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260章入监的方丈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035 2020-11-17 17:24

   魔都监狱,监狱长办公室。

  监狱长亲自将几样理发的工具送了过来。

  李子安看着理发的工具,讶然道:“不会还要我理发吧?”

  他的头发不长不短,勉强能扎个丸子头,梳个倒背头更不是在话下,就这么剪的话,他是真的舍不得。

  董曦一个不待见的眼神过来:“你见过哪个囚犯的头发长你这么长的?”

  李子安无言以对,他还真没见过哪个囚犯的头发有他这么长的。

  除非流量明星,血可流,头可断,发型不能乱。可他是大*师,拿他跟流量明星比,那不是委屈他吗?

  董曦说道:“坐下吧,我亲自给你理发。”

  李子安有些犹豫:“你理过发吗?”

  他将视线移到了监狱长的身上,想用眼神暗示他找个专业人士过来,哪知那个监狱长看他在看他,跟着就说道:“那个,两位自便,我下去安排一下。”

  监狱长走了。

  董曦从工具里拿起了一只理发剪,催促道:“你别站着呀,快坐下。”

  李子安没辙了,走过去坐在了椅子上,然后又问了一句:“说真的,你以前理过发没有?”

  董曦说道:“不就理个光头吗,理没理过都可以理。”

  “光头?”李子安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个惊悚的表情,他长这么大不说秀发飘飘,但各种男士发型都能驾驭,他还从来没有试过光头这种发型。

  另外,光头算发型吗?

  “你别动啊,不然刮破了头可别怪我。”董曦一手压住了李子安的头,一只手启动电推剪就往李子安的头上招呼了。

  一缕头发掉在了地上,李子安反而心安了,也不纠结什么光头不光头了。

  往尚高的想,这是为祖国抓害虫,这点牺牲算得了什么?

  “狱警不知道你的身份,只有监狱长知道,所以你跟狱警说话的时候,你要注意分寸,不要露出破绽。”董曦一边给李子安理发,一边跟李子安说话。

  “嗯,知道了。”

  “还有,那个家伙很狡猾,你不要想着两下搞定离开这里,你要有耐心。你也不用担心我把你扔在这里,你在这监狱里坐牢的期间,我也会在这监狱里陪你,全程监控你跟那个家伙的活动。”

  “哦咯。”李子安用上了李小美式的应答词。

  后脑勺上的头发剃光了,董曦的身子往前倾,去剃李子安头顶的头发。

  她自己或许没有发现,李子安的脖子却僵了,他感觉后脑勺上好像有什么东西扫来扫去,痒痒的,麻麻的。

  肯定不是鸡毛掸子。

  鸡毛掸子没它软,也没它暖。

  他只能当作是高科技清理头发的工具了,高山牌扫发器什么的,不然他很难控制他的想象力。

  “待会儿监狱长安排好,会有狱警将你送到一间囚室去,方田就在那个囚室之中。你的工具箱暂时交给我保管,你不能携带任何东西进去。如果你需要特定的道具才能施展你那些手段,你现在就得告诉我,我想办法让你带进去。”董曦剃掉了头顶的头发,又绕到了李子安的身前来剃前面的头发。

  李子安想了一下:“不用带什么工具,我空手就能搞定他。”

  董曦太高了,剃前面的头发得弯下腰,身子也要往李子安倾斜才行。

  结果,李子安就眼睁睁的看着一对凸凸向他的面门压迫过来,他下意识的将脖子往后仰,避免撞上。

  “你别乱动啊。”董曦伸手扣住了李子安的脖子,往她的身前带了一把。

  真碰上了,虽然只是轻轻一下,却有着打篮球被篮球砸了脑门一般的眩晕感。

  董曦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慌忙松开了扣着李子安的脖子的手,然后也往后仰了一点。她的脸颊升起了一丝红晕,看李子安的眼神也凶凶的。可是,她也不好说什么,毕竟帅逼安已经将脖子往后仰了,是她硬生生的将帅逼安的脖子扣住拉了回来,这事能怪帅逼安吗?

  气氛一下子就尴尬了。

  李子安也不说话了,老老实实的坐着让董曦给他理发。

  董曦似乎也没什么要叮嘱和交代的了,也不说话,认认真真的给李子安理发。

  不知道为什么,李子安在这个时候想起了沐春桃。

  这事他没跟沐春桃说。

  发生在余府的照片事件给他带来了一些心理上的影响,他没法在心里还在对这事愧疚的时候,又去隔壁吃桃子。更何况,老沐明显已经怀疑他跟沐春桃有染了,再去沐春桃家也有压力。这次来坐牢,正好可以静一静,思考一下人生。

  “呼——呼!”康馨俯下身来对着李子安的脑袋吹气。

  李子安瞅见了一抹雪白,白里还有沟。

  他闭上了眼睛。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董曦吹了前面又绕过去吹了后面,然后又回到了李子安的面前,笑着说道:“我现在发现,你理光头比有头发好看。”

  李子安讶然道:“你别骗我,真的吗?”

