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第一序列

1154、要不咱们跑路吧

第一序列 会说话的肘子 2997 2020-11-17 17:24

   任小粟也不知道陈程想要带他见什么人,但跟这群赏金猎人有关系的,他都感兴趣。

  如今宫殿里还有两条线索没找到呢,应该就着落在这群赏金猎人身上了。

  任小粟觉得,这次的任务奖励恐怕会非常特殊,以往他还没有做过跨度如此漫长的任务来着。

  “这是谁啊?”梅戈好奇问道:“我之前就看你老往他们的马车旁边跑,还以为你看上那个小姑娘或者那个妇人了。”

  “话不能乱说啊,”任小粟挑挑眉毛:“我有喜欢的人,你这么乱说话可容易出事。”

  “那他们是谁?”梅戈问道。

  “赏金猎人,”任小粟回答道。

  “额?”梅戈看看任小粟,又回头看看陈程的背影:“来杀我的吗?”

  “要是来杀你的,我还能让他们活到现在?”任小粟乐呵呵笑道:“你记不记得自己说过,你小时候绑手弩去射青蛙的事情。”

  梅戈气急败坏道:“我绑手弩只是装样子,没有拿去射青蛙,我给你看我的情书,不是为了让你以后拿着个嘲笑我。”

  “那你们去捉青蛙是为了干嘛?”任小粟问道。

  “现在是说青蛙的时候吗,说赏金猎人,”梅戈没好气说道:“你的意思是,他们就是那群被巫师组织通缉的人,跟他们混在一起很危险啊,整个巫师组织都在通缉他们呢,要是被巫师组织知道咱们跟他们混在一起,咱们就完了。”

  “你不跟他们混在一起,照样有人要杀你啊,从你那小女友偷偷给你送钱开始,就注定了的,”任小粟浑不在意的说道:“放心,他们隐藏的很好,只要你不跟别人说,他们就不会暴露。”

  “等等,我记得你在约克郡出发之前就问了赏金猎人的事情,对,就是在我巫师塔里问的,那时候你就见过他们了?”梅戈狐疑道:“你在哪见的他们,出发前那天晚上的纵火案你知道什么?”

  “哈?是吗?”任小粟说道:“可能你记错了吧,别跑题啊,咱们现在说赏金猎人的事情呢,晚上你跟我一起去,省得你一个人在驿站被人弄死了。”

  “奥,”梅戈答应道,说实话他现在确实不敢独处,这一路上想杀他的人太多了,只有在任小粟旁边,他才能得到一点安全感。

  温斯顿城的驿站也要比瓦杜兹的破旧一些,梅戈出钱给他和任小粟分别订了最好的房间,可进去之后任小粟依旧能闻到一股发霉的味道,而且任小粟一眼就看到了地下的老鼠屎,这房间摆明就是经常被老鼠光顾的。

  被子上都是破洞,屋里的杯子都落上了灰,想要上厕所得跑两百米去后院的旱厕,那厕所的味道能给人熏的睁不开眼。

  不得不说,整个巫师国度的卫生条件都太差了,西北那边招待所虽然也破旧,但还不至于出现这种情况。

  这种没有下水系统的城市,真的从本质上就落后西北太多。

  任小粟与梅戈住的是一楼,晚上10点,任小粟带着梅戈从后窗悄悄翻了出去,并没有去走正门。

  这驿站里都是木地板,有人经过走廊就会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他和梅戈要从正门走的话,整个商队都知道他们离开了。

  只是任小粟不知道,他们离开大概一个小时后,便有人蹑手蹑脚的顺着后院来到他和梅戈的窗户前。

  钱卫宁带着心腹猫着腰潜行,心腹手里还拿着两支细细的楠木管子。

  “确定他们都睡着了吗?”钱卫宁压低了声音问道。

  “嗯,咱们的人在门口盯了半天,这俩屋里都一个小时没动静了,”心腹说道:“肯定是睡着了。”

  “那就行,药准备妥当了吧?”

  “准备好了,姚波刚调好的药,这两支管子里的药物,足够让他们一觉睡到明天下午,那时候咱们早就离开了,”心腹说道。

  “行,”钱卫宁笑道:“你*办*事*我*放*心,动手。”

  说完,心腹便用一枚火柴点燃了楠木管子里的药物,然后他用嘴对着楠木管子的另一端,将燃烧出来的烟雾,顺着窗户的缝隙轻轻吹进任小粟的屋里。

  这烟雾没有什么刺鼻的味道,反而有种清香,屋里的人只需要呼吸一次,便会迅速陷入深度睡眠。

  此时,钱卫宁带人过来不为别的,就是想让任小粟与梅戈在这里好好睡一觉,千万别再跟着商队了。

  再让梅戈跟着商队,他们还没到根特城,人就被都铎家族给灭完了。

  想到这里钱卫宁感觉也很气啊,明明他们北上是有任务的,结果任务目标都还没见到呢,净替人挡灾了。

  然后别人屁事没有,自己这边损失惨重,这叫什么事?

  待到心腹将烟雾吹入两个房间之后,钱卫宁和心腹就躲在墙根底下默默的等着,这事他还不想让别人知道,所以只能由他和心腹亲自来做。

  六月的天气已经很炎热了,夜晚也有种闷热的感觉,驿站后院的蚊子大的跟硬币似的,给钱卫宁和心腹咬的满头都是血包。

  钱卫宁问道:“药多久生效?”

  “现在应该已经生效了,”心腹说道:“大人,我翻进去看一眼。”

  “嗯,小心,”钱卫宁叮嘱道。

  心腹推开屋子的窗户跳了进去,结果他刚进去便重新探头出来:“大人,屋里没人!”

  钱卫宁心里惊了一下,他赶忙跳进屋里查看,却发现屋里的床铺都没人动过,摆明了就是刚进驿站就悄悄离开了啊。

  心腹又跑去梅戈屋里看了一眼,结果发现梅戈也不见了。

  钱卫宁瞬间就牙疼了,自己想摆脱梅戈就这么难吗?

  啊?

  “大人,你说他们能去哪呢?”心腹疑惑道:“梅戈在温斯顿这边也没有熟人啊。”

  “我知道他们去哪了,”钱卫宁冷声道:“我之前不是说了吗,他是诺曼家族的人,现在一定是去和诺曼家族的间谍交换情报了!”

  “那咱们怎么办?”心腹问道。

  钱卫宁叹息道:“要不咱们跑路吧?”

  ……

  这是第四章,今天没有了,求月票啊求月票!

  推一本朋友的书:《爆裂天神》天下逼格共一石,陆泽独占十二斗,其他人倒欠两斗。

  这是一本让人抛弃羞耻,怒燃中二之魂的书。

  这更是一个星球沉沦迷雾,神灵行于世间,强权即是真理,所行皆为正义的故事。

  “我姓陆,单名一个泽字。”

  “泽被万物的泽。”

  “我陆泽的话,便是这个世界最大的道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