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034章檀香带来的诡异状态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834 2020-11-17 17:24

   午餐是在最负盛名的和平饭店吃的,文生请客。

  席间,文生说道:“大/师,这相金怎么算,你开个口。”

  李子安笑了笑:“大家都是朋友,不提钱。”

  他这边刚把嘴闭上,脚就被人轻轻踢了一下。那踢他的人还特意把高跟鞋脱了,丝袜的触感非常清晰。就脚上的感觉,他不用去猜也知道是谁。

  “那怎么行,大/师你请开尊口。”文生很着急的样子。

  “那个……既然你执意要给,那你随便给点,意思意思就行了。”李子安说,他最不擅长的就是这个。

  桌下,那只没穿鞋子的小脚又伸了过来,在他的腿肚上踢了一下。更过分的是,这一次那只脚踢了他一下之后并没有缩回去,而是压在他的腿肚上,还用脚拇指和食指夹住了他的肉。

  这就过分了啊。

  他疼倒是不疼,可是腿上有个位置莫名其妙的难受了。

  “那这样,给多了显得我见外,好事成双,那我给个两百万意思一下,大/师你看行不行?”文生说。

  李子安差点把刚喝到嘴里的一口红酒喷出来。

  刚才,文生第一次要他开价的时候,他琢磨着要不要收个范锐之前给的红包钱,也就是二十万,却没想到人家给个意思一下的数都是两百万!

  不等李子安说话,沐春桃便抢着说道:“我们大/师不喜欢谈钱,这次也是看在范大哥的情面上才出手的,我是大/师的助理,这种俗事文先生你跟我谈就行了。”

  文生肃然起敬:“也是,钱这东西俗气,大/师这样的高人岂能跟我一样,是我低俗了,我罚酒三杯。”

  他真的自己干了三杯。

  饭后,范锐陪文生去了酒店,李子安坐沐春桃的车回家。

  车子刚到高臣一品大门口,李子安的手机就收到了来自银行的短信,他的账户里收到了一笔两百万的转款。

  “那个文先生真给我打了两百万。”李子安看着七位数的余额,竟不敢相信自己突然就有了这么多钱。

  沐春桃说道:“这是你该得的,我还觉得那个文先生给少了呢。”

  李子安讶然道:“你还觉得他给少了,你不会是认真的吧,人家给的可是两百万。”

  出山之前,他觉得两千钱都好难攒,可她却连两百万都觉得少了。

  “你的服务可不止两百万,就当是交个朋友吧。”沐春桃的话锋一转,“你现在已经是有两百万私房钱的男人了,不过不要被余美琳发现,不然把你的小金库没收了,你哭都哭不出来。”

  李子安已经习惯了她的玩笑,他说道:“我给你分一半,你给我一个账号,我转给你。”

  “你要给我一百万?”沐春桃的表情有点夸张。

  李子安说道:“工作室是我们两个人的,你一半,我一半。”

  沐春桃咯咯笑出了声音。

  “你笑什么?”

  “你给我一百万这么多,你是想包/养我吗?”

  这话李子安就不知道该怎么接了。

  沐春桃笑着说道:“这是你赚的钱,我就只是跟着凑凑热闹,我不要分你的钱,如果你实在不好意思,你就每个月给我开个四五万的工资就行了,就当是你给我买化妆品了。”

  “这怎么行啊?”李子安觉得不妥。

  “就这么说定了,你要是不同意,我们的工作室就散伙了。”沐春桃说。

  李子安苦笑了一下:“好吧,但四五万也太少了,至少二十万。”

  “我只要五万,余美琳早晚知道这事,你真给我一个月开二十万的工资,她肯定会以为你在包/养我,到时候我浑身是嘴都说不清楚。”

  李子安本来还想坚持一下,可忽然想到他现在正坐在人家的法拉利跑车里,要去的地方也是魔都顶级的楼盘高臣一品,人家的房子车子都上亿了,人家还稀罕几万十万的工资吗?

  “她不图开工作室赚钱,却又这么热心我的事,难道她图的是我这个人?”李子安的心里悄悄琢磨着。

  这么想着的时候,他用眼睛的余光瞄了沐春桃一眼,却发现沐春桃也在用眼角的余光瞄他。

  这画面很滑稽。

  沐春桃扑哧一声笑出了声来。

  李子安只能假装什么都没发生。

  两人一同进了电梯,电梯上行。

  电梯里满满都是沐春桃的味道,香香的。

  “要不去我那里坐坐吧。”沐春桃打破了电梯里的沉默。

  李子安犹豫了一下:“我就不去了,出门前奶奶说晚上要喝我煲的汤,我得赶紧回去给她煲汤,另外孩子也粘我,我想回去陪陪她。”

  沐春桃叹了一口气:“余美琳上辈子一定是拯救了银河系。”

  李子安的嘴角浮出了一丝苦笑,如果余美琳上辈子是拯救了银河系,那他大概就是那个想要毁灭银河系的邪恶大反派。不然今生怎么会遇见,还结成了一对塑料夫妻?

