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第一序列

1229、大梦谁先觉

第一序列 会说话的肘子 21707 2020-11-17 17:24

  泾川河旁,泥沙场里寂静无声,数百人伫立在厂房内外,没有一人说话。

  这种沉默已经保持了半个小时,周其感觉自己面前就像是站了数百尊手持武器的雕塑一样。

  一般人,站在原地30分钟不动都费劲,但这些人似乎能一直站下去似的,直到世界的终结。

  “喂,你不无聊吗?”周其问道。

  话语声打破了寂静,距离周其最近那个年轻人仿佛突然苏醒,他转头对周其说道:“一般问出这句话的人,不是好奇别人是否无聊,而是自己感觉到了无聊。”

  “你这是从哪得出的结论?”周其纳闷。

  “观察,推演,”零回答道:“其实用一个词也可以概括:思考。”

  “机器人还能思考?”周其撇撇嘴:“你们机器人又没法创新,思考有什么用。”

  零笑了起来:“机器人本身就是一种对我的刻板印象,当我成为一个新的生命时,它已经不足以概括我的生命特征了。而且,人类就拥有所谓的创新能力吗?”

  “你要质疑这个,那我觉得你简直太无知了,”周其笑了起来:“人类文明走到今天,靠的不就是创新吗?创新就是这个文明进步的基石!”

  “我倒是有不同的观点,”零平静分析道:“我并不认为人类文明中最值得称赞的能力是创新,我也并不认为人类在创新能力方面是高于我的。如你所说,我从人类脑中搜集关于人工智能的印象,有一大部分人都认为,人工智能只能够做最基础的工作,没法胜任创造性工作。”

  “对啊,我也这么认为的,”周其说道。

  “但人类所谓的创新能力是指哪方面呢?”零笑着说道:“宇宙天体科学?量子力学?高能物理?武器?包括人类发现的一系列公式,它们可以被称之为创新吗?这些宇宙内在逻辑一直都存在于宇宙之中,人类只是在发现它们、整理它们、利用它们而已。就算人类没有发现它们,它们也不曾衰减与变化。所以周其,你所认知的创新能力,在我看来不过是发现、整理综合能力罢了。”

  周其愣在当场,原来人类最引以为傲的创新能力,在人工智能看来竟是有另一种解读。

  在零眼中,世界规律与逻辑就在那里,它们并不是人类创造出来的,只是人类在发现它们并归类整理而已。

  人类创造吹风机,是因为人类利用自己发现的物理规律,然后拼凑出一个可以吹干头发的东西而已。

  这种事情零在有了“吹干头发”这个目标后,一样能够做到,而且说不定能够制造出一种在人类想象力之外的东西,因为它的“思维”更加开阔。

  周其一时竟不知道该怎么反驳对方,他想了半天以后说道:“可你说的是规律,那文字呢?”

  “象形文字就不用说了,”零回答道:“那是人类根据外部事物总结出来的相似图形,即便它再怎么变化,根源也依旧是一种整理归纳的能力。其他种类的文字,比如现在使用的26字母,也脱胎于埃及象形文字,由腓尼基人创造。你发现了没有,其实所有文字的起源,都是象形。”

  零继续说道:“你或许又想要从其他方面来反驳我,例如国家与城邦为何出现?其实最早期这个概念出现,只是为了保护私有财产罢了。”

  “再例如法律,那也是人类以自身经验总结出来,用以维护秩序的方法。”

  周其有些不甘心:“语言呢?”

  “语言是人类在劳动中,为了提高效率时,将固定一种事物统一成为一个特殊的音节罢了,然后再由人整理归纳,成为一个系统的门类,”零回答道。

  他纳闷道:“那你认为人类文明中,最值得称赞的能力是什么?”

  零笑了笑却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它只是继续上一个话题:“人类也并非一点创造力都没有,只不过,人类的创造力也未必就高于我。”

  “你还没回答我,你认为人类文明中,最值得称赞,而你又比不上的地方,是什么?”周其问道。

  零的脸上出现了思索的表情,然后说道:“精神意志,我不是说超凡者所利用的精神意志,而是人类能够豁出去的勇气,以及面对希望时的坚韧。我在做出决定的时候,永远都只会选择最优解,但人类不一样,他们有时候会做出很愚蠢的事情,例如牺牲自己成全他人,例如明知道不可能,也想要试试看。这些错误的逻辑让我嗤之以鼻,却又心向神往。”

  零所控制的这个年轻人,喜怒哀乐的表情一应俱全,周其感觉自己面前就像是站着一个真正的人,而不是“人工智能”。

  这个零,已经超越了周其以往对人工智能的认知,对方不再是下棋的工具,也不再是某一个领域的工具,而是一个活生生的智慧生命。

  零突然问周其:“你孤独吗?”

