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第一序列

1237、极限射距

第一序列 会说话的肘子 6595 2020-11-17 17:24

   所有人都希望零控制的人潮能够再慢一点,这样大家就有足够的时间去思考对策,还有足够的时间撤离。

  可是,在人工智能面前,时间是永远都不够的。

  就像是任小粟去中原救罗岚一样,零精确的计算了时间,确保他无法及时赶到那里。

  而零计算这一切,事实上只需要一瞬。

  之前,零的计算全都以服务器机组为硬件基础,而现在却依靠上千万个人类大脑。

  人类大脑的计算能力有多少?

  银杏山半山腰的庄园里,已经回到庆氏的罗岚坐在庆缜旁边嘀咕道:“要我说,人工智能会不会也没有咱们想象的那么强大啊,你看我平时连两位数的乘法都算不好,它要是控制了我这种人,岂不是坑了自己?毕竟它就算控制再多人,可如果有99%的人脑子并不是那么好使,它也白搭啊。”

  庆缜笑着摇摇头:“听起来好像很有道理。”

  然而事实上是,人类大脑的潜能在这一刻被低估了,人类没法做出大量的数学运算,完全是人类自己不行,没能将大脑运用好,而不是大脑本身不行。

  大脑内有大约140亿个神经元胞体各司其职,一个正常人平均每天能够记录8600万条信息,这本身就是一件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

  人类闻到的气味、看见的光影、触摸到的物体,是有数不清的信息要素来构成的,而人类大脑需要将这一切汇总整理,形成“逻辑”。

  这个世界给人类的信息要素,远要比两位数乘法复杂的多。

  人类在使用服务器和电脑的时候,经常会遇见内存过载、处理精度不足等情况,甚至系统直接分分钟崩溃。

  但人类很少会因为这种事情崩溃,遇到极度恐惧与惊吓,人类大脑会直接下达晕厥的指令来进行缓解,但晕厥之后人类的身体机能依然保持着相对正常的状态,维持着生命所需。

  人类也会出现精神类疾病,但人类出现不可逆的精神类疾病的概率,比一台机器的系统出现崩溃、蓝屏的概率,少太多了。

  所以,当这拥有强大潜力的人类大脑成为服务器基底之后,人工智能的运算能力并没有漏洞百出,而是更加强大了。

  可是,早先便对纳米机器人有过研究的庆缜在想,如果按照罗岚所说,被控制的人类已经成为了零的服务器载体,那这一个个服务器之间该如何联结呢?

  虽然零掌控着如今整个中原的通讯权,掌握着壁垒联盟里已知的所有卫星,但卫星可没有想象中那么靠谱,而且卫星本身也无法承载上千万服务器的信息交互。

  罗岚皱眉问道:“那会不会在那些人潮之中,还有移动式的服务器负责将所有纳米机器人连接在一起?如果我们将这种东西摧毁,它是不是就没法控制那么多人了?”

  庆缜摇摇头说道:“不知道,而且也没法知道。保守估计这次被人工智能控制的人数在一千八百万左右,这是个什么概念你应该也很清楚,我们没有足够的力量去找这种大海捞针的机会。真要这么做的话,我们可能赌上现在整个西南西北的力量,也只能面对失败。又或许,它正在等待着我们这么做。所以,还是继续按照我们自己的计划来吧。”

  罗岚忽然问道:“有几成胜算?”

  庆缜想了想:“三成。”

  “庆毅之前问你,你说只有一成啊,”罗岚疑惑道:“我怎么感觉现在情况更糟糕了,你胜算反而在提高?”

  庆缜看了罗岚一眼,他坐在银杏庄园大厅的黑色湖面上说道:“老三不能白死,我必须让他的付出有对应的价值和意义。”

  说话间,庆缜将自己面前棋盘上的一颗颗棋子收到了木桶之中。

  此时谈论棋局已经不会有任何帮助了,他要下的棋,只余置之死地而后生的那一手。

  罗岚在一旁问道:“庆毅在前线能应付么,要不然我和许瞒也赶过去吧?”

  庆缜摇头:“不用,你们两个跟我走。”

  ……

  111号壁垒的前方,是庆氏构筑的三山防线,每条山脉都是一个防御支撑点,守望相助,彻底封锁人潮西进的道路。

  在三山防线更前方,则是十多座前哨基地。

  那里被庆氏部队称为,月球的背面。

  有人说地-月旋转系统是长期演化而来的,最终趋近于一种平衡。

  事实上没人能够真的解释清楚,为什么月球永远只有一面对准地球,而人类如果不动用科技手段,则永远无法看到它的背面到底是什么模样。

  ,,它从弦月到满月,再从满月变成弦月。

  然而庆氏之所以将那一座座前哨基地称之为月球背面,只因为那里是被遗弃的地方,连同被遗弃的人也知道自己被遗弃了。

  他们余生只剩下两件事情:当敌人抵达前进基地的时候向后方报告,然后拿起自己的武器。

  西南森林里的一片空地上,七八座木板屋被简单的搭建起来,就在这些木板屋里住着一百二十名士兵,这是庆氏一个连的编制。

  木屋交错着,彼此之间还有狭小的通道。

  木屋外围有简单的沙袋防御工事,正有四名士兵进行警戒,就算刮风下雨,他们也一样得坚守在这些岗位上。

  而最大的一座木屋门上被人刻上了一行小字:欢迎来到月球背面。

  这是一种别无选择的调侃,也是人类在苦难面前最擅长的幽默感。

  此时,其余没有轮值的前哨基地士兵们,正各自窝在木屋子里面睡觉或是看报纸、杂志,只剩下连长、通讯员守在无线电通讯电台旁边。

  还有几拨人则聚在一起打着扑克,赌注是烟。

  大家看起来都还算淡定,但事实上士兵夹着香烟的手指都有着轻微的颤抖。

  在面对觉得的危险时,很少有人能够保持绝对的冷静。

  即便是这些庆氏的精锐也无法例外,他们开始便秘,开始上火,情绪上的负担会作用于身体,然后表现出来。

  愿意面对危险,并不代表不怕危险。

  突然间有人不小心将水杯打翻了,木屋里出现了短暂的寂静,然后大家又轰然大笑起来:“你小子是不是吓的快要尿裤子了,连水杯都握不住?”

