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第一序列

694、盲猜

第一序列 会说话的肘子 2302 2020-11-17 17:24

   今晚,所有人守夜都格外认真,当然,这队伍里各自心思不一的队员,也只有在面对共同的危险时,才能如此齐心协力。

  毕竟大家的目的是进入圣山搞事情,可别连圣山都进不去,就死在外面了。

  营地里点燃了十来堆篝火,罗岚在睡前就带着大家收集了足够燃烧一晚上的干柴,好在是冬季,周围的干柴随处可折。

  哨岗则有9处,每个哨岗安排两人来值守,哨岗周围的树木都砍伐干净了,一次来确保他们有开阔的视野。

  在这方面罗岚轻车熟路,用他的话讲就是,行军打仗要想睡得安稳,那白天就要把功夫做足。

  这一次,罗岚俨然已经将前往圣山当做了一场战争。

  任小粟躺在帐篷里面熟睡着,杨小槿就守在他的帐篷外面,手里握着一枚巴掌长的狙击子弹,别人都是盘核桃盘手串,杨小槿就比较特殊,她闲着没事的时候盘子弹。

  此时,老许正静静盘坐在营地外五百米左右位置,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晚上的月光并不明亮,天空时有乌云飘过,眼看着像是要下雪似的,营地里篝火被凛冽寒风刮的不停摇曳,帐篷里不少人都裹紧了自己的毯子。

  一片乌云笼罩天空,山野中一个黑影在不断靠近老许,它行走在地面上竟是一点声响都没有的。

  渐渐的,它已经能够隐约中看到老许的背影了,也许它可以像杀死其他人类那样,杀死面前这个人。

  如同任小粟猜测的那样,狐狸是老许杀的,所以对方把所有的仇恨都集中在了老许身上。

  而且,从始至终老许都是孤身一人,猎人向来都喜欢这种落单的猎物。

  静默中,黑色的影子快速接近着,并且心中还有一丝欣喜,面前这人类竟然仍旧背对着它,不管对方有没有发现自己,都已经来不及了!

  刹那间,黑色的影子伸出手掌抓向老许的脖颈,可这一抓之下,它赫然发现自己竟然没能给对方造成任何伤害!

  这与它以往遇到的任何一个猎物都不同,没有血液飚射,对方也没有昏迷,自己触碰的身影,仿佛不是血肉之躯。

  可明明这就是个人类啊!

  帐篷里的任小粟骤然睁开双眼,老许盘坐在地面的身形弹射而起,整个人宛如更加恐怖的鬼魅一般,原本搁置在膝盖上的黑刀已经朝那黑影劈了过去。

  可让任小粟诧异的是,老许这一刀竟然劈空了,那荒野里的怪物,要比他想象的还要机敏与狡猾,对方在发现老许的异常后,就毫不犹豫的反身钻入了荒野,那速度与老许相比也不遑多让。

  老许朝着树林中追去,那怪物在树干之间弹跳自如。

  “摧城。”

  任小粟铁了心要把对方给留下来了,这世上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老让这么个鬼东西缀在身边,谁能真的睡踏实?

  就在那怪物选择下一棵树干作为落点的时候,老许速度突然暴涨,竟后发先至的抵达树前朝怪物挥刀而去。

  异变突生,那小怪物被劈来的黑刀给惊吓的啊啊直叫,任小粟以为这一刀必中,可对方在空中却犹如违反物理常识似的诡异转向了,让老许一刀劈空!

  任小粟皱起眉头来,开启摧城就是要打对方一个出其不意,如果第一击不中,那后面也就悬了。

  荒野间,两个身影一前一后追杀,可对方的行走轨迹太过诡异,时常就在空中转向让人防不胜防,最终摧城结束,任小粟控制老许停下了脚步。

  营地里已经有不少人被刚刚的战斗惊醒,虽然战斗发生在五百米外,可老许追杀对方的途中光大树都劈断了好几棵,这声响是非常大的。

  程羽在篝火里点燃火把,站在营地的边缘向外眺望,可外面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到。

  任小粟从帐篷里坐了起来,杨小槿低声问道:“杀了吗?”

  “没有,”任小粟压低了声音说道:“比我想象的还要难缠一些,不知道为什么,对方竟然能在空中转向。”

  “看清是什么了吗?”

  “没有,”任小粟摇摇头:“天色太暗了,只能大概看出轮廓是灵长类,是不是人类还没法确定,如果是人类的话,那对方的身高应该也只有一米二左右。”

  这时,宋乔来到程羽身边疑惑道:“这是谁在战斗,难道是白天帮我们杀狐狸的人?”

  “有可能,”程羽面色沉重的说道:“也不知道是何方神圣如此胆大,竟然在半夜还游荡在荒野,不知道他成功没有。”

  “出去查看?”程羽的助手问道:“总要看看什么情况才能安心啊。”

  “不行,”程羽摇摇头:“这时候出去太危险了,我宁愿明天早上再去,也不想在这里阴沟翻船,万一是什么怪物想要故意引我们出去呢?”

  旁边的人都没说话,这黑灯瞎火的,可没人愿意走出去冒险。

  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那片黑暗里,讨论着什么,没人注意到王蕴在一棵树的树根下刻上了一个小小的三角印记,这代表着前方有危险的意思,他要提醒一下身后的下属,小心行事……

  其实这么做挺多余的,毕竟他的下属已经够小心了,直接就撤退了……

  这时,罗岚趁着所有人注意力都不在他身上的时候,赶紧偷偷给任小粟挤眉弄眼。

  他先是指了指任小粟,再指了指自己,最终指了指外面的黑暗,意思是兄弟你可要罩着我啊,外面太危险了,我怕死。

  任小粟对他摇摇头,罗岚脸色瞬间就苦下来了,难道任小粟也没把握保住自己吗。

  罗岚开始思考人生,反思他这趟来圣山是不是太莽撞了,连任小粟都未必有把握保不住自己,足以说明这里的危险。

  杨小槿看到俩人挤眉弄眼,便低声问道:“他跟你比划什么呢?”

  任小粟回答道:“他指了指我,指了指他自己,然后指外面,应该是问我要不要一起去上厕所,我摇摇头说不去。”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