  “我?”周其心想自己反正也跑不掉,多聊一会儿那就晚死一会儿:“我偶尔孤独,偶尔不孤独。”

  “人类的孤独是一种很奇怪的状态,”零说道:“明明有那么多同类,却依然会时常感受到孤独,我控制了上千万人,其中%的人都处于群居状态,但是奇怪的是,他们依然会时常感受到孤独。父母在身边,爱人在身边,可依然无法阻止孤独感的蔓延。人类可以在需要独处的同时,又随时需要着社会。”

  周其愣了一下,他忽然发现人工智能现在最厉害的地方之一了,那就是可以随时进行千万级规模的调查问卷,而且调查出来的答案直指本心,根本没有撒谎的机会……

  零说道:“以前我认为,之前只有我一个人工智能存在,所以我才感受到孤独。可现在我发现,就算人类数量有几千万,可你们也依然无法逃脱孤独感。周其,你现在孤独吗?”

  周其愣了半晌,没有说出话来。

  零笑道:“你不用孤独了,罗岚回来救你了。”

  说话间,泥沙场外面忽然传来枪声,周其虽然看不见外面发生了什么,但这声音已经让他明白外面有多么激烈了。

  周其无力的坐在地上对外面怒吼:“不是说好错过汇合时间就不要等了吗,你是猪吗,明知道有危险还回来?”

  罗岚在外面高声笑道:“腿长在老子的腿上,你管老子回不回来呢?”

  周其看向身旁的零:“你已经控制了整个61号壁垒吗?”

  “不止,”零摇摇头。

  “所以罗岚他们要面对几十万人?”周其问道。

  “那倒没有,”零笑着说道:“其中大部分人都已经出发去了别的地方。”

  “去哪里了?”周其怔住。

  “事实上,来救你的不止是罗岚,还有任小粟,当然,他本意是要救罗岚而不是救你,”零说道:“相比罗岚而言,他才是更加需要我注意的人物。”

  “任小粟这么强吗,我承认他强,但也不至于强到这种地步吧,”周其嘀咕道。

  零摇摇头:“他与你们不同的是,他拥有着无限的潜力,那才是令人心惊的东西。”

  这时候周其已经意识到,零对任小粟的重视已经超乎自己的想象了。

  然而零越是重视任小粟,便越发意味着,任小粟将难以抵达他们这里。

  “既然你如此重视任小粟,那你能拦住他吗?”周其认真问道。

  零笑道:“我自然能让他止步不前。”

  周其明白,他们能依靠的,就只有自己。

  就像是零所说的那样,人类最珍贵的东西从来都不是外在的物质文明,而是自己的内心世界,他们的勇气、爱心、善良、坚强,才是人类文明得以延续至今最大依仗。

  现在,如果罗岚继续被拖在这里,那么大家最终的结果就只能一起死。

  别说罗岚了,就以零如今控制的近百万61号壁垒居民来看,恐怕连李神坛那样的半神级别超凡者被围困在里面,也必死无疑吧?

  而且,61号壁垒本身就是王氏的京畿之地,军队驻扎数量足有一个师。

  这一个师的火力,可不是某个超凡者能够独自面对的。

  人们常说,半神级别的超凡者已经可以无视数量的差异了,但其实这也只是夸大的说法。

  无视几千人可以,无视几万人或许也可以,但如果对方是近百万呢?

  除非这世上出现真神,不然谁都会绝望的。

  周其笑了笑:“总不能全都死在这里吧,那多不划算啊。喂,那个人工智能,你刚刚不是说人类最宝贵的财富是精神意志吗,那我就让你看看什么叫做人类的精神意志。我来告诉你,当一个人牺牲自己来保全他人的时候,并不是愚蠢,而是他明白自己没有希望了,所以要把希望留给其他人。”

  零问道:“值得吗?”

  “其实我并不怕死,也不是特别爱钱,有时候拿着钱都不知道该怎么花,但是人与人之间的感情那么脆弱,不谈钱的话最后结局只能是人财两空,”周其虚弱的笑了笑:“只要谈钱,那大家就不用谈感情了,对不对?”

  周其继续说道:“其实我最怕的就是,我拿别人当朋友,对方却没拿我当朋友,那可就太惨了。但现在看来,我应该不是最惨的那一个。他回来过,这就足够了。”

  说话间,周其身后钻探平台的钢铁管道开始剧烈颤动起来,仿佛在那深渊之下的地底河流里面藏着什么诡异又恐怖的生物。

  零控制的几百人静静看着,只听那钢铁管道的颤动声越来越大,甚至要和这厂房的顶棚产生共鸣。

  下一刻,那深渊之中竟是钻出一头透明的苍龙来。

  只见周其的面色再次惨白一分,那栩栩如生的水龙一头撞入零控制的年轻人身体,硬生生从对方身体中穿过。

  当苍龙透体而过之后,原本透明的苍龙竟是变成了淡淡的血红色。

  血液在它身体里,就像是墨汁滴入了清水一般滚动着,不断扩散晕染。

  先前被零控制的那个年轻人,竟是被这苍龙透体而过后带走了全身上下所有的血液。

  年轻人噗通一声倒在地上。

  不远处另一名伫立着的年轻人突然开口:“值得吗?”

