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518章父女情断

赘婿出山 李闲鱼 3674 2020-11-17 17:24

   李子安凑到余美琳的耳边,轻声说道:“老婆,我跟他们商量一下奶奶的后事。”

  “嗯。”余诗曼止住了哭声,离开了李子安的怀抱。

  李子安面向余家众人,说了一句:“奶奶走了,丧事怎么办,你们是长辈,这丧事怎么办,你们商量一下吧。”

  余泰山恶气难消:“谁拿遗产谁办,跟老子没关系!也别想我守灵,我没这样的妈!”

  葛春兰愤愤地道:“这事也别找我们家,她一分钱不给我们家豪,出殡的队伍里也肯定找不到我们家的人!”

  她连妈都不叫了。

  余泰安恨恨的盯着余家明,他现在最恨的人已经不是李子安,而是余家明了。

  余泰鸿看着李子安,语气淡淡的说了一句:“子安,我妈对你不薄,你理应给我妈披麻戴孝办丧事,但你要是不愿意的话,那就我来办吧。”

  李子安忍着一巴掌抽过去的冲动,回了一句:“你这个当儿子的都这么说了,那就我来办吧,你们要是还算是个人的话,你们就来参加葬礼,你们要是不来的话也没关系,我也不勉强你们。”

  余家明说道:“姐夫,这事就不劳你操心了,奶奶养了三个儿子,要是丧事由你这个孙女婿来办的话,传出去会被人笑话的,所以还是我们家来办吧。”

  余泰鸿的话跟着就变了:“对,妈的丧事还是我们家来办吧。”

  他本来不满林胜男给了李子安百分之五大江集团的股权,所以想让李子安操办丧事,可听了余家明的话就改变主意了。也是的,他们家得到了最大的好处,如果连丧事都要推给一个赘婿去办,那另外两家的怒气就更难消了,余家的那些亲戚也会嚼舌头。

  “那好吧,到时候我和美琳会过来的。”李子安说。

  曾敏轻哼了一声:“谁稀罕你来。”

  她的声音小小,但李子安还是听见了,但他没有跟她吵。

  “美琳,你出来我有话跟你说。”余泰山说了一句。

  余美琳说道:“你想跟我说什么?”

  余泰山本来就在气头上,一听这话顿时火冒三丈:“让你出来就出来,你的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爹?”

  余美琳没有顶嘴,往急救室的门口走去。

  余泰山也出去了。

  李子安不用去听也知道余泰山这个时候把余美琳叫出去说什么话,余泰山是冲着他那百分之五的股权来的。余泰山清楚找他说没用,也镇不住他这个赘婿,但拿捏余美琳却是不在话下的,也是信心十足的。

  “姐夫,借一步说话。”余家明凑到了李子安的身边,低声说了一句。

  李子安没理他,却移目看了一眼躺在急救台上的林胜男,心中一声叹息,你老人家都养的什么儿孙啊?一个个衣冠楚楚,却他妈都禽兽不如。

  “姐夫,就聊两句。”余家明居然伸手抓住了李子安的手,拉着李子安往急救室的一个角落走去。

  李子安没有甩开余家明的手,他心里也知道余家明想跟他聊什么。

  余泰鸿和曾敏两口子对视了一眼,两口子的眼神之中带着欣慰与自豪。余家明这么优秀,当父母的真的很骄傲。

  走到急救室的角落里,余家明松开了李子安的手,压低了声音,开门见山地道:“姐夫,我爸毫无疑问会成为大江集团的董事长,我也会辅助我爸把大江集团做大做强,奶奶给了你百分之五的股权,你留着也没什么用,我愿意高价回购,你开个价吧。”

  果然这个目的。

  李子安淡淡地道:“奶奶刚走,我不想谈这事,等奶奶入土为安之后再说吧。”

  余家明说道:“我这不是着急,大伯把我姐叫出去肯定也是说这事,他想要你手里的百分之五的股权,但他不会给你一分钱。我这边跟你说一下,你自己考虑考虑吧。”

  “行,我考虑考虑。”李子安说。

  余家明拍了一下李子安的胳膊,擦身走了。

  李子安往急救室门口走去,刚刚走到门口就听见了余泰山和余美琳的对话。

  “美琳,我估计你三叔很快就会让我让出董事长的位置,你让子安把那百分之五的股权交给你,你再交给我,我这边也好跟他谈判。”余泰山的声音。

  “奶奶给的是子安,你想要你去跟他谈。”余美琳的声音。

  “你个混账,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爹?”余泰山控制不住怒气了。

  余美琳沉默。

  “大江集团是你妈做大的,可是白白便宜了老三家,家兴什么都没得到,反而给了一个赘婿百分之五,为什么你们所有人都跟我作对?”余泰山的声音很大,一点都不介意被急救室里的人听见。

  “你还知道大江集团是我妈做大的?”余美琳的声音。

  “你什么意思?”

