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117章难道她是故意的

赘婿出山 李闲鱼 3728 2020-11-17 17:24

  叮铃铃,叮铃铃……

   李子安刚走出小巷,手机就响起了来电铃/声。

   他苦笑了一下,划开了接听键。

   “你什么意思?接了电话又不说话,我问你在哪!”刘军的声音怒气满满,隔着屏幕仿佛都能感觉到飞溅的唾沫星子。

   李子安说道:“刘警官你不要激动嘛,我在追那个白衣女子,刚才的情况很特殊,我不敢出声说话,怕被发现。”

   “那你追到她了吗?”刘军的语气软和了一些。

   “没有。”

   “你逗我玩啊!”刘军在另一头吼。

   李子安皱起了眉头,又把手机拿开了一些,耳朵里却还有点嗡嗡响。

   “你现在在哪?”

   “我正回江堤,你在哪?”李子安问。

   “我就在你家小区大门对着的江堤上,你过来,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好好聊聊!”刘军的声音里藏着怨气。

   李子安苦笑了一下,收起手机,看左看右,小心翼翼的过马路。

   他倒是能理解刘军的不满,大半夜的本来都该上床睡觉了,有老婆的话或许正在跟老婆卿卿我我,为人类文明传承做贡献,忽然一个电话打来,那人家叫到这里来吹风,你说人家气不气?

   江堤上的游人更少了,马路边的店铺也都关差不多了,白日里穿梭不停的车辆也少了许多,显得冷清。

   李子安从江堤上往回走,老远便看见了站在江堤上的刘军。他不是一个人来的,还带了两个警员,三人都穿着制服,在江堤上成了一道惹眼的风景线。

   刘军迎了上来,板着脸,表情严肃,语气也冷冰冰的:“人呢?”

   李子安摊了一下手:“追丢了,你可以调看小区和周边商户的监控摄像头嘛,我没骗你,她真的出现了,就在那边的位置上看我家窗户。”

   他抬手给刘军指了一个位置。

   刘军却凑到了李子安的身前,用鼻子嗅了嗅。

   李子安往后退了半步,好奇地道:“你干什么?”

   刘军说道:“喝酒了。”

   李子安忽然明白他想说什么了,跟着说道:“我和我老婆喝了点酒,但是我没醉,我真看见那个白衣女子了,我用手机拍到她了,不信我给你看看。”

   他掏出手机,打开相册,点开了之前在江堤上拍摄的那个白衣女子的照片。

   却就是点开之后他自己都傻眼了,他明明拍到了那个白衣女子,可照片里却没有,黑漆漆的,隐约能看见人,却不是穿白衣的女子,而是穿短裤的男人,还带激凸。

   满屏幕都透露着尴尬。

   他跟着又翻到了下一张。

   还是那穿短裤的男人,模糊得连脸都看不清楚。

   他又翻到了第三张,这一次看到了一团白色,看上去像是白衣女子的下裳的飘起来的一部分。

   刘军冷笑了一声:“你不会跟我说,这就是你拍到的白衣女子吧?”

   李子安忽然想起来了,之前那白衣女子突然启动和横移,跑的不是直线,而是蛇形路线,那是在避开他的手机镜头,甚至还有周边的监控摄像头。难怪她出现过两次,周边的监控摄像头却没有拍到她,监控摄像头都是有盲区的,而她知道盲区在什么地方!

   “李先生,你不觉得你应该给我一个解释吗?”刘军的声音里带着一点压制着的怒气。

   李子安说道:“这张照片里的白色的东西是她的裙子的一部分,我看见她了,我还追着她过了马路,然后.进了一条小巷,后来她跳进了一户人家的小院子里,那个时候你给我打来了电话……”

   刘军打断了李子安的话:“你确定你不是喝醉了?”

   李子安反问:“你看我这个样子像喝醉了吗?”

   刘军点了一下头:“像。”

   李子安:“……”

   他都懒得问他有木有去看小区或者周边商铺的监控了,那个白衣女子连他手机的摄像头都能躲开,她不可能让这附近的监控摄像头拍到她。如果附近的监控摄像头能拍到她,前面两次就拍到了,这一次怎么可能是例外?

   “说吧,你怎么解释?”刘军瞅着李子安。

   李子安摊了一下手:“我解释什么,我真看见她了,不然我追她干什么?你要是不信,你可以调监控,你看不见她,但肯定能看见我在追她。”

   “你的意思是对方是一个女鬼吗?”