  康馨从理发的工具中拿起了一面镜子,递到了李子安的手中。

  李子安拿着镜子照了一下。

  镜子中的帅逼剑眉星目,鼻梁挺直,唇红齿白,脸颊线条感锋利有型,光头非带没有降低他的颜值,反而给他添了几分出尘脱俗的洒脱,帅爆了。

  如果他此刻穿上袈裟,拿一禅杖,那就是妥妥的圣僧了,白骨精想吃他,蜘蛛精想吃他,女儿国的女王也想吃他。

  “呵呵。”李子安笑了,“不是我长得帅,是你理发的手艺好。”

  董曦的一个鄙夷的眼神过来,她鄙夷的不是李子安的帅逼脸,而是帅逼安的虚伪。

  李子安站了起来,抖了抖身上的头发节:“好了,送我去牢房吧。”

  董曦指了一下放在办公桌上的一套囚服:“把衣服换上就可以进去了。”

  “哎哟,我把衣服忘了,我现在是囚犯,我得穿囚服。”李子安走过去拿起了那套囚服准备换上,可是左看右看都没有看见有休息室和卫生间什么的,这就是一间很普通的办公室。

  监狱长也是公务员,不是私人企业的高管老总什么的,办公室里还有休息室和单独的卫生间。

  李子安拿着囚服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看着董曦,想用眼神提醒她该干什么。

  你站在这里,我怎么换衣服?

  董曦却没有半点出去的意思,反而说了一句:“你快换呀,捏捏扭扭像个姑娘,你有什么好看的,我稀罕看你吗?”

  李子安:“……”

  那你在这里干什么?

  李子安又僵持了十几秒钟,还是不见董曦离开,他只得妥协了,脱掉身上的外套和T恤。

  精壮的上身曝露了出来,肌肉线条硬扎却不失匀称感,尤其是八块腹肌,就像是雕塑师精心雕刻出来的艺术品。

  男人最吸引女人的地方就是腹肌。

  科学研究表明,男人的腹肌能促进女人分泌荷尔蒙和快乐的多巴胺。

  董曦直盯盯的看着,她虽然故意表现出不屑的样子,可是她却掩藏不住从眼神里流露出来的,一些心里面的东西。

  李子安赶紧将囚服的上衣穿上。

  管家婆和桃子的资产,不能随便示人。

  董曦还是看着李子安,没有离开的意思。

  李子安露出了一个无辜的表情,对着董曦摊了一下手。

  董曦对李子安耸了一下肩。

  肢体语言的交流也没用。

  李子安硬着头皮脱下了裤子。

  董曦还是直盯盯的看着,有那么一刹那间,她没能掩饰住心里的惊讶感受,又从她的眼神里流露了出来。

  大*师,可不只是一个代名词。

  有时候,它其实就是一个量词。

  李子安以最快的速度将囚服的裤子穿上了,裤子上身,他的感觉好了许多,然后他把鞋子也换上了。

  “我好了,我们走吧。”李子安说。

  董曦点了一下头:“嗯,方丈你跟我来。”

  “等等,你叫我什么?”李子安怀疑他听错了。

  董曦笑了一下:“你这个样子不觉得你像个方丈吗?”

  李子安也露出了一个笑容:“我是方丈,你就是师太,师太请前面带路。”

  董曦瞪了李子安一眼,转身去开门。

  半个小时后,李子安在两个狱警的押送下来到了一间囚室门前。一个狱警打开了门,一个狱警将他推进了门。

  囚室里一个中年男子躺在上铺,李子安进门的时候,他半撑起来看了一眼,然后又躺了下去。

  开门的狱警关上铁栅门,与另一个狱警离开了。

  李子安走到下铺,将带来的被子放下,然后又将塑料脸盆放在了床下。

  塑料脸盆里装着毛巾、水杯、牙刷和牙膏,还有一块香皂。

  李子安在床沿上坐了下来,心里琢磨着这一次该上什么剧本。

  头顶垂下一双脚来,差点碰到李子安的光头。

  李子安往旁边挪了一点。

  他本来想表现得很社会的,可是想了一下又放弃了。监狱里差不多都是社会人,人家先来,他得低调一点才正常。如果一来就表现得很凶悍的样子,那就有点出戏了。

  “新来的,你叫什么名字?”方田从上铺跳了下来。

  李子安看了他一眼,淡淡的回了一句:“方龙。”

  必须整成家门,这样也能拉近距离。

  “你犯了什么事?”方田又问了一句。

  李子安抬头看着方田,眼神渐冷。

  一秒入戏。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