  “你真打算这样过一辈子吗?”沐春桃的声音细细的。

  李子安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恰好电梯门又开了,他就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一梯两户,走廊很短,稍微大声点讲话屋里都能听见。

  沐春桃压低了声音:“我先回屋,我给你留个门,你要是想过来就过来。”

  李子安愣了一下,居然点了一下头。

  为什么点头?

  他自己都不知道。

  如果要他说出一个这辈子对他最好的女人,除了他妈,恐怕就是沐春桃了。

  沐春桃进了门,还真是给他留了门,那门虚掩着,轻轻一推就能推开。

  不过李子安没敢过去,他进了自家的门。

  进了屋,李子安一眼便看见了坐在阳台上盘佛珠的老太君林胜男,她的旁边还摆着一只小香炉,香炉里点了一根檀香。

  “去哪了?”林胜男问了一句。

  李子安说道:“有个朋友生病了,我去看看。”

  “男的女的?”林胜男又问了一句。

  “男的。”李子安说,心里也很是奇怪,老太君这么问他是什么意思?

  “哦,你各自待着吧,别妨碍我念经。”林胜男闭上了眼睛,嘴里嘀嘀咕咕念叨着。

  李子安苦笑了一下,老太君还是那个老太君,明明关心他这个孙女婿,却要装出一副不待见的样子。

  楼上传来了李小美朗诵诗歌的声音。

  李子安想去看看,他往楼梯口走去。

  穿过客厅的时候,一丝檀香烟从阳台飘来,转进了李子安的鼻孔。

  轰!

  毫无征兆,李子安感觉他的脑子里好像有什么东西颤了一下,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也漫过全身每一根神经,那感觉就像是困在沙漠里的人找到了一眼清泉,饿了几天的人吃到了香喷喷的烤肉。

  是大惰随身炉,它无端苏醒了。

  他的呼吸不由自主的加快了许多,大惰随身炉释放出来的真气也更多,以至于他浑身都有一点热热的感觉。

  这情况来得突然,还如此诡异,李子安猝不及防,一时间愣在了那里。

  忽然,他的耳朵里涌进一些声音。

  “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应云何住……”

  李子安寻声看去,那是老太君在念经。

  他顿时惊呆了,他余老太君隔着七八米的距离,刚才他才只能听见吚吚呜呜的诵念声,这个时候却连念什么经/文都听得清清楚楚的。不止如此,他甚至还能听到老太君的呼吸声,就像是在他耳边呼吸一样。

  还有别的声音。

  窗外风吹过的声音。

  楼下车辆行驶的声音。

  钟摆摆动的声音。

  电梯运行的声音。

  以前听不见和听不清楚的声音,此刻他都听得清清楚楚,甚至还能听声辨位,掌握不同声音的特征。比如汽车驶过带起的风声,与窗外吹过的自然风就有不同的特征。又比如电梯上行和下行的声音,也有着不同的特征。

  “我这是怎么了?”李子安心中紧张,不知所措。

  又有一丝檀香的青烟飘了过来,钻进了他的鼻孔。

  大惰随身炉本来就已经很活跃了,现在就更活跃了,身体发热的感觉也更为强烈了。

  “子安,你怎么啦?”林胜男见李子安没走,问了一句。

  李子安的视线移到了老太君身边的香炉上,看见了那一支在香炉之中静静燃烧的檀香,突然就找到了原因。

  大惰随身炉不就是一只香炉吗?

  香炉要是不焚香,那就等于失去了存在的意义,大惰随身炉的真正打开的方式是焚香!

  “我跟你说话呐,你怎么了?”林胜男微微皱起了眉头。

  李子安这才回过神来,回了一句:“我刚刚在想事情,奶奶,你能给我一只檀香吗?”

  “你要檀香干什么?”

  李子安笑着说道:“我觉得檀香好闻。”

  “那当然,这檀香可贵着呢,过来拿吧。”林胜男说。

  李子安拿了一根檀香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嗅不到焚香的烟,大惰随身炉慢慢的就“冷却”了下来,他的听觉也恢复了正常,听不见那些细微的声音了。

  李子安将那支檀香压在了枕头下,今晚睡觉的时候就点上,他要试试焚香睡觉的修炼效果。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