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141章狡猾的坏蛋

赘婿出山 李闲鱼 4205 2020-11-17 17:24

  李子安没有被送到警局,而是被送到了医院检查。

   医生想给他做一个头部的核磁共振,他死活不肯,最后不了了之。他其实是想做的,他也很想看看医院里的仪器能不能扫描到大惰随身炉,可又想着医生要是看见他的脑子里面有一只炉子,那就傻%逼了,所以权衡了一下利弊,还是拒绝的好。

   有些事情科学解释不了,那又何必用科学仪器去解析?

   李子安没有被送进警局,倒是那些打%人的西装暴徒被送到了警局接受处理。

   李子安是打伤了十几个人,可那是陷入重围之后的自卫还击,最先动手的也是那些西装暴徒,而且马川是真的受伤了,医院检查出了脑震荡,舌头也破了,完全符合轻伤的标准,就这一条就构成故意伤害罪了。

   所以这年头凡事都得讲一个套路,自古套路的人心。

   老实人是没前途的,不动脑子硬碰硬,结果只会是一头青包。

   下午从医院出来,余美琳亲自开车送李子安回家,她有点闷闷不乐的样子。

   李子安安慰了一句:“你别想了,余家豪他们一家人怎么对你的,一而再再而三的欺负你,今天撕破脸也好,至少他们知道欺负你会付出代价,往后他们要再想出什么幺蛾子,他们肯定会想想后果,不会像现在这么嚣张。”

   余美琳说道:“我没事,只是想到一家人搞成今天这个样子,心里有点伤感。你说得对,我和你不是他们想欺负就欺负的,以后他们再想搞事,他们就得想想后果。”

   “你不会怪我让你做打不打余家豪的决定吧?”李子安说。

   余美琳偏头过来,对着李子安露出了一个笑容:“我其实也想打他,只是我打不赢,不然我就亲自动手了。”

   李子安也笑了。

   余美琳的视线又回到了挡风玻璃上,一边开车一边说道:“子安,我有一件事想不明白,你能跟我说说吗?”

   “什么事?”

   “你打那些人,包括余家豪和葛军,你为什么专打那个地方,打肚子和脸不行吗?”

   李子安笑了笑:“我以为是什么事,你怎么会好奇这个?”

   余美琳的脸颊微红:“你就说说嘛,我在医院里打听了一下余家豪的情况,医生说他那里都肿得有一个橙子那么大了,我当时都吓到了。”

   李子安:“……”

   “你快说呀。”

   李子安说道:“当时那么多人,我要一击撂倒才行,不然倒下的就该是我了,所以打了那些人的蛋。至于余家豪和葛军,我打那两个家伙其实是没有理由的,算是防卫过当,打脸和其它的地方都会留下明显的伤痕,打那个地方的话,他们自己恐怕也不好意思拍下照片当证据告我吧,所以我是考虑到了结果才决定打那里的。”

   “原来是这样,那个带队的警官提议和解,我问问你的意思,这事要告还是和解?”

   李子安想了一下说道:“和解吧,告也没什么用,余家豪和葛军完全可以让那些打手背锅,他们伤的人也更多,我们告他们,他们也会告我,这事就没完没了,给他们一个教训,让他们长点记性就够了。”

   “嗯,那我听你的,回头跟他们和解。”余美琳又看了李子安一眼,关切地道:“你脸上的伤疼不疼?”

   “不疼。”

   “回家我再拿酒精个你擦一擦。”

   李子安心中有了一丝暖意,他笑着说道:“在医院医生都处理过了,我没事,回家之后我给你弄点药吃,然后你给春丽带一点去。”

   “什么药?”

   “之前跟你说过的,防着一点好,那药是我炼制的秘药,很复杂的,你弄不明白,你喝点对你身体也有好处。”李子安实在不好跟她说所谓的药其实就是他的炉身血。

   “嗯,你炼制的秘药肯定不简单,我喝。”余美琳的嘴角浮出了一丝笑意,她的心情明显好多了。

   回到家里,李子安进了厨房,从冰箱里拿了两个番茄用果汁机打成番茄汁,然后割破手掌,先给几只杯子放十毫升血,然后再倒入二十毫升的番茄汁混合。他不仅给余美琳一杯,还给李小美、汤晴和老太君一人一杯。

   家里人都口服了“疫苗”,也就不怕那夜蝠病毒了,他这边也就可以放开手脚调查和对付潘人龙。

   余美琳在家里待了一会儿,带着李子安给她的“秘药”回公司去了。

   李子安回屋洗了个澡,把脏衣服扔进了洗衣机里,换穿了一条牛仔短裤,和白色的文化衫。

   人长得好看,穿什么衣服都好看,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咕咕。

   手机里响起了消息音。

   李子安掏出手机,一眼就看见了屏幕上方显示的消息条,他的嘴角也浮出了一丝笑容,点了进去。

   金刚萝莉:我刚在阳台上看见余美琳的车子离开,她回家来干什么,不会是查你的岗吧?

   李子安:她送我回来,我去她公司了。

   金刚萝莉:她会不会又倒转回来?

   李子安:应该不会吧,她要去给昆丽送药,大概要下班之后才回家。

   金刚萝莉:那你要不要过来?

   李子安发了一个笑脸表情:想我啦?

