说道:“我也是好不容易才从包围圈里逃出来的,当时73号壁垒里还有其他的陌生超凡者,结果他们在半路就被追上了。”

  李神坛皱起眉头:“看来,这事和姥爷之前说的火种圣山有关,那圣山里恐怕就是一个巨大的纳米机器人生产基地。后来呢,宝根你还看见什么了?”

  “那些被控制的人没有追到我,便拐弯朝西南方向走去了,他们的行进速度并不算快,大概是普通人平均的快走速度,”张宝根说道:“好些人为了追我连鞋子都磨破了,但他们都没看自己的脚掌一眼,后来脚也磨破了,在地上留下一个又一个血色的脚印。”

  “就像是我当初控制李氏的人一样啊,”李神坛感慨道:“当初姥爷侦查圣山出来的车辆,都去了哪些地方?”

  张宝根犹豫了一下说道:“所有壁垒都去过,不光是壁垒,连草原也去了,南边的这片森林无人区也曾来过。”

  只是一瞬间的功夫,李神坛便意识到危险所在:“恐怕现在整个中原的居民、流民,全在前往西南、西北的路上了。那得是多少人啊,就算西南西北军力鼎盛,而且愿意屠杀这群平民,但也阻挡不了他们前进的步伐吧?”

  军队里老是有人调侃,军中子弹是最不值钱的,因为子弹的数量太多,生产起来没什么难度。

  看现在出现了一种恐怖到大家从来没有设想过的情况,西南西北要面对的敌人,可能比他们储备的子弹还多。

  哪怕真的人人都是神枪#手,一枚子弹就对应一条人命,子弹打完了,敌人也杀不完。

  更何况,大家也做不到一枪#杀死一个敌人。

  李神坛站起身来:“宝根你就在这里好好休息,接下来的事情已经不适合你参与了。”

  张宝根愣了一下:“那神坛哥你呢?”

  “我和小离人今晚就走,”李神坛说道:“离人,出发。”

  小离人正在吃猪肉脯呢,当即就愣住了:“这么急?”

  “嗯,夜里走的话,涟族人应该发现不了,”李神坛说道。

  他们在这里也没太多行李,司离人偷偷往承载着陈无敌的金属箱子里塞了一堆零食后,就把箱子背在了身后。

  这种感觉,就像是让她无敌哥哥帮忙守着零食似的。

  不过,李神坛就要走出小楼的时候,突然又拐了回来。

  他拿出纸和笔,认认真真的写着注意事项:大蒜在烘干的时候,一定要小火,而且一个小时翻两次,持续八个小时……

  酒液的二次蒸馏时,一定要……

  交代这一切,是李神坛担心自己走了以后,涟族人就把工序给忘掉了。

  到时候族人再有生病的,大家又要抓瞎。

  他继续写道:记住,如果遇到外人,一定要用金尸、银尸、铜尸迎敌,切记不要靠近奇怪的动物尸体。

  交代这件事情,是担心纳米机器人控制着其他生物靠近寨子,进而控制涟族的族人。

  如果是以金尸、铜尸作战,那就不用担心了,人工智能控制的纳米机器人再厉害,也没法控制已经死去的人。

  直到他交代完这一切,才长长的松了口气。

  司离人在一旁看着,她发现李神坛好像很久都没有对什么事情如此上心过了。

  上一次心心念念的为别人着想,还是帮任小粟的时候呢。

  “神坛哥哥,要不咱们别走了吧?”司离人说道。

  “不行的,”李神坛微笑道:“我们要去中原确定姥爷平安无事才行,而且,还有事情要做呢。”

  “奥,”司离人说道:“听你的,不过,你不跟涟漪姐姐告别一下吗。”

  “不了,”李神坛摇摇头。

  “我们从哪里离开?”司离人问道。

  “不能走寨门,”李神坛说道:“涟漪的金尸就守在那里,咱们从涟云阿婶家那边翻出去。”