  这时候连长站起身来对大家说道:“抱歉了各位,是我手气不好,让大家一起来陪我送死。”

  哪支连队来前哨基地并不是直接下令的,而是抽签决定。

  旅长在他们抽签之前就说的很清楚,这些前哨基地等不到增援,等不到营救,唯一的路都指向死亡。

  结果,第三步兵旅313连抽到了其中一签。

  从抽到这支必死的签开始,连长便很少说话了,因为他决定了全连士兵的命运。

  没有士兵责怪他什么,但正是不责怪的态度,反而让他更加内疚。

  此时,一名中士笑道:“总要有人来的嘛,不是我们就是别人,而且在三山防线上也未必就能活到战争胜利啊是不是?”

  另一人则嘀咕道:“行了你们也不用替连长说话,他老小子手气一直都臭,炸金花的时候拿三个K都特么能遇到三个A,拿三个A的时候还能遇到235,这种人你们也敢让他去抽签!我都说了换副连长去抽,你们偏不听。”

  “哈哈哈,连长手黑倒是真的,咱们当时就应该让副连长去抽签的。”

  “就是,连长你要真的愧疚,那你就给我们跳个草裙舞吧。”

  连长笑骂起来:“跳你娘了个腿儿!”

  这么插科打诨下来,气氛反而轻松了一些。

  这种时候,说不害怕绝对是假的,他们所能做的就是让自己看起来更勇敢一些。

  砰!

  砰!

  砰!

  木屋外三枪/点射示警响起,紧接着便是负责轮值的士兵突然怒吼起来:“敌袭!”

  连长面色一变,转身去拿起无线电通讯电台上的电话,简短的说道:“敌人来了。”

  说完,他便挂断了电话,拿起了自己的枪械。

  战士们默默的看向连长,连长深吸一口气说道:“咱们估计没机会在战争之后凑在一起喝酒了,真要去了地下,大家就拿孟婆汤干杯得了。记住,不要给313连丢人,我们是军人。”

  ……

  黑夜。

  刺耳的警报声在三山防线的各处响起,坚实的防御掩体后面,军队进入战壕时,就像是河流进入干涸的河道。

  那纵横交错的战壕,只是短短三十分钟时间便被庆氏部队填补上。

  前哨基地争取时间的意义,就在于这短短的三十分钟。

  防线以外,是无尽的黑夜森林,就像是深邃的苍穹似的无法看透。

  夜视仪里,全世界都变成了墨绿色,士兵们攥紧了自己的枪械,有人手心里冒汗,便将手掌在壕沟边缘抓了一把土,将手里的汗液吸干。

  这种山脉里极其复杂的防线,如果敌人没有空中侦查的能力,那么火炮部队都无法确定轰击目标,因为没人能在战壕以外确定,到底哪条战壕里才是庆氏的主力部队。

  庆毅站在总指挥营帐的门口,天空中时不时有禽类飞过,阵地上的士兵试图用巨大的探照灯来追踪它们的身影,但探照灯扭转角度的速度,根本无法与禽类在天空飞翔的速度相比。

  大家只能判断,那天空中飞过的禽类在盯视着地面,其中不止有麻雀,还有更加恐怖的空中顶级掠食者。

  苍鹰、雀鹰、赤腹鹰,不管是哪一种,进攻性都远在麻雀之上。

  庆毅心中叹息,他们甚至都不知道人工智能是怎么控制到这些飞禽的。

  三山防线的最前端终于响起了枪声,火光在夜空里就像是乌云背后的雷霆,若隐若现的。

  然而想象中如同黑潮般的人海并没有出现,人工智能并没有驱使它控制的人类直接淹没三山防线。

  一名作战参谋对庆毅汇报道:“017阵地遭遇袭击,敌方竟然有多名狙击手隐藏在视野以外的地方,射击极其精准。不过迄今为止都只有小股偷袭,对方并没有发起全面进攻。”

  庆毅皱眉:“狙击手?多少个狙击手?”

  “怕是有数十个,”作战参谋回答:“而且,对方尝试过进行远距离迫击炮射击,精准命中我方一处山倾机枪阵地……长官,对方的迫击炮甚至在我们高地观察范围以外。”

  高地观察范围是五公里,,而这迫击炮在观察范围以外就意味着,对方在极限距离上,能够轻松打击它想要打击的一切目标。

  因为人潮是徒步穿越西南森林的,所以迫击炮似乎便是他们可携带、性价比最高的远程重火力。

  毕竟一门迫击炮加上瞄准具、,,人力携带是足够的。

  作战参谋说道:“不过,短暂的交火之后,他们并没有增加火力。”

  今夜的攻击,更像是一种试探,或是试验。

  庆毅忽然觉得,似乎正有一名睿智的指挥官站在自己的对面,与自己对弈。

  然而,对方手里的筹码,却是单兵作战能力更胜庆氏的“士兵”,以及空中视野能力。

  “它想要干什么?”庆毅望着夜空沉思。

  明明数百万人只需要几十个小时的功夫,便能以绝对的数量淹没这三山防线,但对方偏偏要用精巧的手段。

  没有莽撞,没有不计代价的进攻,对方似乎要以最小的代价拿下三山防线。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