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398章男尴女尬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809 2020-11-17 17:24

  从警局出来,时间是凌晨2点11分。

  全程马兰士都没有与露面与李子安接触,但从警局出来的时候,李子安看见了坐在一辆劳斯莱斯里的马兰士。

  那辆越野车和货柜车不在这里,这辆劳斯莱斯轿车是来接马兰士的。

  马兰士放下了车窗,也看着从警局大门里走出来的李子安。

  四目相对。

  马兰士的眼睛里满是阴毒的恨意。

  李子安却对着马兰士笑了笑,还很热情的打了一个招呼:“嗨!马兰士先生,你好啊。”

  马兰士冷哼了一声,并没有理会李子安。

  李子安不以为意的笑了笑。

  跟一个将死之人计较这些有什么用呢?

  来年今天,他或许会来澳大利亚看看他的百分之十股份的铁矿,而那一天马兰士和道格坟头上的草恐怕能长一尺高吧?

  那个律师答应他这边提出的所有条件之后,他的心里本来还有一丝犹豫,要不要给马兰士和道格解除化身膏的毒。可是就马兰士此刻看他的眼神,就跟一条几天没吃东西的毒蛇似的,他连想都懒得去想一下了。

  这世上的有些人,真的是死了的好。

  道格和那个白人律师也上了那辆劳斯莱斯轿车,马兰士声音低沉的说了一句:“开车。”

  司机启动车子往前行驶。

  马兰士从车窗里偏过头来看着李子安,那眼神还跟毒蛇似的,满是阴毒和怨恨。

  李子安的脸上保持着微笑,高高的举起手挥了挥:“马兰士先生,下午见啊!”

  马兰士探出了头来,张嘴:“呵——tui!”

  李子安将手放了下来,脸上满是笑容。

  莎尔娜好奇的说了一句:“他构陷你,甚至想要害死你,你为什么还对他这么客气?”

  李子安笑了笑:“我是大#师,大#师就要有大#师的胸怀和气度。”

  莎尔娜微微撇了一下嘴角。

  李子安也没打算说服她,换了一个话题:“我想去医院去看看林傲雪,你能陪我一起去吗?路上,我们也好聊聊那颗鸟蛋的事。”

  莎尔娜说道:“我去跟我的族人说一下,让他们先回去。”

  李子安说道:“我和你一起去,我也算是半个褐石族人。”

  莎尔娜看了李子安一眼,延迟了两秒钟才说道:“这话可不能随便说。”

  “呃,难道还要什么讲究?或者仪式什么的?”李子安有些好奇。

  “算了,以后再说吧。”莎尔娜往她的族人走去。

  几十个褐石族人就在马路对面的草地上,有的还骑在马背上,有的下了妈,很随意的躺在草地上睡觉。这毕竟是凌晨2点了,那些褐石族人都有些困倦。他们携带的武器也是弓箭、投矛之类的冷兵器,有的拿在手里,有的系在马鞍上,总之场面看上去有点乱糟糟的。

  李子安看见了骑在一匹枣红马上的卢克,那壮汉的头上缠着纱布,鼻子上也青了一团,嘴角还有点肿,一副惨不忍睹的样子。

  李子安讶然道:“卢克怎么了?”

  莎尔娜说道:“被酋长打的。”

  “为什么打他?”

  莎尔娜说道:“马兰士的人给了他1000澳元,让他带着人来铁矿闹事,这事有人跟酋长说了,所以酋长执行了部落的法规,狠狠的揍了他一顿。”

  李子安有些无语。

  堂堂部落勇士,第一壮汉,1000澳元就搞定了,早知道这么好搞定,你来早我啊,我特么随便砸你10万澳元。

  卢克也一路过来看着李子安,脸上的神色有些尴尬,也不知道他脑子里想起了什么,从李子安咧嘴笑了一下,然后竖起了两根大拇指,并将两根大拇指碰在了一起:“泥日,卡油卡油,油比!”

  李子安也冲卢克竖起了一根大拇指:“牛逼,牛逼!”

  这句话西亚酋长也说过,究竟是什么意思?

  大#师的心里有些纳闷,可又放不下脸面去问。

  莎尔娜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奇怪的表情,她看了李子安一眼,她的嘴唇动了动,似乎是想说什么,但最终也没有说出来。

  她跟卢克说了几句话,用的都是土语音,李子安也听不懂。

  随后,卢克吆喝了一声,那些躺在草地上的人纷纷爬了起来,骑上马跟着他走了,一路鬼叫,跟蒙古兵进村似的。

  草地上还剩了一匹大黑马,就系在一棵风景树上。

  莎尔娜走过去将那匹大黑马牵了过来,踩着马鞍,大长腿往上一撩,很轻松的就爬上了马背。

  李子安这边有些尴尬,不知道该上马还是跟着马走。

  莎尔娜伸出来一只手:“上来吧,我知道那家医院,距离这里差不多还有两三公里,我们骑马过去。”

  李子安求之不得,跟着伸手抓住了她的手,不过没有踩马镫,他纵身一跃,嗖一下就跳上了马背。

  可是他跳得太高了,落下来的时候马儿被吓了一跳,撒腿就往前跑。他还没来得及坐稳,身体顿时往后一仰,他慌忙伸手搂住莎尔娜的腰,这才保持平衡没有掉下去。

  黑马往前奔跑,马蹄踩踏地面,发出了清脆的马蹄声,得得得,得得得。

  莎尔娜低头看着搂着自己的腰的双手,脸上露出了一个尴尬的表情,还有点点红。不过人是她自己拉上来的,这个时候总不能把人家赶下去吧?

