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240章爸爸妈妈和摇篮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257 2020-11-17 17:24

   电梯里,李子安将李小美放了下来,打开了那只信封。

  信封里装了一张信签纸,还有一张照片。

  李子安将信签纸和照片都拿了出来,看见那张照片,他顿时愣了一下。

  照片里是一片沙滩,阳光明媚,一个老头站在沙滩上,手里还拿着一杯饮料,正看着大海的方向。

  这个老头是黄波。

  可让李子安愣住的不是照片里的人,而是拍摄的时间是昨天,2020年7月28号,下午4点22分。

  “黄波没死?这不可能,我当时检查过他,他明明已经死了,怎么可能在海滩上拍照片?”李子安的心中一片困惑。

  他跟着又仔细看了看照片,他怀疑是一个长得像黄波的人,但仔细看过之后确认是黄波。不过他发现照片不是正常拍摄的,黄波的身前是一片大海,有游艇,还有在海里冲浪的人,照片应该是从一艘游艇上偷拍的。

  李子安又打开了那张信纸。

  信纸上写着一句话:明天中午,巴黎的故事,见面聊。

  电梯停了下来,电梯门打开。

  李子安却还看着信纸有点走神。

  这是太蹊跷了。

  “爸爸,到了。”李小美说。

  李子安这才回过神来,他将信纸和照片塞进了信封,然后抱起了李小美走出了电梯。他心里琢磨着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管家婆,想了想之后还是觉得不告诉的好,他不想让她掺和进来,更不想让她担心。

  余美琳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用她的笔记本电脑办公,看见李子安抱着李小美回来,李小美的手里还拿着一支冰激凌,笑着问了一句:“老公,你给小美买了几支冰激凌?”

  李子安还没回答,李小美就举起了手中的冰激凌:“妈妈,一支!”

  余美琳一个嫌弃的眼神:“你把嘴擦干净再说话。”

  李小美跟着抹了一下嘴,然后就发现手上有褐色的巧克力脆皮,她跟着就喂到了嘴里。

  吃了,就没证据了。

  “什么都没有。”李小美说。

  李子安忍不住苦笑了一下。

  你个坑爹货。

  “小美,我抱你上楼,该睡觉了。”李子安说。

  李小美说道:“不,我想和爸爸妈妈一起睡。”

  李子安看了余美琳一眼,寻求她的意见。

  余美琳笑着说道:“好啊,你先和爸爸回屋,妈妈把手里的工作处理完就来。”

  李子安抱着李小美进了房间,然后把她放了下来。

  “爸爸,把冰激凌给我拆开。”李小美将手里的冰激凌举了个高高。

  李子安佯装不高兴的样子:“爸爸给你放冰箱里,明天再吃,你一次吃两支冰激凌,很容易拉肚子的。”

  李小美一把抱住了李子安的腿:“爸爸,求求你了,你就给我拆开嘛。”

  李子安:“……”

  几秒钟后,李小美又坐在沙发上开始吃冰激凌了。

  李子安站在窗户边上,又将那张照片拿出来看。

  明明死了的人,怎么又活了?

  他始终想不通这点。

  他的视线落在了照片上的拍摄日期上,心里琢磨着会不会是汉克故弄玄虚,在以前的照片上加上了昨天的日期。这种可能性也有,以现在的PS技术,要做到这点很容易。

  “2020年7月28号……哎呀,美琳的生日是8月15日,还有半个月就是美琳的生日了,我得给她准备一份生日礼物才行,我准备什么礼物呢?”莫名其妙的就想到了管家婆的生日,李子安自己把自己的思路带偏了。

  沐春桃的生日是10月1日,那是国庆节。

  李子安掏出手机看了看日历,忽然发现了一个问题。

  余美琳告诉他她的生日的时候并没有说是国历还是农历,如果是农历8月15的话,那就是中秋节,而今年的中秋节跟国庆节是重叠的,也就是说,如果余美琳的生日是中秋节的话,那么她今年和沐春桃的生日是同一天。

  如果管家婆和桃子是同一天生日,那么他陪谁过?

  这个问题想想都头疼。

  李子安看着已经将冰激凌吃掉一半的李小美,试探的问了一句:“小美,你陪妈妈过过生日吗?”

  李小美说道:“过过呀,我会给妈妈画生日卡片。”

  “嗯,真乖,那妈妈的生日有月饼吃吗?”

  “有蛋糕,没月饼。”李小美说。

  李子安暗暗松了一口气。

  没月饼,那就不是中秋节。

  李子安给照片拍了一张照,随后将照片装进信封之中,又把信封放进了合金工具箱中。现在琢磨这事没用,明天去跟汉克见面,看汉克怎么说。

  随后,李子安将照片发给了“孤独的哨兵”。

  董曦没回。

  李子安等不急,又拨打了她的电话。

  电话很快就通了。

  “什么事?”董曦的声音。

  李子安说道:“刚才我遇见了汉克,他给了我一封信,信封里面装着一张黄波的照片,拍摄的日期是昨天,我已经把照片发你了。”

  “我看看。”

  李子安接着说道:“汉克约我明天中午在使馆街的一家餐厅见面,我不知道他的动机和目的,所以提前给你打个招呼。”

  “我看见你发的照片了,去跟他见面,听他说什么。”董曦的声音。

  “我也是这么打算的,我确定他就是那条大鱼。”李子安说。

  董曦说道:“不要急着下结论,主观意识往往会影响我们的判断,你需要的是证据。”

  又是这样的说辞,李子安不想跟她聊这个,他转移了话题:“你还在那沙漠之中吗?”

