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第一序列

1185、回马枪*万字更新

第一序列 会说话的肘子 16975 2020-11-17 17:24

  “梅戈的亲随?”伯克利家主皱眉。

  “是的家主,”圣殿骑士回答道:“不过他们已经在清晨祭奠仪式结束后,离开了温斯顿城,是您吩咐的,放他们去北方诺曼家族那边。”

  “竟然放他离开了,”伯克利家主面色阴沉,此时已经快要临近晚上,想追怕是有些来不及了。

  伯克利家主知道梅戈新招纳了一个亲随,是个十八、九岁上下的少年。

  只是他之前并没有在意这个亲随,也就没有过多的关注过了。

  一旁的王闻燕听说任小粟早早就离开了温斯顿城,顿时松了口气:“走了好啊,就让他去诺曼家族那边吧。”

  若是任小粟还在温斯顿城里,王闻燕还真的有点不敢进去了……

  “你刚刚说,最好让诺曼家族与都铎家族通缉他?这是何意?”伯克利家主说道:“我伯克利家族要报仇,不需要假借他人之手,他不过一少年而已。”

  “米歇尔阁下,”王闻燕笑道:“只要你能用手段让诺曼家族、都铎家族通缉他,那么他或许能帮你解决一大半问题了,说不定你还没见到诺曼家族的骑士团,诺曼家族的巫师就已经死了好大一批,”

  在王闻燕看来,通缉过任小粟的势力,就没一个有好下场的。

  之前也有人跟王圣知提议过围杀任小粟来着,因为大家都觉得这少年会是未来的隐患。

  但当时王圣知否定了这个提议,一方面彼此还有交情,没必要直接就变成仇人,另一方面则是,那时候王圣知问过零,有没有稳妥的办法杀了任小粟,结果零的回答是没有。

  连计算能力举世无敌的零都这么回答,大家也就暂时搁置了这个心思。

  很多人、很多势力都想研究任小粟,而王闻燕作为王氏如今的外勤情报负责人,大概算是最了解任小粟的人之一了。

  大概从任小粟在西北加入尖刀连、覆灭宗氏开始,王氏便开始密切关注他,说实话那时候王圣知也没想到自己会救下一个未来对整个壁垒联盟都举足轻重的人。

  王闻燕当时也在,他如果知道任小粟以后会如此棘手,那他一定会建议大家把任小粟重新扔回河里……

  事实证明,后来的洛城挟持卫星计划,火种圣山剿灭超凡者的计划,全都被任小粟干扰了,好在洛城的计划最终成功,不然王氏可没如今这么顺风顺水。

  伯克利家主不理解王闻燕为何会如此忌惮任小粟,在巫师国度里,即便是都铎家主、诺曼家主那样的人物也未必能让所有人忌惮吧。

  所以,伯克利家主会下意识的认为,王闻燕可能是没有见过那些真正超越凡俗的力量,所以才会大惊小怪。

  毕竟在巫师国度的概念里,对中土超凡者还没有一个明确的认知。

  伯克利家主是公认的天才巫师,他三岁开始修习巫术,十七岁变成了知名的大巫师,掌握了火焰之歌这一传承独占巫术。

  现在他就算是面对都铎家主、诺曼家主也未必就怕了。

  这样一个自负的人物,并不认为那所谓的178要塞少帅就能比自己强,伯克利家主觉得对方那么年轻,就算掌握了超越凡俗的能力也修行没几年时间。

  他不知道的是,任小粟压根就不用修行,中土的超凡者与巫师完全不同。

  不过伯克利家主虽然自负,但并不是一个莽夫,莽夫也不可能做如此周密的计划来进行北伐,他想了想说道:“我这边会想办法制造机会让他与诺曼家族、都铎家族结仇,既然王先生说他能让我省很多事情,那我便拭目以待了。”

  王闻燕笑道:“家主能这样想是最好不过,如今他前往北方,该头疼的是诺曼家族与都铎家族,我们应当为此庆祝。”

  “哈哈,”伯克利家主拉着王闻燕的胳膊便往城中走去:“那今晚就让我与远道而来的朋友不醉不归!”