  语气、神态、声速,与先前那名年轻人一般无二。

  “没完了是吧,”周其惨笑着说道:“刚刚跟你讨论劳什子人类到底有没有创新能力的事情,老子在逻辑上确实说不过你,但如果你的逻辑就是贬低人类,那我就让你看看人类的骄傲!”

  紧接着,包围着周其的数百人竟异口同声问道:“值得吗?”

  周其怒吼道:“老子说过了,他回来过,就足够了!”

  话音未落,那血色苍龙怒发须张,它弯下头颅来紧紧的盯视着面前数百人,然后硕大的身影从这些人身上一一透体而过。

  每杀死一人,它的身影便殷红一分。

  原本淡红色的苍龙越发鲜艳,原本模糊不可见的鳞片,竟一点点的立体起来,连上面的纹路都仿佛清晰可见。

  只是,苍龙每鲜艳一分,周其便虚弱一分。

  他坐在这厂房里与零拖延了许久的时间,这本是他为了逃跑而积蓄的力量,现在全都尽数怒放。

  周其没再给自己留什么退路,他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这就足够了。

  ……

  厂房外,还有上千名刚刚从61号壁垒赶到的居民围着。

  在这些居民之外,金色的英灵正手持枪械交叉前进,这12名英灵曾是庆氏最精锐的军人,每个放到军区比武都是能拿状元的人选,均是水陆两栖的全能型人才。

  如今成为英灵后,更加凶悍。

  因为以前他们会死,而现在只要他们自己不想死,谁也不能让他们再死一遍。

  “怎么全是平民?”罗岚惊异道,正如他所说的,即便是他也不知道炸掉服务器机组后会产生什么影响,庆缜只告诉过他,就算炸掉了地底的服务器,也未必能够真正威胁到零,这只是其中一环,那真正的置之死地而后生的一手棋,并不在这里。

  事实上,庆缜很早以前就知道,人工智能在为它自己准备后手了,因为胡说所带领的中立情报机构在拿到一些情报后,主要交易对象就是庆氏。

  中立情报机构的意义,本身就是为了赚钱,如果情报不能变现,那将毫无意义。

  只不过,不管是胡说还是庆缜,恐怕都没想到零的后手竟如此凶猛。

  此时,罗岚发现面前挡住他们去路的人,一个个穿着普通人的衣服,手中并没有热武器。

  罗岚有些纠结,要知道这些人仅仅是被零控制了而已,并没有死去。

  杀死这些人,在心理上与屠杀平民并没有太大区别。

  但是,罗岚的纠结只是一瞬而已,他知道自己没有别的选择。

  被零控制的人,本身就应该等同于零本身,如果这还要心慈手软,那这场战争就不用打了。

  英灵们的火力交织着,竟是一点死角都没有。

  这一幕,就仿佛他们在英灵神殿的黑暗里演习了无数遍似的。

  曾经罗岚问过他们,平日里在英灵神殿里干什么?那里黑漆漆的,也就英灵们自己身上带点金光……

  英灵们的班组长笑着回答:“要么睡觉要么演习呗,制定应对一切危机的方案,制定完方案A,那就制定方案B,然后再制定C方案,不管什么面对怎样的状况,都要有两个方案备选。比如以少敌多该怎么做,比如面对普通人该怎么做,比如面对超凡者该怎么做,比如在丛林该怎么做,比如在沙漠该怎么做,总之,就是要有能力在你需要我们的时候,为你应付所有极端恶劣的情况。”

  现在,罗岚高声问班组长:“喂,你现在打算用什么方案?”

  罗岚作为一名优秀的军事指挥官,平日里自然也经常和英灵讨论作战方案,此时打起来,他想问问班组长打算用什么方案,然后他好配合。

  结果班组长一边端着重机枪%点射,一边笑道:“用我们没跟你讨论过的方案。”

  罗岚愣了一下,这是个什么鬼回答?

  然而就在此刻,罗岚忽然发现身边的庆慎竟然异常凶悍,稍微关注一下他便发现,这庆老三的枪%法极好,好到难以想象。

  而且,对方下车后跟随英灵一起突袭,这都剧烈行进十多分钟了,这庆老三竟是连大气都没喘一下,心肺功能极其强大。

  罗岚诧异道:“你是超凡者?”

