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525章绝处逢生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195 2020-11-17 17:24

  中年男子站在灵堂里张望了一下,看见了站在休息室门口的李子安,然后往这边走了过来。

  中年男子距离小门还有七八米距离的时候,李子安说道:“停下,把箱子滑过来!”

  他担心那个中年男子有枪,距离太近他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而这个距离对他来说还算安全,只要对方拔枪^的话,他就闪身进休息室,挟持汉克。

  中年男子停下了脚步,却并没有将合金工具箱滑过来,只是冷眼看着李子安。

  李子安半个身子进了休息室的小门:“汉克,叫你的人把箱子滑过来。”

  汉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往门口走来:“你得让我出去才行。”

  李子安将右掌压在了左手的手背上,一股炉身血从刮破的伤口之中涌了出来,顿时打湿了他的手掌和手背。然后他用炉身血搓手,新鲜的炉身血转眼就将他的双手染红了。

  汉克顿时停下了脚步。

  这对他来说是一个致命的威胁。

  李子安声音转冷:“我不是在跟你商量,让你的人把我的箱子滑过来,我检查之后确认没有掉东西之后,你就可以离开了。如果你执意要从这道门里走出去,我这一次将是一击必杀,你会死。”

  汉克看似很平静,可是眼神之中却有着很明显的愤怒与恨意。

  不管是作为汉克的意识,还是那个病毒生物的意识,那都是无比骄傲和强大的存在,什么时候被人这样威胁过?

  偏偏,不管是他还是它,面对大^师的威胁却无计可施。

  李子安淡淡地道:“我们刚才的合作不是很愉快吗,为什么不接着合作?”

  汉克脸色阴沉,一字不说。

  他的表面上看上去很平静,可内心却在碰撞与挣扎。

  刚才李子安是等工具箱过来,不敢动他,可是现在工具箱已经送来了,如果李子安反悔攻击他,他手里却没牌可打,他该怎么办?

  将自己的性命交给一个卑鄙且毫无信誉可言的大^师,这是多么疯狂的行为!

  李子安又说了一句:“其实,我现在给你致命一击,然后出去抢我的工具箱,我相信操作的难度也不大。”

  汉克的眉头跳了一下。

  他真的害怕李子安这样做。

  就在他愤怒并且为难的时候,那个中年男子说了一句话:“汉克先生,我来的是时候接到消息,你被任命为魔都领事馆的领事,恭喜你。”

  李子安微微愣了一下。

  汉克之前的明面上的身份是高生公司的高管,主管大中华区的投资业务,仅仅是这个身份都让他感到束手束脚。现在变成了灯塔驻魔都领事馆的领事,那就是外交人员了,享有豁免权,而且对他出手的话就等于是攻击灯塔,要对他出手就更难了。

  汉克的神色放松了一些,回了一句:“我知道了。”

  李子安怀疑这两人在演戏,可他没有证据。

  这事要是猜错了,他也会惹上大麻烦,所以他现在也有点为难了。

  那个中年男子又说了一句:“纽^约^时^报的记者等着你回使馆,准备采访你,我的身上带着摄像头,你此刻的影像领事馆里的设备会收到,差不多是一个现场直播。”

  这话是个很巧妙的威胁。

  李子安笑了笑:“汉克,恭喜你现在升官了,但不管你是什么领事还是大使,你的人偷我的箱子,我要回我的箱子天经地义,而且我必须检查箱子里的东西有没有丢,少一样都不行。”

  “汉克先生?”中年男子在等汉克的决定。

  汉克还在犹豫。

  他的人很聪明,用这种巧妙的方式威胁了李子安,可即便是这样他还是不敢贸然将最后一张牌打出来,手里一张牌不剩。万一李子安抽风,不相信他的人说的话,给他致命一击,他找谁说理?

  没地方可说理,因为它死了,汉克还活着,所以李子安就算杀了它,事后也只会受到很小的惩罚。

  叮铃铃,叮铃铃……

  李子安的手机忽然响起了来电铃^声。

  李子安掏出了手机看了一眼,然后划开了接听键。

  手机里传来了董曦的声音:“我们就在外面,跟着那个飞贼过来的,那个飞贼说的是真的,原来的那个领事接到了调令调走了,汉克刚刚被任命为魔都使馆的领事。”

  “嗯。”李子安轻轻应了一声,眼角的余光看了汉克一眼,心里有些纳闷,这傻^逼的能量究竟有多大?

  魔都这样的超级大都市的领事算是非常重要的职位,就这样随随便便的就任命了,而且还这么及时,明显是针对汉克此刻的情况而做出的任命,稍微想一下也能猜到,他身上的能量不是一般的大!