  ……

  此时,任小粟正一马当先的走在商队最前方,小梅和小钱这对儿“没钱组合”便踏踏实实的跟在他左右,宛如左右护|法。

  跟着一起出来的还有陈静姝、安安、陈程等人,甚至还有两位绵羊人。

  钱卫宁出来之后便与自己手下挑明了:伯克利家族想让大家去送死,但我已经带头投靠了这位任小粟,他是诺曼家族的人,我们跟着他去寻一条活路。

  如果有兄弟不想去诺曼家族也没关系,待到一天之后,可以自行离开。大家兄弟一场,希望不要有人去告密。

  让钱卫宁感到欣慰的是,这191名兄弟竟是都愿意跟着他前往诺曼家族。

  这会儿钱卫宁还心心念念的以为,任小粟就是诺曼家族派来的。

  倒是两个绵羊人有点懵,这不是梅戈大人从中土拐来的人吗,怎么就成诺曼家族的人了。

  任小粟骑在马上随口问道:“你既然在燃烧军团中有些地位,那应该知道很多事情吧?”

  钱卫宁恭敬道:“大人想知道什么便问我,我知无不言。”

  “我很好奇,伯克利家族到底凭什么跟诺曼与都铎两个顶级巫师家族对抗,他的依仗到底是什么,”任小粟说道:“就算他能引得诺曼家族报仇,但我猜诺曼家族也不会完全顺了他的心思,我要是诺曼家主,就干脆先与都铎家族联手灭了伯克利,然后再向都铎家族出手。”

  钱卫宁想了想说道:“其实伯克利家族的北伐计划还有十年筹备时间,因为根特城北方的几个家族还在犹豫不定,伯克利家主自己也并没有十足的信心对抗都铎家主、诺曼家主,用他自己的话说,如果他与其中哪一人动起手来,可能只有六成胜算。”

  任小粟倒是有些诧异,六成胜算吗?这已经不低了。

  钱卫宁继续说道:“但一年前,有一位中土的客人拜访了伯克利家族,并承诺带来17年前178要塞用过的武器,伯克利家主便临时改变了计划。”

  “中土的客人?”任小粟愣了一下,怎么越来越多的中土人开始往这边跑了,这所谓的客人不用猜都能想到,一定是王氏的人,不然谁会闲着没事插手巫师国度的事情。

  任小粟问道:“所以计划就提前到现在了吗?我怎么感觉伯克利家族有些仓促。”

  “确实挺仓促的,”钱卫宁解释道:“其实计划还有好几个月呢,但都铎家族那位凯尔大巫师忽然策划了温斯顿城袭击一案,双方矛盾突然爆发,所以导致计划再次提前了……”

  虽然钱卫宁已经投诚,但任小粟也没必要把所有事情都告诉这货。

  所以在钱卫宁看来,他投靠任小粟就是为了诺曼家族的背景,倒也没觉得任小粟本身有多么厉害。

  如今知道任小粟实力的,也就是小梅、陈静姝、陈程、安安四人。

  任小粟乐呵呵笑道:“提前了好啊,正好赶时间呢。”

  钱卫宁忽然狐疑道:“大人,温斯顿城里袭击一案,跟您没什么关系吧?”

  “没有,”任小粟矢口否认:“跟我能有什么关系!你看我像是那么凶悍的人吗?”

