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292章天道好轮回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672 2020-11-17 17:24

   这话听着好诡异,而这阴森的环境又放大那种感觉,可李子安却不得不忍着那股子毛骨悚然的感觉,故作平静:“我的确杀了你,而你又来杀我,你的意思是说你是鬼,现在来找我复仇吗?”

  “你忘了我盗走了那具骸骨吗?”黄波又抬起腿,悄无声息的往前伸。

  这一刹那间,李子安的脑海之中闪过了一线灵光。

  那骸骨在这里埋了几千年却不散,还能进入人体,能把康海川那样的手无缚鸡之力的老学者变成武林高手。黄波盗走了那具骸骨,那骸骨就在他的身体之中,他又岂是止行膏和毒身膏能轻易干掉的?

  康海川之所以能恢复正常,那也是炉身血解毒的原因。

  等等!

  解毒、解毒……

  难道那骸骨之中寄生的不是什么古代的神秘生物,而是一种病毒!

  然而,现在却不是思考这些的时候。

  黄波虽然刻意将脚步放轻到了极致,但在这精密的环境里还是有迹可循。

  黄波与这石柱已经很近了。

  “天香不在你的手中,它在那个女人的手里。”黄波说,他用说话的声音掩盖脚下的声音。

  “她也在这里。”李子安说。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吗?”黄波一边说话,一边移动,“不过,我现在确信你的价值一点都不比天香低,我这次来的目标是你,不是天香。我杀了你,带走你的尸体。”

  “然后呢?”

  黄波:“……”

  饶是他刻意说话掩饰移动的声音,李子安这一句反问也让他被动至极,以至于无言以对。

  你/他/妈都死了,你还管什么然后?

  李子安右臂内收,衣袖无风自动。

  “你是路途公司的人,你杀了我,然后把我的尸体带到路途公司去领赏,对不对?”李子安也在说话,掩盖从他身上发出的动静。

  黄波冷哼了一声:“哼!当年我盗走那具骸骨的时候,我可不是什么路途公司的人,我甚至不知道有这样一家公司存在。后来,我寻找天香才知道了路途公司的存在,他们看中了我的能力,想利用我,我何尝不是在利用他们。”

  “难怪,那日在魔都海边的树林里,我听到了你和你的两个手下的对话,那个叫老枪/的人问你要不要上报公司,你不让,还威胁那两个手下要听你的话,不然你就杀了他们。看来,你这个人生来就是个反骨仔,不管在哪里都是吃里扒外的烂人。”李子安说,他的脚步也往后退了半步。

  贴紧石柱,他没法发力。

  黄波也停止移动了,他距离石柱也就一步距离了。

  两人都做好了动手的准备。

  “你刚才问我带走你的尸体我要干什么,我现在告诉你,我会把你的肉一块块的剔下来,只剩下骨头,我要你的骨头。”黄波说。

  “你以为我跟你一样?”李子安问。

  黄波突然横切,握枪/的右臂甩出,枪/口直奔李子安的藏身处而去。

  李子安没躲,早就“充能”到了极限的右拳一拳轰出。

  砰!

  枪响了。

  黄波的脑袋瞬间喷出了一团东西,那是血和脑浆,浆糊似的喷在了石柱上。

  李子安的拳头也在那一瞬间隔空轰在了黄波的胸膛上,沉闷的撞击声里,黄波的身体倒飞了出去。

  他手里紧紧的握着那支装了消音装置的手枪,可是一颗子弹都没有发射出来。

  刚才的枪声不是从他的手枪/中传出来的,而是从营地的方向传来的。

  不用去看,李子安也知道是董曦来了,也只有她的枪/法如此传神。

  果然,他移目过去就看见了一个高人正从神庙大门外往这边走来。

  那高人前/凸/后/翘,手里还拿着一支长长的枪,隔着这么远的距离看不清楚,但料想也是一支狙击步/枪。而就那身高,不用去看脸都能认出是董曦来。

  咚!

  黄波的身体飞出好七八米远才砸落在地上,胸膛赫然被真气拳轰变形了,出现了一个坑,也不知道断了几根肋骨。

  其实,刚才就算董曦不开那一枪,李子安觉得他大概也能搞定黄波,因为他憋了个大招,真气拳也是他藏着的后手。

  近距离搏杀,真气拳差不多跟霰/弹枪/的性子一样,黄波躲不掉,而一旦黄波中拳,他就会扑上去用袖刃扎胸口,或者割喉。

  当然,这只是想象出来的最理想的结果,黄波不是沙包,中拳也可以开枪,那个时候子弹射哪可就不知道了。

  所以,他的心里还是很感激董曦的。

  黄波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脑袋上有一个贯穿伤口,两边都在流血,还有一些白色的黏糊糊的东西,看着就瘆人。

