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467章烧尸的火旺又旺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640 2020-11-17 17:24

   “搞定了。”孟刚的声音,“我用枕头捂死了他,现场所有的痕迹也都处理干净了。”

  正在“念经”的李子安嗯了一声,然后又接着吚吚呜呜的念叨:“老兄,不是我做得过分,而是你的确该死,下辈子做人不要做那么多缺德事,真的会有报应……”

  大&师的心里本来有一丝丝愧疚的,但念叨完,那一丝丝愧疚也就荡然无存了。

  尼娅雅度就跪在李子安的右下侧,她时不时用眼角的余光瞅一眼她心爱的神僧,那眼神里饱含着崇拜与爱意。

  灯神转世的神僧,真的超帅啊,越看越帅,越看越喜欢。

  李子安站了起来,大声说了一句:“我已经为双河村祈福了,来年肯定风调雨顺。我也为阿米尔尚将军祈福了,希望他安好,大家都去为阿米尔尚将军送上祝福吧。”

  说完,他伸手将尼娅雅度扶了起来。

  好几百个村民又跟着李子安和尼娅雅度往村尾的别墅走去。

  尼娅雅度很想牵李子安的手,但最终还是忍了下来。她再饥渴也得顾及一下形象,她的丈夫还躺在床上,她当着这么多村民的面签神僧的手,那肯定是要被戳脊梁骨的。

  回到别墅,尼娅雅度带着几个在村子里有威望的长者来到了她和阿米尔尚的房间里。

  昨天的那个老医生也在其中,他瞧着阿米尔尚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苍白就跟死人似的,别人都在送祝福的时候,他悄悄伸手探了一下阿米尔尚的鼻孔,结果这一探,他就打了一个哆嗦。

  “阿米尔尚将军……他、他死啦!”老医生说。

  “什么?”

  “怎么可能?”

  “阿米尔尚将军为我们村修桥曝露,他可是好人啊,他怎么可能死?”

  “昨天都还好好的,怎么就死了呢?”

  房间里闹哄哄的。

  尼娅雅度先是愣了一下,有那么一刹那间她的嘴角浮出了一丝难以察觉的笑意,但下一秒钟她就一声哭嚎,扑到了阿米尔尚的身上:“大哥、大哥……你怎么就走了呀……你醒醒啊……你走了,你让我怎么办呀……呜呜呜……”

  李子安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想笑。

  这女人真的是极品啊。

  昨天晚上当着她丈夫的面拤他,这会儿却哭得呼天抢地。

  但抛开人品什么的不谈,就这份演技却是值得肯定的。

  李子安也没闲着,他走到了床边,双掌合十吚吚呜呜的念叨着。

  全村的骄傲阿米尔尚将军死了,作为神僧,肯定是要超度一下的。

  更多的人进了屋子,有的还哭了,悲痛的样子如丧考妣。

  阿米尔尚虽然贪得无厌,为人也心狠手辣,但对自己家乡的人却还是很好的,修桥铺路,给学校捐点钱物书籍什么的,偶尔也会接济一下穷人,所以在这里他是受人拥戴的。

  不过这些善行也就能哄骗一下低层的村民而已,这也是全世界黑恶人士通行的做法吗,一边不择手段的捞黑金,捞够了再从牙缝里掏点出来做点善事,把自己包装成大善人。

  李子安念叨完,说了一句:“大家不要伤心了,阿米尔尚将军已经去了天堂,他在天堂上看着你们,他笑得很开心。”

  这话其实是莎尔娜说的。

  大&师是越来越佩服她瞎扯的能力了。

  尼娅雅度跟一个白胡子老头嘀嘀咕咕的说着什么,李子安没去听,估计也是跟那老头商量丧事。

  李子安用眼角的余光看了一眼那两个卫兵。

  别墅内外几百个三哥三姐,他就只关心这两个人的动静。

  一个卫兵掏出了手机打电话。

  李子安慢慢的靠过去,可是屋子里的人太多了,有点在哭,有的在大声喧哗,根本就听不清楚。

  不过他也不担心什么,他刚才并没有在现场,他当着几百个村民在为阿米尔尚祈福,怎么也调查不到他的头上来。再说了,阿米尔尚死了,这事调查不调查都难说,毕竟尼娅雅度是婆罗门种姓,父亲阿山雅度更是大法官,谁敢怀疑到他女儿的身上去?