  钱卫宁顿时放下心来,倒不是他小看任小粟,而是温斯顿城里发生的那件事情太恐怖了,很难让人往一个少年身上联想。

  他有此一问,主要是觉得任小粟刚来温斯顿城就出了这么一茬子事情,有点太过巧合了。

  此时,深知所有真相的梅戈看着钱卫宁,目光中充满了同情……

  这一路上任小粟说的十句话里最多有两句是真的,所以梅戈全程都憋着笑,然后听任小粟跟糊弄傻子似的糊弄钱卫宁。

  可是,小梅很快意识到当初任小粟也是这样糊弄自己的,便笑不出来了。

  某一刻,小梅看着钱卫宁甚至还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仔细想想,自己比钱卫宁也强不到哪里去啊。

  夜幕降临的时候,钱卫宁招呼大家扎营。

  自打钱卫宁没有回头路可走之后,干活可真是太积极了,生怕伯克利家族那边后路断掉之后,连任小粟这边的大腿也抱不住。

  任小粟坐在篝火边上越想越不对劲,他问钱卫宁:“你没见过中土过来的人吗?”

  算算时间,中土之人第一次来巫师国度的时间,刚好与王圣知去西北的时间相符,也就是说那个时候王圣知就在筹谋如何制衡西北了。

  这让任小粟有些担忧,王圣知和庆缜一样,如果他们任何一个人成了你的对手,那你都必须打起十二分精神来对待。

  不然,火种、孔氏、周氏,就是前车之鉴。

  钱卫宁回答道:“大人,那中土来客非常神秘,见过他真实面目的人很少,不过我知道一点,他应该就是最近两天便抵达温斯顿城了。”

  “你怎么知道,”任小粟好奇道。

  “因为从我这里调走的那些燃烧骑士全去了军械仓库,上面说要他们在两天之内将所有库房给收拾妥当,”钱卫宁说道:“早先伯克利家主说,中土人会带来礼物,我想这腾出来的仓库恐怕就是用来装那‘礼物’的。”

  任小粟眼睛一亮:“小钱啊,之前我总觉得你心眼太多,所以不想招揽你。但现在看来,我们的事业确实需要你这种有智慧的人才!”

  钱卫宁老脸一红:“大人过奖了。”

  小梅撇了任小粟一眼,敌对的时候就是心眼多,成了自己手下以后就是有智慧,这怎么还有两副面孔呢,您挺双标啊!

  当然,这话他是不敢说出口的……

  任小粟想了想说道:“你们先在此处扎营,我要回温斯顿城一趟。”

  小梅顿时就惊了:“你回温斯顿城干嘛?”

  “我要回去看看中土来的人到底是谁,又带来了什么东西,”任小粟认真说道:“这对后续计划非常重要。”

  钱卫宁问道:“您是担心诺曼家族被伯克利阴一手吗?”

  任小粟顿了一下说道:“嗯,你猜对了!行了你们好好休息,我天亮之前应该就能赶回来了。”