   “不是,但她知道怎么避开监控摄像头,她逃走的路线,她还会利用江堤上的行人和障碍物,她非常熟悉这里的环境,她非常聪明。”

   “你的意思是,我们要抓的是《谍影重重》里面的肖恩那样的超级特工吗?”刘军有点压不住心头的火气了。

   李子安说道:“你说的那片子我也看过,但我跟你说的那个白衣女子比电影里面的肖恩厉害多了,我亲眼看见的,两米多高的围墙,她嗖一下就过去了,我都还没来得及眨一下眼,她就又不见了。”

   “李子安!”刘军压不住火了。

   李子安一本正经的应了一声:“嗯,刘警官你说。”

   “打虚假报警电话是要负责任的,你信不信我抓你回去关几天!”这一次刘军的唾沫星子是真喷到李子安的脸上了。

   李子安有些嫌弃的伸手擦了一下,不温不火地道:“我跟你说我看见那个白衣女子了,你不相信,我跟你说我没有喝醉,你也不相信,我也是出于一片好心想要抓到杀害马福全的凶手,你要是抓我回去关几天的话,我以后就不管了,就是发现了什么线索,我也不给你打电话了。”

   “你这是在威胁我吗?”刘军的眼神冷冷的。

   李子安淡淡地道:“我没什么好说的了,你要抓我就抓吧,我进去了再想法子出来,出不来关我几天我也认。”

   他向刘军伸出了双手,一副等着戴手铐的样子。

   刘军瞪了李子安一眼,抬手扫开了李子安的手。

   他比李子安更清楚,李子安的行为并不构成虚假报警,首先那个白衣女子是头号嫌疑人,接到线报警察肯定是要出警的。可人跑了,没抓到,或者监控没有拍到,那关提供线索的线人什么事?

   再说了,李子安这样的住高臣一品的人,又是大/师,认识的有身份地位的人还少吗,到时候打个电话,李子安出去了,他却有可能因为违规的操作挨批评。

   李子安说道:“你不抓我,那我回家了。”

   刘军给了李子安一个白眼:“你这人怎么这么小气,我大半夜的驱车跑这么远,我两个同事一个刚结婚三天,人家不想陪老婆在家过二人世界吗,还有一个在医院打点滴,接到我的电话扒了针头就来了,我们都没闹情绪,你闹什么情绪?”

   李子安心头的火气消了些:“你要是不怕再跑一次空趟,我带你去那条小巷看看。”

   “那你等我一下,我去跟我那两个同事说一下。”刘军说,然后转身向那两个警员走去。

   李子安站在原地等,他又把那张照片翻出来看。

   模糊不清的照片上一团白色的东西,他百分之百确定那就是那个白衣女子的裙子的一部分,可他再确定也没有用,这张照片也说明不了任何问题。

   他的脑海之中不禁又浮现出了那个白衣女子的样子,那蓝色的眼睛隔着纱巾都能看清楚,微微放光的感觉就像是蓝色的宝石,十分的妖异。

   “她不会真的是女鬼吧?”李子安回想着刚才追踪的经过,越想背皮就越凉。

   刘军走了过来:“我让我两个同事去附近看看,询问一下还有没有别人看见,你带我去你说的那条小巷看看。”

   “行,跟我来吧。”李子安收起了思绪,走前带路。

   片刻之后,李子安带着刘军来到了那条小巷之中。

   小巷依旧静悄悄的,没有人走动,就连之前那只野猫也看不见了。

   李子安带着刘军直接来到了小巷的尽头,他指着面前那一堵两米多高的围墙说道:“我追到这里,她就纵身跳过了这堵围墙,我爬上墙也没看见她。”

   “后面是什么地方?”刘军问。

   李子安说道:“后面是一个小院,住着一个女人。你打电话来的时候我正趴在墙头上,那个女人听见了手/机/铃/声,还出来看了一眼,我就从墙头上跳下来了。”

   “那个女人长什么样,会不会就是你说的那个白衣女子?”

   李子安摇了一下头:“我当时也是这么想的,可是不是。住在里面的女人40来岁,身材和眼睛都不符合那个白衣女子的特征。”

   刘军沉默了,似乎在思考什么。

   李子安说道:“我不好进去,你是警察方便得多,我们可以绕过去,你可以敲开门开开那个女人,向她了解一些情况。”

   刘军抬头看着李子安:“假设你今晚真的看见那个白衣女子了,你追着她来到了这里,站在你的角度来看这件事,她为什么把你带到这里来?”

   李子安顿时愣了一下。

   “你把她描述得那么厉害,她要躲开你会是一件非常容易的是事,可她还让你跟了这么长一段路,你觉不觉得她是不是有什么目的?”刘军说。

   李子安动容地道:“不愧是干刑侦的,你说的有道理,她要摆脱我的话很容易,为什么还让我跟了这么长一段路,还偏偏把我带到了这里来,难道她是故意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