  张宝根看他们真的要走,顿时就急了:“等会儿,神坛哥你等我恢复一晚上,我跟你们一起走。”

  李神坛笑眯眯的说道:“你还出去干嘛啊,本身就不是一个喜欢争斗的人,在这世外桃源里多好,说不定你的归宿就注定是这里了。”

  离开寨子以前,李神坛回首看着这个世外桃源,他心想自己这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大概就是在这里度过的了。

  没有太多烦恼,不需要面对危险,给大姐大婶们表演魔术,所有人都会用惊奇的目光看着自己,然后一个个像小孩子一样给他鼓掌。

  这里有香喷喷的熏肉,厚厚的肉片看起来很腻,但一口咬下去却一点不觉得腻,反而满嘴都是香味。

  这里还有淳朴的人们,每天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晒太阳。

  如果有机会的话,李神坛愿意在一切风波之后回到这里。

  原本李神坛是想去南方看台风的,结果却在这里停留了脚步。

  旅人的脚步,被沿途的风景留住了,于是也就不用在乎有没有抵达终点。

  只是李神坛要比其他人更加清楚,这个时代里没有谁可以幸免,该做的事情,必须有人去做。

  他还欠任小粟一个承诺。

  “走啦,”李神坛笑道。

  夜色中,李神坛蹑手蹑脚的翻出寨子,小离人就轻松多了,她能飞……

  然而,原本应该伫立在寨子门口的金尸老爷子,竟然早早就站在寨子的木栅栏外面等着李神坛了。

  这大半夜的,金尸老爷子看起来也不吓人,反而还挺和蔼的。

  只不过李神坛知道,和蔼只是表象,这位的战斗力可扎扎实实的能吊打中原大部分超凡者。

  树林里脚步声传来,涟漪平静的看着李神坛:“从你那个朋友被带回寨子时我就知道,你要离开了,为什么要走。”

  李神坛认真说道:“我有必须离开的理由。”

  “那你还会不会回来?”涟漪说道:“你对着那个箱子说,我知道你不愿意对箱子里的那个人说谎。”

  这几个月相处向来,涟漪也对李神坛有了一些了解。

  李神坛哭笑不得:“干嘛还对他说啊,这跟他没关系,他也不管这事。”

  “你果然在骗我,”涟漪说道。

  “这样吧,我们玩个抛硬币的游戏,如果是人像正面,那你就让我走,”李神坛说道:“如果是反面就算你赢,我就留下。”

  涟漪想了想说道:“不行,如果是正面,我和你一起走,如果是反面,你就留下。”

  李神坛愣了一下,他掏出兜里那枚银币用拇指高高弹上天空,涟漪的目光便追着银币抬了起来。

  银币在空气中翻滚时,发出清越的声响。

  可随着银币的翻动,涟漪的目光却渐渐呆滞。

  李神坛叹息,其实他也控制过超凡者,但想要控制涟漪这种超凡者里的高手,还挺难的。

  倒不是说他自身不够强大,而是精神意志作为每个人自己的主场,本身就有很大的优势,你想要对方交出自己的潜意识,那你必须比对方强大许多才行。

  但现在不一样,李神坛知道,涟漪在他面前越容易被催眠,便意味着涟漪越信任他。

  催眠这样一个信任自己的人,心里总会有点不是滋味,但李神坛知道,这虽然可能是第一次,但绝对不是最后一次。

  司离人在一旁说道:“你不是说,当着无敌哥哥的面,不再催眠好人了吗?”

  李神坛转头对他笑了笑:“但这次是为了做好事啊,我相信他会理解的。”

  说完,李神坛又对涟漪说道:“现在回去睡觉吧,明天日出之时当第一抹阳光照在你脸上的时候,你就会醒来……不是我不想留下,是我还有一件必须要做的事情。”

  话音一落,李神坛便朝着北方走去。

  司离人飘在李神坛身边轻声说道:“涟漪姐姐在流泪。”

  李神坛身形顿了一下,却始终都没有再回头向身后看一眼。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