  李子安也很尴尬,他不是不知道这样的姿势太过亲密,可是这是骑马,不是坐车。这马跑动起来颠簸是很厉害,他必须得扶住什么才能在马背上坐稳。

  他其实有想过去抓马鞍的,可是奈何莎尔娜的雪之满月太圆太翘了,以至于将马鞍挤得满满的,他总不能将手从人家的满月上硬生生的挤下去,然后再扣住点什么吧?

  万一摘到一朵菊花,咋整?

  那样就不是不合适了,而是耍流氓了。

  大#师从来不耍流氓。

  “铁矿的事算是搞定了,你的下一步计划是什么?”也许是太尴尬了,莎尔娜找了一个话题,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沉默。

  李子安说道:“明天下午跟马兰士和道格签协议,然后我会去悉尼见一个朋友。”

  沐龙是事实上的老丈人,一个人在澳洲打拼,作为匿名女婿肯定是要去登门拜访一下的。

  “然后呢?”莎尔娜又问了一句。

  李子安略微想了一下才说道:“我打算从褐石部落招聘一批人,先进驻铁矿干一些前期的工作,比如保安、除草、保养设备什么的。”

  “这个没问题,我相信你也不会亏待我们褐石部落的兄弟。”莎尔娜笑着说。

  李子安说道:“那必须的,只要是褐石部落的兄弟,福利待遇那必须是最好的。不过为了平衡薪酬体系,多出来的那部分我会直接补偿到部落里,你们自己再均分一下就行了,这样别的员工也不会有意见。”

  “这事没问题……然后呢?”

  李子安微微愣了一下。

  哪有那么多然后,她究竟想问什么?

  不过他还是回答了:“然后我在这边应该就没什么事情了,我就得回华国了。”

  莎尔娜的神色微微一黯,也不问什么了。

  “你呢?”李子安问她。

  “我什么?”莎尔娜有点心不在焉。

  “你有什么打算?”李子安说。

  莎尔娜沉默了一下才说道:“我得去一趟英国。”

  “与你父亲留下的那本书有关吗?”莎尔娜轻轻点了一下头:“我把那颗蜡丸打开了,里面装了一个字条,上面写着一个地址,还有一句话。”

  李子安只是听着,没有继续追问。

  群狼环伺命堪忧,祸根源于父留书,这是他给她卜的那一卦的卦辞,他当然想弄明白她的父亲究竟给她留下了一本什么样的书。可是他是一个有分寸的人,这样的事情人家愿意说就说,不能强求。

  “你就不想知道那张纸条上写的是什么话,那藏书的地址又在哪里吗?”莎尔娜回头看了李子安一眼,他的沉默显然引起了她的好奇。

  李子安笑了笑:“那纸条上的话,算是你父亲留给你的遗言,至于那个藏书的地址,他应该也不想让第三个人知道。我心里是很好奇,但你没有必要非要跟我说,你要是相信我,你也愿意告诉我,你就说,你要是觉得不方便,那你就不用告诉我。”

  “你还真是个奇怪的人。”莎尔娜回过了头去。

  前面突然一辆车横穿出来。

  黑马一个急停。

  李子安的身体在惯性的作用下,上身完全趴在了莎尔娜的背上。

  这一刹那间他想到的不是别的什么,而是去看那辆突然窜出来的车。

  那是一辆出租车,转入对向车道便开走了。

  李子安暗暗松了一口气,刚才他真的以为是马兰士又派了什么杀手,开车来撞人。

  黑马又往前跑。

  “你可以松开一点吗?”莎尔娜的声音。

  李子安这才反应过来,刚才他全身的神经都绷紧了,所有的注意力也都在那辆车上,直到现在才发现,他还紧紧的抱着莎尔娜,上身也趴在人家的背上。

  他慌忙松开了手,人也往后挪了一点:“那个,不好意思,我以为是坏人。”

  “谁能有你坏?”莎尔娜说。

  李子安:“……”

  “难道不是吗?马兰士和道格那样的坏人都斗不过你,你可比他们坏多了。”莎尔娜说的好像很有道理。

  李子安尴尬的笑了笑:“我其实有些事情瞒着你,如果你过来跟我一起做事,成为我黑锅公司的合伙人,那个时候我会有很多故事要跟你讲。我呢,现在就只能跟你说,我可以百分之百向你保证,我不是坏人。”

  莎尔娜又沉默了,似乎在琢磨李子安的话。

  李子安也不说了,就数次观星的星相而言,那颗将星都有远去的征兆,他能做的也就只能是这样了,这样说一下,她愿来就来,不愿来虽然有些遗憾,但也能接受。

  “我考虑一下。”莎尔娜说。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嗯,黑锅公司的大门随时都为你开着。”

  “我爸在那纸条上写的是……”莎尔娜停顿了一下,“我希望你永远没有看见这张纸条。”

  李子安微微愣了一下:“就这一句话吗?”

  “就这一句话。”莎尔娜说。

  新闻越短,事情越严重。

  这样的遗言也是一样的,越是简单,事情就越是复杂。

  李子安的心中莫名的有点担忧。

  “那本书在英国,所以我必须得去一趟英国,你能陪我一起去吗?”莎尔娜又回头看了李子安一眼。

  李子安想了一下:“我不能去英国,如果你遇到什么困难,需要我帮助,请立刻联系我。”

  “嗯,等我从英国回来,或许我就想成为你的合伙人了。”莎尔娜的嘴角浮出了一丝笑意。

  李子安回以微笑,想抬手与她握一下手,抬起一点,忽然想起她在骑马,手是抓在缰绳上的,他跟着又把手放了下去。

  结果,抠住了人家的小脐……

  继续尴尬。

  男尴女尬。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