  说完,任小粟便起身走入了黑夜之中。

  这一瞬间,正与伯克利家主开怀畅饮的王闻燕忽然背上一凉。

  谨慎如王闻燕下意识的就朝四周打量过去,却什么异常也没发现。这时候他看到宴会厅里打开的窗户,心想可能是风从窗外灌进来了,索性并没有继续多想。

  ……

  天穹之上的明月如勾,没有工业污染的地方,头顶星辰如汇聚成海,看起来极为壮观。

  不过,这一切对于废土时代的人来说,并不是什么值得惊叹的景色,因为从一出生开始,他们头顶的星空便始终如此。

  任小粟曾在88号壁垒的藏书中看到过描述,书上说灾变之前的人类已经很少看见星空了,有人为了看星空,甚至还专门跑到高原或者极地。

  废土时代的人倒是对星空并没有那么执着的想法,大概就是越常见的东西,就越不被珍惜吧。

  星空下,一名燃烧骑士纵马狂奔,他从温斯顿城北门出来,然后一路朝着根特城所在的北方赶去。

  骑士没有穿盔甲,反倒是穿着游侠一样的棉麻便装。

  他背后背负着一个长长的皮筒,这是巫师国度惯常用来装文件、信件的方式,这皮筒是防水的,就算下雨天也能保证里面的东西不被浸湿。

  凯尔大巫师死亡后的一周时间里,温斯顿家族、伯克利家族已经将自家在北方的军事力量给撤回了南边。

  北方地形不利,好些个城镇连城墙都没有,所以看样子伯克利家主是想把温斯顿城作为第一个战场,依托着背后的瓦杜兹重镇来进行防守。

  这样一来,伯克利家族的补给线就能缩短很多,而都铎家族和诺曼家族则需要长途跋涉过来。

  伯克利家主打算以逸待劳,这是个明智的选择。

  夜幕之下的燃烧骑士面色坚毅,只是他隐约趁着月光看到前方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靠近。

  下一刻,燃烧骑士骤然勒马不前,再下一刻,他竟是直接调转马头往温斯顿城的方向狂奔过去。

  没过五六分钟的功夫,燃烧骑士身侧渐渐有一架蒸汽列车追了上来,与他并驾齐驱着……

  车头里的任小粟靠在车窗上纳闷:“你见我跑什么?”

  燃烧骑士内心无语,心说这特么还不跑就是傻子啊!

  只见他一言不发,双腿使劲夹着马腹,手中的鞭子则狠狠的抽在了战马的屁|股上。

  然而不管战马多么努力,都始终没法摆脱身边的钢铁猛兽。

  任小粟在车头里奇怪道:“我怎么感觉你认识我啊……你背上背的什么东西?”

  燃烧骑士还是不说话。

  任小粟叹息:“还是我自己取了看吧。”

  说完任小粟骤然驱散了蒸汽列车,整个人朝着对方扑去,凌空便一手刀击打在对方脖颈上,将对方打晕了过去。

  他径直的取下骑士背后的皮筒,打开一看,任小粟赫然发现这皮筒里竟是卷着一张自己的画像!

  没有小梅,没有小钱,没有陈静姝,没有安安,只有自己。

  任小粟皱起眉头来:“这从中土过来的人,看样子是一位老熟人啊!”

  在此之前,虽然温斯顿城出了很多事情,但所有人最多就是怀疑小梅而已,压根就没人怀疑过他。

  而现在,他虽然不知道燃烧骑士背着画像是要去哪,但这皮筒里只有他一人的画像就足以说明:有人知道他任小粟才是始作俑者。

  谁能这么快推断出来呢,必然是知道蒸汽列车、暗影之门的人,也就是中土来客。

  那么又有谁能直接凭着记忆就画出他的模样来呢,一定是个亲眼见过他,并且对他非常关注的人。

  任小粟在中原虽然搞了很多事情,但是行动时从未留下过太多影像资料。

  “这就更得回去了啊,”任小粟乐呵呵笑了起来,他倒要看看谁胆子这么大,知道他在巫师国度后竟然不第一时间离开……

  还特么给巫师国度的人画了自己的模样!

  可这画像是要送去哪里呢,任小粟看向北方:“那边是都铎家族?挺损啊,想让都铎家族来找我麻烦,然后让我帮忙解决都铎家族?”

  任小粟不懂什么军事策略,但琢磨敌人的阴谋诡计时,基本上一猜一个准。

  他将画像收进了宫殿之中:“画工还挺不错的,有空找人上个色送给小槿当礼物,就是不知道她会不会喜欢。”

  ……

  温斯顿城中舞会还在进行,那些伯克利家族的巫师在温斯顿家族另一处庄园里觥筹交错,为了迎接王闻燕,伯克利家甚至还邀请了许多城内名媛,让舞会看起来分外多彩。

  伯克利家主举着香槟杯对王闻燕说道:“传递情报的人已经出发了,届时我会利用隐藏多年的双面间谍传递消息,让都铎家族深刻的记住任小粟这个名字,还有他的模样。”

  王闻燕笑着回应:“家主为这场战争准备的前期工作,要比我想象中的更加充足一些,那我这边便静候佳音了,下一批武器将在十日之后抵达,家主你也知道,我们送武器过来非常的辛苦,还得小心翼翼的躲避着178要塞的侦查。”

  “为了友谊,”伯克利家主微笑着浅啜了一口金色的香槟,杯中的气泡不停浮起,看起来异常美丽。

  王闻燕将香槟一饮而尽,然后突然问道:“不知家主面对诺曼家族与都铎家族有几成胜算?”

