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150章收费上当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107 2020-11-17 17:24

   徐成拿出了手机,看了一眼,笑着说道:“我以为是公司打来的,我都怕了,还好不是,是一个朋友。”

  李子安只是听着,面带微笑。

  他心里也在复盘他的计划,他的计划里并没有汉克。汉克的出现让他的计划受到了影响,也让他有些被动,所以他要做一些变动。

  卜一卦或许能有所收获。

  可是上午才给昆丽卜了一卦,他一天只能卜一卦。现在虽然比刚出山那会儿强了许多,可第二卦能不能灵验,那就很难说了。如果因为不灵验而获得了错误的信息,那就傻|逼了。

  再就是,卜卦的人最好不给自己卜卦,以前是他不懂,可的现在懂了一些。他给自己卜了一些卦,也发生了一些不好的事情,比如马福全,比如洪宝慧,难说不是因为他给自己卜卦的原因。所以,非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最好不要给自己卜卦。万一报应到自己的头上,或者家人朋友的身上,那就悔之晚矣了。

  暂时静观其变吧。

  李子安切了一块淋了酱汁的鹅肝,慢慢咀嚼。

  徐成正在跟人通电话:“道森,我的老朋友,我已经康复啦,我的身体很好,我的大|师朋友真的是从鬼门关把我拉回来了……什么,你到魔都啦,你怎么不早说啊……这个……嗯嗯……我问问大|师再说,你等我电话。”

  李子安刚把一块鹅肝吃到肚子里去,味道还真不错。

  “爸,是道森先生打来的电话吗?”潘人龙进入了捧哏的角色。

  徐成点了一下头,看着李子安,一脸为难的神色:“大|师,那个……哎,我实在不好开口啊。”

  李子安面带微笑:“潘老先生不必客气,有话直说。”

  徐成说道:“是这样的,我有个朋友,他叫道森,我生病的时候每天都打电话来问候我,我们的关系很好。他听说大|师你治好了我,特别高兴,特意从美国飞过来想认识你。”

  李子安淡淡地道:“没问题,我这人就喜欢交朋友,你让他来,我跟他喝酒。”

  “道森他……”徐成欲言又止。

  李子安说道:“潘老先生,我们是朋友,有什么话不好直说的?”

  徐成笑了笑:“对对对,大家都是朋友,那我就直说了。是这样的,道森也遇到了一件麻烦事,他想请大|师为他排忧解难,你看……”

  李子安笑了笑:“潘老先生,你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当然没问题,让他过来吧。”

  徐成说道:“不是,他身体抱恙,来不了,他想请大|师去他的游艇,他在魔都有一艘游艇,就停在码头上,离这也不远,我让人龙开车,我们很快就能到他那里。”

  李子安摸着下巴,没答应,也不拒绝。

  隔壁桌的陈美移目过来看着李子安,眼神微微呆了一下,嘴里却嘟囔了一句:“一个死算命的居然长这么帅,真是没天理。”

  吃不到的永远都是香的,哪怕嘴上说臭的,心里其实也是馋得很的。

  徐成陪了一个笑脸:“大|师,要不我们现在就动身过去吧。”

  李子安这才开口说道:“潘老先生,你觉得我是那种被人呼来唤去的人吗?”

  徐成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大|师,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李子安用手指敲了敲餐桌,抬起来的时候,又用拇指搓了一下食指,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在餐桌上有灰,敲了两下之后手指弄脏了,要搓一搓才干净。

  徐成对这个动作却有着不一样的理解,他脸上的笑容又和软了:“大|师,钱不是问题,道森说了,他愿意付双倍的钱。”

  旁边,陈美一脸掀起的表情,又嘟囔了一句:“人家请你算命是照顾你生意,你连算都没有算就问人家要钱,真够不要脸的,余美琳怎么会嫁给这样的男人?”

  这话也是说给汉克听的。

  汉克面带微笑,什么也没说。

  潘人龙这才插嘴说了一句话:“既然是这样,大|师,我们这就动身吧。”

  李子安慢吞吞地道:“我这个大|师也是要面儿的,当初我来给潘老先生以治病,那也是看在杜会长的情面上。”

  潘人龙这边有点懵逼的反应。

  他记得的是他愿意给100万差旅费,李子安就来了,打电话的时候他连提都没有提杜会长,李子安当着他的面这样说,也不觉得尴尬吗?

  李子安一点都不尴尬。

  “我不认识什么道森,我愿意去见他,那也是给两位潘先生面子。”李子安说。

  “对对对,谢谢大|师。”徐成讨好几道:“这是算我欠大|师一个人情,将来必定加倍奉还。”

  李子安笑了笑:“潘老先生可别这么说,我就直说了吧,让我去见那个道森也可以,得先给定金才行。”

  徐成忍不住一幕看了潘人龙一眼。

  打钱这事,他做不了主。

  潘人龙显然也没有想到人都还没见到,大|师居然就开口要钱。他见过脸皮厚的,但脸皮超厚还厚的这么好看的,却只有眼前这一位。

  隔壁桌的陈美又嘟囔了一句:“真是不要脸啊,要钱就要钱,还装什么装?哎哟不行了,我被恶心到了。”

  这就是得罪女人的下场。

  李子安听不见陈美的嘟嘟囔囔嚼舌头的话,不过即便是听见了,他也不会作出反应,他淡淡的说了一句:“怎么,不方便吗?”