  不过,这能量是因为“它”,还是汉克而出现的,这就无从知道了。

  一切皆有可能。

  董曦的一句话引出了这些联想,李子安的杀死“它”的念头也弱了,但并没有完全消失。

  董曦的声音:“那中年男子的身上有数据信号在传输,疑似在录音或者录像,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你最好不要对汉克出手,不过你得坚持坚持你的箱子,拿回那只罗盘。”

  李子安又嗯了一声。

  “还有,出了这样的事,罗盘你得交给疗养院保管,你要研究随时可以来研究。”董曦又补了一句。

  李子安:“……”

  他不愿将这事想象成趁火打劫,更愿意想象成打铁趁热。

  “怎么不吭声了?”董曦的声音。

  “嗯。”李子安很不轻易的嗯了一声。

  “你答应就好了,让那人把箱子给你,你先检查罗盘在不在。”董曦说。

  “嗯。”

  董曦挂断了电话。

  李子安将手机收了起来,他的视线又落在了汉克的身上。

  汉克也看着李子安,眼角的余光始终锁定着李子安那双染血的手。

  四目相对,1分35秒。

  1分36秒的时候李子安打破了两人间的沉默:“你是在等我的血干吗?我告诉你,我是血牛,我随时可以放一升给你喝,你要不要?”

  汉克忽然咧嘴笑了:“原来你真是有官方背景的人,你们的人就在外面?”

  “我当过少先队员,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官方背景?”

  “好,我相信你一次。”汉克做出了决定,他喊了一句,“把箱子给他滑过来!”

  那个中年男子将合金工具箱放在了地上,然后用脚踢了过来。

  汤晴上的漆肯定会刮花,但那是小事,再喷一下就行了。

  合金工具箱滑到李子安脚下的时候,李子安抬脚踏住,然后用脚尖勾住提手将工具箱勾到了手中。整个过程,他的视线都锁定着汉克。

  汉克没有逃,也没有趁机出手。

  李子安扫了一眼合金工具箱,箱子上有很明显的暴利开锁的痕迹,无需他激活机关就能打开。

  这箱子显然被开启过了。

  李子安将合金工具箱打开,里面的东西大致在原位,但他还是一眼就看了出来,里面的东西被翻过,一些膏药也变少了一点。那只罗盘就放在最显眼的位置上,但显然也被碰过。

  “东西没少吧?”汉克问。

  李子安说道:“不急,我检查一下。”

  他伸手拿起了那只罗盘,但并没有拿出箱盖遮挡的范围。

  重量没变,材质也没变,罗盘中间的指针仍然处在消失状态,根本就看不见。

  他往罗盘之中注入了一股真气,依然是泥牛入海,就连一丝反应都没有。

  罗盘是真的,没有被更换。而且那飞贼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做一只赝品出来,也就无法作假了。

  “我可以走了吗?”汉克有些着急了。

  李子安将合金工具箱盖上了,但没说可以。

  他真的想干掉汉克身上的病毒生物,一个普通的汉克对他没多大威胁,可是一个寄生了那种神秘病毒生物的汉克,那威胁就大了。

  要不要动手解决这个麻烦?

  就在这个时候,李子安的手机又响起了来电铃^声。

  叮铃铃,叮铃铃……

  李子安心中叹了一口气,伸手去掏手机。

  就在这一刹那间,汉克突然启动,双腿蓄力往地上一蹬,整个人炮弹一般往门口^射去。

  那门口李子安只挡了半边,他的一只手提着合金工具箱,一只手还在裤兜里掏手机,双手不空,想致命一击已经迟了。

  不过,他连动都没有动一下,放任汉克从他身边冲射出去。

  他掏出了手机,划开了接听键:“喂?”

  手机里传来了董曦的声音:“罗盘在吗?”

  “在,我验过了,罗盘是真的,待会儿我就给你。”李子安故意说的和大声。

  反正要上交,趁汉克还在的时候把话说出来,免得贼惦记。

  果然,刚刚出门的汉克微微停顿了一下脚步,回头看了李子安一眼。

  “你还真是个人精。”董曦说。

  李子安说道:“这是古董,我岂能自己留着,这种犯法的事情我可不干,我必须上交,我上交了还有奖状和奖金,我又不傻,我留在手里干什么。”

  “行行行,也省得贼惦记。”董曦说,她很清楚李子安的动机。

  “不会是500块的奖金吧?”李子安又说了一句。

  “别演了,让汉克和那个飞贼走吧,他现在身份特殊,不能动手。”董曦说。

  “那个飞贼也不抓吗?”李子安问。

  “你们小区的监控录像没有记录,没有证据。”

  “那……”

  没等李子安把话说完,董曦那边已经把他的电话挂断了。

  李子安放下了手机:“汉克,你可以走了,我这个人说到做到,没人比我更讲信用。”

  汉克的嘴角浮出了一丝冷笑,什么都没说,转身就走。

  李子安眼巴巴的看着汉克的背影。

  煮熟的鸭子就这么飞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