  看样子是真死了,这要是再爬起来的话,那肯定是带资进剧组,强行给自己加戏了。

  李子安放松了下来,紧绷的神经一松懈,屁/股疼腿也疼,走路也一瘸一瘸的了。

  “你受伤了吗?”董曦本来是走的,看见李子安瘸腿走路,她就换跑了。

  李子安说道:“我没事,不用担心。”

  他在黄波的身边停了下来,一脚将黄波手中的枪踢掉。

  虽然黄波是带资进组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但考虑到这货死而复生过一次,还是小心点好。踢掉黄波手中的枪,就算黄波再活过来,他也能用拳头再打死一次。

  董曦跑了过来,她的头上戴着一只夜视装置,一眼就看见了李子安的两瓣屁/股淌血,左腿上也有一个弹孔在冒血,她顿时紧张了起来:“你中了三枪,你还说你没事?”

  李子安说道:“我真没事,你还说处理这个家伙吧,他就是黄波。”

  “一枪/爆头还处理什么,待会儿再说他,你趴下,我给你处理一下。”董曦说。

  “我真没事,再说了你又不是医生,你能处理吗?”李子安问她。

  董曦将手中的狙击步/枪放了下来,然后从战斗裤的口袋里扒拉出了一只止血包,二话没说就撕开了包装袋:“这是沸石粉状止血敷料,你快趴下,我先给你止血,然后再带你去找医生。”

  “不是,我也算是一个医生,我自己知道……”

  没等李子安把话说完,董曦就走到了他的身后,一手抓着他的脖子往地上压。

  真的是太执拗了,李子安也不好反抗,只得蹲了下去。

  “我让你趴下,不是蹲下,万一子弹击中了你的动脉,你还要命不要命了?”董曦很生气,继续把李子安的脖子往下压。

  李子安只得趴了下去。

  横竖也就是往伤口上倒点敷料的事,如果能让她冷静,那就让她弄吧,然后他再用真气把弹头逼出来。

  却就在他这么想着的时候,身上的裤子忽然嘶啦一下被撕开了,左边的大腿露出来了,左边的浮萍也露出来了。他慌忙回头去看,然后就看见董小姐不知从哪扒拉出了一把军刀,正准备割他右边浮萍上的布料。

  “不用不用……”

  嘶啦!

  刀尖挑进弹孔,顺势一割,董曦干脆利落的把右边浮萍上的布料也割开了,而且不是一层,是两层。

  大/师的浮萍完整的曝露在了空气之中,结实、健美,血染之下犹如年三十晚上的大红灯笼一样圆润好看。

  李子安一脸懵逼的表情:“我说,你怎么……”

  “你闭嘴!”董曦凶巴巴地道:“你以为我想看啊,我还嫌辣眼睛呢!”

  李子安:“……”

  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曾经,大/师给康同学治过浮萍上的伤,因果报应,现在轮到他了。

  可他看了也没说康同学的浮萍辣眼睛啊,董曦这样说就有点过了。

  董曦抓起那包拆开的止血包,利索的将里面的沸石粉倒在了李子安的伤口上,左边浮萍一堆,右边浮萍一堆,大腿上的伤口一堆。然后,她又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卷止血扎带,准备把李子安的大腿上的伤口扎上。

  李子安慌忙说道:“别别别,不要扎上。”

  “必须扎上。”董曦的语气是命令的语气。

  李子安有点郁闷:“我说你听我把话说完好不好?”

  “你想说什么?”董曦看着李子安的浮萍,视线有点聚焦的反应。

  李子安说道:“我要把弹头逼出来,你扎上了,我还怎么逼弹头出来?”

  “你能把弹头逼出来?”董曦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个奇怪的表情。

  “你瞅着,我逼给你看。”李子安说。

  大惰随身炉苏醒,武图长亮,真气倾炉而出。

  一股鲜血从左边浮萍上的伤口涌了出来,刚刚堆在伤口上的沸石粉转眼就被冲开了。那伤口毫无道理的撑开,一个铜色的弹头正缓缓的从伤口之中冒出来。

  董曦全程都看在眼里,她的嘴巴张得开开的,合不上了。

  紧接着,右边浮萍上的弹头也被逼了出来。

  最后,大腿上的弹头也被逼了出来。

  撑开伤口的时候,鲜血倒是流得很厉害,可是弹头一出来之后,伤口就不怎么流血了。

  董曦目瞪口呆,但她的心里很清楚的是,她刚才的一系列操作其实都没必要。祸水安自己就能搞定他身上的三个弹头,而她却白白被辣了眼睛。

  究竟是谁吃了亏?

  这事不好说,但各人心里肯定清楚。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