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854章大郎怒打花心女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098 2020-11-17 17:24

  那只钻戒的确是卢比奥给李子安戴手指上去的,没人强迫他。

  这事真要拿到法院去,法官也不好判案。

  再说了,卢比奥是那种缺一亿赔偿金的人吗?

  商人也不是,他也不稀罕。

  但有一点他却是很肯定的,那就是他从未见过李子安这样的厚颜无耻之人。

  咔咔咔!

  李子安扔戒指的这一幕被拍下来了,他气焰嚣张的吼商人这一幕也被拍下来了。

  在场的新闻媒体,明天的版面一定不够用,因为精彩的照片实在太多了,需要杜撰的故事也太多了,而李子安的罪行和嚣张气焰又是如此的罄竹难书。

  商人深深吸了一口气,好不容易才将心里的怒火和动手的冲动压制下去,他阴恻恻的说了一句:“李先生,做人要有底线,不能那么无耻。你好歹也是黑锅公司的总裁,可你的表现让我想起了街头的流氓和混混。”

  好几支录音笔和画筒本来在商人这一边,他的话音落下的时候,不用任何人招呼,哗啦一下全都移到了李子安这边。

  好几个自媒体的人毫不掩饰嘴角的蔑笑。

  看你怎么回应!

  傻|逼了吧?

  李子安突然大手一挥,递到他前面的录音笔、话筒什么的全都飞了出去,有些更是没掉地上就碎了。

  这就是他的回应。

  “你干什么?你赔我!”

  “故意损坏他人财物,你这是犯法的行为!”

  “流氓!”

  几个自媒体的人群情激愤,唾沫星子乱飞。

  有时候国外的那些持敌对立场的人其实没那么可恨,因为人家本来就是敌人。可恨的就是这些披着香蕉皮的公知和一些无良的自媒体,本来也是黄皮肤黑眼睛,却以为自己长着一颗白人的心,见不得这边好,成天在垃圾堆里翻找黑料来抹黑这边,见不得这边一点好。

  对这样的人,哪里需要客气?

  如果我是他们的爹。

  我当初就应该把他们射在墙上。

  也省得变成这种数典忘祖的玩意儿出来恶心人。

  当然吗,这样的话大|师是不会说的。

  李子安淡淡地道:“谁让你们拿话筒和录音笔打我的?你们那么多人要打我,还不允许我自卫吗?这事不是你们说是什么就是什么,凡事得讲证据,这里是有监控的。当然,你们可以打110报警,也可以请律师直接去法院告我。这是一个法治社会,一切都要以法律为准绳。”

  几个自媒体和公知的肺都要炸了。

  这是一个法治社会,一切都要以法律为准绳。

  这样的话从一个刚刚一巴掌打烂他们的器材的恶人的嘴里说出来,那真的是自带喜剧效果。可这个喜剧效果娱乐的不是别人,正是他们自己。

  跟这些人讲道理?

  大|师可没那个闲工夫,对付喜欢翻垃圾的苍蝇,用苍蝇拍子就行了。

  不服?

  你打我啊!

  还不服?

  你告我啊!

  至于你们要抹黑我……

  专业背黑锅的大|师还需要你们抹黑吗?

  大|师自带锅底色,不需要的。

  商人的脸色逐渐阴沉。

  他又试了一次,他已经将脑电波增强到了最强的程度,可是还是不能控制风间美姬的大脑。

  风间美姬不是那种意志力特别坚强的人,他自问能控制她的大脑,可是偏偏不能。他很清楚问题出在李子安的身上,可是他拿李子安没辙。

  他从来没有遇见过这样的对手,准确的说是这么不要脸的对手。

  一个有夫之妇在大庭广众之下拉着别人的女朋友,还扔了人家男朋友祖传的订婚戒指,而且这些事情还是当着这么多记者的面干出来的,他就想不明白了,是人都有一条底线,李子安的底线是在马里亚纳海沟的下面吗?

  咔咔咔!

  长长短短的镜头对着李子安和风间美姬拍摄。

  风间美姬的脸皮恐怕还没有大|师的万分之一厚,她的心里有着很强烈的羞耻感,她压低了声音:“大|师,我们走吧,我想……离开这里。”

  李子安却伸手搂住了她的肩膀,笑着说道:“商人,你想要黑料打压问鼎集团的股价,何必那么费事,我自己给你。你们拍好点,不用开美颜,天然的美才是最好的。”

  商人的神色变了。

  这才是他第一次跟李子安正面接触,来的时候李子安问他是谁,他只是用了一句小人物搪塞了过去。可是现在,李子安直接道出了他的身份,他怎能不吃惊!