  “当初你把我从大江集团赶出去的时候,你怎么没想起大江集团是我妈做大的,你怎么没想起你病了,我为大江集团付出了什么?”

  “你!”

  “奶奶给子安百分之五股权,那是他应得的,我就一句话,你想要你去跟子安谈,找我没用。”余美琳说。

  “好啊,你翅膀硬了,不认我这个爹了是不是?”

  “你是我爹,这永远改变不了,但你不认我这个女儿,那也没关系,反正你其实早就不认了,你心里只有那个女人,还有你的儿子,不是吗?”

  “你个混账东西!”余泰山的声音咬牙切齿。

  李子安一把推开急救室的门,余泰山刚刚举起巴掌准备抽余美琳,结果被门板撞了一下,一个趔趄倒在了地上。

  余美琳一动不动的站着,脸上挂着两行泪水。

  整个余家也就奶奶林胜男跟她最亲,现在走了,她亲生的父亲却在这个时候来逼她,还要打她,她的心里有多痛苦就可想而知了。

  李子安上前将余美琳搂在怀里,心疼得要死。

  “畜生,你……你!”余泰山气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李子安冷眼看着他,真想骂一句老不死的,但终究没有骂出口。

  高胜美冲了出来,惊呼道:“打#人啦!女婿打岳父啦!”

  “我陪你出去走走吧。”李子安#拉着余美琳就走。

  一大群余家人从急救室里走了出来。

  汉克看着李子安的背影,眼神始终是那么的平静,平静之中又透露着一丝奇怪。

  …………

  医院里也没什么地方可以散步,医院里的环境和气氛也让人不舒服,李子安就带着余美琳来到了大街上,找了一只长椅坐下,然后将余美琳搂在怀里。

  余美琳趴在李子安的怀里哭泣。

  刚才余泰山威胁她,骂她,还想打她的时候,她都能忍着,可这个时候就再也忍不住了。

  李子安也没有劝她,只是轻轻的拍着余美琳的背。

  路上的行人纷纷移目过来,几个在垃圾桶旁边抽烟的男人还悄声议论着。

  “那男的一定是欺负那女的了。”

  “对,那男的长那么帅,一定是擅长哄骗女人的渣男。”

  “哎哟,有些女人就是贱,明知道渣男会伤害她,还非要贴上去,我们这样的老实人连女朋友都找不到。”

  “……”

  这些话李子安一点都不在乎,过了两三分钟才出声安慰余美琳:“老婆,别伤心了,奶奶已经走了,她也不想看见你这么难过。”

  余美琳还在哭。

  她的悲伤不只是因为奶奶去世,还有亲生父亲的无情。

  李子安低下头,在她的耳边说了一句:“你就算不为自己想想,你也要为肚子里的孩子想想啊,你这么伤心,万一气坏了孩子怎么办?”

  听了这句话,余美琳两秒钟之内就止住了哭声。

  为母则刚,女人为了自己的孩子真的什么都愿意做。

  李子安继续开导:“这就对了,在我心里你一直是一个很坚强的女人。”

  “我不要做坚强的女人,我要做你的温柔乖巧的女人,我要你抱我。”余美琳说,泪痕未干,还真是娇娇滴滴,我见犹怜的乖乖女的样子。

  “我不是抱着你的吗?”

  “我要你抱着我坐在你的腿上。”余美琳说。

  李子安不知道余美琳为什么要这么做,但他愿意。他探手就搂住了她的腿弯和小蛮腰,然后将她抱起来放在了他的腿上。

  余美琳将头埋在了李子安的脖颈间,但这一次她没哭了。

  她悲伤,她痛苦,她难受,但李子安是她的药,坐在李子安的腿上黏着他,她的感觉就好多了,就像是吃了消除痛苦和悲伤的药。

  那几个抽烟的又嘀嘀咕咕了。

  “你们看,我说的没错吧,明知道会被伤害但还是要贴上去。”

  “没救了。”

  “现在果然是渣男吃香的世界啊。”

  “我们这样的好男人,为什么就没人爱呢?”

  “……”

  李子安移目看着那几个抽烟的家伙,哔哔几句有那意思就行了,一直说就有点烦人了。却不等他开口说句什么,余美琳就在他的脖颈间吐了一口热气。

  “不要跟人吵架,别管那几个傻#逼屌丝。”

  李子安:“……”

  不过他知道,他熟悉的余美琳又回来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