  “之前只有六成,如今有了新的朋友,那就有了八成,”伯克利家主穿着一身得体的燕尾服,人到中年后脸上出现了一些皱纹,而这些皱纹却让他更加富有男人的成熟魅力。

  尤其是在他带上胸有成竹的笑容时。

  王闻燕好奇道:“米歇尔阁下,诺曼家族与都铎家族可不好对付,据我所知,那两位家主手持黑色真视之眼,并且还掌握着威力最大的巫术。”

  伯克利家主似乎并不打算跟王闻燕讨论这个话题,有些决定战争胜负的事情,还是藏在心里比较妥当。

  宴会厅里新的舞曲响起,他笑着招来几位名媛岔开话题:“我给各位介绍一下,这位年轻人便是我们伯克利家族的新朋友,你们难道不打算邀请他共舞一曲吗?一步之遥这样的好曲子,可千万不能错过啊。”

  说完,伯克利家主又转向王闻燕笑道:“这可都是我们温斯顿城的好姑娘,远方的朋友,你要珍惜这美好的时光。”

  然而话音刚落,伯克利家主忽然看到王闻燕表情僵硬的看着自己身后。

  刹那间,伯克利家主下意识觉得有些不对劲了,他战斗意识极强,几乎是不假思索的闪身侧移,同时手掌伸向腰带去拿自己的真视之眼。

  可现在做什么都晚了。

  “卧|槽,”伯克利家主只感觉自己腰间有巨力袭来,然后便被人一脚踹出了三米远。

  宴会厅铺着光滑的大理石地面,伯克利家主落地后还始终无法止住身形,继续躺在地上滑行。

  这一瞬间,伯克利家主竟是连摸出真视之眼的机会都没有。

  不管他平日里多么勤于锻炼,这一刻在绝对的力量面前都毫无抵抗能力。

  一个法师被近身,就是如此的悲催,连罗素这种数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都无法幸免,就更别提一个区区伯克利家主了。

  说起实力来,都铎家主、诺曼家主、伯克利家主,其实都还跟罗素有着一定的差距啊。

  就在这滑行中,伯克利家主仓促之间看到一个身穿西装的少年,正一刀挥向王闻燕!

  那无匹的气势宛如一刀便要劈出个天崩地裂一样,伯克利家主发誓,他这辈子从没见过如此声势骇人的一刀。

  倒不是说这一刀速度有多快,威力有多大。

  而是任小粟穿着杨小槿给他定制的合身西装混进来,然后一刀劈出去的时候动作太大,硬是给自己西装撑的爆裂开来……

  这动静看起来实在太有视觉冲击力了啊!

  不过可惜的是,王闻燕要比伯克利家主机敏多了,刀锋还没抵达,他便已经化作黑烟向后飞去,落在了十多米远的地方。

  宴会厅里爆发出名媛们的尖叫声,有人赶忙过去扶起了伯克利家主,其他人则立刻拿出腰间携带的真视之眼准备对任小粟进行攻击。

  例如这种晚宴,一般巫师甚至都不会携带真视之眼来,毕竟礼服都是贴身的,真视之眼也没地方放,基本都是由宴会厅外面的亲随进行保管,他们也不担心亲随能偷走石头。

  但伯克利家族略有不同,他们崇尚武风,伯克利家主也是硬性要求所有巫师必须把真视之眼当做骑士的佩剑一样随身携带。

  可还没等他们念出咒语来,房顶的吊灯上便有一个带着白色面具的身影坠落下来,身手果决的逐个打晕所有巫师。

  这仓促之间的战斗一瞬爆发,老许出手快到难以想象,以至于没有人能在他面前念出咒语来!