  徐成又有意无意的看了潘人龙一眼。

  潘人龙微微点了一下头。

  徐成跟着说道:“这当然没问题,大|师肯去,那已经是给了天大的面子了,这方面肯定要礼数周到才行,不过大|师这定金给多少合适?”

  隔壁桌的陈美轻轻的哼了一声,嘴里又碎碎念了一句:“了不起万把块钱而已,也值得你像个乞丐一样舔着脸索要?我真替余美琳感到不值,真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怼了人,心情愉悦,她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酒。

  李子安说道:“我要定金,只是为了看看对方的诚意,也有潘老先生所说的礼数在里面,既然是你的朋友,那就让他打600万过来,意思意思行了。”

  噗!

  陈美把刚刚喝到嘴里的一口红酒又喷回到了酒杯里。

  汉克移目看着陈美,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他很少将内心中的情绪流露出来,可这个女人逼逼逼了半天,他心里已经够烦的了,现在又把酒吐回酒杯里,这就让他觉得有点恶心了。

  隔壁桌的三个男人也都移目过来看着陈美。

  陈美的脸都丑红了,避开了三个男人的眼神,不过跟着又扭头过来瞪了李子安一眼。

  看什么看?

  都怪你!

  你一个是算命的,你要个定金就600万,你收这么贵,你怎么不去抢啊?

  你那张嘴是镶金镶钻的吗,你凭什么收那么贵,谁允许你收那么贵的?

  李子安只是淡淡的看了陈美一眼,然后便收回了视线。

  这种姿色的女人,别说是看一眼,就算是脱|光了给他看,他都不会有感觉,他这种级别的帅哥,再看她一眼,他就亏大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徐成与潘人龙交换了一个眼神。

  潘人龙又不动声色的轻轻地点了一下头。

  徐成跟着说道:“没问题,我们这就动身吧,路上我让道森给大|师把定金打来。”

  李子安微微皱起了眉头,什么都没说,也坐着不动。

  你们骗我,我来了,又给面子又配合。

  我骗你们,你特么的不给钱就想让我上车,你们是觉得大|师的骗术不够高明,还是大|师的面子不够大?

  一看李子安变脸,潘人龙跟着说道:“爸,你看你是怎么说话的,大|师这么尊贵的人,说一就是一,说二就是二,大|师让先打定金,那就得先打定金,我现在去打个电话,让人给大|师打过来。”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然后又拿起醒酒壶往自己的酒杯里倒酒。

  一万多块钱的拉菲,勉勉强强配得起他这个大|师的身份,喝了似乎也不亏。

  潘人龙起身去打电话。

  “对了,打钱的时候注明一下是相金,不要说是定金。”李子安说了一句。

  潘人龙愣了一下,然后看着李子安,那眼神之中带着一点疑惑。

  李子安说道:“说定金俗气,我这个人最讨厌俗气的东西,把款项注明成相金,感觉要好一点。”

  潘人龙笑了笑:“大|师说的有道理,我会让人注明是相金的。”

  转过身去,他的脸顿时阴沉了下去,那眼神也冷得可怕。

  尼玛逼啊!

  这么不要脸的人他真的是第一次见到,如果不是要瓮中捉鳖,他早就想抓起餐桌上的餐盘,一盘子扣李子安的脑门上!

  让你装逼!

  让你摆大|师的谱!

  “那个,实在要是不方便的话就算了吧,时间有点晚了,我习惯早睡。”李子安打了一个呵欠。

  潘人龙跟着赔了一个笑脸:“大|师言重了,没什么方便不方便的,我这就打电话让人打钱。”

  李子安老神在在地坐着,喝着红酒等钱入帐。

  你们骗我,我来了。

  我骗你们,你们得给600万。

  这就是骗大|师的代价。

  当然,这只是大|师今晚的一个小目标而已。

  咕咕。

  手机响起了短信铃音。

  李子安掏出手机看了一眼,600万到账。转款的是一家外贸公司的对公账号,且注明了转款用途是“相金”。

  不是青龙集团,但想必也是青龙集团的下属公司,这样的操作只是为了让李子安相信这是那个道森转来的钱,不是他潘人龙。

  不过,大|师本来就是收钱让他骗,是他想多了。

  潘人龙返回,还没走到这边,汉克和陈美便起身离开了。

  离开的时候,陈美又怨念深重的瞪了李子安一眼。

  李子安老神在在的坐着,看都没有看陈美一眼。

  潘人龙走来,笑着说道:“大|师,我们走吧。”

  李子安淡淡的点了一下头,起身。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