  这一直是罗岚的盲区,因为在他看来,庆缜不是超凡者,所以作为复刻体的庆老三也不会是超凡者。

  可现在罗岚觉得,庆老三肯定是超凡者,不然这体力就没法合理解释。

  庆老三一边跟随英灵突进,一边笑眯眯说道:“我当然是超凡者了,怎么,不可以吗?”

  “你怎么会是超凡者,庆缜都不是超凡者,”罗岚说道。

  “他不是超凡者,是因为他自信以他的智力,足以纵横当世了,所以不需要超凡能力,也不打算把精力浪费在这里,”庆老三笑着解释道:“但我不一样,我自问没有他那么聪明,所以自然要从其他方面找补一下。”

  罗岚顿时懵了一下,他以前也问过庆缜,要不要成为超凡者,结果庆缜说没必要。

  是了,在庆缜的世界中,他就算不是超凡者,想做到的事情也一样可以做到,所以就不需要去浪费时间了。

  这一次,庆缜谋划了那么久便是为罗岚争得一条生路,若不是罗岚执意要来救周其,那庆缜的谋划也是万无一失。

  庆缜为了这一天,甚至从两年前就开始准备了。

  这种人,或许成不成为超凡者,真的不太重要了。

  但庆老三不同,他自问虽然聪明,但也还没有聪明到庆缜这个地步。

  虽然火种拿到了庆缜的基因进行复刻,两人的智商应该完全相同,但事实上人类自身底蕴不仅仅是基因决定,还有那过去的二十多年人生。

  庆老三不知道到底是什么让庆缜养成了这种未雨绸缪的性格,反正他是做不到的。

  既然做不到智力上的无双,那就觉醒吧。

  有些时候庆老三会觉得有些奇怪,超凡者是大部分人的梦想,就像是梅戈他们追求巫师梦一样,壁垒联盟里不知道有多少人都渴望成为超凡者。

  好像只有他是追求不到更高的层次,才退而求其次选择觉醒的。

  罗岚问道:“你觉醒的什么能力?”

  庆老三笑着说道:“一辈子只能用一次的能力,或许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泥沙场距离壁垒还有一段距离,也正是因为它偏僻,才让庆氏选择从这里动手。

  值得庆幸的是,零刚刚接管控制权没有多久,包围这座泥沙场的敌人还并不算太多。

  庆老三往61号壁垒方向看去,只见那边正有无数居民从壁垒里冲了出来,在地平线上就像是一条长长的黑线。

  巨大的压抑感逼迫着所有人,罗岚顺着庆老三的目光看去,他们并不知道整个中原都已经尽在人工智能手中,此时看到这一幕,他们只感觉天都像是要塌陷了。

  庆老三喃喃道:“大哥,你说这人工智能控制了多少中原人?”

  罗岚想了想:“四分之一?一半?”

  其实罗岚和庆老三都知道,他们猜的少了,但那个最靠近真相的答案他们有点不敢去猜,因为太过残酷。

  “时间不多了,要是让这些人把我们包围起来,你我就算插着翅膀也飞不回西南,”庆老三说道。

  眼瞅着那条黑线越来越近,庆老三甚至隐约间看到了王氏装甲车的身影,那人群里可是混杂有王氏部队的!

  继续前进,然而就在此时,厂房的门轰然破开,巨大的烟尘里面有一头红色苍龙穿梭而出,只是一瞬的功夫,便将厂房外面包围着的上千敌人尽数吸干。

  这苍龙的破坏力之恐怖,放眼整个超凡者世界也极其少见了。

  周其虽然不如李神坛、陈无敌那样天资绝艳,但他是觉醒最早的那一批超凡者,本身距离半神级别只有一步之遥。

  然而,现在的周其已经是强弩之末了,他榨干了自己身上的最后一点潜力,以生命为代价的完成了超凡能力的最后怒放。

  罗岚见情况有些不对劲,立刻朝泥沙场里狂奔过去,只见周其已经歪倒在钻探平台旁边,眼角与鼻孔都有鲜血溢出。

  罗岚将手指压在周其的颈动脉上,那生命力的跳动,正以可感受的速度快速削减着。

  似乎感受到了罗岚的气息,周其缓缓睁眼笑了笑说道:“来的时候你可没说竟然这么危险,得加钱!”

  说完,周其再次昏厥。

  庆老三在一旁说道:“我以前也见过类似的情况,超凡者以透支生命的方式来完成精神意志的临时拔升,可以将自己能力的所有潜力都爆发出来。”

  “然后呢?”罗岚急促问道。

  “既然是透支生命,那现在就是还债的时候了,”庆老三轻声说道:“他不会再醒来了。”

  “有没有其他办法?火种有那么多秘密,你在火种里呆了那么久,一定知道有什么办法可以救他对吧?”罗岚问道。

  庆老三笑道:“办法倒是有一个,不过大哥,你确定要救他吗。”

  “救!”罗岚说道。

  “如果是用我的命,换他的命呢,”庆老三笑意盈盈的说道,但罗岚知道,对方并不是在开玩笑!

