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第一序列

1103、赏金猎人与巫师

第一序列 会说话的肘子 3869 2020-11-17 17:24

   如果任小粟真想留下对方是完全可以做到的,期间战斗或许会很激烈,但任小粟只要火力全开,就凭对方来的这么点人,怎么可能从他手里逃脱?

  真当壁垒毁灭者是吃素的呢?

  但是,这个小女巫之前说过的话让任小粟仍然心存疑虑,如果对方是为了隐藏骑士组织身份才矢口否认的呢?

  又或者她自己不知道内情,但组织内有人知道呢?

  所以,任小粟愿意放对方离开,等待对方把消息传递回去,他相信这小女巫回去后,一定会有人问她发生了什么,而她也一定会说出自己心中的疑惑。

  当然,也有另一种情况:她真是都铎家族派来的。

  但任小粟也同样丝毫不畏惧这样的结果,只要不是整个巫师组织群起而攻,他大可以开着蒸汽列车一走了之,然后再带着周迎雪等人过来踏平都家庄……

  现在,就算对方怀疑他,也肯定是派点小人物过来解决问题,那些成名已久、养尊处优的大巫师怎么可能会为了这么一点小事奔波?

  今晚战斗虽然激烈,但强度却并不是很高,任小粟笃定自己的判断。

  此时,约克镇已经热闹起来,那小女巫烧掉的马厩主人好像还是个大户人家,此时正组织人手救火,另外还分出一批人来抓捕纵火的贼人。

  看样子,他们也发现有人在屋顶走动,所以断定是有人恶意纵火的。

  任小粟不想趟这浑水,索性在房顶上绕了一大圈绕回巫师塔里,原本他以为这么大的动静应该会吵醒梅戈,结果这货压根就没醒。

  在外侦查两年多,回来路上还狼狈不堪,梅戈也确实太疲惫了。

  第二天早上,梅戈忽然跑来使劲拍任小粟房门:“大事,出大事了!”

  任小粟无奈的起身开门:“怎么了?”

  “昨晚城镇里发生的事情你有听到动静吗?”梅戈说道。

  “没有,我太累了,睡的很死,发生什么了?”任小粟一脸睡眼朦胧的样子。

  “也是,”梅戈嘀咕道:“我也根本就没察觉,不过我给你说,最近千万要小心,这事是冲着咱们来的!”

  任小粟愣了一下:“怎么回事,你不是没察觉吗?”

  “但有人看到纵火的凶手了啊,”梅戈说道:“我早上喊人过来询问,对方说有人看见了一个带着白色面具的人在房顶飞掠,现在大家都说那是纵火犯呢!”

  任小粟:“……”

  梅戈继续说道:“你还记得咱们回来路上发生的事情吗?那个带着白色面具的巫师,前后已经袭击我们好多次了!”

  任小粟哭笑不得,自己之前用老许当幌子骗过梅戈,现在竟然还给自己惹上事情了,也不知道以后梅戈看到老许后,会有什么反应。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自己大概为许显楚的黑锅又做了一份贡献……

  任小粟想了想说道:“有没有可能是别人干的?”

  梅戈笃定道:“一定是他!之前释放火柱的一定也是他,他就是都铎家族派来的!”

  行吧,任小粟心想你说是就是吧,也不解释了。

  这时候梅戈又说道:“看样子他是摸过来的路上被发现了,所以放火吸引别人的注意力,然后再次逃离。我觉得他一定还会再来,你要小心。”

  “嗯嗯,我小心,”任小粟回应道。

  “我怎么觉得你有点敷衍呢,我是担心他杀了你啊,你不怕死吗?”梅戈急了,心说有这么厉害的杀手埋伏着,不小心一点真会死人的!

  任小粟转移话题:“对了,你这里有没有什么书籍比较珍贵?”

  梅戈愣了一下:“没有啊。”

  任小粟沉思,难道偷书只是一个幌子?他又问道:“那有没有比较特殊的书?比如年代久远?或者对你有极其特殊的意义?”

  梅戈再次一愣:“你怎么知道?”

  任小粟眼睛一亮:“快拿给我看看!”

  “这不好吧,”梅戈为难道。

  “这有什么不好的,我是你的亲随啊,看看你的书怎么了?”任小粟不乐意道:“我这还要帮你夺回心上人呢!”

  梅戈磨磨唧唧半天,结果回自己卧室里翻了个铁盒子出来递给任小粟。

  任小粟深深吸了口气,而后掀开铁盒子……

  “你认真的吗?”任小粟问道。

  “认真的啊,”梅戈说道:“怎么了?你说要意义比较特殊的啊,这个对我意义非常特殊。”

  “那我特么也没说要看你和你那位青梅竹马的情书啊,你是不是脑子有什么问题?”任小粟顿时都无奈了,这货到底怎么当上巫师的。

  不过,任小粟转念一想会不会是这情书里藏了什么秘密,比如对方想要告知梅戈一些信息?结果现在反悔了,想让人取回这些情书。

  想到这里任小粟忍着肉麻将二十多封情书全都翻遍了,结果任小粟震惊的抬头:“这是你几岁时写的?”

  “9岁,”梅戈理所当然的说道。

  任小粟把铁盒塞回梅戈的怀里,难怪特么的这俩人竟然还在情书里商量第二天要不要去偷偷抓青蛙……

  我抓你妹的青蛙啊,9岁就开始萌生情愫了?还有没有王法!

  “真就没有什么特殊的书籍了吗?”任小粟有点不甘心。

  “真没了,”梅戈说道。

  这下任小粟只能确定,那小女巫确实是在欺骗自己,可对方既然不是来偷书,那来这里还能干嘛?偷看梅戈洗澡吗?!

  任小粟寻思梅戈也没这美色啊!

  “那我问你,”任小粟再问:“赏金猎人之间有没有区别?”

  梅戈奇怪道:“怎么突然问这个?”

  “随便问问,”任小粟说道。

  “早些年是有些区别的,其实一开始赏金猎人喜欢行侠仗义,经常做点劫富济贫的事情,”梅戈说道:“巫师组织围剿他们好几次,虽然也杀了一些人,但还有一些藏在了暗处继续行侠仗义,行踪十分隐秘,属民们也开始渐渐崇拜他们,称呼他们为了神明都杀不死的人。”

  “然后呢?”任小粟疑惑道。

  梅戈说道:“然后巫师组织便让人伪装成赏金猎人,做了一些非常龌龊的事情,然后又用舆论大肆宣传,以至于属民们马上对他们失去了信任。”

  任小粟怔了一下,别的先不说,这巫师组织玩斗争倒真是一把好手!

  ……

  大家晚安,抱歉第四更这么晚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