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第一序列

529、救命之恩

第一序列 会说话的肘子 3765 2020-11-17 17:24

  不是任小粟随便怀疑那个带着黑色鸭舌帽的女人,实在是对方出现的太巧了,自己刚刚抓了两只千纸鹤,对方就来了61号集镇,这让任小粟不得不往这方面猜想。

  他仓促之间又离开61号集镇,也是因为有点心虚,毕竟自己无缘无故抓对方的千纸鹤,别人来兴师问罪也很正常啊。

  只是这时候王二狗竟然说,对方的能力是操控沙土?

  这让任小粟不得不多想一些。

  就在任小粟和王二狗聊天的时候,整个巡演队伍里的人都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怎么在这荒野上还碰到熟人了呢?

  李然想要起身靠近过去听听他们在说什么,结果那十名便衣军人却拦住了她:“不能过去,这些人明显都是亡命之徒,手上都是有人命的,就算我们也拿他们没什么办法。”

  “你们不是军中精锐吗?”李然皱眉道。

  那几名便衣军人尴尬道:“但他们有重机枪,我们只有手枪。”

  周迎雪在后面笑道:“就现在的攻击距离,重机枪&10秒钟就能把所有车辆打成筛子了,不过放心好了,有我们在这里,不会有事的。”

  周迎雪是已经看出来了,这些硬核修车队的人跟任小粟关系很好,打是肯定打不起来了,那就赶紧趁机吹牛逼啊。

  此时,却见王二狗和任小粟一边说话一边返回车队,王二狗对其他人笑道:“既然在这里碰到任小粟,那我刚刚收回刚才那些开价,这车我们就免费给你们修了。”

  李然疑惑道:“任小粟面子这么大?”

  “哈哈,”王二狗笑了起来:“当年大雪封山我们被困在荒野上迷路了,还是任小粟带着我们一路找吃的,走回了集镇上,这算是救命之恩了。”

  那个时候王二狗他们还没有玩的这么大,没有重机枪,作案也不熟练,腿也没瘸。

  不过后来任小粟很少和王二狗他们见面了,这群人好像去杨氏壁垒附近做了一阵子土匪,然后不知所踪。

  所以任小粟也没想到,对方竟然来了中原,干起了老本行。

  王二狗奇怪道:“不过小粟你怎么来中原了,还跟着他们一起?”

  “奥,接了一个保护他们巡演的任务,”任小粟解释道。

  王二狗看向李然:“你们运气很好啊竟然能找到任小粟,这荒野上就没有他解决不了的事情,往南走的话你们会走到哪里?”

  “一路走到81号壁垒吧,”任小粟回忆了一下路线。

  “南边可就不是特别太平了,当初王氏搞周氏的时候,好多流民进了山里,还得到了王氏的资助,所以乱象丛生,不过你们报我王二狗的名字,一般都很好使,”王二狗说完就回头招呼道:“来俩人带着千斤顶,把车胎补好。”

  其实补胎并不是什么特别难的事情,也没什么成本,所以王二狗看在任小粟的面子上干脆就把这笔费用免了。

  那些修车队里的兄弟都给任小粟打了个招呼,看样子都对任小粟很有好感的样子,毕竟当年是任小粟救了他们嘛。

  任小粟问道:“路上不太平是指有人进山里当了土匪吗?不至于吧。”

  “不不不,”王二狗笑道:“要是当土匪的话,周氏就来围剿了,是有人砍倒大树放在路上,你给钱,他们就帮你把树抬走。或者是躺在你车前面碰瓷,你要想不掏钱就过去,除非从对方身上轧过去,能开车上路的大部分都是壁垒人,那些人是没见过血的不敢轧人,很好唬。”

  等王二狗的兄弟修车时,王二狗就一个劲的跟任小粟打听西南的事情,旁边的便衣军人很想把王二狗给趁机扣下来,在李然面前表现一下,可他们发现远处的重机枪却始终指着他们。

  那重机枪也不管别人,就盯着这些便衣,看样子对方已经认出了他们的军人身份,知道他们威胁才最大。

  这时王二狗唏嘘道:“没想到西南的变化这么大,李氏和杨氏竟然都没有了,这财团咋还没我王二狗混的好呢。”

  噗的一声,周迎雪乐了,王二狗看向周迎雪:“你是小粟兄弟的女人吧?”

  “别乱说,”任小粟拦住王二狗,这特么乱点鸳鸯谱是什么鬼。

  周迎雪淡定道:“他是我的助理。”

  王二狗笑了笑:“肯定不是,我这眼毒着呢,你俩有问题,私下里你俩指不定谁听谁的呢。”

  周迎雪眼睛转了转,然后小声问道:“那你看你小粟兄弟和那个女明星什么关系。”

  “放心,我兄弟看不上那样的,”王二狗乐呵呵笑道。

  周迎雪一下就眉开眼笑起来了。

  旁边有兄弟喊道:“二狗,车修好了。”

  王二狗大大咧咧的拍了拍任小粟的肩膀:“那我们就撤了,你多保重,下次再见到的话,一定得喝两杯。”

  任小粟笑着点点头,他也没说他从不喝酒,故人的好意没必要急着拒绝。

  修车对扬长而去,便衣军人对李然说道:“要不要我们跟王将军请示一下,把他们给围剿了?”

  李然撇了他们一眼:“刚才他们就十六七个人,你们十个正规军人,怎么不提围剿的事情?而且这是周氏的地盘,怎么围剿?”

  “找人暗地里下手就行了,这种不三不四的人真要想对付,也很好对付的,”便衣军人放着马后炮说道:“而且这个任小粟也需要我们提高警惕了,毕竟能和这种不三不四的人称兄道弟的人,肯定也有问题。”

  结果李然并没有人头他说的话,反而随口说道:“能解决问题就行。”

  说实话刚才李然看到对方的重机枪,心里还是有些害怕的,毕竟对方有重火力,还是荒野上刀尖舔血过日子的人,不害怕才不正常。

  但不知道为什么,从任小粟站起来的那一刻,她害怕的情绪就已经平复了。

  李然上车后对方治说道:“给任小粟付20万,感谢他帮忙解围。”

  方治愕然:“就算是按之前那个价格修车也不需要这么多吧。”

  李然撇了他一眼:“我乐意!”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