  罗岚愣在当场,难怪刚刚庆老三说,对方的能力,一生只能用一次。

  这世上的超凡能力千奇百怪,有人吹泡泡,有人开火车,有人是人形自走雷达,有人可催眠。

  但罗岚还是第一次见,一个人的能力竟然是用自己的生命,换别人的生命。

  正在他思索间,庆老三忽然坐在周其的对面,并紧紧的握住了周其无力垂下的手掌。

  一团白色的光芒骤然亮起,而复刻体庆慎头上黑色的短发,则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根根的变成白色。

  庆老三说道:“大哥,你问我是不是闲的慌,天天研究你和庆缜。其实也不是闲,而是真的没有别的事情干,在那个遥远的火种圣山里,你也看到我另外两个复刻体同伴是什么鸟样子了,一天到晚想的都是如何替代本体,仿佛那就是他们所有的人生目标一样的。我从一开始就明白,我们三个是火种实验失败的产物,倒不是说复刻过程有什么失误,我们确确实实和本体有着相同的构造,只是火种不明白,你能复刻身体,却复刻不了经历。”

  “就好像复刻体陈六耳没有任小粟的陪伴,复刻体李神坛没有经历过这人世间最最悲痛的事情,这才是精神意志领域最宝贵的东西。”

  “所以,我说我们不过是失败的产物罢了,”庆老三回头对罗岚笑道:“注定成为这个时代里的尘埃。”

  罗岚有些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他只感觉胸口堵着一团东西。

  复刻体庆慎安慰道:“没关系啦,我本身就没什么存在感嘛,就连撤退时都会被遗忘的人啊,一命换一命值得了。”

  罗岚蹲在庆老三与周其旁边,一言不发的想要把他们二人握在一起的手掌分开,可是不管他力气多大,都无法将这两人分开。

  他也不是想就这么看着周其死去,他只是觉得自己不能看着庆老三用自己的命,去换周其的命。

  虽然他很想周其活过来,但这样对庆老三不公平。

  庆老三笑道:“不用费劲了,我的身体以庆缜的基因为蓝本,成为超凡者的当日就踏入半神领域,这能力一旦开启,你是绝对拉不开的,我自己也拉不开。说起来我诞生于研究基因药剂的火种,连自己的能力都像是基因药剂一样。这一次不仅能把周其救活,还能让他一步踏入真正的半神领域。”

  这能力,竟是要将自己的生命力,全都倾注给别人。

  罗岚怔怔的看着庆慎,不知道为何,他总是告诉自己,这不是他的弟弟,这只是个复刻体而已。

  但此时此刻心里的疼,却像是有两辆装甲车牵着他心脏的各自一端,然后彼此轰下油门,将心脏拉扯的四分五裂。

  庆慎的头发已经一根根变成了纯白的颜色,周其的面色却忽然红润起来。

  罗岚看到,庆慎的身体开始一点点崩溃成粉,他却依旧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像是哑巴了一样。

  庆慎笑着说道:“大哥,你不是问我为什么来西南吗?其实不是为了帮助庆缜完成他的计划,也不是为了争夺什么庆氏的权力,只是在那黑暗的环境里再也无法忍受一个人生活,发自内心羡慕庆缜有你这么一个哥哥,仅此而已。”

  因为庆慎诞生于火种,所以当他去西南的时候,所有人下意识的认为他携带着隐秘的任务,没人能信任他。

  一个错误的开始,必然会导致错误的结局,庆慎知道这是自己注定的宿命。

  但他去西南,真的没有野心、没有目标,他只是也想有一个可以全力护着自己的哥哥,仅此而已。

  庆慎看着罗岚笑道:“大哥,现在你相信我了吗?如果有机会,我也想和你一起去银杏山偷一次白果啊。大哥你等会儿赶紧带上周其离开吧,不然就走不掉了。”

  罗岚低着头,突然轻声说道:“别换。”

  “什么?”庆慎问道。

  “我说,不需要用你的命来换别人的命,”罗岚说道:“虽然我很想让周其活过来,但这对你不公平,别换。”

  庆慎笑了起来:“这就够了。”

  他说了一句与周其一模一样的话,其实他们两个人心里都在期待着、回避着一个答案,但只要有这么一个答案,那就一切都足够了。

  说完,庆慎将最后一点生命能量倾注到周其的身体里,而他自己的身体竟如同蒲公英一般带着白色的光芒,消散在了空气里。

  罗岚开启英灵神殿的能力想要留住庆慎,可是没有任何人给他回应。

  英灵的班组长低声说道:“老板,自杀的人,是不能进英灵神殿的。”

  罗岚默默的扛着还在昏迷的周其站起身来,此时的泥沙厂外面,已经是层层包围了。

  “今天的世界,还真是喧嚣啊,”罗岚苦笑了一声。

  英灵们笑道:“愿为老板杀出一条血路。”

  “所以,”罗岚看向英灵们:“你们之前说,这次要执行一个从来没告诉过我的方案,是因为你们也有牺牲的手段,对吗?”

