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378章铁矿无间道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914 2020-11-17 17:24

  林傲雪开着车离开了,车速很快。

  李子安站在阳台上,看着快速远去的轿车,嘴角满满勾起了一丝微笑。他抬起拿过硬盘的右手,手上粘着一点黑黑的泥垢。

  那其实不是什么泥垢,那就是化身膏。

  如果他没料错的话,林傲雪拿了硬盘第一时间就会去见马兰士,或许那个道格参议员也会到场。三个人看硬盘里的内容,然后再毁掉硬盘,这个过程中马兰士和道格会有百分之八九十的几率触碰到那只硬盘。

  然后……

  那就惨咯。

  根据秘方上的描述,化身膏是剧毒的毒膏,但毒性侧重的不是一个猛字,而是一个邪字,中了化身膏的人初期会感觉到痒,然后皮肤开始生疮并溃烂,奇痒无比却又不致命,要整整折磨人七七四十九天才会让人死去。而即便是死了,血肉也会继续化脓,最后只剩下骨架,真的是很邪恶的一种毒膏。

  姬达怎么会封印这样邪恶的毒膏在大惰随身炉之中?

  鬼才晓得。

  比起邪恶的化身膏,更让大^师困惑的其实是那个三日不动膏,中者三日一动不动,仅剩下微弱的呼吸。这种膏既不治病,也不杀人,真心不知道恩师他老人家将这种奇葩的膏药封印在大惰随身炉之中干什么。

  不会是类似时间静止器之类的用途吧?

  还真别说,有那种可能也……

  咚咚。

  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

  李子安回头说道:“进来吧。”

  孟刚和林松走了进来。

  林松的脸上露出了一个讨好的笑容:“李总,您可真是厉害,真没想到您能把马兰士的律师变成您的人。”

  李子安故作惊讶的样子:“你怎么知道?”

  林松干咳了一声:“我可不是故意偷听的,您和林律师办事的声音太大了,我想不听见都难啊。”然后,他还特意想李子安竖了一下大拇指,“李总您的功夫没得说,厉害!”

  李子安又故作尴尬的样子:“这事不要跟任何人说。”

  林松点了一下头:“李总,您就放心吧,我知道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我的嘴稳得很。”

  李子安走到了林松的身前,拍了拍他的肩膀:“把辞职报告给中胜公司发过去吧,我这边给你开双倍的待遇。”

  林松激动地道:“谢谢李总!”

  李子安伸手将手移到了林松的脖子上,然后将他的头往自己这边拉了一点过来,凑唇到他的耳边说道:“你去查查那个老马。”

  “啊?”林松惊讶地道:“那个老马怎么了?”

  李子安说道:“他在这办公室的书架里装了一只监听器,我刚才穿裤子用手撑了一下书架,结果就发现了那只监听器。”

  “在哪?”林松掩藏不住的紧张。

  李子安将手收了回来,抬手给他指了一下书架。

  那本书被林傲雪拿下来之后就没有再放回去,但还是需要走近去看才能看见那只监听器,因为它实在太小了。

  林松也是走到书架前才发现那个监听器的,他拿了下来,看了一眼,又移目看着李子安,眼神之中充满了无辜与紧张:“李总,我……”

  李子安笑了笑:“你不用给我任何解释,我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我百分之一百相信你,你去问问那个老马是怎么回事,然后把他开了。”

  “我这就去。”林松拿着监听器走了。

  孟刚目送林松出门,正要说什么,却见李子安对他摆了摆手。

  李子安说道:“林傲雪还真是狡猾啊,居然跟我玩离间计,我是相信林助的,他以为她的奸计能得逞?她以为她跟我睡一下,我就什么都听她的,我几百亿身家,我缺女人吗?”

  这话其实是说给林松听的。

  孟刚看着门口,虽然看不见林松,可就李子安的反应来看,林松就在门墙后面。

  几秒钟后,李子安才点了一下头。

  “我就知道那个家伙有问题。”孟刚压低了声音。

  “不是我发现的,是林傲雪一来就找监听器,是她找到的。”李子安说。

  “她……真的变成我们的人了吗?”孟刚一脸困惑的表情。

  李子安笑了笑:“如果你想最快取得一个人的信任,你会怎么做?”

  孟刚想了一下却摇了摇头。

  李子安说道:“当然是出卖她的同伴,马兰士想要空手套白狼,他怎么会放弃林松这样的人,他肯定会收买林松。林松在中胜公司的职位连一个中层都算不上,只是一个小跑腿的,他那么贪婪和狡猾的人,如果有人拿肉喂他,他又怎么会不咬住那块肉?他不止一次暗示我想给我做事,为的不就是从我这里拿到情报,然后拿起跟马兰士邀功欣赏吗?一旦我真的收下他,给他丰厚的报酬,他甚至会出卖马兰士,把那边的情报卖给我。”

  之前只是怀疑,林傲雪一来,玩了一个苦肉计,反而让事情变得更清晰了。

  孟刚的眼眸中闪过了一线凶光,声音也低沉了许多:“老板,要我做了那个家伙吗?我保证不会留下任何痕迹。”

  李子安笑了笑:“我跟你说过,黑锅公司是正规公司,我们不干那些违法的勾当,不过肯定也有需要你动枪^的时候,那就是敌人想要用枪^干掉我们的时候,现在这种阴谋诡计,你觉得他们能玩过我吗?”