  “是的,上面又派了一支专业的考古队,他们将接手遗迹的考古活动,康教授和他的学生也会留下来,辅助考古队的考古工作。”

  “有新的发现吗?”

  “那个偏殿已经清理出来了,发现了古代的战甲和冷兵器,还有一些生活用具,没有发现你说的骸骨。不过,我已经提醒他们了,如果发现骸骨,他们会做安全处理的。”董曦说。

  “如果有什么重要的发现,麻烦你告诉我一下。”

  “没问题。”

  “明天我去跟汉克见面,能不能派几个特工什么的保护我?”

  “不会。”

  嘟嘟嘟……

  毫无征兆的,董曦就把电话挂了。

  李子安有些无语:“下次通电话,我也挂她一次,让她体会一下这种感觉。”

  李小美打了一个冰激凌味的饱嗝:“爸爸,我要听你讲故事。”

  李子安将手机收了起来:“爸爸先带你去洗漱,然后再给你讲睡前故事。”一会儿功夫,李小美躺在了被窝里,小脸蛋洗得干干净净的,一双小脚也洗得干干净净的。李子安脱了鞋子,侧躺在床上给李小美讲睡前故事,一个故事没讲完,李小美就呼噜呼噜的睡着了。

  李子安打了一趟折枝拳,然后去洗了个澡,他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余美琳也进屋了。

  余美琳瞅了睡着了的李小美一眼,笑着说道:“小美跟我们一起睡,我看你今晚还怎么使坏。”

  李子安笑了笑:“我今晚就老老实实睡觉,什么也不干。”

  余美琳凑过来在李子安的脸颊上啄了一下:“我去洗个澡。”

  她也不避嫌,当着李子安的面摘下了她的裙子,然后光着脚去了浴室。

  李子安看得眼热热的,可只能忍了,他觉得今晚不太可能跟管家婆发生什么故事,因为小美在这里。

  浴室里传出了淅沥沥的水声。

  李子安也不点檀香了,他上了床,躺在李小美的身边,看着呼噜呼噜睡觉的小棉袄,眼神之中充满了宠溺。

  一只鼻涕泡从李小美的鼻孔里冒了出来,随着她的呼吸变大缩小。

  李子安从床头柜上抽了一张纸巾给她擦了擦鼻子,然后又忍不住在她的小脸蛋上啄了一下:“你个小鼻涕虫,你这坏毛病肯定是继承你妈妈的。”

  “巧克力……”李小美的小嘴里冒出了一个嘟囔声。

  李子安当场就无语了。

  做梦都在吃巧克力,李小美同学,你就不能出息一点,做个当科学家的梦吗?

  余美琳忽然从浴室门里探出了头来,小声地道:“老公,你过来一下。”

  李子安下床走了过去,问了一句:“干什么?”

  “我拖鞋忘拿了,你抱我上床吧。”余美琳把浴室的门打开,张开了双臂,一副等抱的样子。

  一片圣光顿时照进李子安的眼帘,他的心灵都被净化了,无论是心灵还是身体都充满了敬意。

  “你不想抱我吗?”余美琳娇嗔地道。

  李子安这才回过神来,难怪她刚才不#穿拖鞋光着脚去浴室,原来早就计划好了,这是一个套路。

  不过,他还是心甘情的凑上去将管家婆抱了起来,走回去将她放在了床上。然后他又想起了什么,又往浴室走。

  “你去哪里?”余美琳小声的问了一句。

  李子安压低说道:“我去拿你的衣服呀,你不会就这样跟小美睡觉吧?”

  余美琳眨了一下眼睛:“待会儿我自己去拿。”

  李子安微微愣了一下,随即明白了过来,讶然道:“你不会是想……”

  他看了看睡着的李小美,他觉得不妥。

  余美琳抛了一个白眼过来:“你轻轻的不就行了吗?”

  李子安硬着头皮走了过去:“万一吵醒了孩子怎么办?”

  “小孩子睡眠好,不会吵醒的,奶奶跟我说想抱外孙,你别想找借口偷懒,快过来把作业交了。”余美琳招手。

  李子安:“……”

  李小美同学正做着梦,她变成了一个婴儿,躺在摇篮里。

  她的爸爸妈妈就站在摇篮边,一起摇着摇篮。

  那摇篮摇呀,摇呀,吱吱嘎嘎的响。

  她的妈妈还在唱歌,可是怎么听都不像是摇篮曲。

  真是一个奇怪的梦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