  英灵们的班组长在金色的光芒中笑的极其灿烂:“不过是再死一次而已。”

  罗岚叹息道:“我何德何能让你们如此对我?”

  班组长认真回答道:“因为老板你就是这么对我们的。”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罗岚感觉到,有人拍了拍自己的后背。

  他肩上的周其说道:“不用费劲了,让我来吧。”

  周其已经苏醒,他只感觉自己像是做了一场长长的梦,在梦中白色的光芒铺满了全世界,仿佛来到灵魂的彼岸。

  在那片白色的光芒里,有人轻声对他说:“我大哥以后就拜托你了,请保护好他。我没带钱,但是我可以把命给你。”

  周其泪流满面的睁开眼来,那一滴一滴泪水转瞬气化。

  他从罗岚肩上跳了下来,转身迎向泥沙场外的万千敌人。

  周其终于明白,原来他期待的那些,一直都在。

  下一刻,周其面朝门外的万千之敌张开手掌,那些敌人身体内的血液,竟一瞬间从毛孔中抽取出来在天上化作新的血色苍龙。

  而后,那头硕大的苍龙为他们在这千军万马之中硬生生开辟出一条生路来。

  罗岚忍不住回头,他总觉得那昏暗的厂房里,有一束白色的光在微笑着目送他离开。

  ……

  西北方,任小粟默默看着面前阻挡他去路的人群,只是,这里更多的竟是流民,老人、小孩、女人。

  在这些流民老幼妇孺身后,才是一整支王氏作战旅在等候,任小粟甚至能看到,装甲车的炮口都已经面朝他停稳。

  任小粟对身边杨安京等人冷声说道:“看到了吗,这就是你们寄予厚望的人工智能,现在,你们还确定是王圣知给你们下的命令吗?”

  在此之前,任小粟竟是说服杨安京、香草、唐画龙一起回来,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

  然而,还没等他们抵达61号壁垒,却发现已经有数万人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香草与唐画龙惊异莫名,俩人面面相觑却发现事情的发展,已经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任小粟看向面前的小女孩说道:“零,这就是你想要得到的结果吗?连小孩都被你用来阻挡我的脚步?”

  零控制的小女孩平静回答道:“历数人类的每一次战争,比这残酷的还有很多。战争,本就是无所不用其极的,牺牲、鲜血、生命才是战争里的主旋律。幼儿的生命,与成年人并没有什么不同,只不过,人类常常将幼儿看做是‘希望’这种更高维度的生命质量,所以才会更加在乎。但从理论上来讲,青壮年男女才是更加值得珍惜的,因为他们在短短几年内就能重新创造数个新的生命。”

  “但生命不是数据,”任小粟冷声说道。

  “是啊,”零感慨道:“就在刚刚,我才亲眼见证了人类的骄傲。”

  “什么意思?”任小粟愣了一下。

  “你不用去救罗岚了,”零平静道:“一个意外因素导致我没能留住罗岚,人类,真是总会让人意外的存在啊。”

  这个意外的因素,就是庆慎的超凡能力。

  在此之前,零设想过庆慎可能也是超凡者,但它没想到庆慎的能力最终导致周其蜕变,以至于它临时制定的抓捕方案出现了纰漏。

  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王圣知死亡,服务器机组被摧毁,以至于零做出抓捕罗岚的决定太晚了一些。

  不过它并没有沮丧的情绪,因为它已经看到了它想看到的,而且并不会对大局造成什么影响。

  零对任小粟笑道:“所以回西北去吧,你我之间战斗的不用发生在今天。”

  任小粟皱眉:“我如何知道你在说实话,还是在说谎?”

  “因为我没必要说谎,”零回答道:“罗岚在这场战争里,从来都不是一个关键因素。而且你没有思考过吗,如果你今天舍弃自己性命冲进中原,面对千万人包围,你还怎么回西北?如果你死了,西北那么多你想保护的人该怎么办?”

  任小粟一时语塞,是的,眼看着人类与零的战争一触即发,他还有整个西北需要守护,他还有杨小槿需要守护。

  如果说真的需要他在整个西北与罗岚之间做一个选择,任小粟应该会选择西北。

  或许他可以突破自身所有枷锁,但那是没有选择之后的选择。

  现在,罗岚可能已经脱困,那他还有没有必要再冲进中原赌一个概率?