  一群境外的媒体人员也傻眼了。

  他们认为是攻击的手段,可在李子安的眼里根本就不在乎,还特意当着他们的面搂着风间美姬的香肩给他们拍照,秀了他们一脸。

  “大|师,你……”风间美姬的脸红了,羞耻得恨不得找一条地缝钻进去躲起来。

  她本来还有那么一点想法接受卢比奥的求婚的,可是现在这个想法破灭了。从大|师扔了卢比奥的求婚戒指开始到现在,大|师的一系列操作都断绝了她嫁入豪门的路。

  沙巴家族那样的世界级的豪门,怎么可能容得下这样的丑闻?

  不过,断了这个念头,她的心里反而轻松了,甚至还很高兴,因为大|师毫不避讳的将与她的关系公之于众,这说明大|师的心里是有她的,并不是玩玩就甩掉。

  再说了,沙巴家族有钱,大|师也不穷啊。

  咔咔咔!

  那些来自境外的媒体还在拍。

  宴会厅里一片嘀嘀咕咕的议论声。

  “大|师真是性情中人啊,就这么……佩服!佩服啊!”

  “我倒是不奇怪,你看历史上那些有真本事的大|师,那个不是三妻四妾?”

  “对对对,那个画国画的大|师,五十多岁了还娶十八岁的姑娘,九十多岁的时候还张罗续弦,风流了一辈子啊。”

  “你说的是拿注射器滋画的那个吗?”

  “去去去,扯哪去了?”

  “大|师风流啊,做男人做到这份上,死了都值。”

  “我很好奇余女士会怎么想。”

  “我看你就别操这样的闲心了,大|师敢在大庭广众之下搂那东瀛姑娘的肩膀,还让那些傻|逼记者拍照,余女士要是不允许的,大|师敢这样?”

  “有道理哦。”

  “你们这些男人没有一个是好的,包括那个大|师。”

  “……”

  就在这样的嘀嘀咕咕的闲谈议论里,卢比奥回来了,身后还跟着一大群酒店的保安。

  卢比奥一进宴会厅就看见李子安搂着风间美姬的肩膀,他的脸阴沉到了极点。

  那只戒指倒是找回来了,可是丢掉的面子却怎么也找不回来了。

  对他来说,娶不娶风间美姬已经不重要了,现在就算是风间美姬答应他的求婚,他也会当场拒绝,不为别的,只因为沙巴家族容不下一个出轨的女人。

  卢比奥走了过来,怒气冲冲地道:“美姬,在我和他之间,你选择的是他吗?”

  风间美姬犹豫了一下才说道:“卢比奥,我们……我们性格不合适,我们分手吧。”

  卢比奥怒道:“这么说,你已经跟他睡过了吗?”

  风间美姬的眉头皱了起来:“卢比奥,你非要这样吗?你知道我为什么跟你分手吗,就是因为你太强势了,什么都是你做主,你从来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

  “贱|人!”卢比奥的情绪失控了,骂了一句,忽然挥手一巴掌抽向了风间美姬的脸庞。

  他出手突然,速度也很快,可在李子安的眼里,这一巴掌就慢得跟蜗牛似的,他要挡下了轻而易举,可他偏偏没挡。

  啪!

  卢比奥的巴掌抽在了风间美姬的脸上。

  风间美姬的娇嫩的脸蛋上顿时浮出了一只巴掌印,她整个人都被抽懵了,眸子里也泪花闪闪。

  卢比奥这一巴掌彻底打碎了她的心。

  这也是李子安想要的。

  就在卢比奥一巴掌抽在风间美姬的脸上的时候,他搂着风间美姬的左手也轻轻的往她的肩头压了一下。

  机关戒指的合金尖刺悄无声息的扎进了风间美姬的肩头。

  “你是一个婊子!”卢比奥愤怒至极,又是一巴掌抽了过去。

  李子安探手抓住了卢比奥的手腕,怒斥道:“你干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风间美姬眼前一黑,从李子安的怀里滑落,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李子安松开了卢比奥的手腕,惊呼道:“出事了!快叫医生来!”

  卢比奥顿时懵逼了。

  刚才,找回戒指之后,他将酒店所有的保安和能大堂的男迎宾都召集了起来,表明自己的身份,并许诺一人五万的奖金听他指挥,只要他一声令下,不管是谁都给他打!

  他最想打的不是李子安,是风间美姬。

  那个给他戴绿帽子的女人。

  他得手了,刚才那一巴掌抽在风间美姬的脸上的时候,他的心里有一种报仇的快|感,那感觉是多么的痛快。

  但是,愤怒情郎怒打花心女人只是他整个复仇计划的第一步,后面还有好多步。

  可是,他的计划就只走到这一步就戛然而止了。

  愤怒情郎怒打花心女人,花心女人当场昏死过去,后面的戏怎么演,那就不是他能操控的了。

  不为别的,因为这个宴会厅里坐着的三分之一的人都是这个城市的官员,其中就有执法系统的人。

  果然,李子安这边的话音还没落定,一个浓眉大眼国字脸的人就站了起来,厉声呵斥道:“那谁,你干什么?无法无天了,给我抓起来!”

  威武!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