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第一序列

996、没有人是无辜的

第一序列 会说话的肘子 3395 2020-11-17 17:24

  “我所管辖的情报序列,叫做毒药,”罗宗仁神情麻木的陈述着一切,就像是在说与自己无关的事情:“周氏内部很多人都不知道我们的存在,我的工作只跟两人汇报,一是情报长官周守石,另一个便是周氏的老板周士济。”

  虽然这货本名是杨彦邦,但任小粟他们已经习惯了罗宗仁这个名字,所以就打算继续这么称呼他,相信罗宗仁自己也早就习惯了这个伪装名。

  “我下辖成员合计581人,他们是五年前我从军中亲自挑选的,长官授权我可以征召军中所有超凡者,并允许我使用超凡能力来控制。我们所做的事情,都是周氏最见不得光的。”

  任小粟冷声问道:“581人?那这次参与战斗的总共才三百多人,其他人呢?”

  “洛城之中还有21人没有被捕,其他的都散落在各个壁垒里,蛰伏着等待召唤,所有人都由我进行单线联系,他们没有我的联系方式,”罗宗仁说道。

  “他们的身份,现在就告诉我们,”罗岚说道。

  “芳林路31号的汽修工人邓锴。”

  “状元红路78号的快餐店老板朱灿。”

  “五岭路21号居民楼3门洞301的胡成军……”

  罗宗仁一连将21个漏网之鱼全都说了出来,任小粟命身旁的西北情报人员将这些一一记下,等待他审讯完罗宗仁后再找他们一一算账。

  这些资料都是很珍贵的,从寻找罗宗仁踪迹开始,王蕴、罗岚、周其、任小粟、杨小槿他们耗费了大量的精力。

  然后撬开罗宗仁的嘴又耗费了大量的精力,甚至还要与这罗宗仁斗智斗勇。

  就说刚刚,他们都差点被罗宗仁给骗了。

  罗岚虽然成功试探出了对方的虚实,击垮了对方最后的自信,但其实罗岚自己心里也不是特别有谱,因为这罗宗仁太沉得住气了!

  所以,现在他们得到的所有情报都来之不易,必须珍惜。

  这时候罗岚问道:“其他壁垒的潜伏者,也给说一下,你们这个肮脏的毒药组织没必要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了。”

  罗宗仁的表情扭曲了一下,可是他的心理防线已经彻底崩溃,即便罗岚这么贬低毒药组织,他也没敢再反驳什么。

  一开始任小粟担心罗岚刺~激到罗宗仁,对方万一再起了逆反心理怎么办。

  然而罗岚悄声告诉任小粟:“没事的不用担心,对待这种已经崩溃的人,你越是贬低他,他反而越老实。”

  任小粟不懂这是什么原理,但他相信罗岚和周其比自己专业。

  待到罗宗仁把所有蛰伏间谍的信息全部说出来后,罗岚又问:“所以你们杀我,就是想嫁祸给王氏,让庆氏与王氏开战?”

  “是的,”罗宗仁点头承认。

  “继续说,说你们这次的行动细节,”罗岚狞声道:“我庆氏有心想跟周氏交朋友对抗王氏,却没想到竟是与毒蛇为伍,老子现在想起那个周士济的笑脸,就恨不得走过去把他撕烂。”

  罗宗仁这时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你们庆氏也没安好心吧,我们配的两个间谍身上有纳米机器人,结果他们突然变节了不知所踪。他们的忠诚度不用考虑,那么问题肯定出在纳米机器人上了。”

  罗岚撇撇嘴:“那跟我们也没关系,是王氏人工智能干的。”

  任小粟看着罗宗仁说道:“你们就不怕纳米机器人上面有后门程序?竟然敢用?”

  罗宗仁没吭声,任小粟马上反应过来,怕又是用来嫁祸庆氏的吧,这两个配备了纳米机器人的间谍估计也是用来送死的,根本不在乎纳米机器人上面有没有后门程序。

  就像当初61号壁垒外面刺杀江叙的人一样。

  只能说这个所谓的毒药组织,从成立之初就没存啥好心思,就是专门干挑拨离间这种事情的。

  “别废话了,交代其他的行动细节,”罗岚说道。

  罗宗仁说道:“此次行动代号,深渊,行动资金账户为王氏不记名账户019228181。”

  “还剩下最后一个安全屋,在开元大道239号里,里面有密码本,通讯设备,武器枪械,洛城官员行贿记录。”

  罗宗仁光是交代这些细节,就足足交代了一个小时的时间。

  他每交代一个,任小粟这边就让西北情报人员去核实一处,全都正确无误,这下才算是真正的人证无证核对上了,不用担心罗宗仁还在说假话。

  任小粟看着罗宗仁:“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罗宗仁看着任小粟问道:“我只有一个问题,你是怎么抓住我的?”

  “因为有个人坚持了六天时间,几乎不吃不喝不睡的分析了洛城的所有监控录像,”任小粟说道:“然后找到了书店,找到了你的住处,并且告诉我,你可能会回到现场去观看自己的恶行。”

  罗宗仁下意识的说道:“不可能,洛城监控录像那么多,谁能六天之内就看完,还从那么多人中把我找出来?”

  “没什么不可能的,他恰好就是你这种肮脏~毒虫的克星,”任小粟笑着说道:“以前孔氏的情报二处处长王蕴,现在他已经去大兴西北了。”

  罗宗仁喃喃道:“真想见见这样的人物啊。”

  任小粟摇头:“算了吧,你不配见他。”

  这时候罗宗仁诡异的笑了起来:“你以为只有我是肮脏的吗,刺杀江叙虽然是周氏所为,但你真觉得王氏是无辜的吗?”

  任小粟皱眉:“什么意思?”

  “我本来派了12人在事后销毁监控录像的,可是他们全都在房顶行进的过程中,被人用千纸鹤杀死了,不然你以为我会把监控录像留给你们吗?”罗宗仁说道:“所以,当时安京寺之主已经抵达洛城了,可能人没到,但她的千纸鹤到了,而且她并没有出手救江叙!当时我想不通为什么只杀了我派去销毁监控录像的人,现在想通了,她是要把监控录像留给你,然后用监控录像来洗脱王氏的嫌疑。但是你明白我意思吗,她虽然没动手杀死江叙,但她并不无辜。”

  ……

  求月票啊求月票!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