   金刚萝莉:你是坏蛋,我才不想你呢。

   李子安:那你让我过来干什么?

   金刚萝莉:你不是说给我拔毒膏么,我想泡澡了。

   李子安的心里顿时热乎乎的了,他回了一句:我马上过来。

   一分钟后,李子安背着工具箱出了卧室。

   林胜男老神在在的坐在阔景阳台上念经,瞅了李子安一眼,问了一句:“你又要到哪里去?”

   李子安说道:“奶奶,我不是在小区里租了一间地下室做道具室吗,我去道具室打磨一下银针,治病要用的。”

   林胜男点了一下头:“嗯,去吧去吧,男人就要以事业为重,你现在是越来越出息了,但不要得意忘形,要加倍努力才行。”

   这话李子安的耳朵都快听出茧子来了,可老年人大都这样,嗦是嗦了点,但出发点总是好的,希望后辈上进,有出息。

   李子安的心里其实还是有些惭愧的,连老太君都骗,真的是不应该。

   可是,他还是管不住他的脚,出门就倒拐,身轻如燕的来到了沐春桃的门口。

   偷情这事跟喝酒抽烟差不多是一个道理,明知道伤身,可还是要喝要抽,因为有瘾啊。

   更何况,他与桃子是真爱。

   门没关,留着一条缝。

   沐龙也不在家,更加的后顾无忧。

   李子安推开门走了进去,顺手把门也关上了。

   客厅里铺着瑜伽毯,可是沐春桃却不在瑜伽毯上摆姿势练瑜伽。

   李子安想叫一声,忽然想到林胜男就在隔壁阳台上,机警的闭上了嘴,随后他上了楼。他刚进二楼的走廊,他就听见了淅沥沥的水声从沐春桃的房间中传来。

   她是在洗桃子,还是在放泡澡的水?

   李子安的心里痒痒,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

   越来越近。

   李子安闪身进了门,时刻准备着给她一个惊喜。

   浴室的门开着,桃子没有在洗手池边洗桃子,也没有在浴缸旁边放水,而是坐在一只瓷器上。

   四目相对。

   桃子一脸愁容的看着闯进来的坏蛋。

   坏蛋也是一脸懵逼的表情。

   空气中全是尴尬的因子。

   好几秒钟沐春桃张嘴叫了一声:“呀!”

   不等她再说出什么话来,李子安转身就逃出了她的房间,然后站在墙边拍了一下自家的脑门。

   “惊喜,惊喜你个头啊,这下尴尬了吧?你的形象都毁了……”

   哗啦啦!

   。

   这些声音都很奇怪,却又诱人遐想。

   李子安以为沐春桃会叫他进去,可等了半晌沐春桃都没出声。

   又等了两分钟,沐春桃还是没有出声说话。

   李子安有些沉不住气了,心里暗暗地道:“她不会是生气了吧?我要不要进去给她道个歉,哄哄她?”

   犹犹豫豫难决定。

   这时房间里终于传出了沐春桃的声音:“你还要在外面站多久,你再不进来,余美琳可就下班回家了。”

   李子安笑了,进了门。

   沐春桃站在洗手间里,故作严肃的表情,却明显可以看出她忍笑忍得很辛苦,以至于那表情看上去怪怪的。

   李子安伸手戳了一下她的腰,她扑哧一声就笑出来了,然后一头扎进了他的怀里。

   “你怎么就这么坏?”沐春桃伸手拧着李子安的耳朵,可那力道却可以忽略不计。

   “我也没想到你在……”李子安有点不好意思说,的确挺尴尬的。

   “不过,谁让我喜欢你,昨晚又梦见你使坏了,你真的好坏呀。”沐春桃在李子安的耳边说。

   一个软绵绵的“呀”字入耳,入梵音法咒,李子安顿时就魂不守舍了,肩头上的工具箱啪一声掉在了地上,心里好像蹿进了一只小猫,调皮的用爪子挠着他的心。

   却就在他难受的时候,沐春桃却又推开了他,转身跑出了浴室。

   李子安追了上去。

   沐春桃跑到了床头柜边,伸手端起了一只果盘。

   那果盘里装的不是桃子,而是瓜子。

   李子安顿时愣住了,这又是玩的什么游戏?

   沐春桃笑盈盈地道:“陛下,今天臣妾就不给你洗桃子吃了,臣妾给你剥瓜子吃,以陛下的胃口,这一盘吃下去应该没问题吧?”

   李子安懵逼了。

   一盘瓜子有多少颗?

   不知道有没有人闲的蛋疼去数过,李子安反正从来没有去数过一盘瓜子有多少颗,但粗略估计,一盘瓜子至少也有两三百颗吧?

   一颗瓜子等于……

   我的个神啊!

   “陛下呀,吃不了一盘就不给吃。”沐春桃的嘴角浮出了一丝挑衅的笑意。

   李子安走了过去,笑着说道:“不就是一盘瓜子吗,我现在就吃给你看。”

   沐春桃一个嫌弃的眼神过来:“呸,你吹牛。”

   几分钟后。

   “一颗、两颗、三颗、四颗……”

   “不算不算,你耍赖!”

   “五颗、六颗、七颗……”

   “哼呀,不是这样计算的,嗯嗯,你是癞皮狗呀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