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第一序列

821、新的任务

第一序列 会说话的肘子 2765 2020-11-17 17:24

  释放秘密监狱囚犯并非任小粟临时起意,毕竟这个监狱里的囚犯都对孔氏恨之入骨,放他们出去必然会对任小粟有所帮助。

  不过,任小粟肯定也不是无条件释放……

  季子昂等人跟着任小粟返回牢房区域,王蕴在后面说道:“这个秘密监狱里一共关押着313名囚犯,其中有17人我建议不要释放,因为他们都是王氏或周氏的间谍,而且能力卓绝。在我记忆里,审讯这17个人的时候他们都有故意说出一些西北的情报来混淆视线,放他们出去对西北没有好处,待到他们回归自己财团,未来说不定会给西北带来一些隐患。”

  这一刻,大忽悠觉得自己之前吃下的那些苦,都值了啊。

  有王蕴这么一个智力值极高的超凡者在西北,很多事情都会变的很简单,因为带走王蕴,就等于带走了一整个孔氏的情报资料库。

  西北情报机构是王封元负责的,大忽悠和他一个主外一个主内,所以大忽悠非常清楚,王蕴知道的那些情报若按以往途径去获得,还不知道要花多大的代价。

  可能会花很多金钱与精力,还有可能会付出上百条潜伏人员的性命。

  现在王蕴已经开始主动为西北做打算了,这就是个很好的开始嘛,大忽悠想到这里,简直心情舒畅!

  任小粟若有所思道:“那把他们继续关在这里也太残忍了吧。”

  “希望你这时候千万别有什么妇人之仁,”王蕴冷声道。

  任小粟愣了一下:“奥,那倒不会,你多虑了。”

  说着他往牢房区域走去,走到第一个牢房的时候,任小粟透过铁窗朝里面打量过去。

  眼瞅着监狱里的囚犯面色苍白,明显很久没有接触过阳光照射了,这些人一定很渴望呼吸外面的新鲜空气吧。

  只有失去过自由的人,才知道自由有多么可贵。

  这时候所有囚犯都知道秘密监狱已经出事,现在他们透过金属栏杆看见季子昂与大忽悠等人全都恢复自由,立刻叫喊着:“放我们出去,让我们干什么都行!”

  “拜托放我们出去!”

  有一个人喊起来,紧接着整个监狱都爆发了呼喊声,任小粟对面前这牢房里的囚犯认真说道:“说三声谢谢,只要你够诚恳,我就放你出去。”

  一旁的王蕴和季子昂、大忽悠都迷了,这是个什么操作,合着您大半夜来监狱里做好人好事来了?

  里面的囚犯也有点懵,不过说声谢谢并不难啊,又不是叫爸爸之类侮辱词汇,所以他果断说道:“谢谢!谢谢!谢谢!”

  “来自刘千河的感谢币,+1!”

  “来自刘千河……”

  “来自……”

  任小粟乐了,他大半夜的跑来这里图啥呢,不就是图感谢币吗?

  不过他也没贪,毕竟时间紧迫他不能在这里耽误太久。

  所以,任小粟丢给王蕴一大串钥匙:“你应该记得哪把钥匙能打开哪个门吧?”

  “记得,”王蕴点头。

  “开门,”任小粟说道,他本可以直接用黑刀的,但他不太想在这些人面前暴露自己的黑刀与模样,见过的狱警都死了,除狱警之外的就剩大忽悠等人,反正都是要去大兴西北的,看见也就看见了。

  任小粟换下一个牢房如法炮制,一个接一个囚犯被释放,让任小粟欣慰的是,这些人的感谢基本都是很诚恳,不诚恳的也就是个别几人罢了。

  算算概率,任小粟原本感谢币是将近四千,这一波在秘密监狱里收获的感谢币,怕是能让他存货逼近五千大关!

  就在此时,王蕴看到任小粟走向下一个牢房便提醒道:“这里面关的人,就是我说的十七人之一。”

  说完,王蕴便冷眼旁观着,想看看任小粟打算如何处理。

  结果任小粟刚走到那牢房门口,还没等那人开口呢,就直接往里面扔了一颗手雷……

  轰隆一声,囚室里炸起巨大的烟尘,王蕴和季子昂都震惊了!

  刚才任小粟说什么来着,原话好像是“那把他们继续关在这里也太残忍了吧”,所以任小粟的想法就是……给对方一个痛快?!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说最温暖的话,然后办最狠的事?

  王蕴这一刻才明白自己是误会这位西北少帅了,这货哪特么用自己担心什么妇人之仁,这货分明就是个杀坯中的杀坯!

  难怪西北那群杀坯会认同这少年,王蕴自诩狠人了,但跟任小粟简直没法比。

  王蕴喃喃道:“你……”

  任小粟诧异回头:“怎么了?”

  “没事,”王蕴有点牙疼。

  “嗯,遇到下个人了记得告诉我,”任小粟淡定的走向下一个囚室。

  经过这一炸之后,其他囚室里的囚犯都有点慌了。

  任小粟笑容满面的看向面前囚室里的囚犯笑道:“说谢谢就放了你。”

  这牢里的囚犯战战兢兢问道:“刚才隔壁怎么了,为什么炸死他……”

  任小粟笑眯眯的说道:“因为他不说谢谢。”

  囚犯:“???”

  大忽悠:“……”

  王蕴:“……”

  季子昂:“……”

  说实话,单凭任小粟今天在监狱里做的事情,看起来比李神坛都疯狂。

  在囚犯眼中,任小粟就是为了一声谢谢来劫狱的,但你不说谢谢他就会炸死你,这行为怎么看怎么像神经病啊。

  这名囚犯咽了口口水说道:“谢谢。”

  “来自齐介生的感谢币,+1!”

  任小粟挥挥手:“行了,把他放了吧。”

  这齐介生眼看着王蕴给他打开牢房,顿时喜出望外,没想到说声谢谢真能重获自由!

  不过他推门出来的时候,就听见任小粟已经跟隔壁吵起来了,此时,隔壁虽然说了谢谢,但任小粟一枚感谢币都没收到!

  任小粟黑着脸:“你说个谢谢都不诚心,我怎么放你?!”

  那牢房里的囚犯也是个臭脾气:“我怎么不诚心了,你哪只眼睛看见我不诚心了?”

  这时宫殿忽然发声:“任务,从面前囚犯身上获得66枚感谢币。”

  任小粟愣了一下,这不是难为人吗,对方现在连一枚都没给自己,还怎么获得66枚?!

  不过,任小粟突然回忆起曾经某个事情,他沉默了片刻后突然说道:“我谢谢你妈!”

  结果牢房里的囚犯一听就急眼了:“我谢谢你八辈祖宗!”

  “来自郑喜定的感谢币,+1!”

  任小粟面无表情道:“我感谢你奶奶个腿!”

  牢房里:“我感谢你大爷!”

  “来自……”

  任小粟:“我感谢你个香蕉皮皮!”

  牢房里:“我感谢你……”

  一旁的季子昂和王蕴等人突然发现,任小粟竟然还和牢房里对骂起来了,就在这阴森的秘密监狱里,眼前这位西北少帅竟是一点都不顾及形象,硬跟人家对骂了一百多个回合,直到给牢里那货骂崩溃才算完事!

  王蕴怔怔道:“这就是你们西北的少帅?”

  季子昂却笑起来了:“我倒是觉得挺有意思。”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