  孟刚微微愣了一下,如梦初醒,他的脸也露出了一个笑容,但看上去有点别扭。

  他追随的人是一个大^师啊,玩阴的,谁能玩得过大^师,能用智商解决的问题,那又何必用枪?

  李子安说道:“你去把备用的油加进车里,带会让我们去褐石部落。”

  孟刚应了一声,离开了办公室。

  李子安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从兜里掏出一包大重九烟,抽出一根点燃,深深的吸了一口。

  大惰随身炉苏醒,进入焚香状态。

  各种各样的声音潮水一般涌进了李子安的耳朵,最近处的是孟刚的脚步声,他还没有走到楼梯口。

  大脑稍微筛选了一下,李子安便锁定了林松的声音。

  林松走进了门卫室,重重的踢了一下桌子。

  坐在椅子上打盹的老马被惊醒,一看是林松,慌忙站起来敬礼:“林总好。”

  林松破口骂道:“你是猪吗?我就让你办件小事都办不好,你说我要你有何用?”

  “马总……我哪件事没办好?这两年,无论你让我办什么事都是尽心尽力办好的。”老马很委屈的样子。

  林松冷哼了一声:“我让你在办公室里藏一只监听器,你藏哪了?”

  “书架上啊,用一本书挡着,很隐秘的。”

  “你是猪啊!”林松又怒气冲冲的骂道:“我问你,书是用来干什么的?”

  老马抬手挠了一下头顶稀疏的头发:“那个,书肯定是用来看的嘛,呃……难道是李总去拿书看,然后发现了?”

  “那姓李的说跟姓林的办事完了,用手撑了一下书架,那本书掉下来,然后他就发现了,让我来问问你是怎么回事。”

  “这也太巧了吧?”

  “我不相信,你把那机器拿出来,我要听听录下的声音。”林松说。

  老马打开了抽屉,从里面取出了一台小巧的仪器出来,放在桌上又退到了一边。

  林松操作那台仪器,很快就有录音播放了出来。

  “噢、噢、噢也是,贝比发棵米……”

  林松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困惑的表情。

  之前在办公室门外隔着实木门,还有一段距离,他只是隐约听到了一点女人在那种时候会叫出来的声音,听不清楚,可是现在从设备里听却听得非常清楚,那不是林傲雪的声音,那是一个洋妞的声音。

  林松快进了一段。

  仪器里突然传出了一个男人的声音:“贝比,勒可米……”

  林松怒极,一巴掌拍在了桌面上。

  他刚才就觉得奇怪,林傲雪和李子安都是华人,见面也都是用汉语交流,到了办那事的时候居然说起了英文,这不别扭吗?听到录音之中的男人的声音,他心中的案子就破了,这不是林傲雪个李子安办事的录音,根本就是一个小视频!

  “林总,录得很清楚啊,有什么问题?”老马说。

  林松将仪器关了,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才将心中的怒火压下去:“是那个林傲雪骗了我,她故意出卖我换取那姓李的信任,她好毒啊!可是,她是怎么知道我是马兰士先生的人的,难道……不可能!”

  嘴里说不可能,可他心里却知道是怎么回事。

  “林总,这两年我们偷偷卖了不少东西,那姓李的不会知道了吧?”老马顿时紧张了起来。

  “你给我闭嘴!”林松呵斥道。

  老马的嘴唇颤了颤,但什么都没说出来。

  “你听好了,那姓李的让我开了你,我不知道他究竟是真信我,还是假装相信我,但我得搏一搏,你现在就离开铁矿,去珀斯城里住一段时间,我也回去找一些帮什么都敢干的人。”林松的眼神里闪烁着凶光。

  老马说道:“林总,你不会真把我开了吧?”

  林松一巴掌抽在了老马的脸上。

  老马捂着脸庞,不敢怒,也不敢言。

  林松恶狠狠地道:“你别忘了,这两年你也分了不少钱,我们是一条船上的人,你要是不想去坐牢的话,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

  “我、我听你的。”老马的声音有点颤,明显是吓到了。

  林松伸手挠了挠后脖子。

  老马看了一眼,说了一句:“林总,你的脖子有几个红疙瘩。”

  “少管闲事,现在就收拾东西离开!”林松没好气地道。

  老马唯唯诺诺地道:“我这就走,我这就走。”

  办公室里,李子安将烟头摁进了烟灰缸里,他轻轻的叹息了一声。

  人呐,为什么总是觉得自己只要再努力一下就能成功呢?

  PS:今天继续爆更,5更,我这么卖力,靓仔靓女们把月票给我吧,谢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