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483章差点弄出人命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461 2020-11-17 17:24

  夜深了,暗蓝的天幕中挂着一轮银月,不过不圆,远远没有莎尔娜的好看。它这个是一个月牙的形状,莎尔娜的却是一个满月,只是中间有个缺而已。

  星辰却是很漂亮的,一颗一颗镶嵌在天空中,不知道有多少,没人能熟清楚。那些星辰闪烁着,仿佛在用一种古老而神秘的语言在诉说着什么故事。

  李子安盘腿坐在窗下的地板上,肉眼闭,心眼开。

  心眼即意识之眼。

  又有一段时间没有看大惰随身炉了,不知道它有没有积蓄到足够的真气能量,把第三幅天图点亮?

  意识之海中,大惰随身炉青烟袅袅,武图和星图长亮,那幅有个漩涡图案的天图还是一片死寂,没有点亮的迹象。

  李子安的心里有点纳闷了,距离上次点亮迹象出现,这都过去好长一段时间了,不说全部点亮,亮个小灯总是应该的吧?

  李子安静静的看着那幅天图,心里也在想着一个问题。

  难道这幅天图跟李小美一样,是个吃货,需要吃很多真气能量才会吃饱,然后才能点亮?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

  反正也睡不着,李子安打算跟这幅天图杠一下,看谁更能沉住气。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幅天图中间突然亮起了一点绿光。

  来了!

  你狗&日&的终于沉不住气了吧!

  李子安心中一片激动,所有的心思都聚集在了那点亮光之上。

  那点亮光开始只有绿豆大小,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亮,范围也越来越大。

  “这一次能全部点亮吗?”李子安的心里充满了期待。

  点亮一副天图就意味着获得一门新的绝学。

  武图点亮,他领悟出了神之一手。

  星图点亮,他领悟出了鹰眼绝学。

  这幅天图天亮之后会带来什么样的绝学,无从知道,但可以肯定的一点就是那必定很牛逼!

  这样的事情,他怎么能不激动?

  绿色的亮光继续扩散,沉寂的漩涡缓缓旋转了起来。那漩涡之中好像藏着什么东西,又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拉拽着他的意识,要把他拽进旋涡之中。

  这种力量开始还很微弱,李子安也能撑住,可是随着绿光的扩散,那股吸扯的力量就越来越大,渐渐的他就撑不住了。

  那幅天图点亮到一半的时候,李子安再也撑不住了,他的意识被拽进了漩涡之中,就在那一刹那间黑暗和冰冷潮水一般涌来,瞬间就将他淹没了。

  他什么都看不见了,也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上次也是这种情况,这幅天图点亮到一半的时候他就昏厥了。不过这一次更为复杂,那冰冷和黑暗竟然来的如此强烈,那感觉比死还难受!

  好在时间短暂,李子安都来不及多体会一下那恐怖的感觉,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李子安的耳朵里传来了一点声音,好像是在叫唤他的名字,可是他听不清楚。隐隐约约的他又感觉到有一双手在他的身上摩梭,而且频率很快,那感觉就像是用砂纸给他抛光,要让他快速包浆一样。

  意识一点点回归,李子安终于听清楚是谁在叫唤他的名字了,那是莎尔娜的声音。

  “李,你怎么样了?你快醒醒,你要撑住,你不能有事……”她显得很紧张,很焦急。

  李子安想睁开眼睛,可是两只眼皮好像粘在了一起,怎么也张不开。不过他的感觉更清晰了,虽然看不见,可是他也知道他正躺在床上,身上还盖着被子,莎尔娜从背后抱着他,将他抱得紧紧的,一双手就在他的皮肤上擦擦擦……

  等等!

  这是什么情况?

  李子安猛地睁开了眼睛,然后回头看去。

  真的是莎尔娜。

  她也真的是从后面抱着他,跟他蜷缩在一个被窝里,而且身上仅有一件葫芦形状的衣服,和一条三角形的裤子。而他的身上也只有一条三角形的裤子,两人的肌肤大面积的接触在一起,是那么的温暖,丝绸般顺滑。

  莎尔娜顿时愣住了,一双摩擦皮肤的手也停了下来,她紧张兮兮的看着李子安,樱桃小嘴半张,却没有一句话说出来。

  两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四目相对,都不说话,空气中流淌着尴尬与紧张的因子,还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足足一分多钟后……

  李子安眨巴了一下眼睛:“莎尔娜,你……”

  “你别胡思乱想!”莎尔娜一开口脸就红了。

  别胡思乱想?

  李子安又动用了一下感觉神经,确认了一下身上的情况。

  她正抱着他。

  两人身上的布料加起来恐怕也就一张毛巾的面积而已,她的一双手,左手在他的小腹上,右手在他的胸膛上,这样一种情况,他要从什么角度去想,才算是不胡思乱想?

