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第一序列

1235、对与错

第一序列 会说话的肘子 5901 2020-11-17 17:24

  黑狐站在会议室门口低头看着身上的灰尘,刚刚去搬运化肥回来的他,全身上下都是脏兮兮的。

  当某位作战参谋找到他说,P5092长官要他去会议室一趟的时候,他其实就已经知道自己将要重新面对什么了。

  最残酷的战争。

  不过黑狐内心里一点都不忐忑,反而忽然有些兴奋。

  他在火种军事学院里学习了4年时间,又在第三师服役那么多年,所学、所见,全都是为战争而服务的。

  前一阵子P5092找到他说,从此以后大家可能就转为后勤兵种了,黑狐内心里还有一阵遗憾。

  但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长官怎么说,他就怎么做。

  但如果他还有机会重新拿起武器,其实黑狐内心是高兴的。

  而且,他相信原火种部队其他士兵也会和他一样高兴,因为大家一直都在等着这一刻。

  黑狐知道他这么想可能有些不对,毕竟战争就是战争,是要付出代价的。

  可是,这就是他们最擅长的事情啊,也同样是他们愿意为之付出一切的事业。

  P5092坐在会议室里平静的看着黑狐:“不用高兴的那么早,等你知道自己要面对什么样的敌人,就会开始痛苦了。”

  “不会的,”黑狐笑了笑:“我早就做好心理准备了,十年前就做好了。”

  “去整理仪容仪表,然后带人去军械库领取你们的装备,”P5092说道。

  “好嘞,”黑狐像是刚刚进入军校时的新兵蛋子一样,转身就跑的没影了,浑身都是活力。

  P5092在安静的会议室里继续说道:“这次第三野战师不再构筑新的防御阵地了,面对如此庞大的敌人,平原阵地根本无法阻拦他们,所以必须以游击的方式来拖延他们的脚步。”

  事实上第三野战师也确实没法阻挡敌人,他们所能做的,仅仅是拖延一些时间,以此来保证西北居民尽可能多的撤退到后方去。

  所以,他们不需要战胜谁,只需要争取时间。

  “需要提供什么支持,”任小粟问道:“我与第六野战师一起参战,这样能争取更多的时间。”

  “不行,”P5092摇头说道:“少帅你要明白,如今你始终活着,并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活着,才是最大的意义所在。你与张司令都是西北的精神支柱,所以你们一个都不能倒。若是你们其中一人出现意外,那会对整个西北军的士气造成多大打击?你知道吗?”

  任小粟当然知道这个道理。

  P5092继续说道:“这与贪生怕死毫无关系,连同我在内也一样,死去的指挥官将一文不值。这世界从来都不需要无谓的热血,你我都需要冷静的活到最后,不是我们想要活着,而是这场战争需要我们活着。”

  任小粟深吸一口气说道:“那你还需要什么支持。”

  “需要车辆,以及柴油、汽油补给,”P5092说道:“只有这样才能支撑游击战的机动性,少帅你也提到过了,对方是能够直接控制王氏机械化部队的。”

  西北面对的情况,与庆氏有些不同。

  庆氏与王氏之间并没有路,所以机械化部队没有穿过西南森林的可能。

  但是西北不同,王氏早就屯兵边境,这里有公路,边境附近还有王氏的前进基地,就算对方的补给线不足以支撑大规模机械化部队推进,但也一定能有少量装甲车、坦克车抵达西北。

  所以,想要和这样的部队打游击,自己的机动性也得跟上。

  然而这时候参会的王越息迟疑了一下说道:“可问题是,柴油、汽油、车辆,这都是居民撤退时急需的东西啊,整个壁垒的交通工具都必须全部运转起来,这样才能尽快将居民运走。”

  会议室里一下安静下来,资源是有限的,分配给谁才是任小粟必须决定的问题。

  给王越息用来撤离居民,那P5092这边势必没法保证高机动性。

  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任小粟皱着眉头,他起身对王越息说道:“你这边先去安排撤退事宜,不用瞒着壁垒居民了,这种事情瞒不住的。张小满,你带一个旅进入壁垒维持秩序,如果有人煽动平民作乱,全都抓起来。至于如何撤离,我再想想办法。”

  这时候,P5092突然说道:“王蕴,你从军队中挑选10名曾经家在178要塞的士兵出来,让我们来见我。记住,我要那些还有家人在178要塞、但又不是独生子的士兵。你们把少帅给你们的真视之眼,全都给我,没开启过密钥之门的我都要。”

  任小粟愣了一下,他立刻猜到P5092要这10名士兵是干嘛的。

  P5092想了想又补充一句:“最好是自愿的。”