  那个卫兵打了电话之后来到了尼娅雅度的身边,低声说了一句什么,然后就与另一个卫兵离开了。

  李子安也懒得去问那个卫兵跟尼娅雅度说了什么,他又走到阿米尔尚的尸体旁边吚吚呜呜的“念经”,超度亡灵。

  莎尔娜在他的耳朵里给他讲解三哥这边的丧礼习俗,让他提前有个准备。

  闹哄哄了一两个小时村民们才散去。

  阿米尔尚的尸体还躺在床上,尼娅雅度也不想留在那个房间里,她将李子安带到了客厅里,然后给她的父亲打了一个电话。

  李子安就站在她身边采集声音,但尼娅雅度说的是印地语,估计莎尔娜也听不懂。

  可他的耳朵里却还是传来了莎尔娜的及时翻译,有些词显得莫名其妙,估计是用了什么翻译转件。

  虽然听起来有点别扭,但他还是大致听明白了。

  尼娅雅度告诉她父亲,阿米尔尚出车祸死了,尸体还在家里,她想尽快办丧事,然后回家。

  这正合李子安心意,阿山雅度本来就是他的目标,尼娅雅度把阿米尔尚烧了回娘家,他也就能接触目标,进行下一步的背锅计划。

  尼娅雅度结束通话,转身过来,毫无征兆的投进了李子安的怀里,呜呜哭了起来。

  李子安按伸手搂住她的腰,温声安慰道:“我的灯,别伤心了,你的丈夫去了天堂,他现在很开心。”

  “我想尽快给我的丈夫举办葬礼,我爸爸也同意了。”尼娅雅度说。

  李子安说道:“那就按照你的意思办吧,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

  “我的神,你是我的守护神。”尼娅雅度心中一片感动,她将大&师抱得紧紧的。

  李子安的心中一声叹息。

  你老公尸骨未寒啊!

  你就不能收敛一点吗?

  阿米尔尚的葬礼下午就开始了。

  按照三哥这边的风俗,阿米尔尚的尸体放置在了用竹子编成的担架上,盖上了黄色的布,然后又撒了一层金盏菊。

  李子安嘀嘀咕咕的念了一会儿经,然后几个青年就抬着阿米尔汗尚的尸体下了河,打湿之后又抬了上来,放在柴堆上点火焚烧。

  木材加汽油,那火烧得一个旺,滚滚浓烟冲上天空,那景象还真像是阿米尔尚的灵魂飞上了天。

  尼娅雅度跪在地上,哭哭啼啼,一只手拿着一条手绢,不停的擦眼角,可她根本就没有眼泪,倒是把一双眼睛揉得红红的。

  李子安站得远远的,他实在受不了那大火烧人肉的味儿。

  “老板,有人来了。”孟刚的声音在耳朵里响起。

  李子安回头看了一眼,一辆福特猛禽停在了人群外围,从车上下来两个西装革履的白人,一个很年轻,眼神凶悍,一个中年人,身材有点发福。

  “我在西辛火电项目的工地上看过这辆车,估计是安能公司的人。”孟刚的声音。

  李子安低声说了一句:“知道了,不要采取任何行动。”

  “知道了。”孟刚说。

  李子安收回了视线,看着跪在地上的尼娅雅度,心里却在分析情况。

  这里距离西辛火电项目并不远,也就二十多公里的路程,阿米尔尚车祸去世的消息恐怕是从那两个离开的卫兵的嘴里传出去的。

  这两个人这么着急的赶过来,恐怕不是为了确认阿米尔尚是怎么死的,而是另有目的。

  不太可能是为了钱。

  不是为了钱,那多半就是为了那只优盘了。

  李子安又回头看了一眼。

  那个年轻的白人绕着人群往村尾走,身材发福的中年白人从人群之中往这边挤来。

  李子安的嘴角浮出了一丝笑意。

  他才对了,果然是冲着那只优盘去的。

  他低声说了一句:“那个白人青年要去别墅偷优盘,别管他,他进去之后吼一嗓子抓贼就行了。”

  “收到。”孟刚的声音。

  那个中年白人走了过来,直接走到了尼娅雅度的身边,附身下去嘀嘀咕咕的说着什么。

  尼娅雅度听着,偶尔说一句话。

  李子安用眼角的余光看着那个白人青年。

  那个白人青年绕过人群,往村尾的别墅走去,很快就看不见了。

  那个中年白人还在跟尼娅雅度窃窃私语,也不知道他说了什么,尼娅雅度的反应有些强烈,凶了那中年白人一句。

  李子安很想听两人在说什么,却又有些担心直接过去的话,意图就太明显了。

  看来,黑锅公司还得采买一些监听装备,回头得找董曦聊聊。

  就在这时一个老头抱着一捆柴往烧尸的火堆走去。

  李子安心中一动,走到老人的身前,面带微笑的伸出了双手:“给我吧。”

  老头把柴禾给了李子安,然后跪了下去,俯首吻了一下李子安的脚背。

  李子安抱着柴禾走到火堆边,将柴禾扔进了火堆里,心里说了一句:“老兄,我给你添把柴,一路走好,不用惦记什么,我会把你的妻子照顾得好好的。”

  然后,他的注意力转移到了中年白人和尼娅雅度的身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