  没人知道这俩人到底是什么时候潜入进来的,也没人知道他们到底要干什么。

  只有王闻燕内心里掀起巨大的惊天骇浪,之前他喝了大概有七八杯香槟,应该还有两杯葡萄酒,所以有些微醺。

  但是当他看到任小粟的模样时,背后乍然透出一层的冷汗来,然后直接醒酒了!

  对于王闻燕来说,这张脸就有着醒酒的功效!

  不是说任小粟已经离开温斯顿城了吗,这怎么突然又拐回来了啊!

  “你怎么又回来了,”王闻燕艰难的咽了口唾沫说道。

  “惊不惊喜?”任小粟笑眯眯的问道:“听说老朋友也来了巫师国度,我当然要来见见了,怎么就你一个人啊,王润呢,他没来嘛?”

  王闻燕说道:“就我一个。”

  “来这干嘛呢?”任小粟笑着问道:“王氏有什么新的计划?路过我178要塞怎么连个招呼都不打,是不是有点不礼貌啊?”

  此时,旁边的老许已经结束了战斗,整个宴会厅里除了伯克利家主以外,竟是连一个能站起来的巫师都没有,全躺地上了。

  其实任小粟还挺喜欢巫师国度的,来这里以后,人人动手之前都会多一个掏真视之眼的动作,就像中土士兵掏手枪|一样,掏的还比中土那边慢。

  所以,好多巫师连真视之眼都拿不出来,就被老许打晕了。

  中土那边,大部分士兵都训练过快速拔枪|这种动作,任小粟估摸着今天自己闹过以后,巫师国度在抗压训练之后,还要重新掀起练习快速掏石头的风潮。

  宴会厅里,那些名媛们小心翼翼的缩在角落,伯克利家主已经取出了真视之眼想要吟唱咒语,这才刚念到一半的时候,老许便已经一拳捶在对方的胸口上,打断了对方的施法。

  伯克利家主一边后退一边咬牙想要再次念出咒语,结果又被老许追上来捶在了胸口上。

  伯克利家主都快吐血了,整个人又急又气,可他不管如何努力,每次当他想要吟唱施法的时候都会被老许打断。

  就在这个时候,一名躺在地上的巫师缓缓睁开了双眼,他悄无声息的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刚刚他确实被打晕了,但似乎是老许击打的部位出现了偏差,所以他醒来的很快。

  巫师并没有急于起身,经历过战斗训练的他摸向腰带,将里面的真视之眼悄悄握在了掌中。

  他看向家主与那白色面具的方向,等一个双方停顿的时机快速念起地缚之术的咒语来,想要以此给自家家主解围。

  伯克利家主早就用余光发现了这一点,他心中欣慰,自己这么多年培养出来的家族子弟果然没有辜负他的期望,确实要比其他巫师家族的子弟强多了。

  换成其他家族的巫师子弟,恐怕苏醒过来的第一时间便是大喊大叫、仓皇乱跑吧,哪里能像这位家族之中的年轻人一样沉着冷静?

  伯克利家主在这一刹那甚至都想好了,自己以后要好好提拔这个年轻人,对了,这年轻人是谁来着?

  伯克利家主有些不确定这是自己的儿子还是别人的儿子,毕竟儿子有点太多了,这年轻人也是家族之中的边缘人物,并不是熟悉面孔。

  管不了那么多了,待到地缚之术生效的时候,伯克利家主便要展开反击。

  正想着呢,那地缚之术刚刚缠绕到老许身上,就断了……

  而任小粟这边也是一愣:刚刚那是什么东西,怎么还没用力就消失了?算了不管了,继续捶伯克利家主。

  此时此刻伯克利家主都已经有点傻了,他就想不明白了这对面到底是什么怪物,怎么就能这么快?!力量这么大?