  第六野战师里,有一千多人都是当初跟着张小满一起来到144号壁垒的,所以这10名士兵并不难找。

  下午,P5092将任小粟曾经发出去的真视之眼都收了回来,其中包括每一枚红色级别以上的真视之眼,合计10枚。

  原本是有二十多枚的,可大家最近有一大部分都开启过密钥之门了。想要开启,就必须让真视之眼的上一任主人死亡才行。

  一枚真视之眼对应一名士兵,例如张小满手里那枚还没开过密钥之门的红色石头,全都可以成为这次撤离计划的关键。

  家在178要塞是一个很关键的事情,虽然密钥之门不可控,但如果离家太久,那么这扇门有很高的概率开到他们各自家中。

  这就是任小粟筛选士兵的规则所在。

  红色密钥之门的宽度,一次可以通过一个人,金色则可以通过两个。

  平民当然无法像士兵一样有序的快速通过,或许两三秒才能通过一个人,这个时间也并不准确,需要再次统计。

  可一旦有士兵将密钥之门的尽头开在178要塞,那么整个平民撤退计划都能减轻许多负担,起码小孩、妇女、老人这种不适合长途跋涉的人群,可以从密钥之门离开。

  需要撤退的壁垒总共有四座,任小粟一定要试出一条捷径来。

  但这些开启密钥之门的士兵是无法幸免的,他们必须等所有人通过后,逆时针旋转真视之眼十圈关闭密钥之门。

  这样一来所有通过这扇门的人,才不会在门被摧毁后掉回门的另一端。

  这些士兵,按照撤退倒计时来看,这些士兵大概率是无法离开144号壁垒的。

  所以任小粟才交代,做这些事情的士兵,不能是独生子。

  说实话,任小粟很不愿意做出这样的选择,因为这件事对任何一名士兵来说都很不公平。

  P5092看着任小粟问道:“少帅,是不是觉得心有不忍?”

  任小粟看了P5092一眼:“是的。”

  P5092说道:“这是我们每个人都必须经历的,你记得那个火车的小故事吗,一边轨道是10个人,另一边轨道上是数十万人,原本这火车是要撞向数十万人的,而扳道岔就在你手里,你会如何选择?”

  任小粟摇摇头:“不对,这个比喻不对。这10个人没有做错过什么,他们本来就没有站在另一个路口上。然而现在只因为他们是军人,所以就要牺牲他们,就要让他们主动站在另一条岔路上,用自己的命去换其他人的命?”

  P5092说道:“对,就因为他是军人,我们每一个军人都做好了为数十万平民牺牲的准备。”

  任小粟再次摇头:“我还有其他办法。”

  P5092说道:“没关系的少帅,你如果不忍心的话,我来跟他们说。”

  “我来说,”任小粟笃定道。

  当10名士兵来到任小粟面前时,任小粟打量着一个个士兵的面孔,所有人都在用期待的目光看着他,他们都知道,少帅有非常重要的事情交给他们去做。

  “你们叫什么名字,多大了?”任小粟轻声问道。

  “赵万昆,40岁!”

  “蒋飞飞,31岁!”

  “张浩,31岁!”

  “刘代旭,25岁!”

  “幸更繁,23岁!”

  “程方伟,24岁!”

  “徐鹏龙,21岁!”

  “王佛军,21岁!”

  “代晋凯,26岁!”

  “唐博英,28岁!”

  这10名西北军军人,最大的40岁,最小的21岁。

  任小粟沉默着在思考如何开口,反倒是赵万昆笑了笑说道:“少帅,没事你说吧,我们做好心理准备了,我们是自愿来的。”

  其实,他们知道是怎么回事,在P5092询问他们是不是独生子的时候就知道了。

  蒋飞飞笑着说道:“少帅,P5长官已经给我们说过怎么回事了,我们愿意留在这边,等待所有人都通过密钥之门后关闭它。其实相比那些需要去和敌人作战的战友们来说,我们已经够幸福了,他们才是最危险的。”

  任小粟沉默了一下,然后说道:“我会在前线陪你们到最后一刻,然后用蒸汽列车带你们离开。”

  这就是任小粟的办法,或许P5092作为一名优秀的指挥官已经习惯了牺牲,习惯了身边一个又一个生命为理想而死,但他还是难以习惯。

  所以,他会和这些士兵一起等到最后一刻。

  “开始吧,”任小粟说道:“只需要拿着发给你们的石头,滴下血液,然后在我身后这面墙壁上顺时针旋转十圈,密钥之门就打开了。144号壁垒的人选,赵万昆、蒋飞飞、张浩。”

  总共4座壁垒的居民要撤离,所以10名士兵平均分配到各个壁垒,每座壁垒2、3人。

  至于他们能不能将密钥之门开到178要塞,谁也不知道。

  “少帅,”有一人迟疑道:“万一我们打开的门,并不在178要塞怎么办?”