  却就是这么一感觉,他又感觉到了别的东西。

  他的后背上有炮弹抵着,而且还是温压弹,一爆炸就会燃烧,让人窒息而亡。

  还有一样疑似战略核导弹,导弹似乎刚刚发射升空,只剩下了发射井,正散发着热量和辐射。

  他觉得他已经被辐射感染了,基因正在突变,变化迅猛却巨大。

  然而这些都只是他心中所感所想,嘴巴里却是一句都说不出来。

  但也不能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被她那啥了吧?

  李子安掀开了被子,瞧了一眼身上。

  松紧带好好的,只是被绷紧了而已。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牵开松紧带看了一眼。

  一切都很正常,没有被那啥的痕迹。

  “你在看什么?”莎尔娜抬头去看。

  李子安慌忙松手,把被子也盖上了,然后才说了一句:“我在找我的衣服。”

  他真的不好意思跟她说,他在看什么东西。

  “你的衣服是我脱的,我放在床头柜上了。”莎尔娜很大方的就说了出来。

  李子安移目看了一眼,果然看见了那套运动服。

  莎尔娜说道:“你昏倒在地,浑身冰冷,就连心跳都变得非常缓慢,我就把你抱上了床,把你的衣服脱了,用我的身体温暖你,我的手也一直在摩擦你的皮肤,促进你的血液循环。”

  李子安这才想起发生了什么事。

  跟上次一样,他又昏迷过去了。

  这一次的情况比上一次严重的多,昏迷之前那一刹那间的感觉比死还难受,现在想起来都有点后怕。

  “我的天啊,那幅天图究竟是什么?”李子安心中震撼,呢喃自语。

  莎尔娜没有听清楚李子安呢喃的声音,好奇地道:“你在说什么?”

  李子安收起了乱糟糟的思绪:“没有……我昏迷了多久?”

  “我敲门你没应,我就担心你出了什么事,我就自己开门进来了,然后就发现你倒在地上。你昏迷了多久我不清楚,但我这样给你取暖差不多有一个小时了吧。”莎尔娜说。

  “那就是一个多两个小时了。”

  “发生了什么?”

  李子安说道:“我在修炼秘法……”

  “我猜也是这样,我看你还是不要修炼你的什么秘法了,这太危险了。”

  也许是姿势不舒服的原因,莎尔娜的手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上,一只在李子安的胸膛上,一只在他的小腹上。

  小腹坑凹不平,那是八块腹肌。

  胸膛坚硬而光滑,那是两块铁饼似的胸大肌。

  不管是哪个位置都很舒服,都很享受。

  李子安忽然觉得不对劲了:“你……你干什么?”

  莎尔娜慌忙把手缩了回去,有些尴尬地道:“不好意思,我不停的摩擦你的皮肤,形成肌肉记忆了,你别胡思乱想啊。”

  李子安干脆转过身来看着她。

  莎尔娜一下子就安静了,她也直盯盯地看着李子安,那眼神充满了温度,还有一点含蓄的期待。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都容易出问题,现在却是孤男寡女共处一被窝,这岂只是要出事,简直是要出人命。

  两人又安静了。

  你的眼睛中有我,我的眼睛中有你。

  毫无征兆的,两颗脑袋慢慢的向中间靠拢。

  李子安很紧张。

  莎尔娜更紧张,她提前就闭上了眼睛,长长的睫毛轻轻颤抖着。

  让她紧张的其实不是大&师的眼神,而是别的东西。

  她此刻的感觉就像是被一个流氓挟持到了这个被窝里,然后那个流氓还用枪&抵着她,威胁她,要侵犯她。

  真的是要出人命了……

  却就在这个关键时刻,李子安忽然往后翻了一个身,然后掀开被窝下了床。

  冷风袭来,莎尔娜的身体就像是被一瓢冷水浇了个透心凉,她的眼睛也睁开了,看李子安的眼神很复杂,有惊讶,有困惑,有不解,还有失望。

  李子安一边穿着那套运动服,一边说道:“军师同志,你刚才说来找我,你一定是有什么事吧?”

  都叫同志了,这是要往正规的方向发展了。

  莎尔娜也下了床,在另一边穿衣服,一边说道:“我查到了机场的信息,明天上午10点克鲁多来西辛。”

  李子安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我还想在半路上打个埋伏,他上午过来,大白天的就不好打埋伏了。”

  两人都穿好了衣服。

  然后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两人的脸上都是一样的尴尬的表情。

  好几秒钟之后李子安才干咳了一声:“那个……”

  “你想说什么?”莎尔娜直盯盯的看着李子安,那眼神仿佛要看穿李子安的内心。

  “嗯,那个……谢谢你。”李子安说。

  “无聊。”莎尔娜转身就走。

  李子安的嘴唇动了动,但留人的话始终没有说出来。

  留下来说什么,干什么?

  “我现在总算明白你为什么不碰尼娅雅度了,原来……”莎尔娜话不说完。

  “你什么意思啊?”李子安问。

  “呵呵!”莎尔娜开门出去,顺手关上了房门。

  李子安愣愣的看着房门,半响都没有动弹一下。

  她什么意思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