  他终于明白王闻燕为何说,这178要塞的少帅才是最终的敌人。

  他也终于明白,为何王闻燕说,只要诺曼家族和都铎家族通缉此人,那这两家就要有大难了。

  被这种人莫名其妙的近身,就是所有巫师的灾难。

  不管你修习过多少巫术,冥想过多少次,只要你念不出咒语,那你就是普通步兵而已,没有什么区别。

  伯克利家主心中暗恨,今晚来舞会的巫师不过十分之一,若是多来点其实也不至于就这么任人拿捏了。

  只是,对方既然有随手取自己性命的能力,为什么不直接杀了自己呢?

  这样说虽然有些屈辱,但伯克利家主很确定的是,对方现在确实有杀自己的能力,只是不想杀而已。

  伯克利家主也是个有血性的人,他自知吟唱咒语已是做梦后,便干脆将金色真视之眼扔给了任小粟,然后怒吼道:“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何必羞辱于我?!”

  果然,只有丢弃了真视之眼,任小粟才给了他一次完整说话的机会。

  结果,那真视之眼划着抛物线飞到了任小粟的手里,任小粟则又把真视之眼给扔回了伯克利家主手中:“老老实实在旁边站着,你只管好好跟诺曼、都铎打仗就行了!”

  伯克利家主愣了一下,自己掌控顶级巫师家族这么多年,还特么是头一次被人当成工具来使用。

  合着对方不杀自己,就是为了留下伯克利家族来对付诺曼和都铎?!

  伯克利家主还想说点什么,可任小粟已经不再理他,而是转头对王闻燕说道:“王氏要对西北动手了是吗,所以才会这么急于让巫师国度统一,这样巫师国度才有余力来牵制我们。”

  王闻燕一言不发,似乎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任小粟叹息道:“为什么就非要卷起战争呢,大家和平相处不好吗?”

  王闻燕说道:“我只是外出游历,看看外面的世界而已。”

  “带着你王氏的枪|炮游历?世上哪有这种道理,”任小粟感慨道:“我知道你是王氏的外交官,肯定不会承认自己要做的事情,但我想提醒你的是,你们现在的每一个决定到数万人、数十万人、数百万人的命运。”

  王闻燕摇摇头:“壁垒联盟的百姓受苦久矣,只有统一才能改变这一切。”

  “我不否认你的观点,”任小粟说道:“但如果王氏现在的做法实在太激进了。”

  “变革怎么可能没有牺牲与流血?”王闻燕冷声道。

  “别人的牺牲,别人的流血,”任小粟声音也冷了下来:“我始终认为,壁垒联盟统一是没错的,但你不能在远征军团南下的时候出卖同胞!火种是你们的敌人没错,但他们坚守着自己的底线,为壁垒联盟流过血。他们应该死在战场上,而不是死在阴谋里。”

  “有区别吗?”王闻燕说道:“结果是好的,过程如何是否重要?”

  一旁伯克利家主铁青着面孔说道:“你们两个在说什么啊?!”

  任小粟瞥了他一眼,然后老许就把这位伯克利家主拎到一边去了。

  伯克利家主:“……”

  起初他以为对方是来暗杀自己的,后来发现不是。

  紧接着他以为对方要掠夺伯克利家族的真视之眼,结果也不是。

  最后他以为自己好歹能插上两句话,然后发现对方甚至都不打算给他开口的机会。

  没有谈判,没有批判,什么都没有,对方把他拎到一边的意思就是,你安静的呆着,这里没你的事。

  可他伯克利家族才是这城池里的主角啊!

  任小粟对王闻燕笑道:“想拖延时间?想必燃烧骑士团已经带兵包围过来了吧,伯克利家族的其他巫师也在赶来的路上,但你有信心留住我吗?”