  任小粟说道:“不要有太大的压力,这本就是无法确定的事情,它可能开在你身边,也可能开在你根本没去过的地方,连我都是在赌,所以就算你们失败了,也没人会责怪你们。放心,我之后还会再找其他人来试的,你们只是第一批。”

  第一个赵万昆,当他滴血旋转十圈后,墙壁上一圈波纹涟漪荡漾开来。

  他一步踏入密钥之门,下一秒他失望的返回144号壁垒,然后艰难的说道:“少帅,这门的背后是一片雪山,温度可能零下十多度……”

  任小粟帮他把肩膀上的雪沫拍掉:“没关系,你回去休息吧。”

  赵万昆低头往屋外走去,任小粟觉得他神情有些不对,便悄然跟在他的身后。

  就在赵万昆刚刚出门的刹那,这位老兵竟突然拔出自己腰间的配枪,想要开枪%自%杀。

  幸好任小粟发现的及时,一脚将赵万昆的配枪踹掉。

  “你干什么?”任小粟冷声问道。

  “少帅,P5092长官给我们说了,这密钥之门只能开启一次,如果开启的宿主还活着,谁也没法再开第二次,”赵万昆低声说道:“所以少帅你就别骗我们了,我们知道该怎么做。”

  任小粟的胸口顿时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似的,有些气闷。

  他几分钟之前说会再找人来试密钥之门,不过是想安慰这些人。

  这么说,本就是担心这些人做出傻事。

  结果,P5092竟然把事情想在了他前面,暗示这些士兵如果没能把门开在178要塞,就直接自杀。

  P5092这么做,就是要用人命来不断试错,直到10枚真视之眼对应的密钥之门,全都开在178要塞!

  这样一来,每个壁垒2、3扇密钥之门,撤离计划便会提高许多效率。

  或许只需要10天的时间,整个壁垒的居民就全都撤退到178要塞了。

  任小粟拖着赵万昆去找到P5092,他冷声说道:“是你暗示他们自杀的?”

  P5092看了一眼赵万昆,然后平静说道:“没错。”

  “就因为这样做是最正确的选择?”任小粟问道。

  “是的,”P5092点头说道:“密钥之门太不稳定了,而且少帅,平民们根本没法做到几秒就通过一人,他们不是第六野战师训练有素的士兵,他们会出现拥挤,门的对面也会出现拥挤,第一批通过的是小孩、老人、妇女,你高估了他们通过的速度,尤其是老人。”

  P5092继续说道:“一扇可供两人通过的密钥之门,三天时间大概能够通过10到15万人,如果只有一扇可供一人通过的密钥之门呢,那就更少了。144号壁垒人数足有110万,一扇密钥之门根本来不及撤退。这些平民落在人工智能手里,它将对后方阵线造成多大的威胁?到时候又要死多少士兵?”

  任小粟默默的听着,其实他很清楚,P5092所做的,就是当下的最优解。

  不考虑人性、不考虑感情、不考虑道义,不断用人命试错然后开启10扇密钥之门,这确实是最高效的计划。

  P5092冷静说道:“少帅,我不告诉你只是不想你的良心背上谴责,你就只当不知道这件事情,全由我一个人来背负好了……反正我比较冷血。”

  任小粟冷冷的看了P5092一眼说道:“问题是你没有你嘴上说的那么冷血。你觉得我义气用事也好,觉得我不够成熟也好,但西北军从来都不需要这种牺牲,如果真的要死,那就死在一起。”

  说完,任小粟交代王蕴派人看好那些开启密钥之门失败的士兵,然后回到了开启密钥之门的屋子。

  一旁的王蕴对P5092说道:“少帅也知道你是为了西北好,他理解的,只不过这不是他的做事风格而已。”

  P5092平静说道:“我明白,这就是领袖之所以成为领袖的原因,而我只能做一个指挥官。”

  最终,144号壁垒这边试了三次,也只开启了一扇仅容一人通过的密钥之门。

  其他士兵坐上车子,携带着他们各自的真视之眼开赴其他壁垒。

  傍晚的时候,任小粟再次找到P5092,并认真说道:“我很了解你是个什么样的人,如果你真的足够冷血,那在守护火种长城的时候,有士兵牺牲的时候,你就不需要一个人在帐篷中独坐到天亮了。所以下次如果你再做这种决定,记得提前告诉我,西北是大家的西北,不需要你一个人来背负什么。”

  P5092默默的看着任小粟,很久之后他才说道:“但战争总需要牺牲,而且他们也做好了准备。”

  任小粟说道:“你是对的,但这个世界上不止有对与错,还有我们本心的选择。”

  143号、144号、145号、146号壁垒在当天同时响起了警报声,各个壁垒的播音员在广播中宣布了撤退的决定。

  官方并没有隐瞒战况,坦然承认大家必须向后撤退到有利地形,才有可能取得胜利。

  一时间,四座壁垒一片哗然。

  原本西北军已经做好了维持秩序的打算,但想象中的混乱并没有发生。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