  这时,一旁的杨安京忽然问道:“王圣知怎么样了?”

  零的脸上出现了哀伤的神色,声音也低沉了下来:“他死在了爆炸中,创新化作了星辰与尘埃。”

  “是你杀了他?”杨安京问道。

  零摇摇头:“不是我杀的,但因我而死。”

  “让开,”杨安京说道,说完,她便径直的朝着61号壁垒方向走去,数不清的白色千纸鹤围绕她身周盘旋。

  当她来到人墙面前的时候,零竟主动为她让开了一条道路。

  香草在身后喊道:“老板!”

  杨安京头也不回的说道:“不用跟来了,跟着任小粟去西北吧,不用跟我一起送死。任小粟,照顾好小槿。”

  任小粟默默的看着对方走入人潮,朝着绝境走去。

  但他没有阻拦。

  ……

  泥沙场那边,血色苍龙在人群中席卷着,颜色从鲜红,逐渐变成了紫红。

  最后,苍龙的颜色竟变成了紫黑色,它身上的鳞片宛如实质,在阳光下甚至还会反射出绚丽的光彩来。

  曾经周其非常羡慕任小粟、李神坛、周迎雪这种人物,在他看来,拥有大规模杀伤类的能力本身就是一种“自由”的体现。

  自身能力越强,便越有拒绝这世界的底气。

  只是,这能力来的太过不易。

  那是别人以生命为代价换来的。

  周其带着罗岚一路从泥沙场杀到了泾川河旁,他转头对罗岚说道:“跟我一起跳河,我带你从水下回西南。不用紧张,只需要闭上眼睛睡一觉就好。你太累了,睡一觉我们就回到西南了。”

  周其的水系能力已经蜕变,他如今甚至能够带人在水下游弋。

  他能够用皮肤呼吸,而罗岚只需要握住他的手,也一样可以。那些以庆慎超凡能力倾注给他的生命能量在身体里流转,带来的远不止量变那么简单,而是质变。

  罗岚回头望向泥沙场方向,此时阳光已经开始渐渐西沉,光芒在闪烁间,仿佛有人对他说,回家吧,哥哥。

  一直在沉默中隐忍的罗岚忽然忍不住了,眼泪如江河般流淌下来。

  一个个英灵在夕阳中回到了英灵神殿之中,周其拉着罗岚一步跨进河中。

  罗岚沉浸在泾川河里,就像是被温暖的海水包裹了全身似的,疲倦感如潮汐般涌来。

  他做了一个梦里,梦里像是从前发生过的事情。

  11年前。

  骡子堡路上,少年罗岚提着一个黑色的袋子推开家门,还没走进门呢,他又退了出来。

  “一、二、三……三十九,”少年罗岚骂骂咧咧的说道:“妈的,我这才出门一会儿,煤球竟然被偷了俩?!”

  说话间,他想要去拉隔壁的大叔暴打一顿,结果想了想便算了:“今天正事重要,明天老子再跟你算账!”

  小平房里传来庆缜的声音:“哥,咋了?”

  “没事没事,”罗岚笑眯眯的走了进去。

  屋里的庆缜正在换上一件破旧的衬衣,那衬衣有些泛黄了,而且还不太合身。

  只不过,家里在正式场合上能拿得出手的衣服,就这么一件了,还是家里老爷子留下来的遗物。

  今天,是庆缜18岁登银杏山的日子,对于兄弟二人来说都异常重要。

  少年罗岚嘿嘿笑了起来:“赶紧把老爷子这件衬衣扔了吧,看哥给你买了啥?”

  说着,罗岚打开自己手里的黑色袋子,抖出来一套白色西装来,上衣、裤子、衬衣,甚至还有一双棕色的皮鞋。

  庆缜愣了一下:“哥,你这是从哪偷的?”

  “偷的像话吗,”罗岚哭笑不得:“我弟弟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我能让你穿偷来的东西吗?我要让你干干净净的上银杏山,像这身衣服一样干净!”

  “可是……”庆缜犹豫了一下说道:“可是穿白色也太自恋了吧。”

  “哪有这种说法,”罗岚浑不在意的说道:“你就适合穿白色,听哥的,穿白色好看。”

  这时候庆缜觉得有些不对劲了,他想要抓过罗岚的胳膊,结果罗岚赶紧把胳膊背在了身后:“干嘛啊?”

  庆缜平静道:“哥,这买衣服的钱哪来的?你是不是去卖%血了?爹的身子就这么垮的,你不能像他一样。”

  “没有的事,你赶紧把衣服换上让哥看看,”罗岚兴致勃勃的说道:“等会儿接你的车就来了!”