  “你也留不住我,”王闻燕冷声道。

  话音未落,任小粟双腿骤然发力,那些躲在角落的温斯顿名媛只感觉自己眼睛一花,那原本站在舞池中央的少年便已经杀到了王闻燕的面前。

  任小粟越快,他们便感觉自己越慢,大家就像是身处几米深的泳池底部,所有人都因为池水的阻力而变的行动缓慢,只有任小粟的速度才是正常的。

  彼此就像是生活在两个维度的生物。

  伯克利家主不再说话了,他内心里只有一个疑问:中土人是全都如此强横,还是只有面前这少年如此强横?

  他看了一眼身旁不远处的老许,手指搓动着自己右手大拇指上的红宝石扳指。

  不过最终,伯克利家主像是放弃了自己的某个计划,他有了一些新的想法!

  此时,当任小粟抵达王闻燕面前的千钧一发之际,王闻燕的身形如轻烟般消散。

  任小粟以黑刀斩去,只是黑刀虽是天下最锋利的武器,却无法斩断无形之物。

  “你这能力用来逃命还真是一绝啊,”任小粟感慨,他必须承认,自己其实拿王闻燕并没有太好的办法。

  除非王蕴也来到巫师国度,不然根本抓不住王闻燕。

  能够操控空气的王蕴,才是王闻燕天生的克星。

  那团黑烟并没有在宴会厅里继续停留,它如同轻薄的纱幔一般从窗户的缝隙里飞了出去,融入了夜色之中。

  没有放什么狠话,战斗便这么悄无声息的结束了。

  “没劲,”任小粟感慨道,他看了伯克利家主一眼耐心叮嘱道:“好好打仗,不然头给你拧下来。”

  伯克利家主:“……”

  任小粟带着老许大摇大摆的走出了庄园,一开始是从容淡定的步伐,可他走出去没两步,便赶忙发足狂奔起来,生怕后面的人追杀出来。

  今晚对于任小粟来说也算是讨巧了,正好趁着对方宴会时进行了偷袭,若真是让对方准备充足,但凡有一两个大巫师念出致命咒语,他都会很难受。

  尤其是伯克利家的巫师还一个个跟战士似的,意志坚定。

  当天晚上,一场盛大的追捕行动在温斯顿城内展开,不过伯克利家主很清楚,燃烧骑士不可能抓住任小粟。

  他等任小粟走后,在宴会厅伫立了很久才突然下令:今夜在场的所有巫师必须对此事保密,家族荣誉已经是次要的了,这么做是为了不让诺曼家族与都铎家族察觉到任小粟的实力!

  王闻燕已经不知所踪,但伯克利家主对他所说的话产生了深刻的认同:要让诺曼家族、都铎家族与任小粟结仇,这样一来胜利的天平才能向伯克利家族倾斜。

  为此,他甚至让燃烧骑士们封锁了整个温斯顿别院,除了自己家族的巫师以外,今晚所有目睹过此事的人,都必须被软禁在这里,直到战争结束!

  伯克利家主自诩为一代枭雄,遇到这种事情如果只会无能狂怒,那也没资格掀起这场内战了。

  作为一个顶级巫师家族的家主,他早就学会了抛弃个人得失,永远立足于利益来考虑事情。

  这场战争里,中土势力的介入固然增加变数,但如果利用好了,伯克利家族反而能够从中谋利。

  伯克利家主想到这里已然有了决断。

  然而就在此时,远方城墙处传来轰隆一声,轰鸣与混乱声交杂,庄园别院外的燃烧骑士们也骚动起来。

  这一切听起来就好像是……温斯顿城的城墙又塌了!

  伯克利家主:“我特么……”

  ……

  五合一万字更新,求订阅求订阅!求月票求月票!

  感谢台灯成为本书新白银大盟,一夜之间两次百万飘红,老板大气!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