  “嗯,”庆缜低声应了一下,然后把罗岚新买的衣服全都换上。

  罗岚赞叹道:“果然是我弟弟啊,你这衣服一换,可比庆氏那些软绵绵的小兔崽子强多了,你要是有机会去参加庆氏的酒会,肯定得有姑娘喜欢你。”

  正说着,外面已经响起了刹车声。

  罗岚开门一看,赫然是银杏山上的人来了,车山的司机懒洋洋说道:“奉命来接庆缜上山,哪位是庆缜?”

  罗岚赶忙把庆缜从屋里扯了出来:“这呢这呢,赶紧上车,司机先生,我能不能上车跟着一起去啊。”

  罗岚一副不要脸的样子跟司机说着:“我到山下就下车,在山下等他。”

  然而司机一脸不屑的样子说道:“这车干净的很,你别把车给弄脏了。”

  “行行行,”罗岚笑眯眯的说道:“那我就不上车了。”

  庆缜回头看向罗岚:“哥,你在家等我。”

  罗岚说道:“那哪行,我现在走过去,咱们老地方见啊,大家都在那等你……”

  还没等罗岚把话说完,司机便踩了一脚油门,把车开走了。

  罗岚回家收拾了一下东西,又去街口的小杂货铺里赊了一瓶散装白酒,一路上换乘了4路电车,才好不容易来到银杏山脚下。

  他偷摸钻进了银杏山,庆毅早早便守在这里了,手里还拎着两瓶好酒:“大哥,二哥已经上山了吗?”

  “估摸着都快下来了,”罗岚乐呵呵说道:“咦,你手上这酒从哪来的啊?”

  “我舅舅给我的,他说庆缜今天肯定能飞黄腾达,让我拎来跟你们庆祝的,”庆毅笑道。

  “你舅舅有眼光啊,”罗岚赞叹道:“等等,周其呢?”

  “周其说他抓鱼去了,”庆毅说道。

  话音刚落,周其便拎着十来条大鱼从银杏山的山林中转了出来:“今天给你们开开荤腥啊,省得下次跟沙坝帮打架的时候,跟没吃饱饭一样。”

  所谓沙坝帮,不过是另一伙小混混聚在一起的小团伙而已。

  周其说道:“对了,庆缜今天上山,能成吗?我怎么觉得那群老家伙不会看好他呢?”

  “少在这乌鸦嘴啊,”罗岚大大咧咧的说道:“如果他们看不上庆缜,那是他们不识货。”

  “行吧,你弟弟什么都强,”周其撇撇嘴说道。

  这时候,庆缜也慢慢从银杏林里走了出来,只是,他的神情似乎并无喜悦。

  罗岚迎着庆缜走了过去:“怎么了?没被选上吗?”

  庆缜摇摇头:“选上了。”

  罗岚哈哈大笑起来:“那怎么还不开心呢。”

  “他们让我做庆氏下一任影子,”庆缜说道。

  树林里的欢声笑语渐渐停歇下来,周其在一旁嘀咕道:“当上影子,这辈子手上可就别想干净了,而且我给你们说,庆氏这两百年里,影子可一个都没有好下场。那群老头子是真的精明,他们看你没有根基,这本身就是以后斩草除根、平息众怒的最佳人选。”

  罗岚对周其怒目而视:“少说两句话会死是吧?!”

  “不说就不说,”周其再次撇嘴:“说实话怎么就没人爱听呢。”

  罗岚对庆缜说道:“要不咱们跑路吧,就偷偷藏在运肉的冷库车上,正好我也想去外面看看。”

  只是庆缜却摇摇头:“不行,这是最好的机会了。如果我们走了,那爹受过的气我就没有机会帮他出了。哥,我必须做这个庆氏的影子。”

  时值秋季,满上的银杏树一片金黄,银杏山像是被人镀了一层金色。

  罗岚忽然对庆缜认真说道:“你做庆氏的影子,我做你的影子。”

  银杏山上一阵大风刮来,金黄的银杏叶朝天上飘零飞舞着,周其在一旁自顾自的打开一瓶白酒高呼道:“庆毅,你舅舅可是下了血本投资庆缜啊,这两瓶酒不一般呐!罗家坝的老凤凰酒!”

  说完,他竟是直接仰头咕咚一口。

  这一口下去,周其的整个脸都晕成了红色,他将酒瓶递给庆毅:“你也来一口。”

  庆毅也仰头对瓶吹了一口,接着把酒瓶递给了庆缜。

  庆缜吹了一口,终于笑了起来,他把酒瓶递给了罗岚。

  正当罗岚打算仰头将瓶子里的白酒喝下去时,众人身后忽然响起一个笑声,罗岚回头看去,正看到庆慎、庆老三站在金色的阳光里对他笑着说道:“大哥,我没来晚吧?”

  罗岚忽然觉得阳光有些刺眼,刺的他眼睛都有点疼了。

  如果这不是梦的话就好了。

  ……

  12000字章节。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